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错炼诸天 > 00292 画地为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蓝棠周身突然变得模糊,同时一波光芒自他身上释放出。

    炎雨晴目睹这一幕,眼神一锐。

    下一瞬,蓝棠模糊的身体,背后一道练匹般的光芒飞出,仿佛一张画布展开。

    画布三尺高,但却好似有数十丈长,延绵无尽,霎时间练匹画布盘绕一圈,形成一个直径十丈的圆形,将炎雨晴与他自身皆包括入去。

    光化画布于炎雨晴四周流转成环,仿佛擘画出一地天外境界,不属人间。

    同样立足于这个范围内,蓝棠眼神锐动,下一瞬,他开口了……说的却不是人话。

    “画地为狱!”

    蓝棠口中吐出这四字,用的却不是寻常语气。

    似唱,又似怒喝,却又全都不是。

    四个字已极快的速度发音完成,每个音节的吐露,天地似乎皆有感应。

    如此怪异的一幕,炎雨晴却瞬息洞明。

    ——果然,是炁音!

    炎门大小姐眼神凝重。

    炁音是炁修体系衍生出的一种技能,唯有突破到炁士境界方可使用。

    天地间无数炁修功法,越往上层越需要天人合一,感应天地自然之力,而炁音便是为此而生的。

    启动武技招式,或者术法之力时,若配合上炁音,便能进一步沟通天地,增强招式术法的威力,甚至某些招式术法,炁音本就是启动的关键,非炁音不显。

    炁修六大境界,最低阶的炁者达不到真正感应天地的程度,因此炁者境界的招式术法尚用不到炁音,然自炁者之上的炁士开始,天地之桥通达,自然之力与己身共鸣,真正开始炁音之路。

    炁音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发言,速度极快,却又一字一句都能听清。

    一句炁音代表着强力武技招式、术法即将现世,这种招式术法与炁者境界时,普通状态下凝炁而发之招式,威力大相径庭,不可同论。

    画地为狱。

    这便是蓝棠即将使出之招的名字,非常贴合现实的名字。

    此刻那化作练匹画布的乾金炁力,将方圆数十丈笼罩其中,便好似于此天地间立下一座牢笼监狱,炎雨晴俨然便成了牢中的囚犯。

    画布并非禁止,而是以环形轨迹盘旋流飞,四周风旋顿起,地面烟尘因此扬掀,迷乱无明。

    炎雨晴眼神锐利,炁者之洞察提升至顶峰,观察着四周流转之画布,寻找破绽。

    百花龙雀锋刃四顾,随着锐利眼神而动,监察四方,等待杀机降临。

    下一瞬,炎雨晴从初窥炁音的震撼中醒来,她判断蓝棠此刻画布流转,是在为炁音招式蓄势,若让蓝棠蓄势成功,那他以炁音而发的招式便是满盈状态。

    若是如此,何不先下手为强,阻他蓄势。

    心念抵定,炎雨晴右手龙雀高举,足下一点整个人倏然腾空,更带起一股旋势。

    龙雀枪尖化作剑锋,整个人于空中翻滚着,向蓝棠翻劈去。

    这一击,龙雀本体为枪,指天化剑,最终翻滚旋劈却走刀势。

    若非修炼过锋扬百殛、长镝千幻这等幻化各种兵形的招式,换做旁人来,动作之间的衔接难以如此流畅。

    就在炎雨晴飞旋于空之时,她飞旋的身影被月光照射,印在四周画布上,仿佛壁画飞天,美轮美奂,却也英姿飒爽。

    飞旋身姿斩至蓝棠面门,然而蓝棠原本蓄势待发的姿态,倏然间却仿佛早已完成蓄能,身形侧转,炎雨晴劈空一击斩落黄土,尘土飞溅,却已无用功。

    一击落空,炎雨晴身形尚未落定,眼神却露骇然。

    她因为判断蓝棠尚在蓄势中,这才发出如此一击,但此刻看来,蓝棠竟是早已蓄势完成了。

    蓝棠侧身避开劈天而下的一击,下一瞬……不,只有半瞬,他双足遁地,身形急速旋转,须臾间绕到炎雨晴的身侧,剑锋扬动。

    噗噗噗!

    剑刃破风,更划破炎雨晴身侧衣物,裂帛炸响。

    炎雨晴眼眸惊锐,侧肋传来一丝痛感,这一剑伤的不重,但已破皮流血。

    完成了这一击,蓝棠后续动作并非追击炎雨晴,反倒是长剑凌空一点,一道剑气自他长剑激射而出,落在画布之上。

    一个金色的“一”字浮现。

    点出了这一字,受创的炎雨晴却已反应过来,百花龙雀直刺蓝棠背后,蓝棠脖子一低,龙雀于他脑袋上方盘旋一圈,未有建功。

    蓝棠足下一点,整个人翻旋而起,自炎雨晴头顶翻过,顺势一脚揣在炎雨晴肩头。

    波波!

    一声震爆,炎雨晴肩头受力,整个人被踢退。

    蓝棠身在空中尚未触地,剑尖再动,又是一道剑气投入画布,一个金色的“二”字浮现。

    双足落地,蓝棠即刻旋身,长剑流转,回头向炎雨晴攻来。

    炎雨晴被踢中肩头未及反应,两人错身而过。

    噗噗噗!

    又是一声裂帛,炎雨晴腹部衣物又是一道裂口。

    但这一次没有疼痛之感,这一剑只破衣物,未伤炎雨晴身体。

    与炎雨晴错身而过,本该趁此机会转身再攻的蓝棠,又是长剑递进,剑气飞射,于画布上留下一个金色“三”字。

    炎雨晴二度被击中,眸光中怒火腾升,怒容旋身,龙雀扬锋直攻蓝棠背面。

    蓝棠完成“三”字,这才回身应对炎雨晴。

    他足下一圈,身形腾动避开炎雨晴的攻击,随即剑锋又是一挑,剑行急速,于炎雨晴肩头留下痕迹。

    噗噗——!

    裂帛再起,这一剑划过,剑锋上带着些许血丝,自是已伤到炎雨晴肩胛部位。

    又一次建功,蓝棠长剑流转,剑气再度激射入画布,“四”字浮现。

    感受肩头一丝疼痛,炎雨晴怒火灌目,压下肩头痛感不适,左右龙雀扬锋,一刺蓝棠面门,一取蓝棠胸腹。

    蓝棠剑锋再行,先是左砍破面门一击。

    叮叮叮——!

    随即又是右斩挡胸腹一刺。

    叮叮叮——!

    下一瞬,剥开胸腹龙雀枪刃的剑尖,一击直刺,锐利剑气直逼炎雨晴另一处肩头。

    噗噗噗——!

    裂帛呜鸣,血花飞溅。

    紧接着,建功立业的剑尖侧移三寸,一道剑气激射,印上画布。

    五!

    这一击与之前两处伤口不同,鲜血飞溅,创伤颇重。

    炎雨晴受创倒退,硬是咬着牙,不呼一声痛。

    美眸中凝着决然,视线似乎投向某一点,却又似有些模糊。

    眼眸中的决然喧嚣着战意,巾帼从不让须眉,些许痛楚又如何阻的了炎门靖浪府百代将血。

    炎雨晴眼中的模糊不过须臾间,数息,或许都未足数息,眼神恢复锐利。

    百花龙雀双枪旋动两枪枪尖下击,于触地的那一点交会。

    彭彭彭——!

    龙雀上坎水炁力二合为一,一股炁力贴着地面,一路破土向蓝棠轰去。

    蓝棠剑身一旋,乾金炁力凝聚剑上,一剑下击,乾金炁力同样灌入土中,急行于地。

    乾金金黄,坎水银白,两道色彩潜土而行,倏然交拼。

    彭彭彭彭彭彭——!

    炁力于地下交拼,一股威能震爆,将大地自下而上炸出一个三尺窟窿。

    完成了这一剑,蓝棠剑锋再动,剑气激射入画布。

    六!

    “六”似乎是一个终结,随即,蓝棠剑锋收势,更是一翻掌,将围绕四周的画布成环收纳,数十丈画布成环化作金光练匹,呼吸间隐入蓝棠掌心。

    他的嘴角浮现一抹淡定笑容,视线停留在炎雨晴身上。

    方才那一轮延绵攻击,令炎雨晴三处受伤,两处见血,流出裂帛。

    “炎大小姐,在下这画地为狱滋味如何?”这一句问的轻浮,语气更充满戏谑。

    炎雨晴目光沉定,蓝棠方才那轮攻击,每一击命中,接下来无论取得任何优势,皆被他放弃,只顾在画布上留下一笔。

    炎门大小姐目光灼热,美眸扫过自己身上两处流血伤口。

    “几滴溅血,不过如此。”炎雨晴语气淡然,面上无一丝伤痛隐忍。

    蓝棠嘴角笑意更浓,目光流过炎雨晴身上六处命中位置。

    “几滴溅血,是么……”

    话音未落,炎雨晴身上被命中的六处位置,乾金炁力同源的光芒骤然绽放。

    六处光点将炎雨晴点缀的仿佛夜空北辰,下一瞬……

    彭!彭!彭!彭!彭!彭!

    炎雨晴六处位置接连响起六声轻爆,血花飞溅。

    原本炎雨晴肩头的伤势最重,但这一轮轻爆下,她身上六处伤口都与肩头一般。

    霎时间,炎雨晴一身华衣被染成点点梅花。

    突然之间遭受此创伤,炎雨晴痛的一个踉跄,差点双膝跪地。

    下一刻,她强行守住了,那双不屈的膝盖,终于弯曲的最后一点角度而折返。

    炎雨晴目光流转,似乎在观察某一处,却又似模糊了。

    随即,她咬着牙,直起身来。

    “藏劲凝聚,后发而吐……这才有点看头。”

    炎雨晴道尽那轮轻爆的真相,蓝棠方才那一轮攻击,命中她身上六处,那时看似六处其中三处只是裂帛,而剩下三处,其中一处虽然破皮,但只有表面些许,血迹都未透出。

    然而,事实上蓝棠已在六处留下暗劲,这些暗劲引而不发,直到蓝棠收势归画,这才倏然触发。

    这样的招式,即便炎雨晴不屑蓝棠,也不得不承认其厉害。

    倏然,炎雨晴眉眼跃动。

    “你说,你这招叫画地为狱?”

    炎雨晴忽然问道,她玉容凝绝,竟胜过比六处同爆的那一刻。

    面对炎雨晴的问题,蓝棠笑的更为畅意。

    ……

    岚阳农郊,月临后天,晨曦隐于月幕后,默默准备着不久之后的上场。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金鸣已不知于月下响起多少次,那兵刃互擦而成的火星,已不知闪灭了多少回。

    月下风过,风过林摇,加剧沸腾的战意。

    桓义乾金剑体在手,这一刻掌中所握,是剑非剑,这一刻心中所印刻,非剑亦剑。

    桓义足下疾步,身形极冲向前。

    道出蓝棠已提升至炁士的信息,这一刻的桓义,战力不如烈非错,却比他更为笃定,更为无所顾忌。

    他无需胜战,只需拖战。

    烈非错双手双刃,矗立在地,数十里外战况有变,他必须尽快从这里脱身。

    他已试过无数次了,眼前这桓义不是他的对手,但其联合一众部下,却已将他拖在这里郊外农舍几个时辰了。

    桓义乾金剑体纵扬,杀到烈非错面前,乾金剑体自左而下力劈。

    烈非错不愿退避,而此刻桓义虽是乾金剑体,但劈砍攻击更近于刀,因此烈非错以锋扬百殛回应。

    叮叮叮叮叮叮——!

    锋刃交击,金鸣震荡。

    随即,桓义乾金炁力鼓动,乾金剑体力压而来。

    面对这一击,烈非错不选择力拼,而是侧身一让,乾金剑体自他鼻尖掠过,一击劈地。

    彭彭彭——!

    尘土飞扬间,烈非错趁机与桓义错身,拉开距离。

    桓义容不得烈非错与他拉开距离,身形一转,乾金剑体锐芒腾腾,追击而来。

    这一击,桓义使用的是旋身切斩,攻势可延绵不绝衍生,烈非错看出这一点,足下一扭,同样旋身流转起来。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两道流转的身形一前一后追击,锋扬百殛与乾金剑体无数次交拼奏响。

    呼吸间,两人旋转已延绵十丈。

    这十丈距离内,满地烟尘,更添了无数残叶飞花。

    这些残叶是残于锐气交拼之下,这些花瓣是因枝桠被绞断而飞散。

    两人旋身休止,身形甫停,刀剑光影腾幻,刀锋于眼角眉间错落,剑影于明月夜露闪耀。

    桓义乾金剑体一击直刺,烈非错侧身避开,随手一刀拨开乾金剑体。

    桓义因此力轨侧重,自身重心露出破绽,烈非错见状,双手刀剑交叉一击。

    叮叮叮叮叮叮——!

    刀剑交叉于乾金剑体上斩落,交叉点不偏不倚印在乾金剑锋的那条线上,桓义因此被震退。

    两人暂时斗罢。

    桓义环目四顾,那一地烟尘、残叶落花,仿佛应和着他又一次落于下风。

    只是这他已不在乎,他面上忽然浮现笑意。

    “蓝棠进阶后新掌握的力量,倒是与你有些渊源……”

    笑意流入眼中。

    “……同窗渊源。”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