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错炼诸天 > 诸天~修仙 00027 受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呜呜!娘亲!师父!你们在哪儿呢?有淫贼欺负雨儿!”少女越哭越凄然,卷缩一团的娇躯微微颤抖,宛如一只受伤濒死的小鹿。

    烈非错自小并无多少与女子打交道的经验,此刻见女孩这幅惹人怜爱的凄楚模样,心中一纠。

    他方才察觉,原来自己性格中竟隐藏着如此这般多情种子,一股歉意黯然升起。

    “抱歉,若非姑娘执意相逼,在下也不会下此重手。”烈非错掏出随身锦帕递上,方才炎流拂面,女孩娇容虽是无损,不过满面黑炭却是难免,烈非错那失笑便是为此而发。

    女孩只是埋首低泣,不肯接过锦帕。

    烈非错犹豫了一下,俯身下蹲,将锦帕递到近身。

    忽地,心头掠过一丝警兆。

    烈非错急身退起,同时碧穹妙手施展。

    近在咫尺的低首俏颜猛然抬起,绯红双颊上虽是泪痕斑斑,但那双剪水秋瞳哪有一丝哭意。

    ——这鬼丫头是装的!

    暮然惊觉,碧穹妙手迎上袭来之掌。

    波!

    烈非错暗自庆幸,幸好他由始至终保留一分警觉。

    下一刻,少年神情惊变。

    方才那击偷袭被他挡住,但女孩脸上却无一丝惊慌。

    暮地,烈非错只觉胸前两处刺痛,他下意识低首,却见胸口上,两支银针扎入。

    自遭遇女孩至今,少年前所未有勃然大怒,一身昊雄真力涌起,真正杀机勃勃嚣腾。

    可惜,此刻动真怒为时已晚,真气甫运,一阵麻木感急速自胸口散开。

    少年内息一窒,他只觉身躯暮然脱力。

    彭!

    长发身影倒落尘土,目光上移,居高临下之如花娇艳上,映衬着的那幕得意笑容印入眼底。

    “没想到吧?你以为本姑娘只有辟商护身吗?”女孩得意的挺着瑶鼻,一对跌宕也更见傲然,她扬了扬手腕一只玉镯,此刻那玉镯表面通体流光,一股不寻常粉色彩韵缠绕着。

    烈非错不由苦笑,想不到即便心有提防,却还是中了暗算。

    他明白女孩口中“辟商”应该就是被他所夺的短剑,而那两根刺入胸膛,让他周身麻痹的银针,绝对和那只玉镯脱不了关系。

    “姑娘还……真是深藏不露……”烈非错身体动弹不得,一脸恨意的讥讽道。

    “哼,行走江湖若是不深藏点,遇到似你这等淫贼,那我们弱质女流又去何处哭诉?”展露魔女本性的娇容上多了几分狡黠,女孩腰肢轻挪,风情款款地来到烈非错身边,俯身低下。

    霎时,那对惊人弧度弹颤波荡着印入烈非错眼中。

    女孩自烈非错发卷中取出那把短剑辟商。

    烈非错虽然浑身脱力,真气凝滞,但他感觉自己对那头长发的控制并未失去。

    然而,一道念头在心中一闪即逝,他并未控制异发与女孩争抢短剑,他希望女孩误认他这项异能已随着身体麻痹而丧失,这或许能成为关键时刻扭转乾坤的一招暗棋。

    女孩夺过辟商,她整个人暮地轻松下来,美目流转,素手轻探,竟自烈非错手中连炎澡都夺过。

    “好重的大家伙!?”炎澡体实,一入手女孩便感手腕向下一沉。

    “哼!方才你可把本小姐害苦了,等到了城镇,本小姐定将你送入铁铺,熔了重打成一把又丑又破的犁头,看你还怎么威风!”

    女孩对着剑身撒气似地威胁道,瑶鼻一拱,一幕天真可爱流过面颊。

    烈非错微微一愣,这女孩给他的感觉本是心机深沉,诡计多端,出手狠辣,不想竟也有如此天真可爱的一面。

    铮!

    炎澡身具灵性,听闻女孩不敬之言,剑身顿时逼出一道剑威。

    “啊!”女孩惊呼一声,执剑之手一烫,巨剑脱手。

    “可恶!你那恶主人已被制服,竟然还如此猖狂,本小姐现在就废了你!”女孩怒容嚣腾,随身短剑辟商应声出鞘。

    霎时间,剑光寒寒,锐影动四方。

    女孩娇喝一声,执剑砍向炎澡。

    烈非错心神大震,炎澡不但是他今生第一把剑,更因为之前的异变,已经与他建立起一股血肉交融的联系,宛如同胞兄弟,难舍难分。

    叮!

    辟商薄锋命中炎澡阔剑,霎时锐鸣奏响,炎澡剑身骤亮,一股火能逼出!

    “唉呀!”

    女孩满面怒容,眼前巨剑已经离主,竟然还可自生威能将她震退。

    她心中不忿,挥舞辟商再度斩去。

    当!当!当!

    接连数剑,辟商无不被炎澡逼回。

    烈非错心下一宽,如果炎澡有损,他便如断一臂,其中苦楚滋味唯心自知。

    数剑无功,少女心下怒然,一对圆润随着呼吸起伏有致。

    但同时,炎澡之神妙也渐渐进入其心。

    暮地,女孩俏首拧转,不怀好意之眸光注视烈非错。

    “哼哼,既然我奈何不了它,那就唯有找你这个主人出气了。”女孩把玩着手中辟商,一步步向烈非错走来。

    她走的很慢,似乎想因此催化烈非错的恐惧与遐想。

    可惜,烈非错遐想有之,却非她所希望。

    随着女孩接近,那芙蓉月貌,凝脂肌肤变得更为清晰。

    同时,那对巍峨晃颤也紧抓着少年的眼球。

    一股邪火自丹田窜起,少年呼吸沉重,两道视线不受控制的移动。

    一身气态骤变,仿佛是在向少女发出挑衅。

    此刻少女注意力都集中到烈非错身上,即刻察觉到这份变化,女孩双颊羞绝,如花娇颜绯色迷乱。

    “你……淫贼!落到如此地步竟然还敢妄想!?”女孩羞怒交叠,凌然一脚对准烈非错的腿骨踹下。

    痛!

    这是烈非错唯一的感受,女孩出力刁钻,连番重踹都落在最易生痛的位置。

    痛楚袭心,并未让烈非错胆怯,反倒激起他心中那股隐而不显的恶狠。

    ——哼!小丫头!想看我痛苦!我偏偏不如你愿!

    烈非错故意与少女作对,她踹的越狠,烈非错越是将注意力放在波波颤动的曼妙体态上。

    女孩怒意更盛了,她自烈非错的表情中看出这小淫贼是故意为之。

    “哼!即将身首异处,依然淫念不息,既然如此,本姑娘就先断了你的淫根!”少女状若疯狂,竟然真的挥舞辟商,向烈非错的要害斩去。

    烈非错大骇,他想不到这女孩居然如此疯狂。

    “等等!”

    辟商顿在半空,女孩得意的望着烈非错:“怎么,终于想要求饶了吗?”

    烈非错大口呼吸,此刻辟商剑锋离他之要害不过数寸,方才那一刻实是凶险之极。

    少年心思流转,随即平复心情,朗朗道:“与其说是求饶,倒不如说是自白。”

    “自白?你欲白何事?”女孩微微一愣,疯狂神情有所收敛,显然是对烈非错之说辞有些兴趣。

    “我欲白之事,便是姑娘这番无理取闹,含冤错怪。”少年语气沉稳,虽然身躯瘫痪,但语态间仍展露出一份不容置疑的坚定。

    “本姑娘错怪你?呵呵,这倒奇了,我还真想听听,是怎么个错怪法。”

    少女收起辟商,她对方才施展之针有绝对信心,以这小淫贼所展现的功力,即便给他一个月也别想自行驱毒。

    此毒入体,她不怕这淫贼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烈非错忽然吟起儒教诗经中的名句。

    随着动人诗词出口,少年身上渐渐散出一股儒沐之风。

    “圣人之学早有明示,窈窕淑女已是君子好逑,如姑娘这等倾城秀色,即便在下难掩心中这份倾慕痴恋,那又何罪之有?”

    原本以烈非错性格,此等近似调戏之言他是万万说不出的,但是自从重天境与昊雄真诀双重突破后,他之心性也随之转变,胆气骤升,似这等调戏秽言也能面不改色的出口了。

    “哦?怎么我很美吗?”女孩柳眉轻缓,眉宇间似嗔似啐,但却不存怒意。

    烈非错此言如同他丑态般,可谓无礼至极,但观女孩面色,却并未生气。

    少年暗呼侥幸,他不由对那位已登极乐的父亲感激涕零。

    “上儿,你要切记,天下女子莫不希望别人赞她美貌,你若想与某位女子好好相处,便需通透这赞美之法,当年为父能在大批年轻俊才中独占鳌头,娶到你娘亲,靠的便是这路绝技。”

    父亲曾经的自夸回荡脑海,想不到多年前一番戏言,今日竟然真的帮上忙了。

    面对女孩娇颜之问,烈非错心念急转。

    他记得其父说过,天下女子虽然都爱听赞美,但用技施巧方面,也分三六九等。

    似眼前这名少女,如此秀色媚身,平日里得到的称赞必是多如繁星,普通言辞怕是很难打动她。

    因此,烈非错才欲顺水推舟将自己阳举丑态归责到女孩身上,如此奇兵突起,方能受得神效。

    “呵,姑娘之美又何须问人呢?在下如今身陷死局尚是如此反应,还不足说明吗?”

    少女双颊绯红,烈非错如此露骨,根本就是明示了。

    娇羞间,少女心头也升起一股甜蜜得意,这小淫贼此刻身陷杀机,却依然欲念外露,这番不堪虽然源于他淫亵天性,但其中应也有二、三……不!是四、五成自己的因素在内。

    少女对自身展现的惊人魅力非常满意,能令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不顾生死,难以把持,对自身艳秀也算是一番别样褒扬了。

    “照你这么说,那还得怪我喽?”女孩故作恼怒,已经入鞘的辟商把玩间,剑锋随着她之视线,似有若无地在烈非错身上飘移。

    “不错,正是应该怪你。”烈非错无视女孩威迫似的目光,虽然她隐藏的不错,但少年还是自那份目光中察觉到几分笑意。

    他知道女孩心中的欢喜,绝对多过怒责。

    “不止怪你,连令尊令堂也当同责,他们将你生的如此花容月貌,沉鱼落雁,却又不许见者心生绮念,天下哪有此等道理?”

    烈非错呼天哀鸣,仿佛在控诉世道不公。

    女孩“咯咯”娇笑起来,对于烈非错这番明责暗誉之赞美,她显然颇为受用。

    “看不出,你这小淫贼倒还有条灿莲巧舌。”忽地,女孩神色一凛,娇艳媚笑顿时转为凌煞森寒。

    “但是,你以为凭这套诡辩,就能抵消你对本姑娘清白的亵渎吗?”一提及“亵渎”,女孩神色一黯,之前那阵春光外泄,她蒙受的损失难以估计。

    此事若真传了出去,以她地位身份,唯有自尽一途。

    她如今风华正茂,对生命无限眷恋,当然不想自尽。

    因此,如今的她唯有灭口,方能保住清名。

    “况且,你这家伙也真是死有余辜,如此刻这般境况,你居然还能……”少女目光偷偷瞥过烈非错,但却一触即转。

    她方才虽然有一剑斩落的胆魄,但此刻要她面对这等光景,却是难以招架。

    “在下已经说过,此刻无礼窘态,有一半因归则于姑娘这身天仙化人之秀色……”

    烈非错顿了顿,随即长叹一声:“至于那另一半么……归根结底也还是姑娘的错。”

    “还是我的错?”

    “不错,在下之前已澄清,如今这番难以自持,全是因为之前练功岔气所致。”

    “你练功岔气凭何归责于我?”女孩柳眉竖起,大有问责之意。

    不过她尚未察觉,烈非错这番话,将她心中蕴生的那股杀机扰断了。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

    “在下练功有差当然不关姑娘的事,但在下本有抑制心欲之法,可因姑娘方才那两针,导致在下内息凝滞,无法运功平心。”

    烈非错所言不假,如非他此刻内息凝滞,就能以宁心叹收敛心神,自控欲念。

    “哦~~~,原来如此……那我帮你解毒可好?”

    那我为你解毒,可好?

    当然好!

    好的不能再好了!

    真是好到……一听就是消遣!

    “大可不必,反正在下从未做过阶下囚,更是如此美人的阶下囚,正想趁此机会品尝个中滋味,还望姑娘遂了我的愿。”

    “阶下囚?那你岂不是要一直跟着本姑娘了……这太麻烦了,而且多有不便,还是让我现在就结果了你,一了百了,干干净净。”

    .com。妙书屋.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