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42章:一起去地府的感觉更好

第42章:一起去地府的感觉更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与此同时,轩辕清沐脚尖轻点马背,一把揪起苏小小后衣领,提起她踏着树尖向林内疾掠。

    身后紧追的黑衣杀手,被反弹的树枝打在身上,顿时惨叫着倒地。

    苏小小借力翻身,趴在轩辕清沐背上,紧紧搂住他的脖颈,“靠,没被杀死,差点被你勒死。”

    轩辕清沐眉眼浸满寒霜,伸手拽她,冷声道:“你给我下来!”

    苏小小头也不回地一匕首向后划去:“不下!”

    开玩笑,她又不会轻功,没了马,她就算不被杀死,也会被累死,白痴才会下去。

    轩辕清沐眼中浮现怒气,刚想拽下苏小小,身后破空之声骤然传来。

    苏小小听声辨位,反手以匕首挥开射向轩辕清沐的短箭。

    下一秒,无数短箭不要钱似的朝着二人射来。

    轩辕清沐扭头看了一眼,身形一闪,向着地面掠去。

    苏小小眯了眯眼,伏在轩辕清沐背上,瞳孔冰寒一片,“这么茂密的树林,前方可能是断崖。”

    轩辕清沐眼底划过嗜血的猩红:“赌一把!”

    林间树枝缠绕,加上身后短箭不断,轩辕清沐纵然轻功厉害,也不过拖延了一些时间。

    周旋片刻后,便被追上。

    苏小小翻身落地,与轩辕清沐背靠背,解决了几名逼近的杀手。

    带头的黑衣杀手冷冷地盯着二人:“想不到乡下长大的摄政王府小姐,竟也是高手。”

    说着,他目光戒备地盯着轩辕清沐,“大皇子,上次你命大,这次我看你还能靠这个女人脱身吗?”

    “不愧是楼兰遗孤培养的,还真是条忠心的狗啊。”

    轩辕清沐手中软剑斜向下,一滴鲜血顺着剑尖滴落。

    他手中软剑平时藏于腰间,其锋利程度丝毫不比被苏小小抢走把柄匕首弱。

    黑衣人听到轩辕清沐的话,瞳孔一缩,冷冷道:“杀。”

    苏小小一脚踹翻一名黑衣杀手,横身护在轩辕清沐身侧,给了他一个瓷瓶,“服下这颗丹药,留一成内力护住心脉。”

    轩辕清沐眉眼微微一动,接过瓷瓶打开毫不犹豫地服下。

    苏小小看他服下,杏眼中划过一抹笑意,反手一匕首刺入一人颈间动脉,“你就不怕我下毒?”

    轩辕清沐淡淡扫她一眼,挥手摞翻刺向苏小小之人,“蠢。”

    苏小小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杀手这么多,她又不会内力,杀了轩辕清沐,她自己也逃不掉。

    当下,她皱了皱鼻子,轻哼一声,抬脚踹翻一人,却躲闪不及,被另一人划伤手臂。

    劈手夺过他手中利剑,用尽全力朝着弓弩手掷去。

    同一时间,轩辕清沐也灭杀了两名弓弩手。

    大雨,瓢泼而下,冲刷了林间浓郁的血腥味。

    借着雨幕,苏小小和轩辕清沐解决了一些黑衣人之后,往树林深处逃窜而去。

    大雨中,二人不知逃了多久,也不知杀了多少人。

    来到崖边时,二人身后,留下了一串串血粉色的脚印。

    苏小小仰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黑沉的天色下,双眼极亮,“轩辕清沐,和你作战的感觉,挺好。”

    前世,她曾被师父丢进热带雨林,为了活命,不仅要防着林中毒物沼泽,还要防着同伴。

    而此时,从不相信任何人的她,把后背交给了轩辕清沐。

    她知道,轩辕清沐与她是一类人。

    轩辕清沐隔着雨幕看着对面女孩,瞥了眼身后,“一起去地府的感觉更好。”

    苏小小气结,瞪着轩辕清沐,“鬼才要和你去地府!”

    “再废话两句,直接黄泉路上见。”轩辕清沐旋身,手中软剑从一名杀手颈间抹过。

    与此同时,苏小小向后腰身一弯,抬脚狠狠踢在一人眉心。

    大雨滂沱而下,洗刷了林间一切痕迹。

    苏小小与轩辕清沐拼着重伤,解决了杀手头子。

    就在她松了一口气之时,脚下忽地一颤。

    苏小小瞳孔瞬间扩大。

    下一秒,她脚下的土地骤然断裂。

    “靠!”

    她身子跟着朝后仰倒,毫不犹豫地伸手抓向身旁轩辕清沐。

    轩辕清沐一时不察,被她带了下去。

    两人齐齐坠落悬崖。

    苏小小一手紧紧拉着轩辕清沐,一手捏着匕首狠狠划向崖壁。

    “呲——”

    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匕首在崖壁上带起一连串火花。

    二人坠落的势头稍微减轻。

    轩辕清沐趁机伸手拽住垂落的藤条,借力向上跃去。

    苏小小拽着他的胳膊,反应迅速地抽回匕首,“嘿,幸亏我反应快,把你也拽下来了。”

    不然,她铁定被摔成肉饼。

    轩辕清沐脸色黑如锅底,挥剑就朝苏小小抓着自己的手砍去。

    苏小小瞳孔一缩,抬手匕首挡住他的软剑,“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一起飞!”

    “各自飞。”轩辕清沐抓着藤条,脚尖连点崖壁,再次挥剑刺向苏小小。

    苏小小反手拦住,笑得讨好,“夫君,我错了,下次一定让你先飞。”

    轩辕清沐冷冷瞪了她一眼,刚想说话,忽地神色一变。

    他猛地仰头。

    几乎同一时间,苏小小脱口大骂,“靠,贼老天这是玩我?!”

    上上辈子作为炮灰惨死,前世在手术台上累得猝死。

    这一世,更惨!!

    摔成肉饼而死!

    死后准备让她去哪,重生前世?然后再给她安排一个全新的死法?!

    就在她话音落下之时,藤蔓忽地断了。

    二人以一种更快的速度坠落。

    看着眼前景物迅速倒退,轩辕清沐冷冷一笑,“连老天都看你不顺眼,你说说你到底做了多少恶事?连带着我跟你一起遭殃?”

    苏小小闻言,顿时炸毛了,抓着轩辕清沐的胳膊,借力翻身压在他身上,“靠!你要不要脸,要不是你惹来那么多杀手,老娘会跟着你被追杀?”

    轩辕清沐双手按住苏小小肩膀,眼神阴狠,“下去!”

    “不下!”鬼知道这悬崖有多高,就算摔死,她也要他垫背!

    轩辕清沐神色更冷,按住苏小小肩头的手用了几分力道。

    “嘶,掐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苏小小龇牙咧嘴地趴在轩辕清沐身上,“你当初为了躲避追杀者,装作被我捡到,借我遮掩,现在用完就丢,夫君,你的心可真狠。”

    轩辕清沐脸色黑如锅底,眼看崖壁越来越窄,他脚一蹬,将苏小小禁锢在身下,拿她当人肉垫子,“夫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为了为夫慷慨赴死,为夫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苏小小手腿不断撞在崖壁上,传来钻心刺骨的疼。

    她死死抱住轩辕清沐的腰,忍不住骂道:“报你个头的仇!怎地?你还能把这片悬崖炸了?再说,我死了也是因为你,你不如把自己杀了!”

    崖壁越来越窄,拼命较劲的二人身体不断撞在崖壁上,乒乒乓乓滚了下去。

    苏小小头昏目眩间,伸手在轩辕清沐腰间穴位上狠狠一按。

    轩辕清沐后背狠狠撞在石壁上,一时不察,被她得了手,身子瞬间卸了力。

    苏小小这瞬间的功夫,在落入湖中前,将自己转过来趴在轩辕清沐身上。

    “砰——”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伴随着身下男人的闷哼,苏小小立刻闭了气。

    冰冷的湖面朝二人扑来,瞬间将二人淹没。

    苏小小被湍急的水流一冲,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昏迷前的唯一念头——

    轩辕清沐,你大爷的!

    黄泉路上再见,老娘一定要将你踹进忘川河!

    ……

    当熊峰甩掉杀手,与云崖在京城不远处相遇时,二话不说直接夺过云崖怀中的云尘,策马向京城而去,“跟我先回国公府。”

    这一路上,他看得出,小姐的夫君不是一般人。

    二小姐临走之前,让他与云崖会合,他便明白了小姐的意思。

    小姐这位夫君皆为在乎这个弟弟,必须把他弟弟留在国公府。

    就在云崖和熊峰策马奔向国公府时,林牧也一身潮湿地回到摄政王府。

    两府管家几乎同一时间驾马回府,自然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而他们带来的消息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摄政王府嫡小姐回京路上遇袭,遭人追杀与夫君一起掉入悬崖,生死不明。

    这还不算完,不知从哪里开始传出,摄政王府嫡小姐夫君长得与先皇后有八九分相似。

    这个消息一出,京城所有人都震惊了。

    先皇后梦漪妍,十多年前盛宠后宫,皇上当时甚至为了她,想要废除后宫。

    后不知为何,突然被关入冷宫,在一场大火中香消玉殒。

    皇宫,御书房。

    夏国公夏江夷,摄政王苏楠,丞相沧冥,镇宁侯戚远,户部尚书顾青,全都到齐。

    坐在案桌后的昭阳帝,低垂着眼,让人窥不出眼中情绪。

    但他拿着奏折的手,手背青筋凸起,显示着他的心情并不如表面这般平静。

    夏江夷看了眼太监总管程公公递来的画像,不可置信地抬眼看向昭阳帝,“陛下,漪妍皇后当年……”

    苏楠,沧冥,戚远,顾青四人也看到了画像上的人,皆是满眼震惊。

    昭阳帝闭了闭眼,将手中奏折放下,眼底划过一抹痛楚,“漪梦当年去冷宫时,已经有了一个月身孕,后来冷宫嬷嬷回禀,说她不小心跌了一跤,孩子没了……”

    夏江夷与沧冥对视一眼,沉声道:“陛下,大皇子的身份……”

    他话未说完,便被昭阳帝打断,“国公,如果他真是朕的儿子,朕自然不会再任由他流落民间。”

    沧冥皱了皱眉,缓缓问道:“陛下,臣斗胆问一下,当年漪妍皇后为何会突然去了冷宫?”

    漪妍皇后是昭阳帝启蒙恩师之女,自幼与昭阳帝一同长大,青梅竹马,感情深厚。

    昭阳帝成年后,便娶了她为太子妃。

    直到登基,依旧只有她一名妃子。

    后来,迫于无奈之下,选了几名大家族之女入宫,但昭阳帝并未碰她们,将所有的恩宠全都给了漪妍皇后。

    而在云州姜氏女姜馨,也就是现在的馨贵妃入宫后不久,漪妍皇后忽然去了冷宫。

    宫中都在传,漪妍皇后失宠。

    昭阳帝眼中染满痛苦,苦涩地道:“是朕对不起漪妍。”

    他这些年,都在悔恨,当年为何同意漪妍去冷宫。

    如果漪妍没去冷宫,那是不是就不会有后面的悲剧发生?

    苏楠皱了皱眉:“陛下,小女年幼无知,她的婚事并未经过父母,如果那人真是大皇子,这婚事……”

    “摄政王,小小与人成亲,现在天下人都知道了,以小小的身份,足以配得上大皇子。”夏江夷冷冷地打断苏楠的话。

    被自家岳父训话,苏楠顿时住嘴垂下头,静静等待挨训。

    夏江夷看他这副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沧冥瞥了苏楠一眼,语气莫名,“摄政王,本相真的很好奇,到底谁才是你的女儿。”

    苏楠一怔,脑海一些片段快速划过,快得让他抓不住。

    戚远嗤笑一声:“本侯也很好奇。”

    昭阳帝看着这三位东辰位高权重的人开始挤兑苏楠,还有一边想挤兑却不敢说的户部尚书,头疼地道:“老国公,根据暗卫传回的消息,小小那孩子与夫君感情深厚。

    就像你说的,就算她的夫君真是朕的嫡子,小小也配得上他,朕断然不会做出棒打鸳鸯之事。”

    听着昭阳帝话里的维护之音,夏江夷瞪了苏楠一眼,才转移话题,“陛下,现在不是讨论小小夫君的时候,先救人要紧。”

    “老国公放心,朕已经派人去寻了。”昭阳帝看了眼窗外沉沉的夜色,“今夜召几位来,是想与几位商量,恢复大皇子的身份。”

    昭阳帝话音落下,御书房内一时安静了下来。

    大雨依旧在下,禁军统领常贤奉命,带着数百名禁军寻苏小小和轩辕清沐。

    常贤赶到苏小小遇袭之地时,也要有十数人比他先到。

    熊峰站在三名男子身后,国字脸上满是担忧,“雨太大,所有痕迹都被冲刷了。”

    “爹,悬崖下是一条河,我已经让人顺着河流去寻了。”夏江夷长子夏瑾瑜之子夏梓彦看了眼常贤,眼中带着敌意。

    小小妹妹夫君可能是先皇后之子,当年先皇后死在冷宫,常贤现在带着禁军出现,鬼知道是不是来抓小小妹妹的。

    不过,就算他是禁军统领又如何,有夏国公府在,谁也别想伤害小小妹妹。

    他打不赢常贤,可以让他三叔上!

    常贤被夏梓彦充满敌意的目光看得嘴角直抽。

    他什么都没做,这国公府小公子怎么一副要把他吃了的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