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错炼诸天 > 诸天~修仙 00014 太虚修改

诸天~修仙 00014 太虚修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刺痛一波波增强,烈非错痛苦的捂着脑袋。

    少年尽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他看出海角两人到了行功疗伤的关键。

    痛楚渐渐减退,或许是因为有了一次经验,这一次的程度明显比之前要轻些。

    感觉痛楚消散,烈非错开始思考这种剧痛以及太虚元数的由原。

    剧痛初现那次,他不但长出这头异发,而且脑中还浮现出太虚元数的片段信息。

    这次他的头发没有异状,但信息却是再度出现,以此看来,痛楚和太虚元数之间必有联系。

    烈非错想到意识离体,以及天外虚空中的奇幻方正,如无意外的话,这些东西和太虚元数也有关联。

    而且,之前借由培元丹造成体质不断变化,得到那些阴阳数字,多次出入方正幻境时,每次离开所感应到的减少,似乎就是太虚元数。

    而最后那次,自己意识被莫名从幻境里拉出,莫非便是因为太虚元数耗尽的关系。

    随即,烈非错琢磨起两次头痛,这头痛应该就是太虚元数入脑引起的。

    换句话说,这两次前他必定做了什么事,才会引来那些太虚元数。

    身处寒泉流水,少年思维清明,他想起来了。

    两次获得太虚元数前,他都有不平凡的经历,第一次时他刚借助正教势力,瓦解了亲戚们吞并父母遗产的阴谋,而且还使几个主犯入狱,更获得了正教灵者亲书的推荐函。

    而第二次,他和新结识的少男少女经历了一场生死与共的大战,并且在本因十死无生的局面下,万幸的保住了性命。

    这两件事虽然看起来没什么联系,不过它们至少有一个共同点。

    不寻常!

    非常不寻常!

    将一切事情联系起来,烈非错渐渐看清了首尾轮廓。

    虽然不明缘由,但太虚元数似乎就是出入虚空幻境的特殊钥匙,每次出入幻境,这把钥匙都会相应减少。

    而获得这把钥匙的途径,目前推测似乎就是亲身经历一些“不寻常”的事。

    至于进入虚空幻境所能起到的作用,烈非错心里早就有了一番大胆的推测。

    如果假设他自己的身体每项素质,例如力量、反应速度等冥冥中都有一个对应强度数值的话。

    那之前服食培元丹后,脑中闪出的那些“阴阳阳阴阳”“阳阳阴阴阳”的信息,可能就是自身数值的变化信息。

    依据灵寿子所说,培元丹的功效是增强体质,依照当时服下后的感觉来看,这种丹药应该是作用于力量素质方面的提升。

    之前自己依循信息,不断出入虚幻空间,在一次次筛选中找出的那唯一一个数值,可能就是对应他自身的力量数值。

    因此,当烈非错将那些阴逐个点成阳,又被拉出虚幻回到现实后,一身力量才会无端暴增,去到几乎能移山填海的地步。

    如果单靠灵寿子的那瓶培元丹,绝不可能有此神效,不然的话打死他也不会慷慨赠出。

    烈非错幼年时曾经听过一则传说,据说人自诞生起,冥冥中已经将其一生定下,大致生老病死,小至一呼一吸。

    而纪录着此人一生一切大小琐事的信息,都隐藏在无尽天外虚空的某一处,亘古如此,循环往复。

    烈非错不清楚这则传说究竟是真是假,不过如果假定传说真有依据的话,那他说不清已经找到那处神秘的天外虚空了。

    暮地,少年心中闪过一念。

    太数玄裔之所以无法得到成仙,便是因为修途太过坎坷,用以充填每一境六十甲子难关的灵气需求太过庞大。

    但如果能使用之前修改虚空方正的方法,那增长灵气岂不是轻而易举。

    甚至乎,他可以借此直接修改境界,一日封神也不无可能。

    想到此,少年呆愣了。

    虽然月悬高空,但他的眼前却是闪耀着一幕万丈光明。

    荒山孤居,幽静宜人。

    可惜此刻的烈非错没心情欣赏这些,眼前有件更重要的事,攸关性命。

    “我必须在三日之内练成昊雄真诀第一重?”烈非错不确定的问道。

    云海角、风天涯面色凝重,就算懵懂如云海角,也明白这句话所代表的意义。

    沉默持续了片刻,海角无奈的托起掌上那摊开的手札。

    “爹的手札里是这么说的。”

    运功疗复伤势的三人,为了解决烈非错反噬问题,回到云海角的家,他们自云穹苍遗物中找到一份手札,其中记录了不少他生平练功修道的心得。

    其中就提到,如果遭遇到如同烈非错这种,因为受灌顶速成本门昊雄真诀而导致反噬的状况,解决方法就是以最短时间将昊雄真诀修练有成,如此才有望控制暴乱的内息。

    以烈非错之前得到传承的功力总量,以及他此刻每次反噬间的间隔,对应手札上的记录,他最多只有三天的时间。

    “应……应该还有别的办法的!”风天涯迫使自己勉强露出笑脸,虽然此言出自她之口,不过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只有短短三日时间,烈非错便将阳功反噬,爆体而亡,这么点时间,能想到什么办法。

    风天涯之所以会这么绝望,最多还是源于手札上的另一则记录。

    “昊雄真诀神妙无方,尤其第一重更是神功之基,余自修练起,九年功满破极,后惊闻竟乃本宗五百年来速成之冠,不甚欣喜。”

    风天涯不清楚那位云伯父留下此言时是什么心情,但她见到这些话时,心中充斥的只有绝望。

    连那位修为超凡的云伯父都练了九年才突破,如今烈非错只有三天,即便他有云穹苍所传的功力做底子,依然是难如登天。

    忽然,被宣布只有三日性命的烈非错率性一笑。

    “三天么……,看来我得抓紧了,我这就练功去,这三天的伙食琐事就麻烦二位了。”

    “你……你真的要去练?”风天涯表情怪异,俏眸流转间,她心中生出一份错觉。

    烈非错那一脸自若,就仿佛此刻性命受危的根本就是另一个人。

    “是啊,只有三天了,不抓紧可不成。”

    “也……也对呢,那你专心练功吧,别的是就交给我们了。”

    “那便有劳了。”烈非错温文尔雅的作辑行礼,随即迈着轻快的脚步离开房间。

    目睹烈非错离去,屋中剩余两人面面相窥。

    “喂!女人,烈非错能治好吗?”

    理所当然的语调,极端无礼的称呼,风天涯俏眉一挑:“什么叫‘喂!女人’,你这个荒山野人……看在我们曾经同生共死的交情,本姑娘允许你以‘天涯’两字唤我。”

    风天涯怒容满面地斥责,但话到中间,她似乎想到什么,语气稍稍收敛一些。

    “天……涯……叫起来挺麻烦的,没有‘女人’顺口。”云海角重复了几声。

    闻他抱怨声,红衣少女顿时生出一种鸡同鸭讲的无奈感。

    随即,她神色一肃:“再顺口也不准叫,以后被别人听到,成何体统!”

    风天涯再一次要求,此刻的她并未注意,自己言语间透露了几分内心深藏的真意。

    言中带及“以后”,说明她未想过此间之后要与海角分道扬镳。

    可惜,此刻在她身边的并非精明的烈非错,对那丝不知有意无意的弦外之音,荒山大野牛丝毫不闻琴音。

    “哦,天涯是吧,我知道了。”云海角有些不耐烦的说道,随即,他又回到那个问题:“那天涯,烈非错能治好吗?”

    单纯疑问重复,兽衣少年的内心揭示无疑,对于烈非错这位新交的生死之友,海角非常看重。

    风天涯微微一愣,兽衣少年眼中的冀期,她让不忍道出实情,但却更不忍欺骗。

    内心数次挣扎,她还是决定将真相告诉他。

    “很难,依据手札上所显示的资料,想要在三日之内练成昊雄真诀,除非是传说中的先天道体。”

    “咸……天……倒踢,什么东西?”云海角的脑袋上闪烁着豆大的“?”号。

    风天涯微微一叹,面对身边极度缺乏常识的野人,她唯有将来龙去脉讲个清楚。

    “据说,这世上有一种特殊的人,这种人的体质与常人大大有别,他们不但在修道一途表现的进步神速,甚至天生具备难以想象的奇能异力,呼风唤雨,引火聚雷,能人所不能,修行界将这类人统称为先天道体。”

    “原来是这样,那说不定烈非错就是呢!”海角畅怀一笑,他仿佛已经见到烈非错痊愈的画面了。

    “但愿如此。”风天涯苦笑着,如果真是这样,那该有多好,那样的话她就不用失去这位新得的生死之交了。

    烈非错是先天道体?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不过,他有一张比先天道体更厉害万倍的王牌。

    盘膝端坐河边的烈非错,依照功法运转着昊雄真诀。

    他当然不准备利用三天的时间将真诀练至第一重圆满,他所需要的只是增加一点点的修为。

    赤阳之力流转四肢百骸,昊雄元力在功诀推动下,与天地间的万物正能呼应着。

    不知过了多久,体内的昊雄真力有了一丝实质增加。

    此时,烈非错脑中闪出一道信息。

    阳阴阴阴阳阴阴阳阳阴!

    ——果然!

    烈非错大为欣喜,这道信息的出现,意味着他等待的奇迹再次降临。

    意识锁定这道信息,下一刻,烈非错只觉天旋地转,意识穿破九霄,来到那片神秘的虚幻空间。

    烈非错心念一动,默念着“阳阴阴阴阳阴阴阳阳阴”。

    随即,虚空中出现大量的“阳阴阴阴阳阴阴阳阳阴”字体。

    脱离本体的意识无法察觉身体因极度兴奋而产生的反应,不过烈非错推断,此刻那副盘坐在河边的身体,必定呼吸急促,瞳孔放大,心跳不已!

    之前的推测又一次被证实,这不但意味着反噬之害难以袭身,更宣告少年的封神美梦有望达成。

    更重要的是,有了这项奇能,即便是太数玄裔之身,依然有望玄而不废。

    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烈非错存念欲离开空间。

    依据上一次的经验,身在这个空间的自己,是由莫名获得的那些太虚元数支持的,他必须抓紧时间,不能造成元数的虚耗。

    意识回归本体,收敛心神,烈非错再度运功。

    良久之后,体内功力又增一分。

    阳阴阴阳阴阴阴阳阴阴!

    少年再度存念,暮地,意识破空穿云,再至天外。

    意念驱使间,虚空中浮现的字体变成了“阳阴阴阳阴阴阴阳阴阴”,那些闪耀着金色的字体,比方才要少许多。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终于,虚空中只余下唯一的金色字体了。

    阳阴阴阳阳阳阳阴阳阳!

    意识锁定那唯一字体,字体即刻向烈非错飞来。

    指尖接触之际,字体瞬间爆开,夺目的金色光华闪现,无尽方正再立眼前。

    第二次见到方正,烈非错的震惊减弱许多,他找到了方正中“阳阴阴阳阴阴阴阳阴阴”的位置。

    果然,在这条字体的后面,大串“阴”字排列着。

    如同上一次那般,他手指触点,一个个“阴”字转变为“阳”。

    一排、二排、三排……

    烈非错忘我的点转着,终于,最后三位之外,他见到了久违的“阳”字。

    上一次,烈非错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被拉出空间的。

    此刻,那股吸扯力并未出现,估计他的太虚元数尚未耗尽。

    烈非错犹豫了一下,他又将两位点成了“阳”字。

    望着只余最后一“阴”字的方正,少年的情绪再度激动起来。

    他心念流转,意识又一次退出虚幻空间,返回本体。

    意识方回转,他即刻察觉到体内一股勃勃热能,四肢百骸畅快无比,浑身每一处都充满着力量与生气。

    奇妙的是,体内的热能比之前反噬时更为炽烈,但此刻烈非错却感受不到一丝痛楚。

    这些热能仿佛都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就如同血肉筋骨,相辅相连,不可分割。

    少年的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昊雄真诀第一重,圆满!

    能以太虚修改之法将昊雄真诀第一重练至圆满,自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随即,烈非错也产生了一份疑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