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犹记惊鸿照影 > 第六十三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荇年纪虽然不大,但办事是很稳当和有分寸的,也因此,才会被母亲特意安排在潋身边跟着。∮衍墨轩∮无广告∮

    现如今,他情急之下竟然用来在家中的旧时称谓,唤我“清小姐”而不是“三王妃”,我知道潋这次的祸必然是闯大了,真正惹了父亲生气。

    当下不再迟疑,吩咐秦安备车,然后一面往外走一面问青荇道:“到底怎么了?父亲可是在气他私自离家去漠北的事?”

    青荇紧紧的跟在我身边一道往王府正门走,摇头应道:“不是的,少爷私自离家,老爷夫人虽然担心,但他毕竟是立了大功回来的,人又好好的,没伤哪里,老爷夫人嘴上虽然免不了责骂两句,但是心里面的气已经是消了大半的了。况且,少爷还没回到上京,皇上的赏赐就已经下来了,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一股脑的送来,堆都快堆不下了,听说,皇上还有意封少爷一个将军呢——这样大的荣耀,慕容家那么多的少爷里面可没有一个享得,我看得出,老爷夫人心里面都是顶高兴的。”

    我看着他面上隐现的骄傲神色,知道他所言非虚,不免有些疑惑的问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少爷那犟脾气闹的。”青荇面上的眉飞色舞垮下几分,看了看四周无人,方放低了声音开口道:“这一次皇上除了封赏以外,似乎还有意将懿阳公主下嫁给少爷,这本是天大的好事,可是老爷才略略的跟少爷提了,他马上一口拒绝,任凭老爷夫人好说歹说就是不肯点头,这才气得老爷要动家法的。”

    正说着,已经到了王府正门,不过片刻的功夫,马车已经备好侯着了,秦安亲自为我掀开车帘,我上车,而青荇在一旁道:“王妃,您先过府去看少爷,奴才小跑着一会就回来。”

    秦安忙叫住他:“这位小哥,已经为你备下马匹,你就骑上随王妃一道走吧。”

    青荇道过谢,翻身上马,我微微点头示意,车帘便放了下来,马车向着相府的方向驶去。

    疏影不解的问道:“能娶公主是天大的好事啊,潋少爷为什么不答应呢?”

    我微微一叹,是,在世人眼里,这是莫大的恩荣,更何况这位懿阳公主南承晞,是圣上娇宠有加的掌上明珠。

    可是,我却知道,这样的姻缘,潋是断然不会答应的,以他的性子,即便皇上真的下了圣旨,只怕他也有本事做出抗旨的事情,更何况现在,也难怪父亲会震怒如斯,对着自己这个最小亦是最偏疼的儿子,竟然要动用家法。

    一路赶回相府,从下人口中得知,潋已经被父亲关进了祠堂,除了父母,再不许任何人进去。

    我连忙往祠堂的方向赶去,只见几个哥哥围在院外,神情都有些焦急,却又因着父亲的吩咐不敢进去,见我来了,全都现出松了一口气的神情,大哥上前与我见礼道:“见过王妃。”

    我连忙扶住他:“哥哥这是做什么,现在在家里,又没有外人,潋呢,他怎么样了?”

    大哥也不再拘泥,对我急道:“妹妹,也算是你来了,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发这么大的火,又不让我们进去,你好歹想个法子劝劝。”

    我点头,祠堂前的守卫拦住了哥哥们,可我毕竟是当朝三王妃的身份,因此他们都面露难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于是我开口道:“你们放心,父亲若是责罚,有我一应承担,是我硬要进去的,原不关你们的事。”

    那两人犹豫了片刻,终是开门放我进去,我踏着青石板铺就的小径,穿过庭院,往祠堂正殿走去,远远的就听见潋的声音,倔强而不肯转圜:“……这天下的两大难事,一是陪太子读书,二是做公主驸马,父亲母亲为什么非要把儿子往火坑里推呢?姐姐已经为了慕容家赔上一生了,现在轮到我了是不是?”

    父亲的声音气得隐隐发抖:“你,你这个逆子,你说什么……”

    “啪”的一声,似乎是鞭子落下的声音,我心中惊痛,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而母亲啜泣的声音已经心疼不已的响起:“潋儿,你就依了你父亲吧,这大冷的天,再这么折腾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不依!其他的都行,只这一件,我说什么也不依!”

    “啪”,又是一声。

    母亲的声音也越发的急起来:“懿阳公主国色天香,有什么不好,那是多少人做梦都羡慕不来的尊荣啊。即便她的性子娇纵了些,但成婚以后总会慢慢变的,你若是真的不喜欢她,日后少见面也就是了。娶了公主,虽然不能像常人一样三妻四妾的,但我们这样的家庭里,你要是想收上一两个中意的女孩子做侍妾也不是不可能,你这孩子何必非这么认死理转不过弯呢?”

    潋依旧扬声道:“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什么三妻四妾的,也不会娶什么公主,谁爱要这尊荣就让谁要去,我只娶我自己真心喜欢的人,然后一辈子对她好!”

    “混帐东西!”父亲怒道:“你倒说说,你真心喜欢的那个人是谁?”

    “现在没有,但我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父亲依旧怒不可遏,骂道:“你连公主都看不上,这普天之下还能看得上什么样的女人?不若直接出家算了!”

    潋不假思索的开口道:“我看上的女子自然是世间难求,即便她比不上二姐也不能相差太远,反正,绝不会是懿阳公主!”

    我轻轻一叹,推门进去,一眼便看见潋脱去上衣跪在先祖灵位前,后背虽不至于血肉模糊,但已经有了好几条清晰的鞭痕,其中有一两条已经渗出了血丝。

    潋是父母最小的儿子,又自小聪明异常,全家上下无不把他宠得上了天,自小养尊处优的,即便是父母轻易也不舍得斥责半句,又何尝受过今日这样的皮肉之苦。

    我心一疼,却知道父亲这一次是动了真怒了,不敢说话,正左右思量着,已被母亲一把拉住了手,忍泪道:“清儿,你快劝劝你弟弟,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我连忙握住母亲的手,安抚性的紧了紧,却见父亲定定看我,忽然放下手中的鞭子,正装敛容向我走来,恭恭敬敬的对着我行了个大礼道:“臣慕容铎参见三王妃。”

    我吓了一跳,大惊失色的避了开去,又手忙脚乱的去搀扶父亲:“父亲这是在做什么,存心要叫女儿心里不安吗?”

    他任由我搀扶着他直起身子,然后看着我的眼睛开口道:“你此次回来,是以我慕容家女儿的身份,并不是当朝三王妃,是不是?”

    我一怔,纵然已经明白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却还是只能轻轻的点了点头。

    而父亲的声音缓缓响起:“既然这样,我教训你弟弟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到祠堂外面等着去。”

    ∞衍墨轩∞无弹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