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司令,以权谋妻 > 435,他爱她,情根已深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海风吹乱了刘海,也吹开了伊人笑靥。

    手牵手走在沙滩上,司小北的目光始终绕着郦羲庭在打转,很遗憾缺失了一十八年,错过了她从小女娃蜕变成少女时的那段美丽时光,可骨子里,她还是他那个爱撒娇、爱黏人的小可爱。

    他对她的感情,因为刚刚那个吻,不再苦苦压抑,事到如今,他终于可以任由它自然流露。

    此时此刻,漫步沙滩,那些遥远的记忆,不断地在他脑海里涌现,可惜只有他独有。

    此时此刻,他真盼望她可以回忆起那13年的相伴,那些时光,因为有她,平添了那么多的精彩。

    前世,他是个孤独的孩子,不合群,不爱说话,只喜欢读书、练功,小小的他,因为早早没了父母,比起同龄人犹显早熟。他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刻苦,更想早早长大,早早去完成父母未完成的事情。

    十四岁,当他第一次感受到她的存在,奔波千里,他来到瑞都,找到了那个他“命中注定”的伴侣面对那样一个奄奄一息的初生婴儿,他是那么的不知所措,满心皆是彷徨。

    那时候,他很怀疑老天在开自己玩笑,为什么他的命运会和小奶娃、小病孩关联在一起

    当时,这个小娃娃快要死了,他除了先把她带回去治疗,概无他法。

    然后呢,这个病弱的小不点,一点一点参予进了他的生命里,一点一点撼动了他的世界。

    天知道为了养活她,他费了多心思,正是那些日夜不休照看她的日子,开启了他另一种人生。

    那时,岛上的长者对他说“小孩子的性格和监护人的性格息息相关。监护人开朗,小孩子也会很开朗;监护人不爱说话,小孩子也会被调教的不爱说话;监护人身心健康,小孩子才能身心健康少主,您得改改自己的脾气了别成天板着脸,微笑待她,她会把你的一切全学了去,她将是你的镜子,会折射你身上所有的缺优点”

    为了让了这小不点不受自己孤僻性格的影响,他渐渐改变自己的性格,一点一点学会笑,慢慢领悟怎样照顾一个生病的小宝宝,更以实际行动让她百般依赖上自己,然后一日复一日陪她长大,不离不弃守护她。

    为了延续她的生命,他用自己的血作药引为她治疗,也让彼此之间的依赖更深厚起来。

    因为有她,他学会了微笑面对人生,藏起所有锋芒,只让人看到他纯良温暖的一面。

    小不点几个月时,他曾一度很抓狂,那么一个软绵绵、又爱哭闹、又不肯吃药的小怪物,让他有力无处使,也令他深刻感受到了做新手妈妈的辛劳。

    小不点会笑时,他却被她纯净无邪的笑容迷得神魂颠倒,觉得那该是世间最美最美的画面,它来得毫无预兆,总让人轻易捕捉不到。

    小不点会说话时,他抱着她欣喜大笑,一声“哥哥”,虽然不清不楚,却成为了他听到的最动听的语调。

    小不点学走路时,他张着双臂,看着她为了抱住自己而不断往前追逐,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骄傲。

    小不点会撒娇了,总爱像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娇娇软软,无比奇妙。

    小不点能认字了,他感叹她进步神速,无人可以与她媲美,是如此的独一无二。

    小不点太淘气了,他训了几句,她两眼汪汪,哭得稀里哗啦,把他心疼的不得了。

    小不点病危了,他守在她枕边,寸步不离,只愿这世上有最好的灵丹妙药,可去除病痛,可爱的她每天只会开怀大笑那该有多好

    那些时光是如此的刻骨铭心,让人怎么也忘不了。

    那13年,他养大了她,保住了她的命,不至于早早翘掉,而她也改变了他的世界,改造了他冷寡的性子,让他变得热爱生活,才有了后来他为了她所做出来的那一系列疯狂的举动重回过去,改变命运,他只求一生与她白头偕老。

    再次养她时,他是温温如玉的司小北,知道怎么带孩子,懂得小小的她各种需求,才能将她带得那么好,好到让她的母亲惊叹,直说他是个完美的情人,将来肯定还会是一个宠爱孩子的一百分老爸,她对他很放心得下,期待他们永浴爱河,那份感情,一百年不动摇。

    他一直知道命里有一劫,可不清楚它什么时候会来到。

    18年前,当他和她遇险时,他唯一的想法将她保护好。

    那一天,当子弹钻进身子,当他失去意识即将陷入昏迷时,他明白了他与她的劫,终究没能躲过去。他担忧会错过,却还是一睡不醒,18年时光匆匆逝去,没能陪她走过青春绽开的年华,为此,他有点小失落。

    当他醒来,当他在视频当中看到长成漂亮女人的她,和弟弟亲密无间,他也曾心如刀割,却又无力回天红尘俗世人有千万,各有各的人生,各有各的阴差阳错,各有各的三千烦恼,又有几人可以一切顺乎心意

    到底,他还是回来了,却忍着没有去见她,只愿她可以顺自己喜好而去选择未来的人生,他若不参予,她也能过得好,那便就好。

    爱她,就给她自由。自由的选择,自由的去爱,自由的生活。

    他希望她快活。

    仅此而已。

    其他得失,没什么大不了。

    “哎,如果我不找你,你是不是打算一直避着我”

    对这件事,郦羲庭还是很介意很介意的。

    两个人在沙滩转了一会儿,她忍不住还是问出了口。

    “你会不来找我吗”

    司小北歪着头,一边看,一边笑着反问。

    “你这是算准我会来找你的是不是”

    想到这人是何等的狡猾,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被算计了。

    司小北低笑着摸摸她的后脑,“才发现呀”

    “你这坏蛋,刚刚居然还气我”

    她一把将他的手拉过来咬了一口,怕他疼,咬不下去啊,唉,她有点没骨气。

    司小北轻轻一笑,问“哪气你了”

    “你说那种话,难道不是想气我”

    她忍不住瞪他一眼,嘴出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

    “是你说你要嫁人,我才这么说的,再说,我说得一点错也没有。不管你嫁谁,自己开心就好。”

    他刻意没提弟弟的名字。

    “那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要嫁给别人,你不会阻止”

    她也没提。

    “不阻止。你开心,我会放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都长成这么大了,我怎么能确定当年信誓旦旦说要嫁给我的小不点,现在是怎样一种想法”

    点了点他的鼻子,他笑着往前走。

    她呢,呆了呆,忙追过去问道“我什么时候信誓旦旦说要嫁给你了你出事时我记事已经记得很清楚了,司小北,你在编什么瞎话”

    不再叫小叔,而是直呼其名。不想叫他小司,也不想叫他小北,因为这两个呢称和某人重叠,倒不如连名带姓,这样叫,感觉她和他就没有辈份上的距离感了,并且还有一个老秋气横的感觉,她觉得挺好。

    司小北凑过头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下,直啄得她神情一愣。

    “小乖”

    他轻轻叫。

    “嗯”

    没回过神,也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亲她了,但她挺喜欢。

    “以后叫我辔之。”

    “ei之哪个ei”

    话题转得好快。

    “辔马的辔。”

    “辔之”

    “嗯哼。”

    他点头温笑,目光暖得不得了。

    “这是你另外取得小名”

    “正确来说,是你给我取的。”

    他笑得纵容。

    “我取的”她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迷茫,“什么时候”为什么她完全没印象啊

    “很久很久以前了。”他悄悄环住她的腰,“那时你说,你要一个独一不好的呢称,在你长大后,你就要用这个名字称呼我。因为这件事,你翻了很久很久字典,最后选了这个辔字。你说,我这头烈马,只能由你牵着,只能让你驾奴。你要一辈子管着我”

    “啊”她皱眉,努力想啊想,这种具有独占欲的话,七岁的她能说得出来吗不可能吧

    她斜眼审视,“为什么我完全没印象”

    他勾唇笑,捏她小小的脸蛋,“自己不记得怨谁”

    “我肯定没说过。”

    这会不会是她编的

    可看他神情,又好像不是假的哦

    “没事,你不记得我记得就行。”

    “我真的没说过。”

    他笑着勾住她削瘦的肩,一边往回走,一边踢着脚边的细少,说道“那是你前世的说过的话小不点,你相信有前世吗”

    “呵呵,编,你就可着劲儿地继续编”

    这人,越说越离谱了

    但是,她挺喜欢那名字的。

    辔之,辔之,由她辔他,一辈子纠缠,只有她才许这么叫他,又亲密又独特,真是好名字啊

    “好好好,就当是我编的。走了,回城区填肚子去。”

    他拉起她往他们的车走去。

    有没有说过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迎着阳光,他笑得灿烂,低低说道“哎,叫来听听”

    “辔之。”

    “再叫。”

    “辔之。”

    “多叫几声。”

    “辔之辔之辔之”

    她咭咭而笑,拍他背,说“来,蹲下。”

    “干嘛”

    “把你当马驾驭你啊”

    “淘气。”

    “背不背”

    “背。”

    他叹息着,背上她,慢慢走。

    时光好像回到了从前。

    从前的她最爱赖在他背上。

    时光回来了。

    时光还在继续。

    这一刻,他和她的笑,被晨光照得比钻石还要闪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