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人途 > 《人途》风雨篇第二十九章(1.22)3.3

《人途》风雨篇第二十九章(1.22)3.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轻盈的分开草叶,方文朝前快步前进。路上一棵大树上挂着无数人头大小的果子,方文随手扯了一个下来,捅破了坚硬的果壳,狂饮里面香甜粘稠的汁液。这种果实在基地配发的野战手册上被列为野外最好的补充食粮,甘美非常,对人体有不少的好处。

    丢下空‘荡’‘荡’的果壳,将那大蜂塞进了怀里,方文跳上了离地数十米高的一支树干,踏着树干朝前狂奔。

    渐渐的,他靠近了声响传出的地方。

    十几个土著青年手持长矛,正在对付一头通体发黑的类似野牛的野兽,只是这头野牛身高在三米上下,比地球上的野牛大了数倍。一旁有两名年纪大点的青年手持骨杖,正双目圆瞪的望着那头野兽,野兽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双眸通红,‘哞哞’叫着朝面前的土著青年猛撞,但是每一次都被这些青年用长矛硬顶了回去。

    这些土著人个子矮小纤细,力量并不是很大,但是他们的长矛上似乎涂了什么让那野牛忌惮的东西,每次长矛快要碰到野牛时,它都选择了避退。

    渐渐的,那野牛的动作越来越无力。最后随着一声不甘的长咆,野牛安静了下来,发红的眸子也渐渐的转化为幽绿‘色’,亲热的打了一个响鼻,野牛从那十几名青年的阵列中穿过,走到了后面那两青年的身边,乖巧的用大脑袋碰了碰其中一青年的身体。

    那青年兴奋的叫了起来,用力的挥了挥手上的骨杖。他热烈的抚‘摸’着那头野牛覆盖着厚重鳞片的脑袋,亲热的在它额头上亲‘吻’了几口。另外一名青年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手上骨杖胡‘乱’的丢在了地上,一***坐了下去喘起了粗气。

    方文眨巴了一下眼睛。他思忖了一阵,无声无息的朝一旁跑开。那个方向,数公里外,传来了和这头野牛近似的‘精’神‘波’动,方文很有兴趣引来几头野牛,和这群土著青年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几公里的路程,对方文而言不过是几个呼吸的事情。前方一棵大树下,两头身高十几米的野牛正在***。它们的身体剧烈的碰撞着,身上的鳞甲摩擦出了******的火光,发出可怕的‘咚咚’巨响。那头公牛兴奋得‘昂昂’怪叫,下面那头母牛则是充满了柔情蜜意的扭过头来看着那头公牛,嘴里轻轻的‘嗯昂、嗯昂’的叫着。

    “罪孽啊!”方文站在两头野牛头顶上的一根粗大的树干上,轻轻的摇了摇头。打扰他人好事,的确是罪孽啊。

    但是他方大少,似乎对于做这种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右掌轻轻的一拍,一股白‘蒙’‘蒙’的寒气裹着无数的冰晶扑向了那条公牛的后半身,那一片方圆数米的空间温度立刻降到了零下数十度。正奋力冲撞的公牛惊愕万分的抬起头来,幽绿‘色’的双眸渐渐的发红,发红,最后公牛的眼珠红得快要滴出血来,甚至还放出了淡淡的红光。

    “嗷~~~昂!”公牛猛的‘挺’身而起,一头朝那大树撞了过来。

    ‘咔嚓’,粗有七八米的大树被那公牛一头撞断。方文及时的跳到了另外一棵大树上,他手指一弹,几缕剑气‘射’出,虽然他剑气的威力和月残根本无法相比,但是打在这头公牛的头上,依然削落了它额头上几片鳞甲,溅起了点点血‘花’。

    公牛震怒,‘昂昂’嚎叫着追着方文就跑。那头母牛蹲在了原地,同样兴奋的大叫着,似乎再给方文鼓劲。

    方文‘咯咯’乐着,引着眼珠发红的公牛一溜儿跑回了那群土著青年所在的地方,然后他身体一扭,化为一道青烟急速掠走,愤怒的公牛瞬间失去了方文的踪迹,它的一肚子‘欲’火和怒火,立刻转移到了数十米外那十几名嘻嘻哈哈大叫大嚷的土著青年身上。

    “昂!昂!”两声愤怒的牛咆声,公牛成直线撞向了那十几名土著青年。一路上,两株粗有数米的大树被它一头撞碎,它有如一道狂风、有如一团奔雷,带着满身的杀气冲到了那群土著青年面前。

    惊骇,惊惶失措,土著青年们可没有方文这么好的感知力,他们那里想到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大一头野牛?惊惶之下,他们纷纷跳起,却已经来不及反应。只有那头刚刚被他们收服的野牛似乎早就有了什么发现,它‘昂昂’一声咆哮,奋力的撞向了这头发狂的野牛。

    ‘砰’,两头野牛狠狠的撞击在一起。体形的差距太大,而且很显然这头小型的野牛是炭基生物,而被方文招惹来的这头则是硅基生物。小野牛一声惨嚎,身体巨力轰击,凌空炸成了一团‘肉’酱喷散,那收服它的土著青年立刻吐出了一口鲜血。那头突兀起来的野牛也是身体一个踉跄,被撞得偏了偏,从那群土著青年身边跑了过去,一头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真可怜!”方文捂住了双眼,指缝却是张得大大的,贼兮兮的目光从指缝中看到了那头倒霉的野牛。

    这片丛林中,硅基和炭基的生物‘混’杂,一些大树是炭基的,一些大树就是硅基的。硅基的大树比炭基的大树结实了何止百倍?那头发狂的公牛这一次撞上的,正是一株腰围在二十米左右的硅基大树。只听得一声巨响,***的火星冒出,一大块树皮陀螺,那公牛的脑袋上鳞甲粉碎,紫巍巍的头骨都‘露’了出来。

    撞得晕头转向的公牛一时间动弹不得,那两名手持骨杖的青年大喜,立刻挥动起骨杖,嘴里念叨着什么,一***的‘精’神‘波’动朝那公牛冲了过去。就站在他们头顶上百多米处一根大树杈上的方文立刻眯起了眼睛,双眸中银光闪烁,庞大的灵魂力量笼罩了这一小片空间,方文认真的感知着他们的‘精’神‘波’动。

    链接,沟通,劝说。。。劝说失败,公牛狂暴的‘精’神‘波’动将两个年轻人的‘精’神冲得支离破碎。。。两名土著青年骇然相顾,嘴里同时喷出了鲜血。方文‘露’出了怪异的笑容,劝说?怎么劝说?任何一个凶‘性’生物的某个重要零部件被冻成冰块的时候,都是不会听从他人的劝说的。

    于是,土著青年放出的‘精’神‘波’动变化了,诡异、‘阴’森,充满了一种让人心寒的威摄力。他们的‘精’神力不是很强,大概只比普通人强大了十倍左右,但是通过他们的骨杖释放出来的‘精’神‘波’动,就有了常人百倍的强度。

    一柄柄无形的利剑在空气中‘激’‘射’,‘射’向了那头被撞得晕头转向的野牛。

    轰击,轰击,将那野牛的‘精’神力不断的削弱,轰得那头野牛一阵阵的惨叫,强行和野牛的‘精’神力链接上,然后,随着一声怪异的大吼,一个奇异的烙印出现在那野牛的脑海深处,那正在勉力站起的野牛突然浑身一僵,通红的眸子渐渐的恢复成幽绿‘色’,它乖巧的站了起来,安安静静的走到了那两名土著青年的身边,温顺的趴下了身体。

    两名土著青年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收获,他们相互看了看,同时发出了兴奋的欢呼。

    两人有点艰难的爬上了那头公牛的脑袋,大叫大嚷的蹦跳起来。

    方文眯起了眼睛,他某种的银光已经近乎实质,他的大脑全速开动,分析、破解那两个青年的‘精’神‘波’动的奥秘。这是一种奇异的方法,一种能够让这些土著人沟通、最终控制野兽的手法。他们的‘精’神力比起这头被驯服的公牛还要弱了点,但是通过那种奇妙的烙印,他们成功的控制了这头公牛。方文心中似乎有所领悟,一丝丝的银光都从他体内冒了出来,丛林中突然变得有点寒气森森,一股可怕的压力弥漫四周。

    这些土著青年对于环境的变化异常的敏感,他们惊骇的朝四周望了望。那头公牛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威压覆盖住了这片丛林,它仓皇的站了起来,驮着良民土著青年朝远处奔去。剩下的十几个土著人不敢怠慢,急忙跟着那头公牛仓皇逃开。丛林中强大的野兽不少,这群土著青年清楚的知道,只有站在这颗星球的食物链最顶点位置的几头异兽,才可能散发出如此可怕的威压,而那些异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方文从怀里抓出了那只大蜂。大蜂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方文,流‘露’出一种可怜巴巴的表情。

    方文庞大的灵魂力量涌向了大蜂,差点就将大蜂的灵魂直接抹杀。方文轻而易举的模拟着那两名青年的举动,在大蜂的灵魂深处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烙印。突然间,方文似乎觉得自己和大蜂之间产生了一种直接的‘交’流,他能清楚的感应到大蜂的情绪,那是一种对方文极度恐惧却又极度膜拜的情绪,在大蜂的心中,方文就有如神灵一般!

    “小家伙,真不错!”方文笑了,他的手按在了身后大树上,大树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大量的能量从四周呼啸而来,通过大树的转化,凝聚成了几滴墨绿‘色’的粘稠液汁。充满生命能量的液汁透过大树的树皮滴在方文掌心,方文笑‘吟’‘吟’的将那液汁凑到了大蜂的面前,温和的笑道:“小乖乖,吃吧。原来你这么崇拜我,大少我都不好意思了。呵呵呵呵,你是被我打怕了吧?”

    怪笑了几声,看到那大蜂急不可待的扑到自己的手上将那几滴液汁吃得干干净净,方文满意的笑了起来。

    “很好,很好。”方文轻声道:“这个能力,很有用处。那些土著人都能控制这么多的怪兽,那么我,能控制多少?”

    识海中,方文所掌握的两枚灵魂神苻一阵的晃动。神苻上银光闪烁,其中那枚灵魂攻击神苻似乎产生了一点儿微不可见的变化。

    方文渐渐的脱离了这些神苻创造者的窠臼,走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并没有感知到自己识海中的变化,方文发出一声欢呼,身形有如大鸟一般腾空而起。

    大蜂‘嗡嗡’的飞了起来,方文的脚尖轻轻的点在它的背上,尺许长的大蜂驮着方文,有如仙人一般御风飞去。

    他们紧紧的跟在了那一伙土著青年的身后。

    一路上,道道‘精’神‘波’动在丛林中上下扫描,土著人对于丛林的监视严密到了极点。一只鸟,一只虫,很可能都是他们的耳目。但是面对方文这个掌握了庞大灵魂力量的怪胎,一切的戒备手段都没有了任何用处。

    大蜂驮着他公然从一群爪子上淬了剧毒的鸟儿面前飞过,那群鸟儿硬是有如没有看到方文一般,任凭他们安然飞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