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的丹田是地球 > 第六章 心灵感应(第四更)

第六章 心灵感应(第四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山上一座山峰,不算高,不陡峭,每年很多咸阳里达官贵人前来上香拜佛。

    寒山寺就在这里。

    寒山寺虽然也处于西山,但和西山狩猎的地方隔着实在有点远,中间有好几个山头。

    这片山峰上,庙堂殿宇很多,也很朴素,整个寒山寺除了佛祖金身以外,就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

    寒山寺上的和尚老实本分,根本不敢和咸阳里达官贵人结交过深,本就是化外之人,又处于咸阳跟前,有点二心当即可灭。

    寒山寺里的和尚有数百,坚决不超过这个数字,每日念经诵佛,研修武学,安静度日。

    在寒山寺里,有一看守藏书阁的和尚,二十年前入得寺院,看守藏书阁也有十几年了,现如今已经成了寒山寺内辈分最高的一批人。

    茂森师叔。

    茂森是法名,乃是他师傅取的,当年十几岁的孩子前来出家,老和尚知道肯定有原因,世间最伤人的莫过于一个情字,取名茂森,意味着能真心归隐山林,在这寒山寺,在西山度过余生。

    茂森自出家以来,便没有离开过寒山寺,很少出藏书阁。

    这些年大夫人每年都来一两次,茂森知道,可他不出来,不见大夫人。

    不是已经悟出什么,而是他怕控制不了自己。

    二十年的佛门修行,不仅没有磨灭茂森心里对于爱情的火焰,反而让他比少年时期更加浓郁,如一壶酒,酿造二十年,必定醇美异常。

    茂森也知道自己和大夫人没有可能,自己不能表露心声,不然就是害了她。

    本以为这一辈子就这样,青灯古佛陪伴,但是谁想到,今天夜里来的一封信,让茂森睡不着了。

    大夫人的来信,上面写得很清楚,

    杀了叶生,再续前缘。

    只有这八个字,却让茂森激动的不能自已。

    再续前缘啊,他做梦都在梦这个,年少时的惊鸿一瞥,爱慕难舍,但因为大夫人家族的阻难,加上大夫人只是有点喜欢,没有爱的深刻,在家族人的劝说下,披上嫁衣,在漫天桃花中,进入了叶王府。

    少年目送自己心爱的人进入叶王府,看着锣鼓先天,喜气洋洋的场景,转身离开了。

    几天后,他在寒山寺出家,剪去三千红尘烦恼,想借着佛法,让自己忘记一切,

    事实证明,他失败了。

    少年变成中年,二十年的光阴,赋予了他深厚的修为,却没有给他带来解脱,反而是越陷越深。

    年少时的那一次邂逅,那一回眸的微笑,深深烙印在心头,如朱砂一般,每每想起,痛不欲生。

    “佛祖啊,茂森苦修二十年,今日却发现,自己依旧是当年那个痴情的少年,愧对佛祖的教诲。”茂森跪在佛前,深深的忏悔。

    再度站起来,茂森长嘘一口气,他知道大夫人写这封信代表着什么,也知道自己一旦离开寒山寺,就没有回头路了。

    可他不后悔,与其每日备受煎熬,不如将思念和情谊化为一场再会,哪怕这一场再会的结果是粉身碎骨,他也不怕。

    深夜,茂森把佛堂的佛像擦拭一遍,虔诚的跪拜,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大雪中,茂森单薄的身影带着义无反顾,就像当年的他看着自己深爱的人身披嫁衣,走入王府一样。

    ……

    西山上,另一处地方,一白衣中年,面容俊朗,在黑夜里,白雪中,散发着莹莹神辉。

    在白衣中年身侧,有一乞丐打扮的老者,牵着一头瘸腿马缓步慢行。

    在两个人身后很远的地方,一个满脸不耐烦的少年叼着一根草,默默地看着。

    “你要去咸阳了?”白玉中年正是白玉田,天下第九仙,此刻问道。

    老者洒脱道:“该去了,你到时候记得来给我收尸啊。”

    白玉田沉默道:“可惜了,你机会不大的。”

    “总要试一试,我现在能找的人只有他了。”老者轻声道。

    “整个天下都会注视这一场战斗的。”白玉田期待道。

    “别期待,我身体坏了,打不出什么精彩的决斗。”老者摆手道。

    “你离开,我也该离开了,等待着你的演出。”白玉田笑道。

    “走了,走了,和你说这些文绉绉的话,看我带来的小子脸色,他要发怒了,我要带他去咸阳,闹上一场风波,不久之后,他必定名扬天下。”老者期待道。

    白玉田也看向那个年轻人,点点头道:“我期待着。”

    老者牵着瘸腿的马,喊道:“臭小子,还在那边待着干什么,走啦。”

    楚中天一听,欢快的好似一匹马儿,直奔而来,道:“真的走啦?”

    “走啦,去咸阳,闹他个天翻地覆。”老者点头说道。

    “又吹牛,上次你就说让我闹个天翻地覆,反而是带着在这深山老林里待了小一个月。”楚中天不满道。

    “这次是真的要闹个天翻地覆,你小子到时候可别吓得尿裤子。”老人家牵着马,往山下走。

    楚中天声音远远传来:“我会尿裤子,笑话,我楚中天是谁,未来天下第一高手,有谁能让我尿裤子?”

    白玉田听着这对爷孙的对话,露出笑意,看着咸阳,道:“天下第二入咸阳,天下第一该怎么办呢?”

    ……

    外界纷纷扰扰,对于叶生而言,无关紧要。

    他在修道院内每日炼丹,专心修行,速度一日千里,无论是丹药还是肉食,他都随便吃,修为直接如同坐火车,一路飙升。

    又是短短的三日,叶生直接达到七重天巅峰。

    与此同时,他的神魂也要突破了。

    这一日,叶生见到师父,道:“师父,我神魂修为要突破六重天,达到七重天,但还差一点,不知道为何?”

    清虚道长看着叶生,问道:“差点什么?”

    “感觉好似有种心悸的感觉,每次突破都心神不宁,仿佛有人在暗中盯着我。”叶生思索道。

    他本可以早早突破,但是这一次却到了关键时刻,就会心慌,心悸,浑身冒着虚汗。

    这是第一次,叶生不知道为何,难道是自己修行出错?

    清虚道长眉头一皱:“心灵感应,你的神魂强度达到这样的地步了?”

    “什么是心灵感应?”叶生问道。

    “这是属于出窍境界才会有的感应,就是民间说的心血来潮,玄而又玄的东西,你感觉有人盯着你,说明有人要杀你。”清虚道长提醒叶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