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星纪元恋爱学院 > 第四十二章 不怀疑高智商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去,灵啊!你要做这种实验?!灵啊!你是认真的吗?!”伦海开始剧烈摇晃我的身体,“你不要变成科学狂人啊!那样我会好害怕的!”他近乎声嘶力竭的呐喊,宛如我已经入魔,他在努力唤醒我的良知。

    “小灵!我挺你!”心妍杨唇妩媚地笑着,眸中也已经闪烁起科研的火光,“不疯狂的科学家,不是好科学家,正因为疯狂,才能突破现有的思维。什么时候实验,我做你助手!”心妍给了我一个OK。

    我缓缓回神,看向欧沧溟:“对不起,我错了,我太激动了。”我真的错了,是欧沧溟让我回归清醒。

    我因为听到星质体而高度兴奋,全然忘记这是一件凶杀案,最不能破坏的就是尸体。但要等鲜活的星质体真的很难,因为不会正好有个人在你想要做实验的时候死了,还同意你拿他的星质体作实验。

    难得此刻有这样一具得天独厚的尸体在我面前,我却依然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星质体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死去。心里有种种不甘,但还是要冷静下来等待下一具合适的尸体。

    再者……我也不想让小悟空再一次惧怕我这个疯狂苏灵姐姐。而且,以我现在所学,的确想做实验也不是适合的时候,我既没理论基础,我还没修完解剖学,又没实践经验,我的确需要心妍做我的助手,甚至,她不是助手更是主刀。

    欧沧溟这盆冷水泼地及时,我一个没有相关学识又没有相关技术的人,居然在这里大言不惭地做一个人体试验,这其中每一个数据都有可能被我这个门外汉所破坏,最终又怎么达到我想要的目的?我不给心妍和司徒老师添乱就不错

    “我理解你的心急,保存完好,并且依然具备的活性的星质体并不好找。”欧沧溟继续说着,他的神情与语气一直平静镇定,同样是探讨活性星质体,但他一点也没有让人感觉是疯狂科学家血腥的感觉,更像是在作学术性的探讨,“我也知道你做这个实验,是为了治愈像快闪这样的星能失控者……”

    大家的目光立时从疑惑转为惊讶,快闪那团模糊的影像更是蹦了起来。

    “但实验体这件事还是不能太过着急。”欧沧溟说罢对我点点头,更像是一种安慰,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尸体会有的。”

    他这句话说得让在场的所有人表情僵硬起来,他的语音平淡,语气平静,神情也像是做作业一般认真,但还是让人的背后莫名发毛起来。

    “哈哈哈——小灵,现在我相信你的话,这欧沧溟的确很有趣。”心妍笑着说完,看向一旁的焱神,“来,把尸体打包。”

    心妍的话让焱神和北冥司这些新人神情更是僵硬一分。

    青沐把我们高科技的具备保鲜功能的装尸装备塞到焱神手里,焱神还没接酒又跑出去吐了。

    “切,今天带他们来,真是没什么用,就会贡献呕吐物。”心妍还一脸嫌弃地瞟跑出去的焱神。

    “我来!”北冥司似乎为了证明自己今天有用,准备要在自己女神面前表现一下。

    他蹲到尸体旁,目光也是努力不去看地上的尸体。

    装尸袋收起时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金属盒,大概一个十寸的平板大笑。他按下中央的按钮,立时,盒子向四周打开,下一刻,里面的东西就“砰!”一声炸开,还自带充气功能,眨眼间,就是一个小型的透明胶囊舱,而先前的金属盒部分成了一个屏幕,可以时时监控无菌舱内的尸体情况。

    到了装尸的步骤了。北冥司去抬尸体的头部,当他的双手刚碰到尸体时,他登时干呕出声:“呕!”

    “行了~~别为难新人了。”伦海看样子有点心疼自己的队员。

    “那你去。”欧沧溟忽然在旁边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

    伦海的脸立时苍白,反问欧沧溟:“你怎么不去?”

    欧沧溟眨眨眼:“我是队长,我的责任是指挥作战,正确调派……”

    “行了~~”伦海打断了他,“就是不愿呗,那么多废话。”

    “我来吧。”最后,还是青沐扛大梁。他的嘴角也是淡淡的笑,像是一位老干部对新人不靠谱的无奈。

    北冥司死撑着和青沐一起将尸体转移进了尸舱,封闭尸舱时他可是大大松了口气。青沐老练地在尸舱屏幕上输入相应数据,以保险这具尸体,停止他的变质。

    这个时候如果有擎天的能力就不会出现大家都不敢装尸的情况了。他只要动动手指便能轻松地将尸体撞入尸舱之中。

    在尸体装入尸舱后,欧沧溟转身直接离开房间:“现在去逮捕凶手。”他依然是气定神闲地说。

    “等等!你这牛吹地可真是泰然自若啊。”伦海拦住了他,“整个房间不调查了?”伦海指指整个房间,“就算再好的侦探,也不会只是看一眼房间就说知道凶犯了,小欧童鞋,你看清现场了吗~~~”伦海说到最后拔高了声音,带出了一分嘲笑。

    大家也是纷纷惊奇地看他们的队长欧沧溟。

    心妍抬手靠在我的肩膀上,瞟我一眼,扬起嘴角。

    欧沧溟的神情依然淡定:“凶手还在现场,我现在就去指认。请让让。”欧沧溟推开了伦海,面无表情地继续向前。

    我们彼此莫名地看了一眼,也立刻跟上。

    伦海皱起了脸:“我怎么感觉我跟他在一起,智商被严重碾压?”他说得有些气闷,看向我,压低了声音,“要是他真一秒认出,那我是不是很丢脸?我刚才会不会显得很白痴?”

    我没直接回答,但我用我闪亮亮的眼神告诉他:是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跟欧沧溟在一起少提问,多拉家常的原因。我早感觉到如果对欧沧溟任何决定作出质疑时,会让自己显得有点弱智。因为无论你怎么质疑,最终的结果永远都是他所推断的那个结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