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王牌兵王 > 第485章 晕死过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多月后,下午时分。

    一片茫茫戈壁上,一名瘦的皮包骨的男子正艰难地往前走着,背着背囊,头发有些长,脸上出现了严重的脱皮,看不到一点水分,就连眼睛都凹陷下去,整个人就像是被抽空了生命力,全凭一股意志力在苟延残喘着,正是杨正。

    这一个多月来,杨正按照任务路线走,穿过了茫茫沙漠和草原,终于来到人类社会,脚下的柏油公路让人看到了坚持下去的希望,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吃过一顿热食了,已经多久没有好好喝一顿水了。

    很简单的要求,在现代都市打开水龙头就可以做到,然而,在干涸的沙漠,在茫茫草原,却变得比登天还难,沙漠有蜥蜴,有蛇,甚至有沙丁鱼,只要用心去找,总能找到一些,不至于饿死,但没有水真的很难,太苦了。

    杨正只能吃仙人球里面的水分活命,甚至在一个土坑里面舔潮湿的泥土,就为那一点点水的感觉,进入沙漠深处时,杨正就要渴死了,庆幸地发现了一匹死了的骆驼,没有主人,杨正打开了骆驼的瘤胃,取出了里面的水。

    骆驼瘤胃是用来储存水分的,像个水袋,救了杨正一名,否则这会儿已经变成沙漠里面的一具干尸,草原好一点,青草根茎蕴含水分,杨正边走便吃新鲜的根茎补充水分,总算活着出来了。

    一个多月非人生活,杨正感觉自己和野兽没什么区别了,慢慢走着,眼神有些涣散起来,这是失水症,杨正停下来,艰难的睁开眼看向前方,渴望找到些什么,但四周全是干涸的隔壁,除了石头就是干土。

    “应该不远了吧?”杨正缓缓走着,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

    “噗通——”杨正摔倒在地,痛的直抽抽,半天没能起来。

    一辆越野车呼啸而来,停在旁边,跳下来一名男子,关切地问道:“兄弟,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说着,这个人跑了过来,将杨正搀扶起来,车上又跳下来一个人,拿着一瓶矿泉水说道:“来,喝点吧,你这是信徒求愿,还是故意折磨自己啊?整的跟苦行僧似得,要不是看起来像个人,我还以为是野兽呢。”

    “别胡说。”之前那个男子说道。

    “谢谢了。”杨正客气地说道,并没有接水,而是问道:“天马坡还有多远?”

    “天马坡?没听说过这个地名啊,上车吧,搭你一程。”男子说道。

    “不用,谢谢了,你们走吧。”杨正感激地说道,拒绝了帮助。

    “拿着水。”男子继续说道。

    “谢谢,不用了,我能行。”杨正感激地说道,虽然没人监督,喝了也没人知道,但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还真是个怪人,行,你悠着点,这条公路车不是很多,但也不是没有,实在不行就拦辆车搭一程,出门在外,大家都会帮忙。”男子说道。

    杨正道谢,摆摆手示意对方走了,看看前方,已经是冬季,寒风呼啸而过,冰寒刺骨,天空变得灰沉沉起来,可能要下雪了,杨正无奈地苦笑一声,但还是执着地往前走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两个小时,或许半个小时,杨正意识越来越涣散,眼睛都难以聚焦了,脚步虚浮,随时都可能摔倒,这种感觉令人绝望,难道要死在最后的路上。

    按照任务地图显示,下一个目标点就是重点了,杨正提前一周左右过来,但身体亏空太大,眼看着就要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噗通——杨正再次摔倒,恨不能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实在是不想走了。

    太苦了,太累了,太困了。

    杨正艰难地抬起头看向前方,还是没有到终点吗?走不动了,真的走不动了,就这么放弃吗?那么苦都过来了,就剩下最后一段路了,真的要放弃吗?

    绝望,无助,迷茫,各种情绪涌上心头,杨正努力睁开眼,不让自己睡过去,在这片荒野真要是睡过去了,肯定冻死,求生欲望支配下,杨正不甘心的慢慢起身来,拿出了狗腿刀,一咬牙,朝自己胸口扎了进去。

    狗腿刀异常锋利,刺破了衣服,刺进胸口,入肉三分,一股强大的疼痛感席卷脑海,驱散了疲劳,杨正感觉自己顿时清醒了几分,咬牙继续上路,这种放血法是视频里教的,人在意识崩溃的时候给自己一刀,能短暂时间内清醒,过后,身体会更加疲惫。

    顾不上了,一切都顾不上了,左右不过一死,拼吧。

    杨正咬牙朝前走去,希望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多赶路,脑海中浮现出高首的笑容,小妹的担忧,很真实,放佛在呐喊,在呼唤。

    噗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正再次摔倒在地,所有画面消失,意识再一次涣散起来,眼皮如山一般沉重,恨不能就此闭上,再也不睁开了,但一个声音在心底呐喊,呼唤。

    杨正吃力的拿起狗腿刀,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神多了一抹狠厉,那是对生的渴望和执着,杨正一咬牙,再次刺入自己胸口,任凭鲜血直流,嘿嘿的笑了,像个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魔,带着几分张狂,几分冷酷几分狠辣。

    刺痛驱散疲惫,大脑再一次清醒过来,杨正继续上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又一次摔倒在地,鲜血染红了地面,杨正再一次玩命了,又给了自己一刀,不走也是死,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拼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给了自己多少刀,终于,杨正再一次倒下,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了,更别说拿狗腿刀再来一次自杀式刺激,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带着无尽的不甘和对高首、阿妹的思念。

    “对不起了,我的爱,对不起了,战友们,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一个声音在杨正脑海中浮现,一行热泪滚落下来。

    闭上眼的一刹那,杨正好像看到了一架直升机呼啸而来,或许是幻觉吧?死都不安生吗?杨正昏死过去,没了知觉。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