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在校刑警 > 第二十章 有趣的一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护士来查房,见星辰在病房门口睡着,有些不解,为什么不进去睡。

    她进到了病房内,观察了一下泽初的情况,见一切都好,就跟他说起了门外的星辰——

    “门口那个是你的朋友吧,她怎么在走廊上睡着?”

    泽初心头一震,“你说谁?谁在外面?”

    护士被问懵了,她又重复了一遍,“你朋友啊,我看昨晚也是她陪的你。”

    泽初的心里顿时“轰”地一声,有如晴天霹雳般,震惊地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惊愕慢慢转为了内疚。

    护士见泽初愣在那里,也不回话,就试探着问道:“要不要,我帮你把她叫进来?”

    泽初摇了摇头说道:“不,我自己去叫她......”

    他忙准备下床,但被护士拦住了,“你身上有伤,不可以下床的。”

    泽初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护士,“那就请你帮我一下,我必须得自己去。”

    护士有些为难,但见泽初如此恳切,只能答应。她扶着泽初小心翼翼地走到了病房门口,泽初便向她道了声“谢谢”,就叫她去忙了。

    泽初的目光落在了星辰身上,见她双手抱着自己的身体,脑袋靠在椅背上,安静地睡着,脸上已是明显的疲惫。不知怎的,他的内心又如被一种温柔的力量触碰一下,瞬间软了下来。

    他慢慢地走到了星辰身边,轻轻地唤了她一声。

    星辰听见有人叫自己,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朦胧间看到泽初站在面前,整个人立即清醒了过来。

    她忙站起身,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泽初,有些诧异道:“旭泽初,你怎么出来了,伤口不要紧吗?”

    “呃,不要紧,你先进来吧……”泽初说着,便转身走进了病房。

    星辰怕他摔着,马上跟了上去。

    两个人进到了房间里,泽初便回过身来看着星辰,而此刻星辰也正在看着他。

    泽初紧张地慌忙把脸转到一边,他的心里明明已经软了下来,可嘴里依旧不饶人,“你是不是傻,都让你回去了,你还不走,这样睡在走廊上,也不怕着凉!”

    星辰一听泽初虽是在责怪自己,可是语气却非常和缓,她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回答道:“你让我走我就走啊?那才是傻好吗?再说了,真要是这样走了,那我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泽初低下了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星辰满脸地不可思议,“我没听错吧?你是在跟我说‘对不起’吗?”

    泽初握紧了拳头,鼓足了十分的勇气,点点头道:“是,我不该那样说你,还请你,别往心里去。”说完,泽初紧握的拳头终于放松开来,如释重负。

    星辰不禁发出啧啧声,感叹道:“哎呀呀,旭泽初居然会主动向我道歉,今天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哈?”

    这时,玻儿开心地飞了出来,拍手称快:“太好了,这小子终于向星辰道歉了,我真是为你们高兴啊!”

    泽初看向了窗外,轻笑一声道:“别太得意,这次是我说错话,道歉是应该的,但是,我不愿意跟你呆在一起,这也是事实。”

    “哦?那,你把我叫进来干吗?”星辰装作生气,但是脸上却难掩笑容。

    “我还不是怕别人说我欺负你,让你一个女孩子睡在走廊上,我可丢不起这人!”泽初说着,音量都提高了一些。

    星辰“扑哧”一下笑出声来,然后正对着泽初,装模作样地向他鞠了个躬,“那我可真要谢谢你,这么不情愿还得把我叫进来,你可真是不容易呀!”

    泽初有些不屑道:“少来这套......”

    星辰收起了笑容,不想再和他闲扯下去,就认真地说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都已经这么晚了,你赶紧睡吧,你得多休息。”

    “对对对,我们大家都睡觉,我都快要困死了!”玻儿在星辰肩头说起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便顾自己飞到了沙发上,呼呼大睡起来。

    星辰见玻儿飞去了沙发,她也跟着过去,坐了下来。

    她看了看泽初,居然还站在那,就一脸奇怪地说道:“还站在那里干嘛?赶紧睡啊!”

    泽初坐到了床沿上,看着星辰欲言又止,一副特别为难的表情。

    星辰竟然领会了他的意思,瞬间朝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是不是又想说我在旁边你没办法睡觉啊?那我先睡总可以了吧!”

    说着,星辰便脱下了鞋子,拿起自己的外套往身上一盖,迅速躺了下来,然后翻了个身,背对着泽初,闷声不响地睡了。

    泽初见她躺下了,便忍不住伸长脖子,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睡了,看了许久也没见星辰动一下,他才轻轻地吐了口气,然后,自己也慢慢挪上了病床,闭上眼睛睡去了。

    窗外

    繁星点点

    皎洁的月光洒进了病房

    这一夜,就被这温柔的月光,轻轻带过

    当太阳再一次照进病房的时候,星辰依然沉沉地睡着,泽初首先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他就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觉得要比昨天好许多,没有那么疼了。他转过头,看到了沙发上的星辰还没有醒来,就没敢发出声音,怕吵醒了她。

    但是,他很快注意到了星辰蜷缩着身子睡在那里,眉头紧锁,他想了一下,会不会是冷了?

    无奈,他只能下床,找了床薄毯轻轻地给星辰盖上。

    忽而看到玻儿四仰八叉地躺在星辰边上,嘴巴一张一合地呼吸着,口水都流了一大片,他顿时一阵无语——

    “这睡姿,真是不忍直视!”

    泽初又坐回到病床上,见床头柜上有一份报纸,他就拿起来,慢慢地翻看着。

    这个时候,星辰还在梦中徘徊,这次的梦和往常的不太一样,她身边不再是一片黑暗,而是来到了某个地方,但是周围的事物却不甚清晰,她越是努力想看清楚,却越发看不真切。

    突然,她感觉到一阵危险扑面而来,她还没来得及躲闪,身前却迅速出现一个身影,紧接着便是一阵钻心地刺痛,那身影已然倒地不起......

    “不要——”

    星辰大喊一声,吓得泽初一激灵,手里的报纸都掉了下来,玻儿更是从一片口水中直接弹起。

    “干什么一惊一乍的,吓得我伤口都要裂了!”泽初也不问怎么回事,上来就是一顿牢骚。

    玻儿抹了抹脸上的口水,强睁着一双惺忪的睡眼问道:“这是怎么了呀?!”

    再看星辰,还惊魂未定地喘着气,她看了看泽初,又看了看玻儿,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

    泽初镇定了一下情绪,捡起掉落的报纸说道:“怎么?做噩梦了?”

    星辰总算是回过些神来,额前的发丝都有些湿润了,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点了点头。

    玻儿忙飞到星辰面前,关切地问道:“这是做了什么梦啊?吓成这样。”

    星辰稳了稳心神,浅笑着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梦见的是什么,就是觉得心特别痛,无法忍受的那种痛......”

    “还以为梦见被鬼吃了,叫这么惨。”泽初一边看着报纸,一边挖苦着星辰。

    本来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星辰这下彻底清醒了,她不甘示弱地回敬了一句——

    “你才被鬼吃了!”

    说完,还不忘用她的大眼睛狠狠瞪了一眼泽初,然后就起身,穿起了鞋子。

    这时,星辰的妈妈敲门进来了,玻儿迅速变回了胸章,星辰不禁为它捏了把汗,她一看时间,这才刚过七点钟,就有些小小的吃惊。

    妈妈温柔地笑了,“我是想着你这两天辛苦了,就早点过来换你啊。”说完看向了泽初,问候道:“泽初,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泽初马上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回答道:“已经好多了阿姨!”

    妈妈欣慰地点了点头,“那就好,来,这是给你们带的早餐。”

    两个人都和妈妈说了声“谢谢”后,星辰就站起身,和妈妈一起把早餐摆放在餐桌上,之后,便和泽初一起动手吃了起来。

    画面来到了警局里,局长正在责问维特,他一拍桌子,两撇八字胡又气得飞上了天——

    “都已经多少天了,还没有枪支的消息!你们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办案!”

    维特惊得啤酒肚都颤了几颤,慌忙欠了欠身子道:“局长,你先别生气,星辰和泽初已经在调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很快,很快是多快?”局长瞪着眼睛反问道。

    维特快速地思考了一下,说道:“一天,最多一天,我们就可以找回枪支!”

    局长半信半疑地看着维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说道:“哦?一天后就能找到枪支?”

    “是的局长!”

    “好,我就给你们一天时间,到时候若是还找不到,可别跟我哭!你先去吧!”局长说完,便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令维特出去了。

    维特向局长敬了个礼,就灰溜溜地走出了办公室。

    到了门外,维特长出一口气,心里暗暗想着:星辰啊,你可得赶紧想好说辞啊,不然我就会被局长骂死的......

    再看星辰,她已经快速地吃完了早餐,她心里一直惦记着那箱枪支,准备马上回局里去找维特处理。

    刚想要走,就听病房门突然开了,然后一个活泼的声音立马飘入了耳朵——

    “jiang jiang~小一!我来啦!”

    星辰一听这声音,汗毛都竖了起来,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葭柰这家伙了。

    她有些小惊讶,“葭柰,你怎么知道旭泽初在这里,我记得我没有告诉你在哪个医院啊?”

    葭柰慢慢地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她得意地回答道:“这还不容易吗?打个电话问阿姨不就好了么~”

    星辰立即看向了妈妈,妈妈抿嘴笑了笑,说道:“是啊,是我告诉葭柰的。”

    星辰顿时无语,但是葭柰根本不去理会星辰,径直走到泽初面前,递上了手里的鲜花,然后又是一脸花痴状——

    “我的帅警官,请收下我的鲜花,祝你早日康复哦!”说完,还对着泽初眨了眨眼睛。

    泽初瞬间尴尬地石化,但是见葭柰的花已经递到了自己面前,也不好意思不接,他只能机械似地抬起手,把花接了过来,嘴里断断续续地说道:“谢、谢、谢、谢......”

    葭柰见泽初接了她的花,顿时笑靥如花,开心得不行。

    星辰有点看不下去,扶着额头一脸无奈,“葭柰,怎么人家受伤住院,你还那么开心……”

    葭柰立马板起了脸,故作生气道:“怎么这么说啊小一,我是因为帅警官收了我的花才开心的好吗?”说完,她用手肘触了触星辰的胳膊,轻声说道:“快跟我说说,你的帅警官是怎么受伤的?”

    星辰真的是哭笑不得,“什么叫我的帅警官......说实话葭柰,我真的不太想告诉你......”

    葭柰一听星辰不肯说,就转而看向了星辰的妈妈,妈妈马上心领神会,微笑着说道:“我们的泽初是为了救小一才受伤的。”

    “什么!原来是这样啊!”葭柰发出一声惊叹,接着看了看星辰与泽初,立刻暴露出了八卦的本性,满脸坏笑道:“小一,这可是救命之恩啊,这要是在古代,那可是要以身相许的哦!”

    星辰和泽初一听这“以身相许”,两个人都像是被雷击到了一般,那叫一个外焦里嫩!

    “葭柰!你都胡说些什么呀!”星辰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笑,脸色极其难看。

    而泽初却在那里脸红起来,他只觉得脸上发烫,明明想要辩解,可是嘴里却说不出半个字来。

    偏偏这一幕被葭柰捕捉到了,她立马指着泽初道:“你看你看,帅警官都脸红啦!看来,你们两个有戏哦!”

    此时的泽初真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无奈此刻自己的嘴巴就像被胶水粘住了一般,想张都张不开。

    一边的妈妈被葭柰逗得“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星辰已经被葭柰整得想动手了,她咬牙切齿地说道:“葭柰!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八卦起来完全没有底线!”

    葭柰见星辰不高兴了,忙拉起她的手一边摇晃一边说起了好话,“哎呀好了好了,宇警官不要生气,我求饶,我求饶还不行嘛~”

    “现在求饶,已经晚啦!”

    这时,妈妈只能笑着出来说和,“好了好了,你们两个真是太闹腾了,这样会打扰泽初休息的。”

    葭奈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她抓了抓脑袋,尴尬地笑着说道:“哎呀,是啊是啊,真是不好意思啊帅警官!”

    泽初有些发怵,结结巴巴地回应道:“没,没关系......我说,能不能不要这样叫我,叫我旭泽初就行......”

    葭奈听到泽初这样说,眼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啊!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直呼你的姓名吗?天呐!我突然觉得我好幸福啊!”

    星辰真是无语到了极点,她拉了一把葭奈,冷冷地说了一句,“葭奈,我看我还是送你出去吧!”

    葭奈刚想反对,妈妈在一边实在忍不住了,她捂着嘴笑道:“我看,你们两个还是去外面斗嘴吧。”

    星辰立刻点点头说道:“妈妈说得对,走吧葭奈,我陪你出去。”说完,就一把拉起葭奈往外走去。

    妈妈转过头看着泽初,微笑着说道:“泽初,你不要介意,这两个人就是这样,一见面就很闹腾。”

    泽初也只好笑笑,表示并不介意,其实内心已经极度抓狂了。

    到了走廊上,葭奈还一脸的不高兴,她又埋怨起了星辰:“小一,你又赶我,你不怕我一生气不理你吗!”

    星辰倒很淡定,“我倒是想让你不理我,你做得到吗?”

    “小!一!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坏了!”葭奈气急地直跺脚,惹得星辰“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好啦,不说啦,我现在得去局里了,等我处理完手头的案子,我们再好好聚聚,怎么样?”

    葭奈一听星辰要去警局,心里是万般不舍,竟对着星辰撒起娇来——

    “小一,怎么我们才刚见面就又要分开啊,不能多待一会儿吗?”

    星辰看了看葭奈,轻叹一口气道:“我也想跟你多呆一会儿啊,可是现在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只有做完了这件事,我才能安心跟你一起玩。”

    葭奈知道,这个时候是不能打扰星辰的,她只能垂头丧气地说道:“那好吧,我就等着你来找我吧,忽然感觉我被抛弃了......”

    “说什么呐,‘抛弃’这样的词都说出来了,真是服了你了!”星辰说着,用手指戳了一下葭奈的脑袋。

    两人就这样有说有笑地走出了医院,送走了葭奈后,星辰便立马去了警局。

    维特看到星辰来了,顿时喜出望外,他快步走到了星辰面前,高兴地说道:“星辰,你可终于来了,怎么样?想好怎么和局长说了吗?”

    星辰认真地点点头道:“我已经想好了,我一会儿就去找局长。”

    维特等的就是星辰这句话,此刻他心里的石头终于是落下了,他知道,只要星辰出马,那一定是十拿九稳的。

    “那你快跟我说说,你准备的那一套说辞是怎么样的?”维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星辰想出的办法。但是星辰着急去见局长,就说等见了局长再和他说明,维特也只好耐心等待。

    星辰来到了局长的办公室门前,缓了缓心神,整理了一下思绪,便拿起手敲了敲门,听得一声“请进”后,她便推门走了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