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降奇缘:打折男神,请签收! > 第150章 强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聂若曦扭头,见吴林走进病房,有上去迎他的冲动。却因慕容曜的强势,不敢言表。

    “总裁,我带了点荔枝过来。”吴林拎着果篮,缓缓走到二人身边。

    “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我的耐心有限。”慕容曜挑了颗果篮中,鲜嫩的荔枝,走到窗边。

    聂若曦双手使劲比划,示意吴林想法让她离开,她已经快承受不起,慕容曜的虐待了。

    吴林的余光,扫向面窗而站的慕容曜背影,冲聂若曦点头:“总裁,我荔枝放这。如果您没有什么需要聂若曦做的,我想跟她谈谈她工作的事。”

    慕容曜点点头,他不会让聂若曦离开他的视野。吴林的这番话,正中他心意。

    聂若曦因慕容曜的微微点头,窃喜不已,连道别的话,都忘了说,只是记得去翻慕容曜的枕头底,取回call机后盖。

    “我们走吧。”吴林为聂若曦开启了病房大门。

    聂若曦欣然出行。

    “总裁跟你说什么?我看你好像很想走的样子。”吴林与聂若曦离开病房,思索着道。

    “他让我做他的暂时女友。”聂若曦毫不在意慕容曜的想法,将自己的秘密,无保留地告诉了吴林。

    吴林迈下楼梯的脚,因聂若曦的话,而,停顿。他的心,落进了谷底。以他对慕容曜的了解,慕容曜对聂若曦动了心。

    聂若曦转眼间就将慕容曜置于脑后,钻进吴林的汽车,她身心都感觉安全,心情雀跃地抱着双臂,望向前方。

    吴林只能欣赏聂若曦,他不时地侧头,不时地用眼角的光,去扑捉她悠然自得的神情。

    “吴助,你在看什么?”聂若曦脱口而去,侧头间,给了吴林一记甜美的笑容。

    “怎么叫我吴助?你不是叫我阿林的吗?”吴林在此时不能表明对她的心,只能用称呼拉近彼此的关系。

    “好吧好吧。我们集团那个疯子老大什么时候出院?”聂若曦格外关心这个问题。

    “疯子老大?好特别的称呼。”吴林喜欢聂若曦偶尔的口头禅,或许说,她做任何一件事,他都会为她心动。他扫了眼聂若曦颈项的茉莉花:“你,没同意做疯子老大的女朋友?为什么?”

    “我跟他不会有发展。我喜欢温和一点的,嗯…热心一点,脾气好一点的……”聂若曦细数着袁念的优点,看吴林的眼神都不自觉地显得柔情。

    吴林感激别开头,他本人也具备这些优点,唯一的缺陷,便是比袁念大了些。他不认为袁念适合聂若曦,若让他们俩在一起,只会重演聂晨当年的悲剧。慕容珏绝不会坐视不理,他已失去过一个疼爱的孩子慕容靖文,袁念?慕容珏会小心呵护。

    他笑笑,笑得有几分深意:“你不介意你男朋友年纪大一点吧?”

    “什么意思?”聂若曦伸手,抚摸吴林挂在驾驶室里的茉莉花。

    “随便问问。”吴林有心探究。

    “应该不介意吧。”聂若曦因手指传来的柔美花瓣触感,而,没有太多的留意吴林看她含情脉脉的眼神。

    “哦,我是说,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万一,哪天呢,我这样的老男人情不自禁,该怎么办?”吴林拐着弯子,说爱。

    聂若曦抿嘴而笑:“如果是阿林呢,我敢说,所有的女孩都愿意。”

    吴林诡秘一笑:“那包括你喽?”说话的语气显得那样随意,而,他等待答案的心,却荡起涟漪。

    闲聊,自然不会往聂若曦心里去,她爽快地应声:“那就包括吧。”

    吴林突然靠边泊车,聂若曦吃惊地望着侧头看向自己的吴林。

    吴林选用了聂若曦在剧组拍摄时,男主角对女主角的一段经典爱情表白:“我爱你,若此刻,地面就此裂开,我也会牵着你的手,跳入地狱。”

    聂若曦曾为这段对白,感动不已,她思索着、努力回想着女主的回话,在吴林唇语提示下,轻声道:“我,愿意等你,等你在最后的日子,在你结束你的漂泊时…我记不得了。”

    吴林继续借用影片中的画面,握住了聂若曦的手,送到嘴边:“只有你,我以后的世界中,你是唯一的女主角。”

    聂若曦“哈哈”大笑,将手中吴林掌中抽回:“阿林,你比男主角演得好多了。”

    吴林发动了汽车,随手理理碎发:“我这是用心演,他那是用肢体语言,表面描述,能一概而论吗?”

    “嘀嘀嘀”,聂若曦刚找会后盖的call机呼唤着主人,她看着来显,不语。

    “想回电话?用我的。”吴林将手机递过去。

    聂若曦回拨袁念。

    袁念吃惊道:“你跟吴林在一起?”

    聂若曦诧异:“你认识阿林?”

    袁念微拢了拢眉,阿林?难道聂若曦跟他很熟吗?吴林与人素来保持适度距离,极少让下属叫他“阿林”。他试探着问:“你们去哪?是不是有事要做?”

    “阿林送我回家。我刚才在我们老大的病房里挨训呢,幸好他来。”

    “哦。”袁念含笑,他有为聂若曦的事,找过吴林,希望他能出手,帮聂若曦解决待岗的问题。

    吴林竖起耳朵,留心聂若曦的电话,而她,通话时,那份小女人的模样,另他对袁念不由得妒忌。

    他微微侧头:“稍微快一点,我要给总裁拨个电话,时间到了。”

    聂若曦结束了通话,将手机递还吴林。

    吴林伸手的瞬间,以不经意的方式,触碰到聂若曦的小手。他的心,感受了聂若曦肌肤传来的温度。

    电话接通了,慕容曜正等着吴林给他电话。他急切道:“小吴,你通知聂若曦,明天可以复工了。”

    “好。我一会就通知她。”吴林完全可以此刻就告诉聂若曦,但,慕容曜不喜欢他与聂若曦接触太多,准确的说,是不希望聂若曦身边的男人太多,适度地避讳,还是需要的。

    “还有,帮我联系整容师。胸口的伤,让我没法拍剃须刀的广告。”慕容曜很郁闷,为何这些广告商不找他旗下的艺人,而,一再地提高价码,最终使他动了心。

    吴林将慕容曜即将出院的消息,在结束通话后,立刻转告了聂若曦。

    聂若曦捏着拳头,上下舞动,急切道:“前面菜市停车。”

    “你要带菜回家?”吴林将车驶入小道。

    “买点菜,回去庆祝。我终于可以复工,那个疯子老大放过我了。”聂若曦待车停下,推开车门。

    吴林笑得惬意,他因读到了聂若曦离慕容曜绝对的距离,而欣慰。

    慕容曜就在聂若曦离开不久,见到了他极不想见到的人--袁念。

    袁念大摇大摆地走到沙发边,自斟自饮地泡着茶。芬芳的茶香,碧绿的茶汤,考究的茶具,完美的茶道,他陶醉其中。

    慕容曜则继续手中的公文,袁念的到访,如同空气。

    “铃--”的电话铃声响起,慕容曜侧头垂眸,扬声道:“爹地的电话,你需要听吗?”

    袁念奉命前来探望慕容曜,只待这通电话拨来,便可离去。

    他起身:“不好意思。他直接拨到你的手机上。”

    慕容曜拿着手机,递给袁念。父亲极为聪明,若是拨打袁念电话,不方便确认他是否到了自己病房。这样不经心的一通电话,什么都了然于他心。

    袁念接听电话,同样理解慕容珏的用意,直接道:“他好多了。我刚才看过他胸口的伤。结的痂已经脱离。”

    “那你们就自己聊会天,我给你们准备了中餐,一会,就让人送过去。”慕容珏满意之极地安排,两个孩子应该多多相处,了解才会产生情意,这个事还是吴林的提议。

    袁念捂住话筒,侧头,对漫不经心吸烟的慕容曜道:“不好意思,我还得多呆会。”

    “你也需要住院?”慕容曜掸掸烟灰,父亲绝不会让袁念这么快离去,他心知肚明。

    “我要用病号餐。”袁念一字一句道。

    慕容曜郁闷,他有心邀请聂若曦进餐,却来了袁念这种不受欢迎的人,死皮赖脸地陪餐。

    他宽宏大度道:“这样吧,你让你妈妈过来,因为等会我妈咪也过来。四个人吃饭也热闹,吃完饭,能陪两位喜欢打麻将的夫人,搓两把。”

    袁念赶紧想前走了几步,离开恐怖的慕容曜,对那头等了许久的慕容珏道:“我,一会有同学聚会……”

    “不要老出去玩,自己家人多聚聚,也需要啊。”慕容珏等了两个孩子商量许久,却听见袁念想逃跑,苦口婆心地劝阻道。

    袁念沉默。

    慕容曜悠闲。

    慕容曜闷不做声,继续悠然自得地处理公务,他良好的风度,持续性地维持。即便是午间热闹的多人饭局,也能泰然处之。

    “咔”的病房门,被离开的李菲带上。

    慕容曜深邃的眼眸,烦乱闪动,转而,就被悠然自得替代。

    他理理碎发,漫不经意地对着一旁等候指示的助理,吩咐道:“出院。”

    于是,聂若曦期盼已久的时刻到来了,但,她收到吴林讲述这一消息的同时,还接到了次日,让她去一趟“四方”集团总裁室的通知。

    次日,她准时、准点地叩响了总裁室的大门。

    慕容曜懒懒地看着门口的监视器,观察着聂若曦反复整理仪表的动作,终,在她有些烦乱时,大声地允许了她的进入。

    “总裁,吴助通知我,你找我……”聂若曦恭恭敬敬地走进总裁室,等待有关她参与“烫伤”领导之事的后续裁决。

    慕容曜微微抬手,他不喜欢聂若曦离自己太远,认真地研究两人间的距离后,他给出了最适合的位置:“坐到我身边的椅子上。”

    “啊?”聂若曦看着仅挨着慕容曜的位置,有些狐疑。

    慕容曜突然猛地叩了扣桌面,示意他的话,不容质疑。

    聂若曦落座了。

    慕容曜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扫向聂若曦,观察他小女人的点滴。

    “总裁,我能复职吗?”聂若曦问出了预先准备好的问题。

    “可以。”慕容曜不让自己的小女人离开他的视线,是他的宗旨。

    “什么时候?”聂若曦追问。

    “随时。”慕容曜毫不迟疑。

    “谢谢。”聂若曦自认没有什么与慕容曜可说的话,起身。

    “等等。”慕容曜唤住已向自己行礼,欲离去的聂若曦。

    聂若曦规矩地看着慕容曜,等待他的补充指示。

    慕容曜欣赏着聂若曦的规矩,悠悠道:“这么好的消息,你准备怎么庆祝?”

    聂若曦昨夜就与袁念约定了郊游的事宜,毫不隐晦道:“明天去郊游。”

    慕容曜很满意,只是聂若曦始终未开口邀请自己,不得不从旁提醒:“一个人出门,往往会失去很多乐趣……”

    聂若曦努力回忆自己说过的话,审视后,肯定道:“我没有说单独出行。”

    “你和谁去?”慕容曜猛然间想起聂若曦告诉过自己,她有男朋友,不由将不满的情绪,夹杂到了语气中。

    聂若曦懒得关心慕容曜脸色转变的缘由,只希望尽快离开,她匆匆道:“我和我朋友一起去。”

    “你的朋友,是男是女?”慕容曜誓要弄个水落石出,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男的。”

    “什么时候出发?”慕容曜眼眸中,涌动着恨意。

    “明天,时间他定。”

    ……

    聂若曦则在接受当天的工作后,早早上床休息。今夜睡前的她,比平日多做了一件事,将袁念再三嘱咐的空花盆,放到了睡觉的沙发边。

    而,夜幕中,袁念仍披星戴月地在他即将带聂若曦所郊游之处,移栽着,他精心选购的紫罗兰。

    次日,天边第一抹霞光,透过云彩,唤醒大地,柔柔的风,慵懒地游走于枝头。夜里凝结的露珠,仍躺在软软的花瓣上,聂家的大门,便开启了。

    开门的人,就是聂若曦。她踏着洋洋洒洒的晨曦,迎着暖暖的风,手拎着精心挑选的花盆,按着袁念给的地址,出发。

    她家小巷口不远处的拐角处,停泊着慕容曜的爱驾--绚烂的法拉利。

    只是,他因她手中的空花盆,而,没有扬声唤她。他得弄清楚,她这是私会男人,还是女儿家的爱花之心泛滥。

    他注视着她纤细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他的视线。他嘴角微扬,或许,他可以晚些时候,再call她,在他为她准备好一株娇媚的茉莉花之后。

    他发动了汽车,与立在公车站的她,擦肩而过。

    她没有看见他和他的车。

    他汽车的轰鸣声,被即将进站公车的喇叭声,淹没。

    她全部的思绪,沉浸于一会见袁念的雀跃中。她白皙的脸颊,泛起少女怀春时,羞涩的红晕。

    汽车驶向郊外,凉爽的风中,夹杂中各种清晰的气息,醉人心肺。

    半山腰的袁念,弥望着星星点点洒落在草丛中的紫罗兰,嘴角含笑,期盼着浪漫的降临。

    聂若曦下车后,还未到与袁念相约的地点,便看见了草丛中零星的紫罗兰。娇艳的花,点缀着原野,奔放中,透着羞涩,宛如绝美的少女,用层层面纱遮挡面颊,已看不清容貌,仍能读出她的别致。

    她顺着碎石铺成的小路,前行。碎石旁一株歪斜的紫罗兰,让她止步。爱花的她,凝视着略显病容的花,禁不住将它,移进了带来的花盆中,准备在见到袁念后,再为花,寻找合适的“家”。

    于是,她手里多了盆花。

    她抱着花盆,走到前方的岔路口,便看见慕容曜与袁念扭打的身影--

    “我看你很不顺眼……”袁念狠狠地朝慕容曜的左脸,挥拳。

    “你,我从没顺眼过……”慕容曜避开袁念的拳头,转身一个回旋踢。

    ……

    慕容曜泄愤地挥拳。

    袁念发泄地还击。

    手捧花盆的聂若曦看得怵目惊心,扬声大叫:“别打了,你们别打了!”

    喊声刺痛慕容曜的耳膜,他呆若木鸡地站立,俊美的脸上,承受了袁念狠狠的一拳。只是他仍站在原地。

    袁念收了随时可能踢向慕容曜小腹的一脚,侧头望向聂若曦。

    “你怎么来了……”话刚出口,他便想起,是自己约她的。

    他原本只想给她带去浪漫,没想到与慕容曜大打出手。

    慕容曜冷笑:“你认识她?”

    “她是我女朋友!”袁念趾高气昂。

    聂若曦放下花盆,冲到二人跟前:“你们为什么打?”

    “因为他欠揍!”袁念隐没了,他与慕容曜在各方面的复杂关系。

    慕容曜则理理碎发,漫不经心地打量聂若曦:“你和他,什么关系?”

    袁念明白了慕容曜先才为何问自己,聂若曦没有答应做他女朋友,他害怕被揭穿。最害怕的是,聂若曦责怪他--胡言乱语。

    “不用你管!”聂若曦不喜欢慕容曜干涉她的生活,甚至,连询问的权利,她都没有给他。

    袁念舒了口气,伸手拉住聂若曦的胳膊,示意她别太激动。

    慕容曜盯着袁念触碰聂若曦的手,眼眸猩红,原本就不顺的气,此刻又在心底翻涌。

    他声音冷得骇人,语气也犹如划破冰窟般锐利:“放开她!”

    袁念放开了聂若曦,并不是因慕容曜的话,他遵循。而是,他眼角的余光,看见了聂若曦的不自在。

    “我们走吧。”聂若曦希望结束这场恶斗,至于械斗的原因,她一会会问袁念。

    二人跟着举步。

    慕容曜突然伸手拦住袁念面前,挡住他的去路:“你不用去了。她叫的是我。”

    袁念恶狠狠地瞪着慕容曜,这次约会是他精心计划的。他一把推开慕容曜碍眼的胳膊:“你,多余,所以留下。”

    聂若曦停住步子,转身。只见二人对视,不语。她思索着道:“你们想做什么?”

    “绝对不是聊天。”慕容曜冲聂若曦眨眨眼,脸上的淤青泛起的疼痛,令他的笑容有些苦楚。

    袁念捏紧了拳头,他厌恶慕容曜对他心仪的女孩乱送秋波,忍无可忍中,再次挥拳。

    慕容曜与袁念的再次厮打,另不远处的吴林直起了身子。

    聂若曦不时地劝架:“袁念,别打总裁!”

    袁念分心了,他被慕容曜击中了小腹。

    “总裁,你放过袁念吧!”

    慕容曜走神了,他的肩头中了一拳。

    吴林不能坐视不理了,他泄气地举步,冲到二人跟前,制止打斗。

    聂若曦拉住了袁念。

    吴林制住了慕容曜。

    聂若曦搁在一旁的花盆,让慕容曜有些神伤:“你为什么会带着花来这?”

    他的话,引得了两位男士的注意。

    袁念突然道:“怎么?跟当年一样?”

    “真的一样。”吴林盯着花盆,心底浮现着初见聂晨时的情景。

    “什么意思?”聂若曦越发的不解,看着三个男人出神的脸,低嚷。

    慕容曜推推吴林:“袁念,你走吧。”

    袁念眼中泛着泪光:“对不起,若曦。我想静一静。”

    聂若曦更加狐疑,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似乎在说暗语。

    慕容曜冷笑,看着袁念离开的背影:“你还真是她妹,连在这里出现,都这么像。”

    “我姐姐?”聂若曦忽然想起了姐姐告诉自己,她是因欣语的父亲,才爱上的紫罗兰。

    “他走了。我也走吧。”慕容曜眼前浮现着聂晨捧着紫罗兰,站在阳光下,看见他与袁念打斗时,劝架的情景。

    “喂,你告诉我,到底这关我姐姐什么事?”聂若曦想要弄清楚,却见慕容曜冲着花丛锦簇的小径而去。

    吴林踱着步子,来到聂若曦身边,他也在重演当时慕容曜与袁念打架后,陪同聂晨的过去。只是,今天他陪伴的是聂若曦。

    “天怪热的,我们到前面去喝杯水吧。”吴林看着一脸狐疑的聂若曦,走到她放花盆的地方,为她抱起了花盆。

    “阿林,你告诉我,好不好?算我求你。”聂若曦乞求道。她相信吴林一定会告诉她,有关姐姐当年的事。

    吴林有些彷徨,悲哀弥散心间。聂晨与慕容家结缘,便是从慕容曜和袁念的一次打斗开始。

    该告诉她了。

    他在她期待的眼神中,点头。

    幽静的野外,仅听见吴聂二人细碎的脚步声。

    “阿林,可以说了吗?”聂若曦等待着吴林的解析,见他迟迟没有开口。

    吴林扫向聂若曦的侧脸:“当时,应该说很多年前吧,我跟靖文少爷在这一带办一件重要的事,向花店订了很多的紫罗兰,你姐姐聂晨就是花店来送花的女孩。”

    聂若曦顿住脚步,弥望着草丛中星星点点的花:“那我姐姐怎么会总裁走到一起?”

    吴林淡淡而笑:“曜少爷与念少爷就在你刚才出现的位置打架,你姐姐和你一样,劝架。”

    聂若曦恍然大悟,原来袁念与慕容曜素来不和。可,她不解,期待着吴林的进一步解析。

    吴林走到自己原蹲着栽种紫罗兰的地方,弯下腰:“你姐姐制止了二人的打架,也因此认识了靖文少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