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仙绝不简单 > 第七十一章 交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丹药师公会,会长办公室。

    叶玄拿出九曲还阳丹,让陈林检验。

    这是一枚深蓝色的丹药,方一出现,便能闻到一股冷冽清香,确实是六品丹药。

    陈林犹豫着道:“九曲参?”

    叶玄点头:“此丹名为九曲还阳丹,以九曲参为主药,辅以数百种草药炼制而成,对于修复经脉有奇效!”

    陈林神色一喜:“可有丹方?”

    叶玄目光平静,并未回答。

    陈林这才察觉自己有些突兀,对于丹药师来说,丹方就像武功秘籍一样,怎会轻易示人?

    “小友不要误会,我没有要抢夺的意思,只是想跟你交换一下丹方!”

    陈林道:“我这里也有几个六品丹方,随你挑选!”

    “陈会长,我不需要!”

    叶玄脑子里的丹方足有数百种,甚至连四品结婴丹的丹方他都记得,自然不需要跟陈林交换。

    “小友别急着拒绝,我手中的丹方也十分珍贵,比如加快修炼的飞云丹,以及增强力量的五虎丹……”

    叶玄神色不动。

    陈林咬牙道:“我拿五品丹方跟你交换,怎么样?”

    “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真的不需要!”

    “你不想交换,那我用积分收购可以吗?”

    “积分?”叶玄有些心动。

    “对,我出五万积分,收购你的丹方!”

    陈林身为会长,自然财大气粗,可叶玄如今不缺积分,他道:“陈会长,如果你真想要,不如拿天材地宝来交换?”

    “可以!”

    陈林一口答应,问:“你想要什么?”

    “比如千年灵芝……万年钟乳……”

    叶玄自然狮子大开口,可没想到陈林脸色微变,他竟然真有这些东西。

    叶玄心脏跳了跳,表面却维持不动。

    陈林为难道:“这两种东西早已在人间绝迹,属于可遇不可求的存在,我上哪给你找去?”

    叶玄试探道:“我也不要多,只要一点就够了,陈会长应该有办法!”

    陈林神色纠结,他确实有一瓶万年钟乳,乃是望龙山龙脉凝聚而成,百年才有一滴,堪称无价之宝!

    就这样拿出来交换,他有些舍不得!

    叶玄在旁边鼓动:“我还有两个八品丹方,分别是聚灵丹以及解毒丹,全是失传已久丹方,可以附送给您!”

    陈林有了决断:“一滴万年钟乳!”

    “至少五滴!”

    “你别狮子大开口,两滴!”

    “五滴!”

    “三滴,不能再多了!”

    “成交!”

    俩人大眼瞪小眼,连珠炮一般讨价还价,最终达成了交易。

    叶玄痛快的把三个丹方写出来,陈林则满脸肉痛的取出三滴万年钟乳。

    白玉制成的圆瓶,巴掌大小,表面弥漫着一层寒气,叶玄打开瞧了瞧,里面装着三滴金黄色的圆珠,散发着精纯的药力。

    万年钟乳乃是疗伤圣药,有了它,再加上九曲还阳丹,他的经脉必然能彻底恢复。

    陈林抱着丹方爱不释手,叶玄起身告辞,他道:“我让人帮你提升等级,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公会的高级丹药师了!”

    于是,当叶玄从公会出来,勋章上的金丹多了一颗,颜色也变成了尊贵的紫色。

    他走在路上,当真是万众瞩目,人人变色。

    叶玄察觉之后,赶忙把勋章收回了储物袋,低调才是王道!

    先去餐厅填饱肚子,然后他来到休息区,找到总部分配的房子。

    这是一栋独立别墅,上下两层,还带有一个小院,里面家具齐全,定期有人打扫,十分整洁。

    叶玄在房间里休息一晚,第二天就离开了,来到修炼室。

    “甲级房间,十天!”

    在柜台处刷卡,叶玄进入地下石室,感受到充盈的灵气,他仍嫌不够,伸手一挥,从储物袋中取出巨大的云铁石。

    三米宽的巨石,都可以当成床了,叶玄在上面盘膝而坐,心神宁静。

    算算时间,他身上的伤势已经耽误了一个多月,今日必须要彻底修复!

    他仰头吞下丹药,运转功法,化解药力,随后以万年钟乳为辅助,开始修复经脉。

    时间悄然流逝,外面已是月明星稀,万籁寂静。

    赵家祖宅,典型的四合院建筑,时光染青了砖瓦,为这座宅子增添了一分厚重。

    后院书房,灯光大亮。

    吴管家如一颗枯树,笔挺的立在门前,无声无息,对房内传来的怒斥声充耳不闻。

    “我赵家的脸,都被你这个孽障给丢尽了!”

    ‘哗啦’一声脆响,是瓷器碎裂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十分刺耳。

    赵令申作为赵家家主,对外向来是心思深沉,喜怒不形于色,他有手段,有心机,刚柔并同,这才让赵家得以兴盛,力压其他四大家族,隐隐有问鼎之势。

    然而面对自家不成器的儿子,他却只能像普通父亲一样,气的面红耳赤,拍桌子瞪眼。

    “你堂堂世家子弟,竟然会输给一个乡野小子,而且还被人打断手脚,连祖传的法器都给抢了,你让我怎么跟族中长老交代?你让外人怎么看我们赵家?”

    在他对面,赵先瑾脸色涨红,死死咬着牙。

    “整日就知道吃喝玩乐,跟着一帮狐朋狗友混东混西,哪里还有一点我赵家子弟的样子?你但凡有你哥三分本事,也不至于被人像条狗一样拖出秘境,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我现在就去把法器抢回来!”赵先瑾梗着脖子吼。

    “你怎么抢?你有那个本事吗?”

    赵令申以更大的声音把他顶了回去。

    赵先瑾攥紧拳头:“我让冷叔跟我去,我把叶玄的脑袋给你提回来!”

    赵令申气的狂拍桌子:“你当你是谁?天王老子吗?你想杀谁就杀谁啊?京都重地,多少眼睛盯着呢,你想拉着我们全族上百口人,陪你一起死吗?”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

    “你给我滚!”

    赵令申又砸了一个瓷杯,他显然被这混账儿子给气疯了,咆哮道:“滚得远远地,别让我看见你!”

    赵先瑾狼狈的冲出门,差点绊倒在地,幸亏旁边吴管家扶了一把:“二少爷,您没事吧?”

    “没事!”

    赵先瑾脸黒如碳,抖了抖衣服,刚要离开,就见前面迎来一道身影。

    他脸色微变,低头喊了声:“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