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带着系统做红娘 > 第四十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一会儿,阿成就拿了扫把出来,在秦楚的示意下,拿起扫把就将人往外赶。

    傅霏霏略有些狼狈的往后闪躲,看向秦楚的眼神却充满了委屈和控诉:“我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秦楚被她这看负心汉一般的眼神恶心的浑身直掉鸡皮疙瘩。

    “你赶紧滚蛋哈,当心真给我惹火了,到时候可不定拿什么招呼你了”。

    “说好的单身抽奖活动,你凭什么不让这位姑娘参与?”刚刚那刺头站出来抱不平道。

    傅霏霏见有人出来帮忙,眼里泪盈于睫,眨眼间酝酿出一汪春水,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却还要倔强的咬着嘴唇装坚强:“这位公子,我没事的,虽然我不知道秦姑娘为什么这么对我,但我……”

    “对啊,人家姑娘又没做错什么,你凭什么不让人参加,难道是你心眼小,嫉妒人家比你长的漂亮?”

    嫉妒你老木!

    秦楚扫一眼那几位,“来,帮着这位‘年轻漂亮’的小姐说话的这几位,请你们随同她一起离开,谢谢”。

    几人不满:“凭什么?”

    秦楚牵起嘴角,露出灿烂到不行的笑容,“因为这是我举办的活动,所以我说了算”。

    “都是我的错,你们不应该为我说话的,是我连累了几位公子”。傅霏霏对着渐生退意的几人哭的愈发我见犹怜。

    男人们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你举办的又怎样,这种不公平的活动,我们不参与也罢”。

    “对,不让我们参与,你也别想办下去了”。

    “有两个臭钱了不起么?让咱们大伙儿在这排了这么久,兄弟们,今天她这奖品咱们全都要了,看她能拿咱们怎么样!”

    几人说着,一哄朝着秦楚的方向走了过来。

    “我劝你们动手之前先想好后果再说”。秦楚嘴上说着,心里却悔的要死,早知道就让杨正明给她派两个人过来,好歹镇镇场子,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种局面。

    “小兔崽子你让开!”当中一人一把推开护在秦楚前面的阿成,后面一个人直接将桌子上的抽奖箱掀翻在地。

    箱子摔的四分五裂,里面的纸条被风吹的四处乱飞,好不狼藉。

    “啊——”女生们吓得尖叫着四散后退。

    “岂有此理!”秦楚一撸胳膊,抄起一旁的板凳对着朝阿成伸手的那个男人就挥了过去。想当年她在学校打架斗殴的时候就没怕过谁。

    “姑娘——”元娘见她这阵势,吓得都破音了。慌忙伸手去拦,秦楚人已经飞快的窜了出去。

    “别怕,抄家伙给我往死里打,打死打残算我的!”都欺负到家门口了,今天要是忍了,她以后还怎么在这条街上混。

    只见秦楚一板凳下去,只听见“嗷”的一声,那男人捂着胳膊叫的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混乱的场面仿佛一下子被人按了消音键。

    “臭娘们儿,敢打伤我弟弟,兄弟们给我上!”突然有人喊了一嗓子,冲过来的那几人不但没有被秦楚这招先发制人给镇住,反而更加疯狂的扑了过来。

    “你们这群土匪”。程媒婆和清儿死死拽着装着奖品的袋子,与两个男子对峙着。

    “贱人,敢打我弟,我让你赔命!”刺头轮起拳头对着秦楚的脸庞就挥了过来。

    秦楚刚抬起胳膊要护头,就听见“砰”的一声,侧头去看,刺头已经倒在地上。

    秦瑞轩站在不远处,帅气地捋了下自己的头发,在所有人震惊的眼光中闪亮登场。

    “我看谁敢欺负秦秦”。

    秦……秦……

    秦楚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恨不得当场寻个地缝钻进去。

    这家伙平时看着挺精明能干的,怎么关键时刻这么二缺?

    秦瑞轩还在一脸得意的看着秦楚求夸奖,求抱抱,谁知道秦楚竟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呦呵,竟然还找了个小白脸做帮手,好,爷今天就陪你们玩玩”。

    只见之前的刺头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朝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得罪了我李大锤,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好过”。说着,挥舞着匕首就朝秦瑞轩砍了过去。

    秦瑞轩嫌带小厮出门麻烦,经常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今天也是在锦绣坊里闲得无聊,听进店的客人议论说秦楚这儿有活动,他才好奇过来凑凑热闹,谁知道就碰上了这种事儿。

    若是平时,以他那三脚猫的功夫对付一两个小混混可能还绰绰有余,可今天这个刺头李大锤,是东街出了名的混混,兄弟几个打架斗殴,收保护费,砸场子,是样样都干。

    架打多了,伸手也就练出来一些,而且还全都是阴招,秦瑞轩又顾忌他手里的刀,很快颓势渐生。终于一个不慎,胳膊上被划了一刀,霎时鲜血晕染出来。

    “秦瑞轩——”

    秦楚紧张的心仿佛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让开,让开!”

    围观的人群突然被几个军爷驱驱散开,王通扫了闹事的几人一眼,对着身后一挥手,“全都给我抓起来带走!”

    一直躲在人群里的傅霏霏看见有士兵来了,知道再看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见识了秦楚的彪悍,怕她翻旧账,不敢多待,转身离去。

    “嫂子,你没事吧?”看着闹事的几人全都被控制住,王通到了秦楚近前关心道。

    秦楚摇了摇头,“你怎么会来?”

    王通看一眼远处早已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元娘,意思不言而喻。

    他跟哥几个正在守城门,突然元娘一脸焦急的跑来叫人,他便赶紧抽了几人过来救场。

    “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改日我一定请大伙儿吃饭作为补偿”。

    “多谢嫂子!”军士们高兴的异口同声道。

    秦楚笑:“不客气”。

    “你跟他们费什么话,没看见我都受伤了么?”秦瑞轩一脸不耐烦的站过来,端起受伤的胳膊险些没戳到秦楚的下巴。

    “受伤了就找大夫啊!”她又不会疗伤。

    不过,秦楚虽然一脸嫌弃,却还是吩咐阿成赶紧去寻大夫。

    “今天实在抱歉,我先在这里跟大家说声对不起,活动将改在三天后举行,如果还有想参加这个活动的,到时候欢迎各位光临”。

    “你还有没有良心,再墨迹爷这血就流干了”。

    秦楚看他一双妖媚的桃花眼里微微带了些委屈,顿时一阵头大,“就你这气势,估计再捅你两个窟窿都没事”。

    “我头好晕”。说着,便要将头靠在秦楚肩头。

    “少来!”秦楚一把将他的头推开,往店里走去。一回头见人还在那杵着,白一眼道,“不是快流干了,大夫都来了,还不进来包扎?”

    元娘见两人进去,再三谢过王通等人,便开始和清儿,程媒婆几个一起收拾东西。

    “姑娘今天可真威武”。

    清儿年纪小,正是爱说爱动的年纪,提到秦楚满眼的小星星。“我当时吓的大气都不敢喘,姑娘竟然提着凳子就冲过去了,简直太厉害了”。

    元娘将地上散落的纸都收到簸箕里,才直起身子对清儿道,“今天姑娘打架的事,千万别跟杨大人提起”。

    “为什么?”清儿傻傻的问。

    元娘自然不会说秦楚这样做怕杨正明知道以后会瞧不起,“总之记住了,别说”。

    阿成请的还是上次回春堂的季大夫,包扎好伤口以后,又嘱咐几句,按时吃药不要沾水之类的,起身离开。

    “今天多谢你啊”。刚才大夫清理伤口的时候她一直在身边,伤口很深,现在想想还有些心有余悸。

    “秦秦你……”

    “打住!”秦瑞轩一开口,秦楚刚刚的那一点感激和愧疚,登时被恶心到了九霄云外。

    “商量个事,咱能别叫的这么肉麻么?”。

    “哪里肉麻?”秦瑞轩不快,“姓杨的还叫你楚楚呢,我怎么就不能叫你秦秦”。

    “你和他怎么能一样”。

    “怎么不一样?还不都是一个鼻子俩眼睛,况且我还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呢,你就是这个态度对待救命恩人的?”。

    “你救我我很感激你,可是……”秦楚挠头,第一次觉得有些词穷。

    “你和我自然不同”。

    秦楚正头疼怎么跟他解释,屋子里突然有人开口。一抬头,正好看见杨正明站在门口,看着她的眼神充满关切。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秦楚眼睛一亮,高兴的迎上前去。

    “听王通说有人闹事,我不放心,就赶过来了”。杨正明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有没有哪里受伤?”

    “她好的很,反倒是小爷我,为了秦秦挨了那孙子一刀”。

    听他毫不避讳的叫秦秦,杨正明黑沉的眸子闪了下,“今天多谢秦公子出手”。

    秦瑞轩撇嘴,“我救的是秦秦,又不是你”。

    听他示威般一口一个秦秦的叫着,杨正明攥起的拳头紧了紧,“秦公子好身手,一对一竟然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噗……

    秦楚差点血溅三尺,原来杨正明才是真正的腹黑加毒舌啊?!

    “哪里,不及杨大人,一身本事却只能做个马后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