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舟因细雨迟归路 > 第七十二章 庆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十二章  庆祝

    即便前一天晚上哭得撕心裂肺,第二天还是要按时上班,这就是生活。

    桑归雨只是刚进紫润的小员工,平时都在自己的办公区域附近走到,所以没还有在公司与少东碰过面,不过她伤心都来不及,根本没有时间想到少东,直到有一天下班走出公司,在路口被一辆车拦下。

    心神不宁的桑归雨在路口没有注意红绿灯,要不是少东急按喇叭,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在干什么?大白天的梦游吗?”少东看见桑归雨系好安全带才发动车子,刚刚差点吓死他。

    “没有啦,就是有点累。”桑归雨还未完全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

    “下次可不能这样子了,很危险。”少东看着她的脸色苍白,心情低落的样子,有些心疼。

    “是不是工作太多了?”

    他这几天比较忙,加上出于保护,不想让人对桑归雨和他的关系产生非议,刻意回避。所以她这次入职的事情都是泽一手操办的,事先都有交代,没想到还是有些疏忽。。

    看着桑归雨憔悴的样子,少东后悔了,他应该亲自去做的。他一心相信泽能够把事情办妥,所以就没有太过关注,却忘了泽的性格,他那么直接且要求严格,加上他有意要避免流言,肯定让她吃了不少苦头。

    “还好,工作挺顺利的,我没事,就是可能没睡好吧。”桑归雨挤出一点笑容,理理头发,拍拍脸,好像要让自己清醒一点的样子,实则是躲避着少东观察的视线,不想被发现异样。

    “没事就好。”

    “我们要去哪里?”这不像是回她家的方向。

    “放心,不会把你卖了的。”

    “卖了也不值钱。”

    “谁说的?”他觉得很珍贵,怎么会不值钱。

    “你家太远了,每天回去累不累?”紫润总部在市中心,并没有员工宿舍,少东思索着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有点累,习惯习惯就没什么了。”刚开始几天真的挺难受,起不来。

    “我家挺大的,可以借一个房间给你,怎么样?”少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住你家?不好吧?”桑归雨讶异地看着少东,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说。

    她不习惯住陌生人家里,虽然和少东算是朋友,可是对她来说依旧是外人,她从来不习惯住自己家以外的地方,没有熟悉的环境就没有安全感,就算是末末家都还没有习惯。

    少东看着她惊讶的表情,立马补充:“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对你乱来的。”

    “你想哪里去了,我不是担心这个,只是你家里应该有其他人吧,我觉得这样不太好,还是不要了吧。”

    “我就知道你不愿意。”问了也是白问。

    知道还问?桑归雨没有心情与他逗趣,看着路两旁不停倒退的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眼神迷离,疲倦地靠在椅背上。她的耳朵里一直回响着那天裴沐航离开前的声音,他说的每一句都像刻在她的脑子里一样,根本无法忘记。

    “少东。”

    “嗯?”

    “你为什么喜欢我?”她缺点一大堆,又很坏,虽然裴沐航没有责怪她,可是害他伤心难过却是不争的事实。

    “额,我喜欢你吗?”少东被她问得愣住了,直觉反问。

    不久前他才和泽说还不确认到底喜欢谁,他自己都没有完全看透,却被她一语道破。

    被这样*裸地问让他觉得有些尴尬,想反驳却又说不出口。不喜欢吗?

    别挣扎了,如果不喜欢他就不会总是想着来找她,不会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觉得心疼,更不会在她伤心难过时想替她承担一切。

    他,怎么会是不喜欢呢?

    少东反问的那一刻是真的还没有确定自己的感情,所以看着桑归雨的眼神很坦诚,毫无遮掩的意思。

    桑归雨被他清澈的眼睛这样一看,瞬间从对裴沐航的自责中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不该这样问,急忙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你,刚刚能不能当做没听到?”她这样问太无礼了,而且感觉有点脸皮厚啊。

    “就算我能假装,事实却不会改变。”其实他早就深陷其中了,只是一直不想承认罢了。

    “对不起。”她的心里早已有了一个人。

    对不起她的鲁莽提问,也对不起她的无法回应。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打起精神来,我们现在有很艰巨的任务。”少东笑着说,希望她不要有负担。然后把车子停好,拉着桑归雨下车。

    “任务?”桑归雨随着少东来到一座大型商场,“我们这是要干什么?”

    “看不出来吗?购物啊,快走吧,要不然泽要催了。”

    “这和泽又有什么关系了?”

    “因为他在等我们买的食材。”

    原来少东和泽约好要在泽的家里面吃饭,分工合作,一个人负责先回家准备,一个人负责采购,少东想要带上桑归雨,所以就选了采购的任务。

    “为什么突然要吃火锅?”桑归雨喜欢吃火锅,可是最近并不适合,因为她极有可能在这一两天来大姨妈,而且她觉得嘴巴痒痒的,十有八九是上火了。

    “吃火锅热闹嘛,而且我不知道泽的手艺怎么样,吃火锅比较保险。”少东一直逃避吃泽做的菜,上次泽说要自己开火,他就是强烈提议吃火锅,才逃过一劫。

    “泽他的手艺很不好吗?”桑归雨看着少东一副害怕的样子,觉得很好笑。

    “没吃过,不知道。不过你想想看,一个大老爷们,从来没进过厨房,连松露都不认识,手艺能有多好?”少东从小锦衣玉食,吃的都是出自名厨,嘴巴养刁了,哪肯委屈自己。

    “不知道。”

    不过松露,一般人都不认识吧!

    她反而觉得泽看起来就是很会做菜的样子,他挑剔且安静,这种人不喜欢接触陌生人,应该都情愿自己做饭而不是外出吃饭,加上对生活品质的高要求,肯定不会委屈自己吃不好吃的东西吧,到最后自己的厨艺就会被自己挑剔的嘴巴逼得炉火纯青。

    两个人很快就采购了一大袋食材,准备离开超市。

    “我觉得我还是早点回家吧。”这时候差不多六点钟了。如果再去泽的家里吃饭,加上洗菜切菜,起码要一个半小时,回去不堵车最快两个小时,算起来到家都快要十点了,太晚了。

    “你是担心没车子吗?”少东看着她犹豫的样子。“没关系的,吃好了我就马上送你回去。反正你回家也是要吃饭的,我开车总比你坐公交快。”

    “那怎么行?还要特地麻烦你跑一趟。”

    “我不觉得麻烦,一起吃吧,就当是庆祝你加入紫润。”

    “那好吧。”

    桑归雨第一次到泽的家,她在征得主人同意后一个人四处参观,不一会儿,两个男人已经开始煮火锅底料了。

    看到这里的装修和家具布置,桑归雨忍不住咋舌,这风格真的像极了泽,简单实用且毫无多余之物,客厅连电视也没有,壁橱也是空荡荡的,连她脚上换的粉嫩居家拖鞋,都是刚才在商场少东临时买的。

    “小雨,快过来,可以吃了。”少东把最后洗好的蔬菜端出来。

    三个人围着锅子开始动筷子了。

    “听我说,这次聚餐除了欢迎小雨加入紫润,还要庆祝我们泽乔迁之喜。”少东举起杯子,分别与桑归雨和泽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不过他们三人杯子里装的都不是酒,而是果汁。

    少东等下要开车,所以不能喝,桑归雨不喜欢喝酒,而泽更是从来都不喝的。

    泽看向桑归雨,举起杯子在空中一点,算作是干杯的动作,“欢迎。”只说了两个字,就专心地埋头吃菜了。

    虽然他脸上一直没有太多表情,虽然他自她进门起到现在仅仅说了两个字,但是桑归雨还是很开心,她能够感受到他的善意,也感谢他们两个人特地为她做的事。

    “谢谢你,泽。”

    泽听见她道谢,抬头看了她一眼,黑沉的眸子有些异样,却看不出情绪。

    泽没想到她会道谢,他自知对她的态度并不友好,不管是当初考核她能力时的严苛,还是现在在紫润时对她的忽视,她应该不会没有察觉他的有意为难吧。

    桑归雨对上泽疑惑的打量,只是温和地笑了笑。

    “你干嘛谢他?要谢也应该是谢我才对,这可都是我的功劳。”少东为自己鸣不平,有点像小学生在邀功。

    “是,是,是,你的功劳最大,谢谢少东。”桑归雨夹了一块肥牛给他,算作奖励。

    泽惊讶于少东少见的孩子气,跟着夹了一块羊肉卷放他碗里,对着少东点点头,还“嗯”了一下。

    “嗯?这是什么意思?”少东觉得他好像并不服气。

    桑归雨见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对着泽眨眼睛,好像他们是一国的,然后又夹了一筷子,泽反应很快,马上跟着也夹一筷子,桑归雨又夹,泽又夹……

    “够了,够了,你们两个是在合伙欺负我吗?”少东看着碗里的菜越来越多,拦都拦不住。

    桑归雨和泽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谢谢你们,今天晚上真的好开心。”桑归雨吃饱喝足,又一直和他们笑闹,一扫这几天低落的情绪,心里舒服了许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