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唐时财圣 > 第21章 客栈交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天的夜晚虽然不是太冷,但是在这个四处环林的地方却是蚊虫最喜欢的地方。

    温尔在外面成守株待兔之势。但是四处的蚊子,外加上周围已经暗下来的气氛倒是让这个十岁的孩子有些心惊胆战。

    但是想了想能捉到钱多所给的奖励,温尔还是咬了咬下,在门口坐了下来等着。

    “怜儿你说这个孩子是不是傻,大晚上的不回家,在这里做慈善,估计这里的蚊虫今天可以吃饱了。”

    回头看看怜儿已经睡着了,刚才那些不过是钱多的自说自话而已。目的自然是有的,外面偷听的人便是自己的目的。

    “掌柜的,已经查清楚了,确实是钱家的小少爷,而旁边的那个应该就是钱家所说的美貌少女。”

    小二倒是跑出了一身汗来,用着手臂上搭着的那个白布拿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我们应该怎么办?是把他们?”

    说这话,用着左手比划了一下割脖子的动作。

    “哦?这样的话是你去做还是谁去做这件事情?当然做完之后千万别说和我有关系就行。”

    虽然这么说着老板娘却一点不在乎的意思,两个人是这么说,可是却不可能这么做,时间各有各的规则,人有人的规则,他们有他们的规则。

    “我也很好奇你们会怎么对我。”

    突然冒出来的人倒是把小二下了一跳。而老板娘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钱多的时候多了一分诧异

    “你倒是很奇特。”

    “额,奇特也算是夸人的词语吗?”

    钱多听了面前人的话倒是感觉很诧异。什么时候奇特这种词语也开始广泛用于夸人了。还是古代用就是这种词语用来夸人的,就像是古代的奇葩一样?

    “哈哈,不知道啊,我也刚学不久,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夸人的词语。”

    老板娘说着整个人都开始笑了起来,身体前的也随着老板娘的一笑,随之上下抖动着。钱多现在倒是担心起来,这老板娘是不是狐妖来吸自己的阳气,而自己现在还是个小孩,反抗不了,这可怎么办啊。

    “那姐姐是狐仙吗?”

    钱多的话刚一说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刚才还在笑的花枝招展的老板娘也停下了笑容,一双如桃花般的眼睛也直勾勾的看着眼前这个年龄不大的孩子。

    “额,不是狐仙姐姐难道是我看错了吗?”

    钱多当然不可能看错,跟着九阳真人和悟能大师若八年时间都在听两个人讲故事,在那里一直苦苦练习吐纳术那可不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哦,叫姐姐倒是没错。”

    老板娘说出这些话,其实已经证实了钱多的猜想。

    “那么狐仙姐姐给我们两个喝含有迷药的茶是什么意思呢?”

    钱多虽然在质疑,语气却不太强硬。

    “唉,不过是太久没有吃人肉了,看着你俩细皮嫩肉的样子,就想尝一尝。”

    老板娘倒是没太过在意,这世上与孟婆关系好的人太多了,而且有些山上人总喜欢保持一个小孩子的样子,所以钱多这个样子却并不使自己太过惊讶。

    “这样啊,那狐仙姐姐,外面还有一个孩子,他还是个读书人,你们狐仙不就喜欢这个调调吗?要不然你们放过我们吧,而且那个孩子很有前途,在外面舍己喂蚊,堪比佛家的舍身饲虎啊。”

    钱多嘴上说着求饶,脸上却是带着笑意看着面前这个人。

    “是吗,可是姐姐这里有三个人,就一个小书生怎么能让我吃饱呢?”

    老板娘笑着看着面前的人。

    “不知姐姐有没有仙道伴侣,你看我怎么样,我这有前途极了,说不定也能读书换个功名,日后来娶姐姐回家,到时候姐姐不也是有面子吗?”

    钱多依旧在说着闲话。

    “哦,考上功名抛妻弃子的戏码可是不少,姐姐可不能信你的那一套。”

    老板娘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继续说道

    “还是不要在这里说闲话了,说一说到底来姐姐这么干嘛?”

    “当然是为了避难。”

    钱多说话时候收起了刚才顽皮的笑意,整个人也收起了嬉笑之意,表情就和骗自家怜儿钱时候一样认真起来。

    “哈哈,第一次听说避难是来我们这里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专门羊入虎口呢。”

    老板娘笑了起来,钱多也笑了起来。

    “是啊,若是人要是也这般简单的话,我倒是不用避难了。”

    钱多有些深深的顾虑,这种顾虑来自于自己是钱家的人,是钱廉的儿子,而怜儿的身份自己不知道,可是按照钱明和钱耻对待其的方式倒是可以看出一二。

    “那是谁让你来这里避难的?”

    老板娘知道这里可不是那么容易来到,若是来到这里那么容易,那么这个地方也便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来就来了嘛,姐姐这么和弟弟见外吗?我包里面有好几百两银子,还有京城中最好的胭脂,都是给姐姐准备的礼物。希望姐姐能收留一下我们两个。”

    钱多手上的胭脂当然是京中的,不过那是怜儿平时所用的,若不是那瓶茶水让她睡着了,估计钱多也不会这么方便拿出来。

    “胭脂?就是那种抹在脸上的东西,我要那个俗世东西有用啊。”

    虽然嘴上说得没有兴趣,但是眼神中却有些高兴之意,这种高兴是一名女性,对于美执着的追求之感。

    “唉,我知道姐姐天生丽质,根本用不到这些俗世的东西,但是这些只是弟弟的一点心意而已,姐姐要是不收的话,弟弟可以不高兴了,马上找个柱子撞死算了。”

    钱多一脸悲痛欲绝的样子,手指着前面的一根柱子,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撞死的样子。

    “哦,那我倒是不拦着弟弟了。”

    老板娘看着钱多的样子,突然说道。

    “额,好像这剧本不是写的吧。”

    钱多一脸尴尬,总不能在这里真的把自己撞死吧

    “嘿嘿,我知道姐姐会接受。”那怎么办,能力不够脸皮来凑。

    “那好吧。那姐姐就收下了。”

    老板娘语气虽然极其不愿意的样子,但是话音刚落钱多手上的东西就到了老板娘的手上,钱多也趁机开始套近乎。

    在外面喂着蚊子的温尔两个眼皮已经开始打架。

    三个人在不远也看到了这个小客栈,手里的刀被擦得明亮,夜要黑了,只不过月亮像是被什么染红了颜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