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人途 > 《人途》厚积篇第15章(2.6)2.1

《人途》厚积篇第15章(2.6)2.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光疾,几柄投枪‘射’来的方向,大概两百多名土著人被电光击中,惨叫着软在了地上浑身‘抽’搐不停。

    方文很神棍的大吼了一声:“***何在?”

    龙尊威德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他猛的跳下了白云,大步朝一旁山崖下的一堆石块冲了过去。‘嘿哈’一声咆哮,龙尊威德抱住了一块粗有数米的巨石,轻而易举的将那重有数万斤的巨石从泥土中拔了出来,狠狠的朝那一群目瞪口呆的土著人砸了过去。

    ‘嗖’,有如投石器投出的巨石带着让人窒息的劲风轰在了那群土著人的面前,石块整个儿没入了泥土里,陷进去大概有十几米深,简直有如一颗陨石落在了地上。巨大的冲击气‘浪’将数十名距离较近的土著人掀飞了出去,手舞足蹈的飞出了数十米远。

    高傲的昂头看着天空,方文不咸不淡的喝道:“***弟子何在?”

    龙文等几个龙尊威德的子孙跳下了白云,大吼了一声冲向了附近的树林。两人合抱的古木被他们轻松的连根拔起,在手上轻松的挥动着,舞出了一团密不透风的棍影,发出凄厉的破空声。那等声势,简直有如天上的恶魔降临了凡尘。

    放在几天前,龙尊威德的这些孩儿们还没有这么强悍的蛮力,毕竟不是人人都有龙尊威德那变态的天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参悟出三十六枚神苻中的巨力神苻和刚体神苻。但是得到了各种异兽强大的生命结晶进行‘肉’体改造,这群家伙一个‘肉’体比一个变态,双臂一振,数十万斤力气那都是小的。其中蛮力最大的几个,几乎就相当于人形的硅基烈龙,那力量只能以恐怖来形容。

    几个人的一连串表现吓呆了在场的土著人。

    土著人的个体纤细、瘦弱,‘肉’体力量并不强大,他们和地球殖民者的征战,主要依靠他们控制各种异兽的能力以及他们掌握了用生命结晶改造兽化战士的本领。但是就算他们改造出的兽化战士,也绝对没有龙尊威德这样恐怖的力量,在他们看来,龙尊威德等人就是天神。而能够‘命令’龙尊威德等人的方文,那毫无疑问就是天神中的大人物,大神!

    一群祭司大声惊呼着,对着那些土著人就是一连串的厉声呵斥。几个头‘插’各种华丽羽‘毛’,身披珍稀兽皮的老土著人面‘色’不善的看着这些祭司,一个个不甘愿的低下了头,向方文表示出了他们的‘臣服’。这些老土著人显然在土著人中有着不弱的声望,他们跪下向方文行礼后,一大批原本站立在原地纹丝不动的土著人,这才一个接一个的跪下,朝方文磕头膜拜。

    “唔,一边是祭司们,祭司对我还是很客气的。但是这些老不死的嘛。。。难道是王权和宗教权的争斗?”方文摇了摇头,低声叹息道:“可怜哪,你们落到了我手里,就只有做奴隶的份儿,方大少可不是人类解放的先驱,大少我是来骗苦力的。管你王权也好、宗教神权也罢,***不听话的就是落后的,落后的就是应该被摧毁的!”

    很神棍气质的摇了摇头,带着点悲天悯人的慈悲表情,方文悠悠的叹息了一声,随后,他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啸。他双手朝天空伸了过去,风之神苻发出了强烈的青‘色’光芒,二十三枚金丹全速运转,方文体内一丝丝青紫‘色’真元急速滚动,立刻在方文身周带起了一道狂风。庞大的灵魂力量朝四面八方扩散了开去,开始调动、‘抽’取四周的风力,方圆数里的山林,突然轻轻的摇晃了一下。

    风云突变,以方文为核心,一道粗有数十米的龙卷风慢慢的成形。

    刚开始,龙卷风是白‘色’透明的,渐渐的,方文体内渗出了一丝丝青‘色’风劲加入了龙卷风中,风力越来越大,龙卷的颜‘色’也渐渐的变成了淡青‘色’、深青‘色’,一直到最后的青紫‘色’。最终,随着四面八方无数的能量涌入了这道龙卷风内,龙卷风突然化为黑‘色’,一端风柱杵在地上,另外一端已经高高的伸向了天空,和天空的云层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风变,则云随之变化。正是雨季,浓密的乌云被龙卷风扰动,无数的乌云旋转起来,雷霆在乌云之间闪烁,乌云不断的摩擦撞击,一道道水缸粗细的电光铺天盖地的朝地面劈了下来,轰得四面的山头土石迸裂,巨响声能将胆小的人心肝都吓碎。

    “天啊!”龙尊威德不由得骇然变‘色’:“神话里的呼云唤雨,怕不是就是这样的场景?***,我们修炼的这些功夫,不会真的让老子们修练成神仙吧?***,我三个丹田中的三个结石,怎么看起来就有点像传说中的舍利呢?”

    龙文他们已经有点站不稳脚步了,他们惊骇无比却又无比羡慕的看着悬浮在空中召唤风云雷霆的方文,差点没兴奋得叫嚷起来。

    那些土著人可就惨了,四周里风力已经达到了十二级以上,大树都被吹得弯腰,树梢都几乎低到了地面。这些土著人只能死死的趴在地上,双手深深的没入地面的淤泥,这才勉强控制着身体不被风吹走。那些祭司一个个发出了凄厉的长呼声,似乎在向方文祈求,祈求这位伟大的神停息他的怒火,将这一场可怕的风暴给停息下来。

    问题是,方文玩过火了!

    当龙卷风变成了黑‘色’,渐渐的将四周的一些风暴能量吸入后,方文已经无法停手!

    表面上还保留了一本正经的神棍姿态,作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实际上方文背上的衣服都被冷汗给浸湿了。“**,没带这么玩的吧?方大少我只是想要小小的‘弄’点噱头出来,好让贝芬司那家伙出场呢,我没想着要‘弄’这么大啊!”

    龙卷风益发的狂暴,强大的风力死死的束缚着方文,龙卷风将‘抽’来的天地能量,几乎有如给鸭子灌食一样灌进了方文的体内。二十三枚金丹同时吸纳,再庞大的能量流都能被及时的消化,一丝丝青紫‘色’真元不断的自金丹中生出,渐渐的氤氲的青紫‘色’真元已经密布方文全身,开始朝他的肌‘肉’、骨骼乃至大脑等身体组织扩散了开去。

    ‘嗤啦啦~~~’,十几道雷霆狠狠的劈中了方文,却也被方文吸得干干净净,二十三颗金丹哪,这是修炼史上前所未有的怪胎,就连威力至大的天雷,对于方文这个怪物而言,也仅仅是一剂小小的补‘药’而已。天雷中蕴含的庞大能量,更是刺‘激’得方文体内金丹以更大的速度运转起来。金丹转速越快,‘抽’取的能量越大,‘抽’取的能量越大,龙卷风就越猛烈,龙卷风越猛烈,从四周卷来的能量就越多,注入方文体内的能量就越多,金丹就越发转得快了!

    方文暗暗叫苦,这是一个死循环啊!这一场风暴,已经有点不受控制了,看着那顶天立地的巨大黑‘色’风柱,方文只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一声嘹亮的咆哮自空中传来,六只展开足足有两百多米长的洁白羽翼突破了乌云,以一道道巨大的雷霆为背景,慢慢的托着贝芬司庞大的身躯自空中落下。只是,若是眼睛尖的人就会发现,贝芬司飞行的模样有点古怪,他的身体摇摇摆摆的,好似很吃力才穿过了这一道可怕的风柱,有点狼狈的好容易才慢慢的落了下来。

    一道强大的‘精’神‘波’动冲进了方文脑海,贝芬司狼狈的嚎叫道:“小家伙,你怎么‘弄’出这么大的场面?你的能力几乎和明崖相差不远了!快把这风柱停下,你想要掀起一场大风暴么?风暴我本来是不怕的,但是我现在在风暴的核心里面哪!”

    贝芬司出场,下方的土著人群情涌动,他们甚至顾不上害怕自己被飓风吹走,毕恭毕敬的直起了上半身,一次次的朝贝芬司磕头如蒜。那么的虔诚,那么的狂热,就连那些对方文表示出敌意的土著老人,也是目光狂热的不断磕头,用他们的土著话不断的叫嚷着什么。贝芬司就这么很‘优雅’的,很‘轻松’的,慢慢的穿过了黑‘色’风柱和满天的乌云、雷霆,慢慢的降下。

    “哇呀呀呀呀!”方文发出一声怒吼,二十三颗金丹同时喷出巨量的真元,他身上‘射’出无数道极细的青‘色’风丝,风丝裹住了那巨大的风柱,勉强控制着已经快要变成一场飓风风眼的风柱朝远处山脉深处的方向挪动了一点点距离。

    风柱的平衡立刻被打破,风柱扭曲了起来,疯狂的颤抖着,发出了让人肝胆俱裂的巨响声,朝一号山脉的深处猛冲了过去。风柱所过之处,树倒、石裂,泥土被挖出了一条深有数米的巨大沟渠,破坏力简直相当于数百‘门’重炮的齐‘射’。

    飓风远去,现场一片的安静,就连贝芬司都有点傻眼的看着风柱扫‘荡’过后哪一条深深的似乎没有尽头的沟渠。

    方文悬浮在空中,他呆呆的看着自己两只手,两只手上还在不断的散发出一丝丝极细的青‘色’风气。刚才那威力至大的一招,是自己无意中造成的么?这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但是如果将这种招式认真的用来对敌,将会给敌人造成多大的伤害?最大防御力最强的战舰,能够在这样的风暴中幸存么?方文的目光闪烁,他有如一只落进了‘鸡’窝的黄鼠狼一样,发出了‘嘿嘿’的怪笑声。

    方文的笑声让在场的数千土著人同时毕恭毕敬的跪倒在地上,他们双手整整齐齐的贴在地上,额头紧紧的贴在地面,自喉咙深处发出了很有韵味的、整齐的‘噢唷唷唷唷’的叫声。

    “呃,似乎不用我帮忙了。”贝芬司拍了拍翅膀,他以‘精’神力和方文‘交’流道:“他们,已经将你当作神来膜拜了。”

    “有一个大麻烦啊。”方文苦笑着对贝芬司‘说’道:“我不懂他们的土著语。”

    “蠢,你直接用‘精’神力和他们‘交’流就是。当年明崖是这么做的,我也是这么做的。你当明崖那个老家伙很有兴致学一‘门’外语,我,伟大的贝芬司很有乐趣去学习他们这种原始的单调的语言么?”贝芬司高傲的昂起头来,将神灵使者的身份演绎得淋漓尽致。

    “原来如此!”

    耸耸肩膀,方文眸子里闪过一片银光,他同时向在场的数千土著人脑海中传达了一条信息:“都起来吧,带我去你们居住的地方。”

    ‘神灵’的声音在土著人的脑海中响起,祭司们发出欣喜若狂的叫声,他们挑衅的瞪了一眼那几个刚才下令袭击方文的土著老人,飞快的跳起来、毕恭毕敬的走到方文身前,朝方文叽叽喳喳的说了几声。

    一队土著青年飞奔进了山谷内的‘洞’‘穴’,过了没多久,他们就抬出了一张张用树藤编制的轿凳,祭司们恭敬的打着手势,请方文等一行人坐上了轿凳。土著青年们抬起了这一列轿凳,其他的土著人围着方文等人,一路载歌载舞的走向了山谷深处的山‘洞’入口。

    贝芬司装模作样的咆哮了几声,摆出了一副不愿意进入地下‘洞’‘穴’那等狭窄地方的样子。等得一群祭司毕恭毕敬的几乎哭出来的求了他许久,贝芬司才扭动着大***,作出一副可有可无的模样,慢吞吞的走进了‘洞’‘穴’。

    大***用力的在光滑的轿凳上扭了扭,龙尊威德仰天长叹道:“真***罪孽感啊!前几天刚刚给人拉皮条,今天就来这里骗土著人、做奴隶主。唔,发现老子一碰到方大少,老子就彻底的堕落了。”

    龙尊威德很无耻的对身边的大儿子龙文说道:“想想你老子,多纯洁多善良的人哪!就这两天的功夫,什么罪都造过了!”

    吧嗒了一下嘴巴,龙文眯起了眼睛做瞌睡状。对于自己父亲的无耻,龙文是没办法进行评价的。

    土著人簇拥着方文一行人走到了‘洞’‘穴’中的悬崖边。

    龙尊威德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他呆呆的看着眼前这巨大无边的‘洞’‘穴’,看着那茂密的森林、巨大的湖泊以及丛林和湖泊上的茂密人烟,身体剧烈的哆嗦起来。

    “老二,儿子,这里。。。真***适合做基地啊!”龙尊威德除了惊叹,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语言能力了。

    他似乎已经看到,一条条生产线在这里建造了起来,无数的***和战舰从这里运出去,无数的土著人被训练成了合格的战士,身穿最先进的作战铠甲,和执政fǔ的士兵开始‘交’战!

    这里,将会是龙尊威德的梦想起飞的地方!

    龙尊威德伸开了双手,似乎想要拥抱这个‘洞’‘穴’。

    泪流满面的他低声呻‘吟’道:“我说过,总有一天,我要让人,活得是一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