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41章:男人小心眼起来,比女人还恐怖

第41章:男人小心眼起来,比女人还恐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小小眼中同样布满杀意。

    扮猪吃老虎的道理她懂,但一味扮猪,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危险。

    轩辕清沐这张与先皇后有八九分相似的脸,一旦在京城露面,那身份想瞒也瞒不住。

    既然这样,不如就先展示出一部分实力,让得一些小虾米不敢来找麻烦。

    而龙椅上那位,也看重皇子能力,如果你一无是处,就算顶着嫡皇子这个身份,也会被神不知鬼不觉弄死。

    轩辕清沐转身缓缓向外走去:“夫人,为夫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接下来就靠夫人保护了。”

    苏小小:“……”

    男人小心眼起来,比女人还恐怖!

    时间飞逝,一个月时间转眼即逝。

    这日,苏小小拉着云尘刚踏出院门,门外已经有一辆六匹白马拉的马车等候着。

    马车前方,八匹高大的黑色骏马静静站立着,马车后方,是十六名身材魁梧的护卫。

    马上之人,看到苏小小出来,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国公命属下接小姐回京。”

    苏小小看着当头那人,眼眶渐渐红了。

    她连忙上前,扶起他,“峰叔……”

    看熊峰的神情,不是作假。

    他依旧是上上辈子记忆中疼她的叔叔。

    而外祖一家这些年一直未曾寻到她的踪迹,完全是因为作者不想让他们找到自己,属于完全不可抗拒的因素。

    因她重生,剧情改变,才让一切脱离了小说轨道。

    熊峰顺着她的力道起身,身后之人也跟着站起。

    “小姐,这些年苦了你了。”熊峰看着苏小小,满眼心疼。

    他们国公府管家寻了十年,都没寻到小姐,老爷和夫人因此病过好几次。

    “熊管家,我摄政王府小姐何时轮到你们来接了?”这时,林牧的声音传来。

    熊峰抬眼看去,林牧骑在高头大马上,身后跟着十名护卫,驾着一辆青灰色的马车缓缓而来。

    不管是马匹还是马车,都远无法与熊峰带来的相比。

    熊峰身形比林牧魁梧,他曾经跟着夏国公夏江夷上过战场,国字脸,不怒自威。

    他冷冷地看着林牧:“林牧,小姐是夏国公的外孙女,我来接她,有何不可?”

    苏小小背对着林牧,杏眼中带着寒意,冷冷道:“林管家,父亲让你来接我,并没有要求我必须跟你一起回府,祖父祖母疼我。

    这些年,我很想念祖母他们,熊叔刚好途经齐县,接我一起回京,有何不妥?”

    这一个月,她给林牧下了药,让他忘记自己与他交手之事,昏昏沉沉睡了一个月。

    摄政王府派来的府医也看过,只说是水土不服生病,她回京也因此被耽搁下来,才让得峰叔刚好赶上。

    林牧听到苏小小的话,眉眼划过一丝冰寒,冷冷道:“小姐,你毕竟是摄政王府之人,就这般与国公府走,你让人如何看待摄政王府?”

    苏小小转身,眉眼冰寒地盯着林牧,语气如同浸了寒冰,“我说的话,林管家听不明白吗?我说了,国公府之人路过齐县,我想念外祖一家,所以与他们一起回去。”

    林牧皱了皱眉,看了眼熊峰以及他身后之人,冷冷一哼,“既然小姐如此坚持,那路上如果遇到意外,一切后果请小姐自己承担。”

    熊峰怒目而视,周身凌冽的杀意紧紧锁定林牧:“林牧,你敢诅咒小姐!”

    林牧无视他的杀意,冷哼一声:“熊管家,回京路途遥远,一切皆有可能,还望你们能好好保护小姐。”

    苏小小眉眼闪过一丝杀意:“国公府自会护我周全,林管家担心自己就行。”

    话落,她不再理会林牧,扫了眼看好戏的轩辕清沐,拉着云尘上了国公府的马车。

    轩辕清沐嘴角带着微妙的笑,身姿优雅淡然地走到马车前,临上马车时,他回头瞟了林牧一眼。

    轻飘飘的一眼,却让得林牧瞬间心底发寒。

    随即,他一甩马鞭,驾马当先离开。

    他们小姐与调查中有点不一样,而他的这位夫君,似乎也不是简单之人。

    接她回府,希望不要影响到大小姐。

    马车内,极为宽敞。

    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张足够成年女子休息的贵妃椅。

    此时,轩辕清沐懒懒地躺在上面,眼中带着戏谑,“看来,你那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挺得人心啊。”

    苏小小拿着一块糕点投喂云尘,闻言翻了个白眼,“你和我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想看她的好戏,她会让他一起成为戏中人。

    轩辕清沐一手支额,轻合上眼。

    车内,袅袅的熏香散发开,让人心神平静。

    苏小小抱着云尘,靠在矮车壁上,闭眼细细思索书中剧情。

    按照书中剧情,目前能让她势力大涨的便只有花朝节。

    如果花朝节的事按剧情发生,那么两年后的雪灾一定会发生。

    马车在崎岖的道路上行驶着,一连七天,并未发生任何意外。

    眼看再有一两个时辰便能到达京城。

    一行人刚用完午膳赶路,忽地刮起了大风,林间树木被吹得呜呜作响。

    原本晴朗的天空霎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间,天空黑沉得仿佛压在人头顶,极为压抑。

    “小姐,要下雨了。”熊峰蹙眉看了眼天气,“我们得加快速度,争取在大雨落下前赶到京城。”

    苏小小掀开帘子朝外看了一眼,点点头:“峰叔你们注意安全。”

    云尘窝在轩辕清沐怀中,睁着黑溜溜的大眼,小奶音软糯,“熊爷爷,我们跑快点,淋了大雨会生病的。”

    熊峰大笑一声,“好,小公子坐稳了,我们跑快点。”

    熊峰话音落下,马车顿时飞奔起来。

    云尘小小的身子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甩出轩辕清沐怀抱,幸亏轩辕清沐的眼疾手快地抓住他。

    “哦也,马车飞起来了!”云尘大眼笑眯成弯弯的月牙,一丝害怕也没有,反而兴奋地挥舞着小手。

    轩辕清沐无奈地捏了捏他的鼻子,宠溺地道:“你还兴奋,下次该让你摔个跟头。”

    云尘胖乎乎的小手圈住轩辕清沐的脖子,奶声奶气,“哥哥舍不得。”

    轩辕清沐挑了挑眉:“你要不试试看,看我舍不舍得。”

    他话音刚落,外头忽然传来哐当一声。

    整个车厢瞬间朝着一旁倾斜,苏小小砰的一声撞上了车壁。

    轩辕清沐也是身子一歪,反应迅速地抓住车沿稳住身子。

    “小姐,姑爷,你们没事吧?”

    “出什么事了?”苏小小挑起车帘。

    熊峰翻身下马检查了一下,朝着苏小小道:“不知哪里来的泥坑,天色太暗,我们没有发现,现在马车轮子陷进去了。”

    就在他说话间,其余人已经齐齐抓住马车边缘,同时使力将马车抬了起来。

    熊峰歉意地对着苏小小道:“小姐,没事了,我们继续赶路。”

    苏小小看了眼黑沉的天色以及后方远远跟着的林牧一行人,凝声道:“熊叔,注意安全。”

    熊峰顺着她的视线扫了眼林牧等人,神色凝重地点点头:“小姐放心,属下一定将您和姑爷,小公子安全送到京城。”

    “大家伙注意点,全力赶路!”熊峰上马大喊一声,率先驾马向前奔去。

    轩辕清沐抱紧云尘,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都到家门口了才动手,也算忍得住,就是不知,来了多少人。”

    苏小小摸了摸自己的脸,故作哀怨地低叹一声:“哎,谁让我长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谁都想来见一见呢。”

    轩辕清沐冷笑一声:“你这条命她倒是爱的。”

    苏小小对着轩辕清沐抛了个媚眼:“那夫君爱不爱?”

    轩辕清沐顿时黑了脸:“别带坏孩子。”

    苏小小刚想说话,突然一道破空声传来。

    她脸色一变,朝着轩辕清沐喝道:“趴下!”

    轩辕清沐反应迅速地护着云尘伏在贵妃榻上。

    “咻”的一声,一道泛着银光的短箭从苏小小头顶划过,刺入轩辕清沐身旁的车厢。

    百年沉香木所做的车厢,瞬间被短箭破了一个洞。

    苏小小双眼一眯,沉声道:“来人内力极高。”

    就在这时,护在马车周围的熊峰冷喝一声:“敌袭,保护小姐!”

    国公府派来接苏小小之人,都是经历过生死的人。

    此时不慌不乱地分散开,有序地护在马车周围。

    偷袭之人显然不想让马车里的人活着离开,无数短箭从林中射出,铺天盖地地射向马车。

    轩辕清沐眼中划过冷芒,护着云尘避开一箭,朝外沉声道:“冲出去!”

    苏小小拔过车厢上的一支短箭,挥开不断射向自己的短箭,眉眼间杀意逐渐蔓延开。

    熊峰翻身拉住马车的绳子,驾车朝前冲去。

    刚冲出去不远,一棵大树横倒在路中间。

    “小姐,路被挡住,你们驾马先走!”熊峰挥剑砍断绑在马车上的绳子,一把握住。

    隐在暗处保护轩辕清沐的云崖也带着十名暗卫加入了战场,“你们是什么人?竟敢袭击摄政王府小姐!”

    “废什么话,直接杀了!”熊峰冷喝一声,回身将一名冲到马车旁的黑衣人踹死。

    苏小小从车窗翻身而出,袖中匕首滑落,杀了一名黑衣人,“说你傻还真是高估你了,人家都蒙着面杀到眼前来了,还会告诉你是谁偷袭?”

    她快速扫了一眼周围。

    他们现在正处于一条上山道上,旁边是悬崖峭壁,退无可退。

    苏小小看了眼半山腰的密林,狠了狠心,朝熊峰道:“熊叔,往山顶跑!”

    “苏小姐!”云崖一惊,话未说完便被苏小小打断。

    “不想死就听我的!”

    苏小小接过熊峰手中捆在白马身上的绳子,拽着绳子猛然朝后一拉,嘴里发出“驾”的一声,强行拽着六匹白马转了个身子,朝后跑了几步。

    紧接着,她瞬间掉头,一声大喝之下,白马齐齐跃起,从横在路上的大树上跃了过去。

    白马临空的瞬间,她扭头看了眼跟在后面的林牧。

    林牧一行人周围,也围了数名黑衣人。

    马蹄落地,瞬间朝前疯跑而去。

    熊峰等国公府之人,也学着苏小小,驾马跃过大树,紧跟着苏小小向山顶跑去。

    “小姐,人太多,武功都不低。”熊峰肩上见了血。

    苏小小朝后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黑衣人足有数百之多,且个个身手矫健,明显是有备而来。

    轩辕清沐抱着云尘单手驾马,紧跟在苏小小身旁,“夫人这魅力可真大。”

    苏小小扭头回嘴:“夫君貌美如花,你怎知这些杀手不是看中你的美貌朝你来的?”

    “为夫一直久居齐县,与人为善,怎可能有人要为夫的命。”

    “本小姐还温柔善良,甜美可爱呢,除非脑子抽了才会来杀我!”

    说着,她话锋一转,深情款款地看了眼轩辕清沐,“哎,算了,念在你我夫妻一场的份上,这锅我替夫君背了。

    夫君不必感谢我,谁让我这人一直都喜欢助人为乐呢。”

    轩辕清沐:“......”

    他分分钟想把她的嘴缝了。

    看了眼怀中被吓得脸色苍白的云尘,轩辕清伸手点了他的睡穴,眉眼间满是杀意,“云崖,带小公子走!”

    说罢,他停下马,将怀中云尘递给云崖。

    云崖抱住云尘,看了眼身后紧追而来的黑衣人,咬了咬牙,“公子保重,待属下将小公子送到安全地方,便来寻您。”

    苏小小眯了眯眼,将缰绳朝左手上一绕,右手紧捏匕首,“峰叔,分开走,我和云公子将人引开。

    安全之后,去和云崖会合,带云尘回国公府。”

    熊峰看了眼逼近的杀手,满眼不赞成,“小姐……”

    “峰叔,相信我,我会没事的。”苏小小扔了几个瓷瓶给熊峰,“这些药粉,峰叔带好。”

    话落,她一拉缰绳调转马头,向黑衣杀手冲去。

    紧追不舍的黑衣杀手们,显然没料到苏小小会突然驾马冲回来,愣了一下。

    借着他们怔愣的瞬间,苏小小手中银光闪过,十数名黑衣人倒在地上。

    后方,林牧看着苏小小的动作,眼中划过诧异。

    “林管家,分头走!”苏小小再度调转马头,向半山腰的树林中冲去。

    林牧将身边围着的杀手击杀,看了眼苏小小的方向,驾马朝另一侧冲去。

    一行人,顿时兵分四路。

    杀手们反应迅速,大部分人紧追苏小小和轩辕清沐,另一些追熊峰等人。

    轩辕清沐驾马疾驰在苏小小身旁,看了眼前方茂密的树林,沉声道:“弃马!”

    苏小小一匕首砍断手中马绳,用尽臂力甩到前方一棵大树上,借着马匹疾驰之势,弯腰伏在马身上。

    眼看粗壮的树枝被拽得弯成弓形,苏小小猛地松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