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错炼诸天 > 诸天~都市 00042 精神魅惑

诸天~都市 00042 精神魅惑

 热门推荐: 黎明之剑全职法师圣墟万道独尊元尊大数据修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事实上此刻烈非错的处境远没有她所说的这么糟糕,不过在这个明显缺乏类似应对经验的少年脑中制造出一个假象的强大敌人,更有助于实现顾清影此行的目的。

    烈非错沉默的思索着,顾清影话中的真实性究竟有多少,此刻的他无法判断,不过至少他从顾清影的语气中听出,眼前这位绝代芳华的性感女神似乎有应对的办法。

    不过烈非错现在还不想立刻开口求助,对这个女人烈非错无法完全的信任,而且她自曝的身份也带给烈非错不小的心悸,家中床底下还有整整一堆未处理呢?在此之前最好不要与官方部门有太多牵扯。

    “顾小姐,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堤防的,我的朋友还昏迷着,我想立刻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就此失陪了。”烈非错指着昏倒在地的牧缘说道。

    “哦!当然,烈同学你对同学还真是温柔,既然如此我们就此分手,这里附近我已经探查过了,除了工厂中的这些人外,匪徒没有同党,你可以放心大胆的从正门离开。这是我的联系电话,如果你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别忘了打给我。”顾清影递过一张襄着金边的黑色卡片,上面的署名是伊斯卡丹的首席形象顾问。

    收好卡片,目送诱人丽影离开的烈非错将自己的外衣脱下,包裹著牧缘曝露过多的肌肤,背起这具活色生香的玉体离开了废弃工厂。

    对牧缘性格有些了解的烈非错,绝对不敢就这么任由她衣衫不整,玉体横陈的出现在他人的视线中,如果他如此作,那不久之后就得准备面临第二度的追杀了。

    “去医院。”将牧缘安置在后车位,烈非错对司机说道,此刻的他开始思索之后该如何向警方解释这次事件,虽然为了救人,但毕竟自己手上又多了几条人命。

    在华夏,任何关系人命的案件都属于大案子,麻烦不小。

    “小飞!发生什么事了?”月无瑕一脸担忧的问道。

    被初恋情人以这种眼神望着,烈非错的心头涌上一股股暖流。

    “那些绑架者把她弄昏了,我闻到一股哥罗芳的气味,希望那些混蛋没有用太多的计量。”烈非错的语气中抬着懊悔与自责,牧缘是在他眼前被绑架的,如果她因此受到什么伤害,自己怎么说都应当负一定的责任。

    “她的心跳与呼吸基本正常,药物对她的损伤不会很严重。”为牧缘把脉后,月无瑕微笑着说道,既然这女孩是烈非错的朋友,身为烈非错“姐姐”的月无瑕自然不愿见到她受到伤害。

    ……

    洁白无瑕的病床上,一位靓丽的少女满怀愁思的望着窗外,她的表情好似有千言万语,而在她身边,陪坐着同样一位俊秀的少年,少年默不作声的望着女孩的身影,他在等她开口。

    “知道吗?他很少来看我,在我的记忆中,自我进入高中之后,我们见面的次数不会超过十次。”牧缘日有所思的说道,她的语气带着深深的哀愁。

    烈非错沉默的听着,他知道此刻自己根本就不应该开口,只要扮演好最佳听众这个角色就可以了。

    对于牧缘口中的“他”所指何人,烈非错自然猜得到,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那位神通广大的“他”,烈非错就不会遭遇之前的那场搏杀了。

    “自从我懂事开始,我就不认可他那所谓的‘事业’,不过他从来都不肯听任何人的劝说,关于这一点,我那个白痴的哥哥倒是完全承袭了。”

    直到此刻,烈非错才知道牧缘还有这么一个“哥哥”存在,不过显然她们兄妹的感情不怎么融洽。

    “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你准备通知他吗?或者说,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虽然清楚自己的角色,烈非错还是忍不住问道。

    此刻的他对那位能称作“伯父”的人的态度非常关心,不知道他准备怎样应对来自另一股黑暗势力的攻击,最重要的是,自己有可能从这场本应完全不相干的战争中脱身吗?

    牧缘放弃窗外的景色,转过头来,带着几分自嘲的笑道:“他只是太忙以至于没有时间关心正在上学的子女,对于血亲孩子的安全,他还是很在乎的,还记得上次的那把枪吗?那就是他为我提供的一种保障。”

    牧缘提到上一次,烈非错唯有苦笑以对,对那把曾经瞄准自己心脏的夺命利器,他绝对是记忆犹新,他甚至一直在怀疑,如果不是之后的突发事件的话,自己与那把枪之间的“接触”,肯定不止如此。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每天必须在保镖的陪同下去上学?还是说你会被禁锢在乡村河边的小别墅里,直到这次事情完全结束?”

    “我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接下来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牧缘的语气万分无奈。

    “嗯~~~,还记得你上次提出的要求吗?这些天里我已经准备了一些简单的基础打坐修炼方法,如果你真的不幸被禁足了,或许这是个消磨时间的不错选择。”见到牧缘这幅哀愁的样子,烈非错不由有些心软,此刻显然不适合深入探问自己的人生安全问题。

    “真的?”看来对牧缘来说,这个惊喜并不小。

    “当然,千真万确!”以自己与张忘年的关系,索要一些基础的功法应该不会太难,虽然之前打算询问了张忘年后才给牧缘回应,不过眼见此刻这名秀丽美少女的哀怨,烈非错决定先斩后奏了。

    “谢谢你,烈非错。”牧缘嘴带笑容的望着烈非错,这一刻,这名一直表现的与外表不相符彪悍的美少女,意外展露出柔情。

    “不,这没什么,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好朋友,不是吗?”

    这是烈非错的真心话,之前的那次事件中,他、牧缘,还是那位美女老师安耀晴绝对可称得上一起出生入死,这种经历下建立的感情是任何感情的无法替代的,独一无二!

    “白痴!蠢货!被下半身控制的垃圾!”魅影那惊天动地的辱骂声充斥在烈非错脑中。

    “这怎么能怪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精神魅惑,而且我和那个女人之间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烈非错高声的抗议道。

    就在不久之前,他回到房间后,那位风华绝代、艳丽无双的魅影小姐就无端大怒,在烈非错付出被骂的狗血淋头的代价追问后,才知道让她大怒的原因。

    精神魅惑!

    精神力中衍生能力的一种,最直接的作用就是通过高级精神暗示的方法让见到自己的人产生出莫名的好感。

    据魅影所说,此刻烈非错身上的精神力余波透露出他曾经受到精神魅惑的事实。

    自己外出后,所见过的人寥寥无几,在排除自己被男人吸引的可能性后,烈非错将目标锁定在那位突然出现的自称隶属国家安全部的顾清影小姐。

    毕竟已经有一定认识的牧缘最先可以排除嫌疑,而他更不可能将怀疑的目标放在自己心仪已久的梦中情人身上。

    难怪这位首度见面美女会对自己产生那般强烈的吸引力,原来这一切并非自然形成的。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对这件事有这么大的反应,就算我真的被那个女人诱惑了,那又代表什么呢?”烈非错不满的反问道,此刻魅影的表现就好像是抓住丈夫外遇的妻子一样。

    “代表什么!?你这个既胆小又好色的小混蛋给我听好了,我才不在乎你是不是被人诱惑呢?我会生气时因为你竟然让这么粗劣手法得逞了,天天面对我难道就不能让你增加一点点的抗性吗?”魅影飞到空中,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烈非错,与以往一样,此刻的烈非错只能见到雄伟的硕峰压迫在自己头顶。

    魅影的回答让烈非错哭笑不得,原来她的怒气是源自自身魅力某种角度上的败落。

    “好吧!我答应你,如果以后再见到那个女人,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想起你的。”

    “不,你的保证可没什么信用度,看来最近我应该常常跟在你的身边。”魅影诡笑着说道。

    魅影的话让烈非错心惊肉跳,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这位引导者小姐不久之前在家里闹出的灵异事件,如果让她跟在身边,或许不久之后烈家宅邸就会被来自各方的灵异节目录制组包围了。

    但是再一想,这也许不是什么坏事,自己最近一直多灾多难,从一开始的被校园小混混围堵勒索,升级到之后的恶匪围困学校,再加上今天的那次致命搏杀,如果身边跟着一对无形之手的话,无疑更能确保自身的安全。

    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明天的计划,现在自己最需要的是好好地睡一觉,毕竟今天的经历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非常消耗精力的,就算是已经觉醒了意识体的烈非错也不列外。

    ……

    “你今天的计划是什么?”跟在烈非错身后漂浮着的魅影百无聊赖的问道,才出门没多久,她已经用那对无形之手调戏了好几位身材前凸后翘的俏媚女郎了,她们中至少有三人对烈非错投来鄙视的目光。

    “我打算到张老那里去一次,有些事想与他商量。”烈非错有气无力的回答,让魅影跟在身边果然是极大的错误,可惜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说服她再度回到衣柜里了。

    不过今天烈非错的运气似乎不错,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官方人员前来询问昨天废弃工厂里的命案,或许那位自称来自国家安全部的顾清影小姐在此事上确实起到了作用。

    “啊!就是那个老神棍,你指望他能指点你什么?”魅影的语调带着嘲弄。

    “魅影小姐!我郑重警告你,张老是我为数不多的知心好友,你可以取笑我,但请别侮辱我的朋友!”

    烈非错的语气变得严峻,魅影感觉少年身上散发的强烈精神波动。

    烈非错的反应让魅影非常意外,不久前这个小子还是任由自己搓圆捏扁的小菜鸟,想不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拥有直面自己的勇气了。

    面对那张愤怒的俊脸,魅影意外的没有采取还击。

    “你……成长了。”

    “嗯……,哦!那个……那个……谢谢夸奖。”烈非错不知所措的说道,魅影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刚才他还在懊恼该怎么面对这位刻薄的引导者小姐接下来的攻击。

    两人间保持着冷场来到路口,没过几分钟,烈非错幸运的拦到了一辆的士。

    把地址告诉了司机,烈非错仰面靠着后座,此时此刻,他想对身边的魅影说点什么,但有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沉默了片刻,他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话题。

    “魅影小姐,有什么办法能抵御你所说的那种精神魅惑吗?”

    “哈哈!还亏我刚刚觉得你有些成长,你居然立刻就问出如此愚蠢的问题?这世上没有任何力量是不可破解的,你的提问应该是我是否掌握这种破解的方法?”看来那个尖酸刻薄的引导者小姐又再度回来了。

    “白痴小子!你听着,抵挡精神魅惑的方法很容易,那就是控制你的精神力强烈的波动,因为大多数的精神魅惑都需要受术者处在稳定迷离的精神状态中,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警觉到自己正被精神魅惑暗算。”魅影鄙视的望着烈非错,之前这小子可是在回家之后,经由自己的口才知道被暗算的事实。

    “大多数?你的意思是还有些是用这种方法无法对抗的?”

    “废话!凡是都有特例,精神魅惑也不例外,以你目前掌握的力量,如果遇到这种情况,那你就自认倒霉吧。”

    对魅影的嘲讽,烈非错不敢反驳,今日魅影能这么痛痛快快的把答案告诉他,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

    就在此刻,烈非错忽然觉得的士窗外的景色有些陌生,他们好像正在往郊外的方向行驶。

    “司机!怎么回事!?为什么车会向反方向行驶?”烈非错警惕的问道,同时他的精神力已经运转了起来,准备随时夺取刹车与方向盘的控制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