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人途 > 《人途》薄发篇第34章(3.10)3.3

《人途》薄发篇第34章(3.10)3.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呜呼,正如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端坐在十字路口的一张大椅上,方文哼着不甚吉利的歌儿,笑吟吟的看着街对面正在大兴土木的‘晶石管理部’总部大楼。

    或者是故意要和方文打擂台的心思,晶石管理部的总部大楼正好就建在了正在扩建的第六殖民星一号城军部大楼的对面,隔着一个十字路口,两栋大楼遥遥相对,有如两头正待角力的野兽。军部大楼是三个月前就已经竣工了的,按照方文一贯的浮夸奢华的作风,这栋大楼采用了古时哥特式高塔的结构,占地面积超过五万平米,正中的主塔高有六百六十六米,实在是宏伟至极。

    而这栋晶石管理部的总部大楼呢,占地面积堪堪是五万五千平米,同样采用了哥特式高塔结构,而正中的主塔设计高度八百八十八米。

    所有的设计指标,都堪堪压了方文的军部大楼一等。

    所以,方大少的心情很恶劣,他的肚子里包着一肚子的火气,在对面的大楼施工期间,他每天都带了一票亲卫军,拎了一张镶金嵌玉的大交椅,端坐在晶石管理部总部大楼门前二十米处,哼着一些让人火冒三丈的歌词儿。

    这是一种很无赖的行径,极其的下流无耻,但是方文就是能扯下面子这么做,反而是西门妖影拉不下面子和方文对着干。

    于是,端坐在晶石管理部总部门口指手画脚、骂骂咧咧的三星元帅方文,已经成了正在扩建的一号城的一景。

    晶石管理部的后续人手正不断的从各处开来,其中有执正甫和军部两大派系的若干核心家族的重要成员。但是军部所属根本就当作没看到方文这样恶劣的行为,执正甫所属各大家族的精英们,则是和西门妖影一样,实在是不想和方文这个惫懒的家伙纠缠,毕竟这里是方文的地盘,他麾下有编入军部序列的八百万大军,没得招惹他惹一身骚味,谁也不傻。

    接过赵白天递过来的茶杯,有滋有味的喝了一口香茶,轻轻的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方文突然大声喝道:“里面有带把的爷们么?给你家方大爷出来一个!喂,本元帅在这里砸场子来了,多少出来个冒气的!”

    那些正在紧张施工的移民工匠一个个噤若寒蝉,他们看都不敢往方文这边看一眼。那些正在监工的晶石管理部的官员则是一个个口观鼻、鼻观心的站在工地上,同样没人朝方文望一眼。忍忍吧,再忍忍,也许再过几天,方文就会觉得这样小孩子气的挑衅是无聊的,也许他就会无聊的离开这里。晶石管理部的官员们也觉得憋屈啊,以他们的出身、地位,被方文这样堵着大门糟践,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他们的修养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能屈能伸,能够容忍我这种‘暴发户’类型的敌手如此故意的糟蹋,西门妖影……不好对付啊!”方文轻轻的抚摸着嘴唇上短短的、柔柔的胡须,摇头道:“看来,他们是想要借着晶石管理部在这里扎根了,忍一时之气,立长久的基业,唔,为什么我招惹的敌手,都是这么麻烦对付的人呢?南宫啊,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才好?”

    端端正正站在方文交椅后的南宫煞用无比阴冷的声音低沉道:“主上,您的这种小伎俩,怎可能对付得了西门妖影。毕竟,他成为西门家的族长,也有数百年了。”南宫煞和他的三儿六孙,都用冒火的眼神盯着对面的工地,尤其是南宫煞,他的身体都在极轻微的哆嗦。

    “你是说,他过于老奸巨猾,而我方大少的行径太幼稚了?”抓了抓头皮,方文露出了怪异的笑容:“也好,在这里也有点腻味了。秋水轩现在,南宫煞,我给你全权负责本殖民星军方和晶石管理部的沟通工作。你以后就是第六殖民星军方在晶石管理部的特派员。嗯,你现在的军衔是上将吧?为了符合你的身份,我把我的亲卫给你三千人,直接受你指挥。”

    南宫煞的面色一喜,和他身后的儿孙们同时单膝跪在了地上,深深的低下了头去。

    方文拍了拍屁股,懒洋洋的站了起来,冷笑着看着正以每个小时一米的速度急速拔高的晶石管理部大楼主塔,低沉的说道:“嗯,龙少说得对,韬光养晦,方大少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修炼内功嘛,咱慢慢的发展自己的实力就是。哼哼,但是我的属下和你冲突的话……”

    轻轻的用手拍了拍南宫煞的肩膀,方文淡淡的说道:“执正甫有非常完备的‘决斗法案’,只要你达到了一定的级别,就可以向你的敌人提出不死不休的决斗。嗯,军部的上将,似乎正好有了这个权限,好好的利用这条法案。我是一个开明的上司,我不会过多的干涉我的属下的个人私怨的……嗯,做得漂亮点,可别把麻烦引到了我头上。”

    南宫煞的眼珠都红了,他激动得浑身剧烈的哆嗦起来,他长声道:“主上,南宫煞定然不会让主上失望。”

    决斗法案!这是执正甫为了解决高层成员的各种争端而制定的一种纯粹以武力决定一切的血腥制度,这项制度直接继承了天门以力立派的风格,并且将其发扬光大,到了一种纯以武力定黑白,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地步。只要你有合情合理的借口,你就可以利用决斗法案合情合理的杀死你想要杀死的对手――前提是,你确定你能胜过你的敌手。

    决斗法案在执正甫内部得到了大众的欢迎,受到了极其广泛的应用,甚至有几届执正甫内部的物资配额分配大会,最终的分配结果就是由风元、月绝、风狐等人的决斗而直接敲定的。在风元、月绝这种级别的决斗中,想要杀死对手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在其他的历次决斗中,基本上决斗者都以一方死亡或者两败俱伤为最终结局。

    现在,方文让南宫煞合理的运用‘决斗法案’!

    所以,在方文带着狂和赵家兄弟转身进了后面的军部大楼后,南宫煞直接带着儿孙朝站在晶石管理部总部大楼门口的两名黑袍年轻人行了过去。这两名年轻人的左边胸口上有一个拇指大小的,用白色丝线绣的祥云、白鹤图,这是西门家嫡系族人的标志。

    在地下第七层角斗场历练了数十年的南宫煞,他的行事作风无疑粗暴、简单却极其有效。

    他走到了其中一名年轻人的面前,将脸凑到了距那年轻人的面孔不到一尺的地方,死死的盯着那年轻人。

    “阁下,我是西门族人西门屠,敢问有何贵干。”西门屠,西门妖影的嫡系子孙,他脸上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微笑,很轻松的看着凶神恶煞般的南宫煞。就在方文离开,南宫煞带着人朝他走来的时候,西门屠就已经将南宫煞周身看了个透彻。一名小小的上将,而且看他的体形和步法显然不是修炼月门剑法的月门弟子,那么,这就是一个普通公民家族出身的普通将领,完全不用在意。

    甚至,如果不是西门屠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人,他甚至根本连问这句话的心思都懒得花费。

    南宫煞一口浓痰直接吐到了西门屠的脸上。挑衅、侮辱,这种行径就算是一个傻子都知道其中代表了什么。

    西门屠的身体都僵硬了,他感受着那口吐沫慢慢的自鼻头滑下的诡异感觉,差点没一口吐了出来。一直在西门家内精修武学,这次是第一次跟随西门妖影出门行走的西门屠,何曾有过这种‘肮脏’的经历?

    “你,该死!”西门屠双掌瞬间化为紫黑色,他双掌一错,带起了一股刺鼻的腥风,狠狠的拍向了南宫煞的胸口。这一击,他用了全力。

    南宫煞任凭那铁板一样的双掌轰在了自己胸口,他望着西门屠怪笑了一声,学着方文的样子,狠狠的一脚朝西门屠的下体撩了上去。

    西门屠的反应速度很快,他发现自己双掌击中的不似人体,反而像是一块弹性十足的钢锭,他的两只手掌似乎都碎成了碎片,就连肩膀都被反震的力量弄得一阵剧痛,两条膀子都失去了知觉。但是他顾不得理会自己双臂的创伤,而是提起了右腿,用膝盖狠狠的顶向了南宫煞的脚。

    西门屠的主要杀招,就在一对腿子上。他修炼了西门家秘传的‘妖爪’绝学,但是他最强的攻击,却是他的两条腿。他自幼强化的重点,就是他的腿。他双腿的强度起码是他身体其他部位的十倍以上!他的双腿最大爆发力,则是他双掌最大力量的十七倍!

    一道若有若无的青色气障出现在西门屠的膝盖前方,他的膝盖朝前激顶,在那瞬间已经突破了音速。

    电火石光的一刹那,西门屠身边的那名西门家嫡系族人还没能来得及出手援助西门屠,南宫煞的小腿迎面骨已经和西门屠的膝盖狠狠相撞。

    ‘啪’,一声极清脆的暴鸣,西门屠的右腿整个炸开化为一团血雾。他身体有如投石器投出的巨石,狠狠的朝斜后上方飞了出去,远远的飞出了两百多米,重重的砸进了正在建造的主塔中。

    南宫煞轻轻的拍了拍自己没有沾染丝毫血迹的裤腿,淡淡的说道:“决斗!”

    西门屠身边的那年轻人猛的急退了数米,突然嘟起嘴唇发出了一声尖啸。

    数条人影自四面八方急掠过来。其中一人大声喝道:“何事?”

    那年轻人大叫道:“军方的人来捣乱,他们打伤了屠哥!”

    那急掠而来的数人中一人大喝道:“既然如此,杀!不用客气了。”

    南宫煞也轻身急退,他厉声喝道:“来人通名!”

    那发出尖啸召唤援兵的年轻人大喝道:“西门町。”

    那急掠而来的数名西门族人也纷纷报出了自己的名号:“西门水、西门征、西门萨、西门果!”

    这数人中,除了西门果是一面容冷酷面颊上有一道扭曲的极大伤疤的少女,其他诸人尽是面容精悍的年轻人。

    五人按照五行方位,五对手掌同时化为紫黑色,丝丝腥气冲天的黑气自指尖冉冉蒸腾,有如十只鬼爪,狠狠的抓向了南宫煞周身要害。

    南宫逸突然大喝道:“以多取胜,还有没有规矩?兄弟们,上!”

    不等那十只手掌碰到南宫煞的身体,南宫逸等九条壮汉已经扑了上去,两人服侍一个,对着西门家的主人下了重手。

    血光一闪,八条血淋淋的手臂飞上了天空,西门町、西门水、西门征、西门萨四人双臂齐肩断裂,鲜血有如不要钱的山泉一样喷洒着,带着刺耳的尖叫声朝后飞去。南宫逸几人很无良的以方文的经典招数,对他们的下身狠狠的来了一脚。这一脚虽然要不了他们的命,却也差点疼得西门町等人背过气去。

    西门果的双爪则是顺利的抓住了南宫煞的软肋,她正待指尖透力将‘妖爪’的阴损劲气轰入南宫煞身体,却直觉南宫煞的肌肉一抖一弹,纯粹以**的力量就将她十指震得炸开成无数碎片,随后南宫煞一把抓住了她的短发,有如扔草把一样丢出了老远。正好一辆运载了特种混凝土的载重卡车行了过来,西门果被准确的丢进了粘乎乎的混凝土中,有如陷入了胶水的苍蝇,只能发出了愤怒的尖嘶声。

    “老子不伤女人!妈的,就算是西门家的女人,也是女人!”南宫煞狠狠的跺了跺脚,大声的朝那些束手旁观的晶石管理部的军方代表大叫道:“这是决斗,我,南宫煞,有绝对正当的理由向西门家族提出决斗!今日重伤之人,只是决斗的战书!西门妖影,你有种,就接了战书去!”

    狠狠的一脚将地面跺出了一个米许方圆的大窟窿,满脸红光的南宫煞志得意满的带着几个儿孙大步离开了乱成一团的工地。

    街对面,方文趴在窗台上,连连摇头道:“太粗暴了、太残忍了、太无礼了……不过,我喜欢……玛蒂娜啊,记一下,这个月给南宫煞他们发双饷啊!”

    西门妖影的临时官邸中。通过光幕传播回来的现场影像,翘着二郎腿有滋有味的喝着第六殖民星特产果茶的西门妖影将整个冲突过程尽收眼底。他轻笑道:“方文,也就这点手段。挑衅不成就干脆用暴力。他难道不知道,晶石管理部,是执正甫和军部联合组建的么?他这么做,可真是……年少冲动啊!”

    端坐在西门妖影身后的阴影中,金发灿烂的凯文露出了有如太阳神般灿烂的笑容,甚至在他笑的时候,那一片阴影都明亮了起来。

    “阁下可不要小觑了方文。他的手段很无耻、卑鄙,但是很多人就是被他这样的无耻手段给生生坑了。”

    “也包括你?”西门妖影回过头去,似笑非笑的看着凯文:“你在他手上,前前后后栽了四五次大跟头。但是你到现在还没有死,只能说你的命真大!知道大执政对你悬了多大的奖励么?我真有点想把你交出去换取赏赐了。天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大执政如此的怒火冲天呢?”

    “呵呵呵呵,把我交给了大执政,岂不是没有人帮助阁下对付方文了么?”凯文轻笑道:“我在方文手上吃了不少苦头是真,但是,我也就有了这个自信,还能有谁比我更加了解方文呢?”

    西门妖影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看了凯文一眼,点头道:“说得……没错。我冒着让大执政发现的风险,给你一个机会。你暂时,就在晶石管理部下属的晶石部队,率领一个独立旅吧。五千人,不打眼的。”

    凯文微微一笑,轻轻的点头应诺了:“是!”

    远方的方文突然打了个寒战,随着灵魂力量的日益膨胀,第六感几乎已经和他的普通五感一般灵敏的方文本能的嘀咕道:“谁在计算我?唔,看来最近出入要小心了。”

    正在将几份公文输入军方系统的玛蒂娜抬起头来,温柔似水的看了方文一眼,随后,又低下了头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