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第一保镖 > 第442章 意在辽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官制和军制改革最终还是确定下来,等翻过年就正是实施。

    刘成看着众臣、官员和武将们又说:“日前张辽派人送来战报,与乌丸一战,斩杀乌丸骑兵三万余人,俘虏一万余人,乌丸势力就此瓦解,乌丸老弱妇孺全部全部被我军控制!这些如果不处置好,日后肯定会有麻烦。关于这些乌丸老弱妇孺和俘虏的乌丸骑兵要如何处置,诸位都说说看法!”

    大臣和官员们都低声互相议论起来。

    陈纪站出来说道:“大王,据说辽东、辽西、右北平、上谷等地的乌丸人加起来有十几万人,如果把他们迁入内地,需要大片的田地、草场安置,对中原地区的负担会加重;可如果让他们留在原地,朝廷又需要派兵镇守,时日长久之后,迟早也会出问题!以老臣之见,不如把他们迁到西域以北的金微山以西,依旧以护乌丸校尉镇守!”

    这个提议在朝臣们和官员武将之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议论声更大,众人更加积极了。

    张既站出来拱手道:“大王,属下以为陈公之言值得考虑,据属下所知,金微山以西还有更加广阔的土地,只是从辽东、辽西、右北平到金微山以西有万里之遥,迁徙不易。朝廷对金微山以西的管控也是鞭长莫及,而即便日后乌丸发展壮大,对我中原王朝形成威胁,中原王朝也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应对部署,而且若以护乌丸校尉镇守,也能随时监视乌丸人的动态,除此之外,属下还有一个提议!”

    刘成抬手道:“说!”

    “是!属下以为,对乌丸的处置可以参照对羌人的处置方式,朝廷任命一个听话的乌丸首领为可汗,每天让他们上交多少牛羊马匹,每年提供多少壮丁为朝廷效力,只要能控制他们的人口和牲畜数量,他们就无法对我大汉造成威胁!”

    “还有,金微山以西还有更加宽阔的天地,生活着无数部族,朝廷可以让乌丸人向西征伐,提供给他们兵器甲胄和相应的物资,乌丸人每次从获胜缴获的财物和牲畜之中上交一批给朝廷,这对双方都是有利的事情,日后乌丸人向西越行越远,我大汉就可以顺手接收他们丢下的地盘!”

    咦,这主意似乎不错!刘成和朝廷大臣们听了张既的建议之后都来了兴趣。

    张既的这个提议就等于是把乌丸人当打手一样养起来,给他们提供兵器装备,让他们打谁就打谁,打完了从缴获的物资中抽成,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建议。

    刘成问道:“荀彧,你觉得张既这两个主意如何?”

    荀彧思索片刻站出来拱手道:“属下赞同张既的提议,不过有一点必须要注意,一定要防备乌丸人可能的反噬,毕竟他们手里一旦有了兵器就不是那么容易控制得了的了!如今我朝已经派人在金微山西侧山脚下已经筑城,可以在那里派驻重兵驻防,另外也可以下令让坚昆人协防!”

    “属下赞同!”贾诩站出来说道。

    其他大臣也都同意这个安排。

    刘成思索半响,对众人说道:“辽东太守公孙度自从上任直到如今已有近十年,这十年来一不派使者前来朝见,二不向朝廷缴纳赋税、上贡,还自立辽东侯、平州牧,俨然以辽东王自居!传本王军令,命张辽率军进辽东,朝廷派人携带本王令谕宣公孙度进京述职,若其不来,命张辽率军讨伐,就以俘虏的一万乌丸骑兵为主攻!至于刚才说的关于乌丸处置办法,也一同带去让张辽告知乌丸首领楼班,告诉楼班,这不是商量,而是朝廷的决定,乌丸人不同意也得同意,除非他们想自取灭亡!”

    “是!”相关官员站出来答应。

    这时阎行站出来抱拳道:“大王,几年前宇文部余孽宇文莫那带着一些兵将逃入了漠北东面的大鲜卑山,末将以为这是一个很大的隐患,他们有壮丁数千人,又有一万多人妇人和孩童,再过几年,他们又能发展起几万人,一旦他们钻出大鲜卑山,他们又会为祸漠北,末将以为此事不能不引起我朝重视!”

    郭嘉站出来拱手道:“大王,阎将军所言无不道理,只不过大鲜卑山延绵数百里,地形复杂,想要征剿不易,骑兵肯定是发挥不出战力优势!”

    这几人提出的都是重点,不能不引起刘成的重视,他思索一会儿说道:“那就征调黑山军统领张燕率黑山军去大鲜卑山征剿宇文莫那!”

    张燕的黑山军是招安的,这几年经过整编和加强训练战斗力大大提高,而且黑山军是专注于山地作战的军队,是大汉境内唯一一支山地军,对山地作战有着独特的战术战法,调黑山军打宇文莫那是最好的选择。

    大臣官员们对此也是纷纷点头赞同,毕竟这黑山军已经招安了数年,花费了无数钱财粮饷,也是时候让他们发挥作用了!

    刘成当即下达了正式命令,相关官吏立即把命令书写下来交给刘成检查和用印。

    ······

    辽东军,襄平城。

    公孙度坐在主位上,左侧站着他的两个儿子公孙康、公孙恭,武将卑衍、伦直、贾范;右侧站着文官阳仪、柳毅,还有名士管宁、王烈等人。

    公孙度对阳仪示意:“阳郡丞,你跟大家伙说说吧!”

    “是,侯爷!”阳仪答应一声,站出来对众人说道:“前几天传来的消息相信诸位都知道了,朝廷派出数万骑兵一举击败了乌丸人,连人家的老窝都端了,斩杀了乌丸数万骑兵,还俘虏了一万余骑,如今朝廷大军还驻扎在柳城!我们安插在幽州的探子来报告说他在幽州得到消息,朝廷派了官员带来了摄政王的令谕,人在前来襄平的途中,令谕的内容大约是要召侯爷进京述职!”

    武将卑衍抱拳问道:“这朝廷近十年都不派人来,怎么这次就派人过来了?显得有些太突兀了!侯爷是否要进京?”

    主薄柳毅站出来说道:“卑衍将军,主公召集我们前来肯定就是要商议如何应对此事!朝廷以前不派人过来肯定是鞭长莫及,有袁绍、公孙瓒、鲜卑人和乌丸人挡在中间,朝廷想派人过来也过不来,可如今不同了,朝廷扫平了漠北鲜卑人,又刚刚打垮了乌丸人,目前就屯兵柳城,朝廷已经打通了前往辽东的道路!”

    小儿子公孙恭站出来说:“父亲,朝廷为何要让父亲进京述职?”

    大儿子公孙康冷哼道:“这都不明白,朝廷这是对父亲不满意了呗,这么多年不进京朝见,朝廷能不对父亲有什么想法?我在想,父亲如果真去长安述职,只怕是有去无回!”

    说到这里,公孙康对公孙度抱拳道:“父亲,以孩儿之见,这述职不去也罢,咱们在这辽东山高皇帝远,过得多自在?为何要去长安当受气包?朝廷若是派兵来攻,我等辽东军民利用地形和士气民心完全可以把朝廷大军挡在外面!”

    公孙度听了公孙策的话不置可否,看向管宁问道:“先生以为本侯当如何应对?”

    管宁笑了笑,拱手问道:“侯爷认为如若朝廷大军杀来,以侯爷现今的实力是否抵挡得住?”

    公孙度想了想回答道:“朝廷现在与我辽东之间并无阻碍,只不过是路途遥远一些,若朝廷铁了心的要对付我辽东,以我们如今的实力是挡不住的!”

    管宁点点头道:“这就对了,朝廷这是已经做了好了两手准备了,侯爷若去长安述职也就罢了;若不去,在下敢断言张辽的数万铁骑必定会顷刻而至,届时辽东百姓必定生灵涂炭,侯爷那时就无路可走了!侯爷若去长安,最多也就是丢官而已,不至于被朝廷加害或满门抄斩!”

    公孙度皱起了眉头,说道:“先生为何说朝廷不至于要本侯的性命和全家老小的性命?朝廷若是要杀本侯,还需要什么理由吗?随便弄个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就是了,我一家老小若被朝廷杀了,谁还能给我们全家申冤不成?”

    管宁拱手道:“侯爷,当今朝廷正在极力平定天下,恢复威信,要把地方兵权和财权收拢,消除地方势力割据的局面,朝廷是以正常的形式召侯爷进京述职,若是贸然治侯爷的罪,朝廷日后又该如何对待其他诸侯呢?这会给朝廷消除割据的局面增加很多困难和阻碍!所以,在下以为侯爷可以放心大胆的去长安述职,说不定还能保住官位和爵位,若是不去,那就是坐实了对抗朝廷的罪名,朝廷正好有借口出兵讨伐啊!”

    名士王烈站出来拱手道:“侯爷,在下以为管公所言甚是,如今朝廷在摄政王的治理下已经日渐势大,数年前平定西羌之乱;远征西域打通河西走廊、重开丝路;北征鲜卑、扫平漠北草原,此乃何等威势?小小一辽东之地根本无法抗衡朝廷兵威,若侯爷举兵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啊!”

    公孙度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去长安述职吧,又担心被朝廷扣留;不去吧,只怕真如管宁所说的,朝廷大军很快就会杀过来,正愁没有借口呢,他若不去,朝廷就会以他不奉召为由兴兵讨伐!

    公孙度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十分忠于朝廷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自称辽东侯、平州牧了。自己给自己封官封爵,这已经是逾制,是大不敬,朝廷若是没有能力自然不会找事,可朝廷若是有能力,那就必定会追究到底,官职和爵位是朝廷才能封的,若是臣子能够自己给自己封官封爵,那还要朝廷做甚?

    公孙度的心情是很矛盾的,即便朝廷派来宣诏的使者还没有到来,他已经知道了摄政王诏令的内容,但他去已经感觉到形势很紧迫了,辽东平静的局面即将打破,他必须要在诏令抵达之后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做出决定,因为朝廷不会给他太多的时间考虑和权衡。

    这时公孙恭站出来愤愤不平道:“我就不明白了,朝廷放着那么多诸侯不打,为何找我们辽东的麻烦?你们看江东孙策、荆州刘表、徐州吕布和刘备,还有兖州的曹操、冀州的袁绍和幽州的公孙瓒,他们哪一个不是参加过讨伐董卓、哪一个不是不把朝廷放在眼里的?朝廷为何不去找他们的麻烦?为何不去打他们,干嘛要千里迢迢来打我辽东?”

    公孙度也是很疑惑,问管宁:“先生,本侯也是不解,你说这摄政王到底是怎么想的?”

    管宁思索一下拱手道:“在下以为这可能跟摄政王的治国方略有关,还有一点,那就是恰逢其会!先说恰逢其会,张辽数万铁骑刚刚灭掉了乌丸,正是兵锋正盛的时候,恰好张辽大军又在辽东不远的地方,此时若是班师回朝,日后再来处理辽东之事又要出兵,太过麻烦,索性一次性解决!”

    “再说摄政王的治国方略吧,根据我们辽东这边得到的消息,摄政王自从主政开始,先是亲自统兵出征西羌,彻底平定西羌之乱,解决了这个祸害大汉一百多年的问题;第二步,摄政王在率军平定西羌之后并未返回长安,而是率军由凉州出发一路沿着丝绸之路的古道西行,在西域三十六国绕了一大圈,打败和收服了不服大汉统治的西域诸国,重新恢复和稳定了大汉在西域的宗主国权威,让诸国俯首称臣,打通了丝绸之路。摄政王通过这两场战争,不但让朝廷有了一个稳定发展的大后方,还让大汉与西域加强了商贸、军事、文化的往来,大大提升了国力!”

    “接下来,摄政王派张辽统兵讨伐汉中张鲁,以强大的兵威威胁巴蜀西川,再以子嗣之安慰威胁刘焉,让益州牧刘焉不得不举手投降,回到长安当起了一个闲散的老头子,西南的问题解决了!”

    “紧接着,摄政王又把目光对准了北方的鲜卑人,北匈奴西迁之后,漠北大草原被鲜卑人占据,对汉庭的威胁越来越大,摄政王出兵五万,携十几万匹战马征讨漠南漠北鲜卑人,一举解决了鲜卑诸部!”

    “侯爷您看见,除了关东诸侯之外,朝廷还有其他敌人吗?朝廷现在可以全心全意的对付关东诸侯,谁最容易对付,朝廷就先对付谁,若说朝廷打乌丸,还不如说朝廷打乌丸的目的其实是想打辽东,乌丸只不过是拦路绊脚石,现在拦路绊脚石被踩碎了,自然轮到辽东了!”

    “在下敢断言,接下来朝廷肯定会坐看袁绍与公孙瓒之间的胜负,谁胜,朝廷就会打谁!在下推测朝廷的意图是先平定北方,然后再着手南方,朝廷肯定不会允许有谁既占据冀州又占据幽州,这两地人口和地盘太多太大,一旦被同一方势力掌握,对朝廷的威胁太大!”

    “至于兖州的曹操、徐州的刘备和吕布,这般人现在为了争夺地盘打得你为我活,朝廷才懒得管他们,让他们拼个两败俱伤才是朝廷愿意看到的!”

    公孙度听了管宁的分析,心里哇凉哇凉的,叹道:“看来咱这次是去京城是去定了!”

    王烈笑道:“侯爷,在下觉得侯爷去京城未必是坏事,说不定还是一件好事!”

    公孙度诧异道:“先生为何这么说?”

    “在下觉得朝廷可能会把侯爷树立成一个典型,一个甘心情愿交出地盘和军队的地方诸侯在长安升官发财的典型。朝廷不会吝啬官位,只要在朝廷之内,只要在长安城内,即便再高的官位和爵位,朝廷也舍得给,因为这便于朝廷控制,但是一个边远地区的小诸侯就不太容易控制了!侯爷在拜见摄政王的时候若是能够表现出谦卑的姿态,在下以为这对侯爷的将来是有好处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