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太乙 > 第二百七十章 星河保护,老泪纵横

第二百七十章 星河保护,老泪纵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先天灵宝曲径通幽石,在黄金铜钱的作用下,开始置换。

    这次置换,其实先天灵宝曲径通幽石本质不变,但是以前引发的本命之能,却悄然改变。

    原来的曲径通幽,缓缓消失,变成了一个新的能力。

    通幽入道!

    可以借此能力,每个月进入十二通道之一的灵魂通道。

    灵魂通道,宇宙十二通道之一,只要有灵魂之处,就是可以到达。

    叶江川大喜,万分高兴。

    这个能力,他羡慕李默无数年了。

    想不到终于自己也有了进入十二通道之能。

    虽然不如李默的随时可以进去,一个月只能一次,而且只是灵魂通道,但是至少有了这个能力。

    真是高兴!

    难怪那个李思远,使用完黄金铜钱,还想再一次的找到它,使用它。

    这宝贝真好!

    还有最后一次使用机会。

    叶江川毫不犹豫,立刻使用。

    顿时先天灵宝星光天河,开始重置,原来的本命之能星河粉碎,顿时消失。

    这个星河粉碎,看起来很厉害,但是这么多年,对叶江川毫无作用。

    根本不如先天真一的力量提升,鸿蒙重生的重生复活。

    而且自己有一元,有四剑,攻击极强,未来这个星河粉碎,也是没有什么大的意义。

    所以不如换掉。

    果然,好像先天灵宝星光天河重新凝结,然后变化。

    那星河粉碎,悄然变化。

    无垠星光汇集,化作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落到叶江川的身上,悄然化作一种保护。

    星河保护!

    只要在星空之下,无论什么世界,叶江川可以吸收星空之力,化作一种强大的保护。

    这种保护,以叶江川自身实力,可以容乃多少的星空之力,就有多强的星空保护。

    默默感受,这星空保护,至少可以防御天尊一击。

    而且可以和自己的其他防御手段,特别是九阶法宝大五行玄微玉枢袍,完美融合。

    叶江川点头,值得了,这个变化,星河保护比那个星河粉碎强多了。

    三个变化完事,那黄金铜钱,一声轻鸣,瞬间飞起。

    然后消失不见,不知道去向。

    这机缘,不知道下一次有谁得到!

    如此机缘,值得九阶道一为之战死。

    因为,哪怕九阶,也可以借此黄金铜钱,改变自身,要知道九阶大道已成,改变自我,千难万难。

    叶江川点头,此宝太过珍惜,所以自己不可留,万一被九阶盯上,那就是祸事了。

    全部使用完毕,顺其自然。

    然后,叶江川发现自己做的太正确了。

    第三天,叶江川莫名其妙的感应到什么,凝出身形,来到自己世界一处酒家,进入里面。

    这酒家之中,十分热闹,其中自酿一种上好灵酒,很是出名。

    叶江川缓步到此,就是看到一人,在那里自饮自乐。

    那人中年男子,一身白衣,浑身酒气,醉眼迷离,大约四十多岁。

    清秀的面庞可以看出当年绝对是一个美男子,笑容中带着一股邪邪的吸引力,在他的身后背着一把古琴。

    叶江川看到他,倒吸一口冷气,这人他以前一起喝过酒。

    太白宗道一李平阳。

    他怎么来到自己这里?

    叶江川微笑过去,行礼:

    “天命太乙,妙化一气,我心如剑,自在长生!”

    “太乙金光,叶江川,毁天灭地,超世度厄!”

    “见过李前辈,上次一别,多年不见。”

    李平阳颓废的点点头,在他身前,已经是一桌酒菜。

    “来,陪我喝两口。”

    叶江川坐下,微笑说道:“前辈到我世界,不知何事?”

    “黄金铜钱,飞走了?”

    叶江川无语,幸好自己全部使用完毕,黄金铜钱飞走。

    “是的,已经飞走两天。”

    “唉,可惜,可惜,我感应到铜钱出世,紧赶慢赶,最后还是晚了。”

    “无缘啊,无缘!”

    看起来,李平阳很是沮丧。

    叶江川赔笑,陪着李平阳一起喝酒。

    好像李平阳十分的沮丧,也不多说话,那灵酒当水一样,一口一口的喝。

    叶江川看出他心情不好,忍不住问道:“前辈……”

    不用他问,李平阳长叹一声,缓缓说道:

    “我,李平阳,道一数十万年。

    壶中七仙之一晏阳仙!

    可是,可是,就是没有机缘,重塑根基,这道一,永无突破之机会。

    恨,恨,恨!”

    他这一次,拼命赶到这里,但是又是没有得到铜钱,心中郁闷,借叶江川排泄情绪。

    叶江川不住倾听,李平阳一口老酒,好像十分郁闷,但是却豪迈不减,张口放声高歌:

    “潇潇清秋暮,袅袅凉风发。

    湖色淡不流,沙鸥远还灭。

    烟波日已远,音问日已绝。

    岁晏空含情,江皋绿芳歇。

    ……”

    还是和当年一样豪迈,叶江川陪他吃饭,忍不住取出唢呐,立刻配合,吹了起来。

    李平阳听到唢呐,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

    两人在此肆意放形,好不快活。

    夜入三更,酒宴结束,李平阳缓缓站起,说道:

    “好,我走了。

    江川,我已经将此地黄金铜钱波动,都是驱散,其他人不会找到这里,免得你麻烦。

    你小子,好好修炼,早日成为我辈中人!”

    看着李平阳,叶江川心中一动。

    他咬咬牙,说道:

    “前辈,您等一等,我有一物送你!”

    “咦,美酒吗?”

    “不是,前辈您看!”

    叶江川拿出至高鸿光!

    此物,叶江川给过燕尘机,但是她不要。

    给过煞血老祖,但是她也不要。

    最后压在自己手中。

    像天牢祖师,道一大圆满,遥遥无期,对他们也是没有作用。

    而对于叶江川来说,更合适没有价值,十阶大道通畅。

    这个李平阳,性情中人,卡在九阶关卡,此物对他意义最大。

    所以叶江川心中一动,拿出此宝,给了李平阳。

    如此大能,岂能白拿?

    李平阳看到这至高鸿光,久久不语,但是叶江川可以感觉到他手在颤抖。

    “十阶,十阶!

    竟然有如此,十阶大道,就在我的眼前!”

    李平阳竟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老泪纵横。

    多少万年的苦苦追求,本来已经彻底绝望,可是希望,却如此出现,岂能不激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