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行舟万界 > 第273章 著书(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漄惊讶的拿着手中的竹片,看了一会儿,向那墨家弟子说道:“我知道了,请你转告徐夫子,介时云漄一定准时赴约。”

    徐夫子竟然相约他三日后的晚上,去他的铸剑池一叙,说是有要事相商。而他能够找自己,想必一定是因为倚天剑了。

    云漄不由得心中暗道:这么快便有了结果了吗?

    念及此处,云漄思虑了一阵,挥手在面前的桌面上一抹,空无一物的桌子上便多出了两样东西来。其中一物乃是一本书,上书几个大字:锐金旗锻造要领-铸剑篇。另外一物,便是那云漄许久不用的圣火令了。

    望着这么一本足足一拳厚的巨大书本,云漄也不由得一阵的头疼。

    青璃不在这里,她和雪女以及端木蓉三人去玩儿去了。说是玩儿,不过是和端木蓉谈谈医理,和雪女聊聊乐曲。

    这么一来,想要将这么一本书全部用此时的文字翻译过来,还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啊。但是,他又不能不做,否则倚天剑锻造不成,那可就完蛋了。而就将这么一本书给徐夫子,他还真不一定能够认得出上面的字。

    嘴角抽搐了一下,云漄一脸苦逼的拿过了一旁那空着的竹简,将它摊了开来。

    看到这竹简,云漄便更加的觉得天地一片昏暗了。天呐,这个时候还没有纸,诸子百家用的文字还不一样。

    一想到这里,他就更对秦皇车同轨,书同文的政策佩服的五体投地。

    心头感叹了一下,他便一脸苦逼的拿起了毛笔,沾了些墨水,一字一字地抄录了起来。

    这一抄,便抄了个天昏地暗。

    云漄本以为,青璃回来之后能帮个忙的。可是,这妮子却两手一摊,笑嘻嘻的说了句,她不懂赵国文字。这轻飘飘的一句话,简直是将云漄彻底打入了深渊。

    可看着这妮子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云漄鼻子都没差点儿气歪了,二话不说便一个虎扑,将她压在了腿上,便揍了一顿。惹得美人俏脸通红,狠狠地咬了他几口才算了事儿。

    而这一天多,墨家弟子们也很是好奇,这位赵国公子到底干什么呢?光是空白竹简,都给他运了好几百斤了。

    于是,私底下便渐渐的流传出了一个小道消息:这位赵国公子是在著书立说呢。

    这消息在一日之内便传入了几个墨家头领的耳中,得知此事的班大师脸色大惊,连忙加派了许多精英弟子保护那间房间,禁止除了青璃之外的所有人进出,生怕有人打扰到云漄。

    由此,便可见这个时代的人对于学说的崇敬程度了。

    所以,当第三日和徐夫子相约的时间将近的时候,走出房门的云漄看到外面戒备森严的墨家弟子,脸上顿时便是一脸的迷惑:“这,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怎么大家都是一脸戒备的样子?”

    跟在他身后的青璃一阵的捂嘴偷笑,她这几天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却偏偏没有给云漄提起半个字儿,反而在极力的掩饰。这么一来,埋头抄录的云漄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咦?公子,您出来了?”就在这时,走廊上方传来了一阵惊讶的声音。紧跟着,云漄便看到了双脚倒勾着屋檐的盗跖出现在了眼前。

    云漄惊讶的指了指盗跖,又看了看周围的墨家弟子,问道:“小跖,这,你们在干什么啊?”

    盗跖一个空翻跳了下来,回答道:“班大师说公子你在著书,受不得打扰,这就让我们来守护一二。对了,见公子出来,是著书什么的有了什么头绪吗?”

    云漄嘴角一抽,立刻就回过了头,看向了青璃。结果,少女却无辜的眨了眨那对晶亮的双眸。

    可对她极为了解到云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鬼丫头的小心思,登时便是一脸的头疼。

    当下,云漄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这个啊,其实也没什么著书的啦。就是,就是一些铸剑方面的东西。全部在房里放着呢。”

    “铸剑术?!”盗跖惊讶的喊了出来:“这,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啊。”

    “唉~~这个不好说啊。正巧小跖你也在,帮我找几个人将书简抬到徐夫子那里,让他品鉴品鉴。”

    盗跖一下子就来了性质,连忙招呼了几个墨家弟子,跑进了房内。

    这一看,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下巴都没差点儿掉到地上。只见那半张桌子都被一卷一卷的竹简给占满了,看那样子,至少有上千斤。

    “天呐,这得写多少字啊!”盗跖一脸惊叹的感慨道。

    房外的云漄嘴角一抽抽,有气无力的回答道:“大概,十三万七千字左右吧。中间,还有很多插图。别惊讶了,帮忙搬吧。”

    此刻,云漄心里面对纸这么个东西简直是充满了感激啊。

    这一行人抬着足足七个担架的竹简在机关城内穿行,很快便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从那些人窃窃私语的低语声中,云漄听到的全都是一句句感叹。

    “我的天呐,这是赵国公子的著作完成了吗?”

    “应该吧。看这架势,至少有好几千斤的竹简。这得有多少字啊!”

    “不知道啊。我听说,有的看守的兄弟亲眼看见,毛笔都写秃了好几十支。”

    “乖乖嘞,这得是什么样的著作啊。”

    ……

    一声一声的惊叹,简直让云漄的老脸一片的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嘻嘻,怎么样,当著书立说的圣人的感觉不错吧?”

    云漄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身边还一脸笑眯眯的爱人,咬牙切齿的威胁道:“死丫头你还敢说?!要不是你瞒着我,能整出来这么多事儿吗?看我今晚回去,不折腾死你。”

    青璃丝毫不惧,反而继续说道:“我这不是为你好吗。”

    “为我好?天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青儿你这么腹黑啊?可怜朕一世英名,今日竟然也做了个文抄公。”

    “咦?青璃姐姐!”

    正说着呢,远处突兀的传来了一声惊讶的声音。循声望去,竟然是端木蓉。

    不对啊!云漄突然反应了过来,端木蓉这称呼有些不对劲儿啊,青儿又做了什么了,看这架势,似乎又要当大姐头了。

    正想着呢,身边的青璃已经迎了上去,三言两语,两个女子便有说有笑的了。没说几句话,便将话题又引到了云漄的书上面。

    云漄一愣,顿时便向青璃做了个口型:死丫头,你还来!可惜的是,青璃却只是得意的挑了挑眉,便还给了他一个两人之间能明白的手势:那是挑衅。

    “蓉儿,我跟你说啊……”

    云涯登时脸一黑,二话不说上前几步便拉着她的手向前拖着就拉了出去:“说什么说,走了啊!怎么这么不知礼数,让徐夫子等急了怎么办!”

    可这妮子似乎好像是故意的一样,仍旧向后伸着手大声道:“额,哎?!蓉儿,等我闲下来给你说啊!”

    端木蓉一脸愕然的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盗跖耸了耸肩,回答道:“不知道啊。不过听说,这些书写的是关于铸剑的东西,我也看不懂。想必,应该是公子送给老徐的。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端木蓉捂嘴一笑:“也是呢,正好我有些事情要找徐夫子,一道去看看也就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