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人途 > 《人途》厚积篇第19章(2.8)2.1

《人途》厚积篇第19章(2.8)2.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方文跟着方渊走到了豪宅地下一扇仿古的青铜大门前。故意做得锈迹斑斑的青铜大门上雕满了蔷薇花枝和夜莺鸟,有着一股颓废的古欧洲贵族阶层的气息。方渊得意的偷窥着眉头不断挑动的方文,笑吟吟的介绍道:“这是最近十年最流行的风格,您觉得怎么样?”方渊知道方文的出身来历,一个在他看来从低级公民阶层中幸运的爬上来的土包子,他很得意这扇青铜大门给方文带来的‘震撼’。

    “嗯,很不错的大门。不知道能扛住一门小口径单兵炮的几次轰击。”方文微微一笑,伸手轻轻的在大门上抹了一把。刺耳的‘嘎吱’声中,方文将一片蔷薇花枝和夜莺鸟抹成了铜粉。大门上出现了一片光滑的痕迹,细细的粉末从方文的指缝间慢慢的飘落地面。

    “天哪!”方渊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他惊呼道:“这是艺术品!艺术品哪……好罢,元帅阁下,请进!”

    方渊放弃了和方文讲道理的可能性。这是一个从下层阶层爬上来的幸运儿,一个粗俗无礼的家伙。自己身为选民家族中声势显赫的方家的重要成员,没必要和这么一个出身卑微的家伙计较。一扇仿古的艺术品大门虽然很昂贵,但是和方文可能带来的利益比较起来,方渊很大度的当作没看到方文的这种焚琴煮鹤的行径。

    右掌在大门上按了一下,一道绿油油的光芒自大门内部渗出,慢慢的扫过了方渊的手掌,大门突然无声无息的朝上方升起,一道明亮的光芒自门内照了出来,方文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很得意的笑了笑,方渊微微颔首道:“元帅阁下,请!您觉得我这间书房怎么样?”

    “呃!”踏着松软的手工提花地毯走进这间书房,方文不由得也有点叹为观止。地毯的材质是某种很纤长很有弹性的皮毛,方文硬是没认出是什么样的兽毛。地毯被染成了富丽堂皇的大红色,上面点缀着数十朵雪白的大丽花图案。书房呈圆形,有如一口井。书房直径大概有二十米,天花板高有三十米上下,靠着墙壁是一圈雪白的原木书柜,书柜上放着稀稀落落的几本书,以及大量的宝石、美玉、典藏级美酒和美人画像等物事。最让方文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书房天花板上大副的春宫图。

    春宫图是立体浮雕的,几个赤身**的女子高耸的**放出雪亮的光芒,将这个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的书房照得雪亮。

    书房正中是一圈沙发,在方文想来,书房里的沙发应该是松软而舒适的,当看书太累的时候,可以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打个盹儿。但是似乎是为了昭显主人的气派,方渊的书房里沙发上铺着一层烈龙的皮――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的,锋利的鳞片都还峥嵘的伸展开的烈龙皮!灯光照在那些鳞片上,锋利的鳞片闪闪发光。方文有点傻眼了,就算他如今的肉体再强悍,他也没有兴趣坐在一堆小刀片上谈话!

    轻轻咳嗽了一声,方文正想挑起大拇指赞叹几声这间书房的独特品味,方渊已经兴致勃勃的从一旁的书柜上抓起了几个软垫小心翼翼的放在了沙发上,然后邀请方文坐下。方文看到方渊坐在软垫上纹丝不动的做派,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何必呢?何苦呢?

    摇摇头坐在了方渊的对面,方文正待说话,书房的一角突然有几声铃声响起,方渊的那个女奴穿着一件布料极少的半透明衣衫,有如一条宠物犬一样四足着地的从书柜后面突然出现的暗道中爬了进来。女奴的背上有一个黄金托盘,托盘上镶嵌了起码三百颗拇指大小的宝石,托盘上有一个很大的冰桶,里面冰镇了几瓶方文刚才提起的极品葡萄酒。

    方渊满意的笑了,他很开心方文脸上那一丝怪异的表情。

    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毕竟是从地下城那种可怕的地方出身的人,方渊的心中充满了某种莫名的虚荣感。他轻轻的朝那女奴勾了勾指头,大声喝道:“女人,过来,伺候我和元帅阁下喝酒。”随后,他朝方文笑了笑,很雍容的说道:“阁下,现在您可以说您准备和我进行的买卖了。我对于您所说的买卖,很有兴趣!”

    “嗯,我也是!”方文点了点头,他从女奴的背上将那托盘取了下来,放在了自己的茶几上。随后,在方渊很不好意思的准备制止方文的举动,想要让女奴伺候他们喝酒的时候,方文拎着那女奴的脖子,将她直接丢回了暗道。

    站起身,方文拎起了一张沙发,狠狠的塞住了暗道的出口,然后将那一块升起的书柜很暴力的拉回了原位,这才坐回了沙发上。

    轻轻的整理了一下方才突然发力弄得有点凌乱的袖子,方文朝目瞪口呆的方渊笑道:“我谈话的时候,最他妈的讨厌身边有第三双耳朵。您也不想我们待会的谈话马上就被某些人知道吧?”

    “可,可是,她,她……”方渊的舌头有点打卷,有点说不出*潢色 话来了。方文这个家伙,太暴力,太暴力,这么可爱的女人,他怎么能拎着人家的脖子直接丢出去?从沙发这里到暗道那儿,足足有十米多远,他拎着自己的小妖精的脖子,就这么丢开了十米多远!天哪,那小妖精如此细嫩的皮肤,如此娇弱的身体,她可是价值一亿点能源点!一亿公斤高品位能源矿石,那是十万吨能源矿!

    方渊的嘴角抽搐着,他呆呆的看着方文,半晌说不出话来。成长于选民家族的他,见惯了所谓选民的那种‘优雅’和‘风度’,何曾见过方文这种地痞无赖到**裸的极品?

    翘起二郎腿,随手抓起一瓶葡萄酒,手指头轻轻的一弹瓶口,橡木塞顿时从酒瓶中跳了出来。

    方文微笑着举起了酒瓶,就这么‘咕咚’一口,将大半瓶美酒吞进了肚子里。仰天打了个酒嗝,方文有意无意的说道:“矿务处长先生,如果有可能,你还是不要碰你的那个女奴的好。”他朝方渊笑了笑,习惯性的将身体向沙发靠背上靠了过去,几片尖锐的鳞片狠狠的扎了他一下,方文飞快的直起了身体。

    方渊没把方文的话听进心里,他想当然的将方文的意见理解成方文很嫉妒他的那个极品女奴。所以方渊很雍容的开启了一瓶酒,慢慢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双手捂着酒杯静静的闻着酒香,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说道:“哦,是么?不过,我对于元帅阁下的来意很有兴趣。”

    好罢,方文放弃了劝说方渊的打算,他可不会告诉方渊,他的精神力窥视了那个女奴,发现那个女奴体内有着将近十甲子的功力不说,肉体强度甚至比罗罡还要来得强悍一点!尤其是拿女奴体内运转的**,方文是如此的熟悉。前世里,方文也曾经被有着类似**的四个雪门的小丫头给吸走了一成多功力,他太明白其中的玄虚了。

    “方武,我那弟弟有着两百多个儿子,少一个应该也不会太心疼!”方文恶意的笑了几声,他举起酒瓶说道:“为了我们的合作顺利,干杯!”

    “为了合作顺利,干杯!”方渊本能的举起酒杯和方文碰了一记,突然他才醒悟道:“天哪,阁下,您把我弄糊涂了,您要和我合作什么?”

    将空荡荡的酒瓶随意的丢在了地毯上,方文又开启了一瓶酒。

    眯着眼睛看着满脸‘惊讶’的方渊,方文突然一脚踢在了地上的空酒瓶上。空酒瓶带着刺耳的破空声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刚才那女奴爬出来的暗道外的书柜上。‘咚’的一声巨响,书柜被震成了碎片,书柜后方文用来堵住暗道出口的沙发连同沙发上的一块烈龙皮都被震成了碎片,酒瓶有如炮弹一样轰进了暗道,在暗道里砸成了粉碎。

    暗道中立刻传来凌乱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正在仓皇离开。

    方文阴笑道:“您的仆人,对您的私事也是这么好奇么?矿务处长先生,一个秘密的议事处,不应该有暗道啊这些东西。您不知道保密么?”

    摊开了双手,方渊茫然的看着方文,然后,他厉声尖叫起来:“刚才谁在暗道里,给我崩了他!”

    随后,方渊这才笑吟吟的对方文说道:“好了,现在没人会打扰我们的谈话了。元帅阁下,您刚才说过的是?”

    深深的望了一眼满脸‘茫然’的方渊,方文淡淡的说道:“赶走除了你和我之外的其他所有人,也就是在行政级别送上可以和我们对抗的那些废物。赶走他们,第六殖民星上的矿产你我均分。”

    “他们不会离开的。”方渊诧异的看着方文:“他们背后的人非常强大,大执政官身后的人是执政府的最高层,我们怎么可能赶走他们?”

    “**!”方文冷冰冰的吐出了两个让方渊差点没跳起来的字眼。

    方文冷笑道:“**,然后干掉他们。我有一整套的计划,你只需要配合我就可以了。”

    方渊皱起了眉头,他不解的看着方文:“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找我?如果你找大执政官,也许……”

    “我需要你手上的器械。”方文很坦白的告诉方渊:“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第六殖民星上的矿产绝对不仅仅是你们勘测出来的那么一点。更多珍贵的矿产在一号山脉以及另外几条大山脉的深处。我们军区执行军事打击任务的时候发现了那些矿产!但是,我们军区的那几台开矿机……呵呵呵呵,我们满足军部自己的需求就很困难了,何况是……”

    方渊的眼睛睁大了,他恍然大悟般大叫道:“哦~~~你想要开私矿,给自己捞好处!”方渊的眼珠子转了一圈,脑子里则是转得飞快:这个家伙也想开私矿?他开了私矿干什么?他背后有吃下这些私矿的势力么?会是谁呢?军部?不会,本来第六殖民星军区自己开采出来的矿石,直接就提供给军部了。那么,他勾搭上了谁?会是谁对私矿有兴趣呢?

    执政府?科学院?军部?这三个大势力中的谁,是他的靠山呢?

    开私矿的唯一用处就是私下里增加自己的实力,有这个实力运用这些私矿的人,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十个人!会是谁呢?

    但是不管是谁,都比自己这么小打小闹来得好!如果……仅仅是说如果……自己能搭上这条线……会不会对自己有好处呢?自己家族虽然富有,但是并不强势。如果能搭上一个强势的大人物,面对那些想要将方家吞下去的家族,怕是会轻松很多吧?

    一瞬间的功夫,方渊想到了许多许多。然后,他就听到方文‘嗤嗤’的笑着问道:“难道你不准备给自己弄点好处么?”

    是啊,为什么不给自己弄点好处?妈的,就凭矿务部每年给自己的那点薪水,自己能养得起一个极品女奴么?自己小打小闹的开了点能源矿,但是能出手的毕竟不多啊……

    寻思了一阵,方渊嘀嘀咕咕的说道:“这么做,很有风险吧?”

    “放心,绝对没风险!”方文笑得很灿烂!他轻声说道:“整个第六殖民星四大军区所有高级参谋官联手制定的计划,怎么会很有风险呢?只要你提供足够的大型器械,我们就一起发财!怎么样?放心吧,事情坏不了!”

    “你确信事情能成?”方渊诧异的看着方文。

    方文用力的点了点头,他拍着胸脯说道:“一笔写不出两个方字,我怎么会害你呢?放心吧兄弟,我是给你送财路来了!”

    方文笑得很灿烂,他脸上的那表情,就叫做一个纯朴可靠!

    方渊寻思了很久很久,最终他才慢慢点头道:“那么,你先把执政官他们赶走再说!你办事,我只负责提供开矿的器械。”

    “很好!”方文笑了,笑得很开心。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清单递给了方渊,笑道:“那么,这是我们军区需要的器械清单,请你准备好。”

    方渊接过清单朝上面瞥了一眼,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惊呼道:“天哪,这么多大型机械,你想要……你发现了特大型珍贵矿脉?”方渊的眼珠子都差点没跳了出来,若非他的一身内力刚刚被那女奴抽得干干净净,若非他自忖不是方文的对手,他已经扑上去抓着方文的脖子拷问方文了。清单上有几台大型综合性仪器可用范围非常狭小,只有很罕见的几种稀有矿产的开采,才需要动用这些机械。

    “嘘!”方文竖起食指,做了一个小声的姿势。“保密,亲爱的矿务处长先生!一定要保密!我知道您在第六殖民星的秘密仓库里有几台这样的矿物机械,您可以把它们从仓库里启封了。”

    方渊看着方文,半晌没吭声。他觉得诧异,矿务部在第六殖民星几颗卫星上的秘密仓库,怎么会被这家伙知道的?

    不过,既然自己只是负责提供开矿的机械,那么什么麻烦也和自己无关吧?

    “我只提供机械哦?”方渊笑了笑,将清单放进了口袋里。开玩笑,这么狮子大开口的一张清单,他怎么可能按照方文的意思提供这么多的机械给他?他等着方文办事,然后他来摘果子。哼,别看方文手上有百万大军,他还敢动用部队来抢劫自己的机械不成?只要他真的能将那几个混蛋逼走,哪怕只是走开几个月的时间,并且提供足够的矿脉消息,方渊觉得自己就可以回火星总部养老了。

    在没有人监视的情况下尽情的开几个月的私矿?

    他奶奶的,回去了火星总部,他可以养一百个极品的女奴!

    看到方渊那满意的表情,方文也满意的笑了。他也不客气,将方渊提供的美酒喝得干干净净后,方文笑吟吟的告辞离开了。

    双方只是初步的接触,初步的达成了合作的意向。至于后续的一些合作,就要看方文这边的进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