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降奇缘:打折男神,请签收! > 第316章 痛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真的有这么严重?”

    “你认为我刚才为什么那样?都是娶了你这个扫把星。”想到这就气。

    “吕子斌,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要不是你整天花天酒地的找女人会变成现在这样吗?”她还气呢,以为嫁入了豪门了,结果没一年这个所谓的豪门就要倒了。

    “对了,你觉不觉得艾米有问题?”吕子斌喝了一口茶说道。

    “我看你眼睛有问题,难道打算回头吃草吗?她现在有了阮宇杰这颗大树,她不会再看上你了。”俞巧惠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说着说着两个人吵了起来。

    “什么怎么说话,我就这么说话的,后悔了是吧?”

    “不可理喻。”吕子斌甩下钱愤然离开。

    “吕子斌你给我说清楚。”俞巧惠追了上去。

    “呵呵呵,真的是好好笑。”炫娜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是吗?”他一点都不觉得。

    “那个俗话怎么说来着,善恶到头终有报,天理循环”炫娜一下列出好多词。

    “恶趣味。”他喝着这里的咖啡,不怎么对胃口。

    “不知道阮宇杰是怎么打发他们的?很好奇”她很好奇。

    “我明白了,我会去查看看。我们走吧?”这个地方他呆不住。

    “嗯,对了,猫女士与狗先生的近况如何?”

    “很快就会知道了,耐心点。”他推着她离开。

    “知道了。我们的新家呢?带我去看看吧?”炫娜要求。

    一路上,夏胜捷安静的听从她的要求,偶尔才会搭话。

    在‘阮氏’的行政办公室内,方志远正看着一个神秘的快递,里面全是他卖毒、吸毒的画面,方志远撕烂了照片,跌坐在椅子上。

    骆希伊,你就这么让彼此好过吗?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想起了是一条信息:‘黑狼’你违反了组织的条规,现将你身上的职务全部去除,等待处分。

    “该死的,那个女人,你想要同归于尽是吗?那么我就奉陪到底。”方志远疯了的摔掉了手机。

    “怎么做的好好的要辞职?”臧威看着方志远递给自己的辞职信。

    “一些私人的原因,不方便透露。”方志远感觉到臧威的看着他的目光有点锐利。

    “很可惜,你是个人才,我会把信呈上去的,你先回去工作吧,顺便你再考虑一下。”臧威一脸惋惜。

    “嗯,请臧特助尽快安排人员,我可以做移交。”他去意已决。

    “好的。”臧威看着他离开。

    他突然辞职一定有什么问题,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他拿着辞职信来到阮宇杰的办公室,把辞职信交给阮宇杰。

    “你批了没有?”

    “看你的意见,到底要不要放人。”臧威询问他的意见。

    “看他要做什么,批准他辞职,然后继续派人跟踪他,隐蔽一点不要被发现了。”看来他待不住了。

    “他的空缺让谁顶上?”

    “把云南分公司的海琼调过来,让她跟方志远交接。”阮宇杰想了一下说道。

    “嗯,不知道是对方放弃了还是他们已经发现我们注意到他了。”

    “不管他们怎么样,我们小心行事。”阮宇杰眯起眼。

    “艾米的事情怎么样了?”他应该回去问过他的老丈人了。

    “她有一个双胞胎姐姐,不过在出生不久就被抱走失踪,我已经让人去查26年前的记录与当初接生的人了。”阮宇杰顿了顿:“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

    “原来她真的有双胞胎姐姐,那么现在在你身边的会不会是”臧威猜测:“我估计胜男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吧。”

    “这个秘密已经沉寂快27年了。如果不发生这样的事情,估计不会有人知道艾米其实还有个姐姐。而这个姐姐可能就在我身边而我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异样。”

    “别想太多,说不定她就是艾米。”臧威安慰他。

    “是,一切都要等调查结果出来就知道了。”突然脑海中又浮现了炫娜的样子,为什么他会这么情不自禁的想到她?

    饭店套房内,炫娜正看着夏胜捷给她的东西:“鬼医的研究快结束了吗?”

    “嗯,要不要让他过来?在这边动手术?你的手术不能拖了。”夏胜捷靠在她身边说道。

    “不需要,应该还有时间,我的病我知道,不完成我的计划,我是不会去动手术的,如果动了手术我醒不来,那么我会超级遗憾的。”

    “你上次说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办妥,还有狗先生很生气,估计要找上猫女士了,你导演的好戏要上场了,想去看吗?”他俯视她。

    “嗯,当然,我不会错过,你知道的。”她的嘴角微微扯动,露出冷冷的微笑。

    “我也要让她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虽然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只是一个孽种。”如果不是夏胜捷的调查,她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发了疯的神经病其实是被她教唆的,那一切一切的痛都是她施于她的,她真的好恨。

    “炫娜,你何必让自己活的这么痛苦?”

    “不会,我每天都在笑,我很珍惜接下来的每一天。我会笑着过完我这残破的一生。”她要笑着看他们哭。这句话是谁告诉她的,她已经记不得了。

    “好吧,今天我们搬去新家住,我帮你收拾一下。”夏胜捷已经开始动起手整理她的衣物。

    “好,住这个地方快把我憋坏了。嗯?吕子斌家要倒了吗?”她看到最后的资料。

    “对,就像你说的,天会收他。”他把衣服放进旅行箱内:“阮宇杰说不定会帮助他们。”

    “怎么办呢?我不想让他们活。”当初他们给她的耻辱她不会忘记。

    “别使坏。”他知道她的心已经被仇恨蒙蔽了。

    “你拿2亿去进驻他们公司吧。”

    “真的要这么做?”他没想到她会有这么绝的时候。

    “嗯,胜捷,我不想带着遗憾走。让他们从平民过起,让所有人唾骂,那么他们就会学会什么叫做来之不易。我是在给他们上课。”她说的头头是道。

    “对了,既然我们在这里有了房子,接父亲过来住吧,他老人家已经膝下无子了。”怪可怜的。

    “你被他灌了迷魂药了?”夏胜捷冷冷的看着她。

    “有这样的药吗?给我点?”炫娜故意伸出手去讨要。

    “别玩了,我们走吧,我已经准备好车子了。”夏胜捷可没有心情玩。

    “真无趣。”炫娜瘪着嘴说道。

    他们来到了饭店楼下,坐上一辆加长型的劳斯莱斯上离开。

    两天后,阮宇杰接到消息么,当年那些接生的护士与医生,有的已经死亡,有的已经出境不知去向了。突然之间知道那个时候事情的人都消失了。难道有人刻意的封锁了消息?

    到底是谁要这么做?他有什么理由?

    “在想什么?”小瑶从阮宇杰的身后环抱住他。

    “没事,你怎么进来了?”他覆上她在胸前的手。

    “给你送水果进来的,结果敲门敲了很久你都没反应,我就进来,你不会生气吧。”她在他的耳边说着,她说话的热气碰触到了他的耳垂。

    “谢谢,我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你先去休息吧。”他制止住她不停在他身上游走的手。

    “宇杰,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如果是,我可以改,真的。”她很害怕,很害怕他要再次的拒绝她。

    “不是的,我是真的还有事。”他推开了她。

    “是吗?是真的有事吗?还是说你厌恶了我?”小瑶受伤的退后。

    “瑶瑶,你听说我”

    “不要这样叫我,我不是艾米,我不是啊”小瑶捂住自己的耳边,她不想听他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

    “瑶瑶,你在说什么?”阮宇杰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不解的看着她。

    “你听清楚,你爱的那个艾米她已经死了,她已经在那场车祸中死了。站在你面前的我不是她,明不明白?”她激动的脱口而出,否认着自己是艾米。

    “什么意思?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嘛?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阮宇杰感受在自己的心在颤抖,她为什么说她自己死了??

    她哭喊着:“我已经不在是那个艾米,你明不明白?”她不能告诉他,如果告诉了他那么她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

    她哭着跑出了他的书房,留下阮宇杰一个人在书房内发呆。瑶瑶是不是知道点什么?当他回过神,小瑶已经跑得不见人影。

    他追出门外,沉重的飙急的大雨点和了风旋,如同宁在一起的一条残酷的鞭子,从天空凶猛地抽打下来。顷刻间,更加密集的雨点倾泻下来。

    他顾不了那么多追了出去,但追了一段距离也没有找到她的人,到底这么晚她跑去哪里了?他跑回别墅顾不得自己已经被淋湿,开着车出门继续寻找。

    小瑶一个人走在雨中,她根本没有感觉到天空已经下起了滂沱大雨,庞大的雨点打在了她的身上、脸上,就好像一根根针一样刺穿了她的身体。

    那疼痛已经麻木,眼泪与雨水混为一体,为什么连上天都要这样的欺负她。

    刚从一间酒吧出来的阮佑诚开着车打算回家,却看到小瑶一个人走在雨里。他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零点了,为什么这个时候她会在外面,而且一个人穿的那么单薄也没撑着伞,神情看起来那么悲伤。

    他脱下西装,顶在了她的头上,免得她淋得更湿:“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了?”

    看到眼前的人宁愿自己淋湿也要为她遮挡,她开始忍不住的痛哭:“呜呜”

    “怎么了?别哭啊!!”她哭的他的心都乱了。

    “呜呜我被抛弃了”她真的被抛弃了,他一次又一次的这样对她,他要伤她到什么时候。

    “别哭,我先带你离开,你穿这么少会着凉的。”他扶着她上了他的车。

    他没有把她送回阮宇杰的别墅,照着她的模样,估计他们吵架了,他把她带到自己的住处,帮她擦着头发上的雨水。

    “我这没有女人的衣服,这是我的,你先将就下穿,免得着凉,衣服一会我拿去干洗烘干。”阮佑诚温柔的说道,他准备好了衣服给她。

    “谢谢。”她拿起衣服,走到卫生间内。

    阮佑诚则用毛巾擦干了自己的头发,进入房间换上了干的衣服,免得自己着了凉。等他走出房间,小瑶已经换上了他的衣服。

    她穿着他的衬衫,大的可以当她的裙子,下面的裤子已经拖地上了,整个人像个小矮人穿巨人的衣服一样,他不由的笑出声来。

    “很糟糕对不对?”小瑶泪眼蒙蒙的看着他。

    “还算好啦,要不要喝点什么?就当暖暖身子。”他提议道。

    “好。”她没有精神的回应,或许酒精能让她好过点。

    阮佑诚走到自己的酒柜前,拿出了自己的珍藏与两只高脚杯。他往酒杯中倒入酒水,一杯递给了她,她喝了一点,酒的烈味让她不由得皱起眉头。

    “第一次喝吗?”他看着她的表情说道。

    “嗯,真难喝。”她看着杯中的酒说道,不过她还是一饮而尽:“好辣,有白水吗?”阮佑诚马上取来一瓶矿泉水给她,她拧开后马上就灌,好让那味道冲淡一点。

    “别喝那么急。”他轻抚她的背,帮她顺气。

    “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这个东西。”小瑶的脸蛋由于刚才的那一杯酒开始显得微红,红扑扑的就像熟了的樱桃。

    “因为它能麻痹人的神经,然后让人忘记痛苦。”他摇晃着酒杯,回想着他为了她而每天灌醉自己的那些日子。

    “那么酒真的是个好东西,麻烦在帮我倒满。”她现在的心好痛苦,如果真如他说的那样可以麻痹自己,那么她宁愿让酒精侵蚀自己。

    阮佑诚毫不吝啬的为她倒满,她皱紧眉头大口大口的咽着。不胜酒力的她两杯下去开始有点脑子发胀,开始胡言乱语。

    “你知道吗?”她的手摇晃着,她觉得自己的眼睛变的模糊了。

    “什么事?”他满满的品尝着杯中的酒,像她那么一饮而尽是不会尝出这酒的滋味。

    “我真的真的真的很爱他,为什么他不碰我,是不是他开始厌倦我了?”她的眼神因为酒精而变的涣散。

    “不会,你是个好女孩,是他不懂得珍惜。”听到她说爱他,他发现自己又输了,他咽下杯中剩余的酒。

    “我不是,我一定不是的,他一定爱着以前的艾米,而不是现在的我。”她觉得很痛苦,自己夺过酒瓶倒满自己的杯子。

    “少喝点,你醉了。”阮佑诚看着她东倒西歪的样子,扶住了她。

    “我没醉,你不是说酒精可以麻醉神经吗?为什么我这里还是觉得痛。”她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

    “瑶瑶,别这样,即使他不要你,还有我,我会一直爱着你,护着你。”阮佑诚忍不住的抱住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能像你这样抱着我。为什么?”她头靠在他的胸前大哭起来。百镀一下“天降奇缘:打折男神,请签收!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