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犹记惊鸿照影 > 第四十五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妃,请用早饭。∮衍墨轩∮无广告∮”

    一个眉目冷漠动作利索的侍女一面说着,一面将饭菜往桌上张罗,我抬眼看去,五香酱羊肉、煨牛筋、琉璃肺、木须肉、卷煎饼,还有温烫的马*,在这漠北苦寒之地,能筹上这么一桌饭菜,也算不易,竟是比昔日住在邺城官衙的时候吃得还要讲究。

    我并不会做绝食抗议这样幼稚而又得不偿失的事情,除了和自己过不去与徒增笑话以外,根本于事无补。

    因此,每一餐,但凡他们送来,即便再没有胃口,我也会强迫自己吃下去,我不知道前面等着我的是什么,让自己随时保存体力却总是没有错的。

    这已经是我住进董记商行的第三日了,三天前,在邺城官府,董爷虽是没有再说话,但仍是沉默着坚持将我带到了这里,而且也拒绝再听我说的任何言辞,面色阴沉得吓人。

    其实严格说来,除了不得自由这一点以外,董爷对我倒算宽容,除了吃穿住用俱是这董记商行中最好的外,他还特意遍寻诗书琴棋,嘱人*送来我房中。

    对一个死囚来说,这样的待遇无疑是最好的了。

    疏影没有与我软禁在一起,董爷那时候并没有看我,只漠然的说,他不想连她的性命都伤了。

    我轻轻一叹,没有说话,却到底在心内存了一分感激。

    我与他都知道,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他是断然不可能放我与南承曜生路的,那么隔离开疏影,不让她知道事情始末,或许还能保住她一条命。

    既然没有了疏影跟在我身边,董爷便重新挑选了两个商行的婢女来服侍我,两人皆生得秀丽,行事举止也颇为伶俐,只是,眉目间永远笼着一层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霜,除了必要的敬语外,从不同我多说一句话,就连我的问话,也从来充耳不闻,更别提开口回答了。

    我知道这必然是董爷的授意,不由得感慨他心思的缜密,我甚至连这两个婢女的名字都不知道,只能一律以姑娘代称。

    方把碗筷放下,那两名婢女便立刻上前手脚利索的收拾,我淡淡一笑,开口道:“有劳姑娘了。”

    一如既往的得不到任何回应。

    不一会她们便全都收拾好了,由其中一人端了出去,另一人则留在房中等我吩咐。

    我随手从董爷送来的书籍中抽了一本打发时间,还未翻上几页,便听得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略微耳熟的声音语带焦虑的响起:“臻玉,快出来!”

    我看着房中那个婢女神色一动,对着我福了一福,便快步出了门,娇俏的笑着应道:“铭主子,什么事情怎么急?瞧您头上这汗!”

    我从来没有听过她这样柔软的语调,不由得淡淡笑了起来,原来这女子唤做臻玉,在这刻意伪装的冷漠表象下,她一样有着女儿家的柔软情思。

    那男子却无暇理会她的玲珑心思,只是依旧急急的开口道:“快把这衣裳给王妃换上!”

    我心念一动,倏然起身出了门。

    房门外,臻玉手中拿的,正是出征那日,我亲手缝制的锦绣衣裙,我清楚的记得自己是把它留在邺城官衙之中的,现如今,董爷竟然重又把它找了出来,并且点明了要我换上,那只能说明一个事实,南承曜回来了。

    我看着臻玉身旁的男子,微微一笑:“董大哥,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他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出来,更没有想到我会有此一言,面上神情有些狼狈和慌乱,说话也不利索起来:“穆——王妃!”

    面前这人我认识,是董爷的独生儿子,唤做董铭,不过十几岁的年纪,此次亦是在商队中同行,一路上对我与疏影百般照顾。

    我依旧微笑着开口:“在商队里蒙你一路照顾,那时我却不得已隐瞒了身份,实在是过意不去,我一直想着能好好跟你道一次谢的,现在得了机会,还请董大哥受慕容清一礼。”

    我一面说着,一面礼数完美而优雅的福*去,董铭立刻手忙脚乱的伸手扶我,面上隐现愧色。

    我微微低下头,伸手抚过臻玉手中的衣裙,羽睫微颤,犹如濒临死亡的蝴蝶翅膀划出最后的舞姿,声音亦是轻轻带颤:“董大哥,看在我们曾有同行之缘的份上,你对我说一句实话,现在董爷要我换上这身衣裳,是不是意味着,我就要死了。”

    “不是不是,我爹会让我带这件衣裳过来给你换上是因为男承曜就快到了……”

    董铭连连摆手,还欲再说什么,却被臻玉冷声止住:“铭主子,您别忘了,董爷交代过的,三王妃聪明绝顶,切不可和她多说一句话以免动摇了心性!”

    董铭一怔,深深看了我一眼便猛然转身,头也不回的大步往院外走去,声音里依稀可辨出几分张皇慌乱:“臻玉,帮王妃换好衣服后便请她到前厅,爹在那里等着。”

    “请吧,王妃。”

    我对上臻玉重又寒霜笼罩的秀丽面容,只能在心底无声的叹了口气。

    任由她帮我换装打扮,依旧是那身摇曳华服,低垂的鬓发间,斜簪了几支珍珠碧玉的钗环,董爷是跑商路的,这商行中倒也有几支上等的珠钗存着,如今,全都用到了我身上,虽然自是不能与家中那些首饰相提并论,但戴在头上,却也不会显得掉价,依然是一派雍容华贵之姿。

    臻玉将我带到商行的前厅,董爷自是早早的等在了那里,董铭也在,只是低垂着面孔不肯与我对视。

    我微微笑了下:“董爷让我今日这一身打扮,不知道是要带我去哪里?”

    他看我半晌,静静开口:“邺城城楼。”

    我心下一沉,面上却只是不动声色的微笑,安然恬静的随他一道出了商行大门,坐上轿撵直赴邺城城楼。

    风雪怒号,我身上的衣裳虽是雍容华美,却并不保暖,即便是坐在这轿撵之中,不一会儿,身子已经冷得微颤。

    下轿的时候,是董铭亲自为我打开的轿帘,我看着他伸出的手,心念一转,到底没有拒绝,素指轻轻搭上他的手腕,任由他扶我下轿。

    待到站定,我方欲收回自己的手,却发觉手心一沉,然后便是暖意自指间蔓延开来。

    抬眼去看董铭,他却早已经走远,根本不再看我一眼,而我手心中,被宽舒衣袖遮住的,却正是方才他籍着扶我下轿的机会塞过来的暖手炉。

    “王妃,请!”

    董爷稳步走到我的面前,黝黑刚毅的脸庞上不带一丝表情。

    我微微一笑,跟在他的身后登上这邺城城楼,我的夫婿,便在这城门的另一侧,即刻便到。

    他离开邺城那日,我正是穿着这身盛装华服为他饯行,如今他凯旋而归,我又换上了同一身衣裳,却不想,是此情此景。

    他离开的时候,握着我的手,一字一句,语音坚定。

    他说,等我回来。

    如今,我等到了,却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局。

    “盗骊轻骢”是这世间绝好的良驹,日行千里,脚程如飞,不需多久,便会把他带回邺城。

    当他目带凯旋的喜悦遥望家国时,当他看到邺城城楼上一身红衣盛装的我时,当他看到我身后严阵以待的层层兵士以及颈项间雪亮的刀剑时,那双幽黑冷漠的双眼之中,可会闪过一丝紧张与担忧?

    还是,依旧漫不经心一如往昔,冷静从容的应对这所有,不留一丝余地,完美得无懈可击,就像是,早就料到这一切一样。

    又或者,根本就是。

    ∞衍墨轩∞无弹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