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错炼诸天 > 00285 一扇上锁的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月过中天,星辰聊赖,夜空中盈满月华炫彩,照耀着一方人间……兵土。

    岚阳郊外农舍,胶着的战斗已不知持续了多久,烈非错、桓义两人的额头皆隐隐汗迹。

    又一次,桓义化现乾金剑体,飞身扬刃向烈非错攻去。

    之前那无数次交锋,他已在烈非错手上品尝过数次失败,但这并不重要,他今夜的目的只为拖战,只要能将烈非错扯在这一亩三分的农田中不得离去,镇西王府就还不算输。

    桓义明白这点,因此无论被击退多少次,他都奋起再战。

    他已听闻之前暖香阁中,烈非错如何对待桓放之人,如果将这认定为镇南王府与镇西王府冲突的开启的话,那此刻这岚阳一局,便是两股势力的初战。

    烈非错无疑是镇南王府的代表,而镇西王府的代表却非他之前所针对的桓放,而是他桓义,因此今日这番较量非同寻常。

    明白了这点,桓义剑锋似乎更为凌厉,飞纵间乾金剑体光芒更锐,向着烈非错一击劈下。

    面对这一击,烈非错锋扬百殛凝于掌上,以手化刀,凌然一挡。

    叮叮叮——!

    一击被裆下,反震力自乾金剑体传来,桓义并未再加炁力展开角力,反倒借这反震力,足下一点,整个人于空中逆旋翻飞。

    翻飞一圈,头朝下而落,乾金剑体倏然倒插入地,借此作为一个支点,支撑起他的身体。

    霎时间,化作双足凌空的姿态。

    双足乾金炁力光芒闪耀,一轮飞踢袭面。

    烈非错另一手即刻迎上。

    碰!碰!碰!

    一轮以拳拼腿响起,每一击劲道十足,威能四溢。

    最后,烈非错施展擒拿手法,一把扣住桓义的脚踝,飞踢攻势被迫停止。

    然而,桓义本是借倒插入土的乾金剑体固定身形,脚踝被烈非错扣住,等于给了他另一个支点,他腰腹用力,整个人倏然翻起,连带倒插入土的乾金剑体也翻转,又形成一击力劈。

    烈非错锋扬百殛再度挡击。

    当当当——!

    这一拼,比方才更为震绝锋锐。

    离火、乾金双炁力的异彩光芒,随着拼斗的中心点,成圆环交织扩散。

    桓义这一击乾金炁力充盈,力道十足,烈非错支持身躯的右足被压的一顿,入土一寸,尘沙激越。

    烈非错自然不甘心被如此力压,离火炁力本就克乾金,一身离火猛劲骤然爆发,身躯一震。

    彭彭彭——!

    一股威能散开,将桓义架在锋扬百殛上的乾金剑体,硬生生震开。

    乾金剑体之力压得到缓解,烈非错单足点地,身形怒然一旋,锋扬百殛刀锋流转间,切向桓义胸腹。

    桓义感应到他的变招,同样单足点地旋身,乾金剑体握持在手,迎击锋扬百殛。

    霎时间,近身肢接的两人皆旋身轮舞,两大兵器于这种状态下,展开连番碰撞。

    叮!叮!叮!叮!叮!叮!

    金鸣激越铿锵,锋扬百殛、乾金剑体数度交拼,本无实体炁力所化的它们,浪叠般摩擦出万点金星,令这交手的方寸空间内,耀目万般。

    剑锋刀刃连连闪耀,余威强劲,四周枝桠被刃锋余波扫及,残肢断臂。

    万点金星终了,两人身影倏然分开,但在分开一丈后,又倏然再度上前。

    烈非错锋扬百殛刃端耀芒,一记横斩,刀光直袭。

    桓义乾金剑体金炁流转,一击直刺,化箭飞攻。

    叮叮叮——!

    两道锋刃交拼,金鸣大作,又一波余力震出,劫掠四方,飞沙扬尘。

    这一击后,两人暂时告一段落,间隔数丈,遥遥对峙。

    “桓义,你不觉得自己太过自信了么?你算过,你已被我耽误多久了?真以为蓝棠还来得及追上么?”烈非错锋扬百殛凝聚,锋芒遥指桓义。

    桓义不屑的一笑“如果真有自信,蓝棠绝对无法追上,那你又何必汲汲营营欲脱身,赶去阻止呢?”

    镇西王府嫡子讥讽道,四周他一众部下闻言,顿时怒骂起哄。

    “就是,言行不一,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蓝执事马匹雄壮,定能追上那马都骑不得的痨病鬼。”

    “小子,快快束手就擒,我们公子留你一条全尸。”

    一时间,四周喧嚣万般,此起彼伏。

    立足于这一排声浪潮涌间,烈非错……忽然笑了。

    “之前我提过方海的副手安德仁……”烈非错话锋一转,忽然提及这点。

    下一瞬,他眼神暮地一锐,投向遥遥对峙的桓义。“……但我有曾说过,安德仁与这一切有关么?”

    ……

    更早一些之前,飘香苑。

    洛绮瑶等一众大司探逼供方海,令得这位岚阳总捕几度惊惧菊门不保,直到那令他万般恐惧的根源因为无聊而离去。

    然而,又过了一会儿,一道神色难以言明的身影,疾步间回到房间,赫然是方才离去的魏流尘。

    “诸位,事情……不对!”

    不过出去了一会儿,再度回归时,魏流尘神情已然大变。

    见他这幅神情,洛绮瑶等人面露不解。

    “怎么了?”祝鑫好奇的问道。

    祝鑫出口探问,魏流尘张口欲言,此刻他的身后,另一道身影出现,却是比他更早离开房间去闲逛的陶聚。

    “楼下那些人根本就不是来吃饭的,这里的东西一点都不好吃。”陶聚捏着一根牙签,一边剔牙,一边抱怨。

    他离去的原因与魏流尘一样,感到无聊。

    不过他的注意力转移到这飘香苑的灶房,本着这个目的,他方才便去游了一圈……用嘴。

    而他得出的结果,脚下这片声色犬马的土地,菜肴的味道实在不怎么样……去他奶奶的,谁关心这个。

    被陶聚突如其来的打扰,一众大司探向他投以万般怒目,众人正待魏流尘道明原委,谁要知道这里的菜好不好吃。

    魏流尘万般幽怨地瞪着身边的陶聚,尤其当目光触及他嘴上的油腻时。

    身为全烨京最妖艳的男子,魏流尘方才无聊离开闲逛,却偶然间有了惊人发现,这才汲汲营营回转报信。

    然而,他本酝酿万千的情绪,被陶聚突如其来的这一波打断,此刻只觉兴致全无。

    “算了,还是让你们亲眼看看最为妥当。”魏流尘长叹一声,随即他带头开足,出了房间。

    一众大司探面面相窥,他们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魏流尘如此表现,实在启人疑窦。

    洛绮瑶最先动身,跟了上去,其余之人见状,一个个尾随其后,就连陶聚都跟了上去,东理国四人也不例外。

    转眼间,房间里只剩下方海一人孤零零地被绑缚在椅子上。

    “喂喂喂,几位大人,你们就算要管闲事,也把我松开再管啊!”

    方海的哭诉注定无法上达天听,一众大司探没有理睬他。

    众人跟随魏流尘的脚步,蜿蜒曲折……其实也没多曲折,他们不过前行了数十步,便达到目的地。

    目的地是一个同样位于二楼的房间,洛绮瑶与旻月立于房间前,面面相窥。

    “这间房……我记得方才是锁上的。”旻月回忆着道。

    “没错,确实是锁着的……”言未已,魏流尘眉峰一挑,续道“……但却不是空着的。”

    四周众人眼神一怔,一间明明上锁的房间,却不是空着的……一股事不寻常的味道进入他们鼻息。

    “方才我在房里待的无聊,便想出来转转,谁知转到这里时,隐约听见内中有响动。”魏流尘指着眼前的房间。

    “明明是一间上锁的房间,内中竟然有响动,而且动静之大绝不是老鼠之类,我当下便生出好奇。”烨京第一妖艳男子目光流转,落到房门把手上。

    不久前,把手还被一条铁链缠住,但此时此刻,铁链已无踪影。

    “我感觉到事不寻常,便想要入去瞧瞧……不过一条铁链,自然是挡不住我。”魏流尘英俊,甚至妖艳的面容,没有一丝窥探越礼的惭愧。

    他魏大公子本就是为八卦而生的,天地间没有任何屏障能挡住他探究八卦的心。

    四周一众大司探面无表情,其中木子道、祝鑫微微皱眉,而洛绮瑶几女却是眸光莹莹,显然比起越礼,她们更在意的是门后的事不寻常。

    对,门后,一扇原本被铁链封闭的门后。

    眼前这间房,便是小翠之前居住的地方。

    自小翠离开后,这间房便封闭了,然而若依魏流尘的言语,这间房并非空关,内中其实是有人的。

    魏流尘推开房门,引领一众人进入内中。

    众人甫进入,一名样貌憨直,体格健壮的汉子迎了过来,此人环目看了众人一眼,随即一抱拳。

    “岚阳捕头安德仁,见过诸位。”

    ……

    “……但我有曾说过,安德仁与这一切有关么?”

    岚阳农郊,烈非错与桓义胶着鏖战暂告段落,遥遥对峙,烈非错却忽然说出这么一句。

    桓义闻言,心脏本能的一紧“你……什么意思?”

    察觉到桓义神情中的紧张,烈非错嘴角笑意再度浮现,身姿更为挺拔竖直,战态稍敛。

    “回忆一下,我方才是怎么告诉你的。”

    ……

    所以说,烈非错需要一名信得过的炁修去押送杨震回京,因此他找来一个信得过的炁修,让此人易容成方海,然后借此让方海脱身,去押送杨震回烨京……如果有这么一个人的话,何不干脆让他直接去押送杨震,还有方海什么事呢?

    烈非错一番言语,令桓义察觉到自己逻辑上的错误可笑。

    霎时间,他面上微微羞红。

    此时,烈非错忽然另起炉灶,言道“此时此刻,你应该已经将我来到岚阳后的大大小小之事都打听清楚了吧,所以有一个问题,你可以自问一下,那便是……”目光流转,遥遥眺望岚阳镇方向。

    “……之前公堂上面对庄丁时,副手安德仁伤的……真的有那么重么?”

    ……

    没错,烈非错方才说起安德仁时,只是透露捕头安德仁的伤势并没有那么重,从头至尾,他都未坦言透露,是安德仁护送杨震返京。

    桓义隐隐约约有些听明白他的意思了,镇西王嫡子的面色渐渐泛出白煞,眉头紧皱。

    “我只是在一个恰好的时间点,告诉你岚阳捕头安德仁的伤未必有那么重,告诉你我镇南王府有灵丹妙药可以迅速治疗他的伤势……”烈非错语气平淡如水,他的面上不止有笑容,还有自信。“……然而,即便我治好了捕头安德仁又如何,治好他与命他押送杨震回京之间,有必然联系么?”

    烈非错如此反问,这一问,彷如晴空暗雷,惊炸四方。

    这之间有联系么?

    之前,桓义乃至一众部下都认为两者之间有联系,而且是必然的联系。

    但如果他们的这种认定本身就是错误的呢?

    如果两者之间本无联系呢?

    此前,桓义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想。

    如此一想,一身战姿即刻出现破绽。

    烈非错窥出这一丝破绽,锋扬百殛战芒耀动,离火之气充盈着刃端,光芒大作。

    随即,烈非错挥舞这道光芒锋刃,旋身一击怒斩。

    一刀触地,刀上盈满之火离炁力并未对地面造成很大破坏,反倒从刃尖喷出一团火芒,火芒沿着地面急行,袭向桓义。

    失神的桓义察觉火光耀动,心中一怔恢复警觉。

    下一瞬,手中乾金剑体再度凝聚,身形旋动数周,乾金炁力挥洒如意,一波波威能急速凝聚于乾金剑体上。

    此时,火芒已贴地轰来,桓义锁定火芒,乾金剑体一击下斩。

    彭彭彭彭彭彭——!

    两股炁力交拼,一波威能震开,霎时间光芒四耀,尘土掀浪。

    然而,烈非错金芒火团是趁桓义失神而发,占了先机,桓义那一剑酝酿时间不足,虽然勉力以旋身提升聚炁,抢在火芒袭来的那一刻发出攻击,但招式凝聚不足,内力中空。

    虽然堪堪挡住了火芒,但自身却遭受了预计外的冲击。

    霎时间,桓义整个人被震的双足离地,倏然飞退。

    此事,烈非错身形急腾,再度飞身攻来,竟然于空中形成一追一逃的异景。

    这一刻,桓义眼中印入烈非错不断放大的笑意。

    “如果不是安德仁,那你猜猜,当蓝棠真的追上后,将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