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长生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三花聚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五百三十九章

    嫩芽在伸展,就像是婴儿的手臂在挥动,又像是破土而出的草木。

    这是奇幻的一幕,也是震撼的一幕,秦嵩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神魂之光在发生异变,若是常人此刻定然惊恐万分,早早停下太玄经的运转,可是他却道心坚定,压制心中的恐惧,仍然运转。

    秦嵩的感受奇妙极了,他像是看到了一个新生命在诞生。

    那伸展的枝丫,就像是人体内的经络,在变化,在生长,能量的供应与传输,都被他看的清清楚楚。

    但这个时候,无比令人惊悚的是,他看到自己的魂魄在枯萎,神魂之光即将熄灭,取而代之的是那犹如水晶铸造而成的实体人身经络,又像是一株植物,一株花。

    白光莹莹,温润如玉,像是最美的羊脂白玉雕琢出来的。

    在植物的枝杈的末端,生长出叶片,郁郁葱葱,叶片的深处藏着一朵花骨朵,含苞待放。

    “我的魂魄化成了一朵花?”他心中无比的奇妙。

    看着粉红的花骨朵,它像是在呼吸,一张一合,像是内部孕育着什么,被花瓣包裹。

    晶莹剔透的花瓣晶莹通透,洁净无瑕,近乎半透明,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内部在发生着某种变化。

    然而到了此刻,一切的变化停止了,秦嵩感觉到一种虚弱感,似乎自身的积累,只能够让异变持续到此刻,他若想继续改变魂魄,就必须提升自身的潜能,增加自身对大道的理解。

    此刻神魂之光虽然暗淡,却并没有消失,如米粒大小,像是一粒种子,扎根在泥丸宫的识海虚无之中,与肉身的神秘联系愈发深刻。

    无数的植物根茎,都接连在这一粒神种之上,在汲取能量,供养整株植物的生长。

    秦嵩此刻的感觉十分奇怪,看着由自身魂魄异变而出的那株植物,他有种自己在看着自己的感觉,就像是做梦的时候,在梦中自己看着自己一般。

    那株植物很奇怪,异变结束,白莹莹的神光也消失,它恢复了普通。

    枝丫嫩绿,迎风摇曳,如绿竹雕琢,叶片展开,十分庞大,却烘托着唯一的一棵花骨朵,晶莹如水晶雕琢,光华柔和,远看似一盏古灯,近看又像是一株莲花。

    那花骨朵中包裹的正是一座莲台。

    明明是自己的魂魄所化,秦嵩却鼻子翕合,竟闻到了一丝清香,异于寻常的清香之气。

    “一朵莲花,一朵仙葩,这情况怎看着这么眼熟!”

    秦嵩有了许多联想,因为在诸多道藏里都记载着这样一则事,三花聚顶。

    传说若是有人能修出三花聚顶,则说明神魂圆满,而且还会使得魂魄蜕变,化作元神。

    这里指的元神与元神境不同,何为元神,元神者一念亿万里,可以超脱空间规则的束缚。可是元神境的修士,有几人能做到,就是天神也不可无视空间规则的束缚。

    三花聚顶也被一部分先贤,视为成仙的基础,只有孕育出元神,才能超脱肉身,羽化登仙,飞临仙界。

    长生仙一直都是传说。

    世上谁人能不死?

    天地山川,日月神明都有寿数,待到油尽灯枯之时,天地崩塌,日月暗淡,神明陨落,天地万物种种,任尔法力无边神通广大,都无法逃脱大道规则的束缚。

    然而,自古以来就有传说,修行到某一种境界,便可以超脱规则的束缚,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中,大道也不能镇压,这就是仙。

    后来也有先贤指出,这世上根本无仙,一切都是生灵畏惧死亡,而凭空想象出来的虚无之物。

    不过,在一些十分古老的道藏与一些古代前贤的手札中,都隐约提到了仙的身影。

    例如南荒轩辕庙的主人轩辕神,就曾隐约提及过,自己的老师乃是一位长生仙。不过上古时代大劫降临,轩辕神失踪而那位长生仙老师,并未出现解救,后来人便推测,轩辕神当时感觉到了大眼里,为了震慑大劫中的某些存在,故意言称自身的老师是长生仙,实则并无此事。

    历史上的事大多神神秘秘没有结论,但世人对长生不死的向往却从来没有消失过。

    一些十分强大的先贤为了追求这一境界,耗费光阴钻研此道,模模糊糊的一条成仙路便出现了,只不过想到踏上这条路,那是千难万难,算尽千古人杰天骄,也只有寥寥一二人能达到这个要求。

    后来那位前贤查阅诸多资料,确定符合这个条件的这两位古人,最后也都没有成仙,都陨落了。

    所以成仙路也是断路,注定没有人能修行成功。

    可是,在这条成仙路上,有这样一段记载,若想成为长生仙,便一定要修出元神,三花聚顶育元神。

    “人家是三朵花,我这才一朵,我应该不是修出了三花聚顶。”

    心中想到这里,秦嵩的目光落在了那一粒暗淡的神种之上,此乃神魂之光,如今已经暗淡许多,缺少光泽,可是它并没有消失,而且秦嵩感觉,只要自己继续修行,激发自身的潜能,使得自身在道基境界的积累更加深厚,这一粒种子还能继续生长。

    “莫非还真有可能再生长出两朵花?”

    秦嵩忍不住有些激动起来:“要是这样子,我还真不能随随便便突破元神境,必须在道基境把自身锤炼至圆满,使得三花聚顶,孕育出最强元神。”

    许久之后,秦嵩睁开双眼,挺直腰杆,整个人的疲惫之色一扫而空,重新振奋起来:“在传说中,凡是有成仙资质的前贤,到了最后就算没有成仙,也无不强大绝伦,镇压一个时代。所以这条成仙路,虽然是断路,但若是能走下去,最后我的成就也定然不可想象。”

    “修行至最后,不说长生不死,却也不能真正的同阶无敌。这条路不该被叫做成仙路,应该叫做无敌路。”

    “这中土的无敌天骄都在走同阶无敌的路,莫非事实上他们都在尝试走成仙路吗?”

    老实说,以前秦嵩闹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世家出身的天才修士,都要争一个同阶无敌,如今发推测出其中的原因。

    “不管如何,不管我最后走什么路,是无敌路也罢,还是成仙路,目前的危机还是要渡过去,要是被杀了,什么无敌路成仙路都和我没关系。”

    这段时间大战的积累,都随着魂魄的异变,全部炼化,秦嵩呼吸吐纳之间,只觉得自己比以前强了强大了不少。

    肉身愈发晶莹,且汗毛之中竟排除了一些杂质,不过他用法力牵引水流洗涤之后,周身顿时清爽不再黏~腻。

    他感到自己的法力也愈发凝炼与坚固,法则稳固,威力也变得愈发强大,且更加具有灵性,仿佛每一缕法力都有自己的意识,他运转法术时,法力会自行构建辅助他完成法术的推演运转。

    同时还有神魂,魂魄已经已变成了一朵晶光闪闪,含苞待放的莲花,神魂之光也暗淡了下来,但秦嵩非但没有感觉自己的神魂变得虚弱,反而觉得强大了足足四五倍,这是一次质的飞升。

    “以前我只能堪堪使出斩天拔剑术,如今应该能自如施展了,面对神明也有了一战之力。”

    他喃喃自语,心中把自身实力与最近交过手的神明做了一下对比,顿时心中信心多了不少,然而目前的危机,依仗他的实力还不能化解。

    “斩天拔剑术总共九层剑意,如今我只是领悟了一层,便可以在鹤族圣城击败神明,若是领悟第二层剑意,就算面对一两位神明的围攻,应该也会有几分把握。”

    秦嵩认真的思虑着,在想着是否开始参悟第二层剑意,因为他无法判断这次参悟的时间,若是途中被魔道神明寻上门,他能逃走,可鹤族的众人呢?

    想起依依这个女子,秦嵩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心中无比愧疚,当初活泼可爱,精灵古怪的小姑娘,到底经历什么,如今居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我当初真不该抛下她。”秦嵩脸上露出一抹苦涩,但很快他就笑了起来,道:“我一定可以的。”

    这剑意十分艰涩,他也不知道是否能修行成功。但却没有在迟疑了,而是开始闭目修行,在脑海记忆中,开始认真的参悟那面墙壁上的剑痕。

    斩天拔剑术只有一剑,可一剑却有九层剑意,一层高过一层,九层剑意重叠,斩天灭地!

    半天后,秦嵩脸上的艰涩之感顿时消失,心中大吃一惊:“我的魂魄变成了一株莲花后,我的领悟力,非但没有降低,反而增强了如此多,这第二层剑意,我以前看着还比较艰涩,如今竟然只用了半天,就参悟了大半!”

    铮的一声剑鸣,在冰川间响起,犹如龙吟凤鸣一般悦耳。

    飞剑出鞘,秦嵩紧紧拿住冰冷剑柄,只觉得仿佛抓住了自己的命运一般,他开始运转剑招,刺、点、劈……

    剑招变化无穷,剑光闪烁,他挺拔的身躯笼罩着绚烂的光芒,宛若一头人形暴龙一般,挥动着手中寒光四射的长剑。

    每一剑都凌厉无匹,宛若要剑碎虚空一般,要是其他修士在这里,定然以为秦嵩在运转某种极其深奥的剑法,可他却心中清楚,这种种招数,实则只是一剑。

    一剑之意,剑意。无论是什么剑招,都是同一种剑意。

    随着他身影的舞动,在狂风暴雨中,他越来越模糊,可飞舞剑光竟渐渐凝实,好似无数的飞剑,围绕着他的身躯在运转一般,最后无数剑光骤然凝聚在他手中长剑之中。

    只见长剑向前一刺,一阵刺耳的声音出现。

    咔嚓一声!仿佛是镜子碎裂了,接着空间碎片飞舞,一个漆黑的剑痕出现在虚空中,而附近却有破碎的空间随便在飞舞,若非被秦嵩以剑意压制,迸射出去的空间碎片,足以轻易毁掉大片的冰川。

    秦嵩收剑回鞘,吐出一口浊气,身上淡鹅黄袍猎猎作响,乌黑长发狂乱舞动,他脸上露出自信而强大的笑容:“现在我可真的很想再与神明大战一场!”

    无数踏入元神境的修士,都不能碎裂虚空,可秦嵩却凭借道基修为做到了,此事若是传出去,定然会惊掉无数人的下巴。

    就在这时,远处冰川上空,突然降下大片黑雾,如同魔云铺天盖地而来,甚至还能看到血色的闪电,一道桀骜的冷笑传来:“哈哈哈哈哈,原来这只小老鼠藏在这里,真是让本神好找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