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继承天劫 > 061节 请您过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隆隆’

    海市蜃楼宛如机关城一样,上下起伏,一道道琉璃瓦,朱红墙的楼阁,朝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旋转,最后露出一座广场。

    广场上布满金光灿灿的雕像。

    有些雕像身背重剑,岿然如山;

    有些雕像骑古兽,执青铜长戈,长刺天狼;

    有些雕像身上悬浮着无数柄长剑。

    有些雕像已经湮灭在时空长河中了,只剩下半截身体。

    而每一座雕像的脸部、肩部,都坑坑洼洼,时间的酸雨,不断腐蚀着它们。

    当段染落在广场中间时。

    无数雕像化作亿万颜色各异的光点,缓缓上浮。

    最终形成一本本功法卷轴。

    ‘哗啦啦’

    百万本书页同时翻开。

    声音响彻广场。

    听在耳边波澜壮阔。

    仿佛能隐隐约约窥见一个种族的底蕴与实力。

    “还怕你是一个垃圾种族呢,既然藏经书百万卷,那我本次窥视,获得顶尖功法武技的可能性便是极高的。”

    段染怡然开怀,莞尔一笑。

    轻身腾起,落在百万经书之中,灵识化作一道道金色霞光,分布在方圆一千米之内,迅速搜寻想要的武技。

    窥视他族血脉传承和继承血脉传承有本质的区别。

    继承血脉传承。

    是血脉传承中的先祖,根据继承者的资质,量身挑选功法武技。

    继承者可以享受先祖的醍醐灌顶,可以得到丰厚的修炼经验。

    因此。

    哪怕照师兄未能全部领悟燃剑秘法。

    在照师兄的潜意识中,也拥有先祖的战斗经验,紧急关头,自然会帮助照师兄弄拙成巧。

    这是基础血脉传承的极大优势。

    段染作为窥视者。

    是无法沟通他族先祖的。

    因此,

    段染直接取典籍,虽然能在所有功法中,任意挑选,不一定是量身定制,同样得不到先祖的修炼经验,更没有醍醐灌顶。

    在短时间内,段染挑到什么就是什么。

    挑到之后,能否修习成功,也全靠个人悟性。

    对于段染而言,修习不构成一个问题。

    除非是顶尖的、逆天的功法。

    否则的话,段染都能修习。

    毕竟段染连王品武技水滴剑法,都能在看一眼之后,就立刻掌握。

    可见段染的悟性!

    在悟性方面,段染堪称有恃无恐!

    他只需要找自己喜欢的功法武技即可。

    面对无数光点。

    凡夫俗子恐怕已经眼花缭乱,头痛欲裂了。

    但灵识完成了九次脱胎换骨的段染,却显得游刃有余。

    他的灵识轻而易举,便能覆盖方圆千米。

    轻轻一扫,便对周围的上千本功法武技有了初步了解。

    用不上!

    看起来泯然普通!

    差劲!

    段染眉心万点,转瞬间排除上千本卷轴。

    整整半盏茶时间,段染才找到了一卷满意的功法。

    此功法乃是神境功法,用于修炼灵识,唤做神照经。

    以灵识化神,神照山河。

    对于什么是神境功法?

    段染不得而知,也不求甚解,反正是机缘,便随手将光点抓在手中,准备带走。

    抓住神照经之后。

    ‘贪婪’的段染继续穿行在光团之中,马不停蹄的搜寻功法武技!

    ……

    “何方宵小,竟敢窥视本族隐秘?”

    一声爆喝平地而起。

    尔后。

    上万道猩红目光骤然出现。

    整齐划一的投射到段染身上。

    将段染的灵识照亮。

    那些目光带着无上的威压,将段染压得浑身乏力。

    段染灵识迅速收回,凝聚成一粒小球,以抵抗磅礴如山岳一般的压力。

    过了片刻。

    一声轻咦声突然响起。

    “咦?此人并非我燃日古族后辈。而是以一种独特秘法,窥探我族血脉传承……”

    段染感觉灵识被一道目光扎来一下,似乎想要看穿段染的底细。

    但段染的灵识上,刹那间电闪雷鸣!

    那道目光的主人痛苦的长啸,颤抖尖叫:“什么东西?竟然能克制神魂?!”

    无数道虚影缩了缩头,显然对此刻电闪雷鸣的段染,恐惧异常。

    到底是何方存在?

    不仅能让他们警觉到极端的危险,还能让古祖的神魂都吃瘪!

    沉默了许久。

    一道略带哽咽与苦涩的沧桑男低音,有气无力的响起:“这是我们曾经追随的东家,上邪帝族的一种通天手段!传说只有承继帝族王位的幼年帝尊,才能修习!”

    此话落下。

    段染身上的压力顿时一轻。

    许多身影,自虚空浮现,目光悲壮。

    作为古族。

    他们曾在那场与亿万生灵对立的惊天死战中。

    有幸随上邪帝族一起征战四方。

    一个又一个强族在铁蹄下覆灭。

    一头又一头祖兽在长剑下饮恨。

    一尊又一尊先天神灵化作流星陨落。

    那一战,打得天昏地暗,尸横遍野。

    祖兽身躯被血蚊蚁分食,强族乐土化作枯壤,先天神灵绝望湮灭。

    有九条血江从帝域流下,沿途血魔横生。

    遗憾的是,最后帝族阵营还是败了。

    无比辉煌的帝族,相继陨落,被反扑的亿万生灵夷灭。

    想到这里。

    数万道目光沉寂了下来。

    虽然悲恸欲绝,但目光中尽是坚毅与奋然无悔。

    种族覆灭又如何?

    为了心中坚守的东西,付出代价理所当然。

    十个帝族,何等高高在上,本可以置身事外,隐居在世外桃源。可却为了坚守一个道理,而不惜一切代价。

    哪怕是屹立了百万年的帝族,从那一刻起轰然倒塌……

    甚至一丝血脉都不能留下。

    当年战败后,帝族麾下的古族、贤族、神族,相继烟消云散……

    许多种族,被战争的余波,凭空蒸发。

    如此这样说。

    燃日古族并不是最坏的一个种族。

    因为他们在七年前发现,燃日古族竟然还留有一丝残存的血脉!

    劫后余生的喜悦,曾让他们这些残魂,恸哭三年!

    此时。

    当看到能够使用上邪帝族帝术的少年。

    一道道浑身伤口的虚影,激动颤栗,显出实形。

    有些虚影仰天长啸,有些身影双目赤红,喊声如雷,瞳光坚毅,仿佛要继续征战四方。

    尽管一道道虚影表现迥异。

    但最终都重重的跪在段染面前。

    单膝跪地。

    顶礼膜拜。

    “臣族叩见幼年帝尊!”

    幼年帝尊?

    段染莫名其妙的望着这些虚影。

    “不不不,我不是什么幼年帝尊,我就是受人嘱托,来寻两份血脉传承中的武技。”

    “能使用幼年帝尊才有资格掌握的帝术,就是幼年帝尊!莫说两份武技,就是全部带走,也没有问题。”

    人群分开。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走到段染面前,捧出十本紫气氤氲的卷轴。

    “我根据您的情况,整理出了一些最适合您修炼的功法。请过目。”

    段染眉稍微挑。

    等等……

    貌似我是来窥视血脉传承的吧?

    怎么这群‘守护者’,对他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急转弯?

    从一开始的爆喝抓贼,变成了恭恭敬敬的‘请您过目’……

    也太戏剧化了一些……

    当然。

    段染也懒得寻思其中道理。

    他此次前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一些功法武技。

    眼下这些‘守护者’双手奉上,段染何必想那么多呢?

    直接拘役一团紫色经书,开始翻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