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错炼诸天 > 诸天~三国00008 皇女同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事实上,洛阳城内还有另一股势力比皇族更符合“肆无忌惮”这个特征,不过烈非错断定少女绝不属于这股势力,若非如此,方才她也不会被一群西凉黑衣人追杀了。

    万年公主呼吸加速,一身黑布遮挡不全,襟口随着呼吸,隐约颤出一片雪白乳浪。

    烈非错的分析句句入情入理,让她无法反驳,同时也令她惊叹这小子观察入微,机敏过人,竟能从自己行为的些许破绽,推断出自己皇族身份。

    “当时我推断殿下可能是皇族中人,因为殿下年纪,当今皇族中能应对者寥寥无几,我进一步猜测殿下身份,最初怀疑殿下便是陈留王,甚至是……”

    烈非错没有说下去,但万年公主已经明白他的意思,“甚至”两字,说明第二个猜测的身份还在陈留王之上,陈留王刘协是汉灵帝之子,当今天子的兄弟,自古以来男尊女卑,即便万年公主论身份也不可能在陈留王之上,符合这个条件的显然只有一人。

    “你倒是将自己想的极是好运,初入洛阳便遇天下至贵,怎么?想着从此之后平步青云么?”万年公主不屑地冷哼一声,嗔怒之姿,却是柳眉斜撩,杏眼灵动,艳红樱唇稍稍撅起,胸襟微开,露出内中酥白雪腻的迷人身段,简直风情万种。

    烈非错看的一呆,万年公主此刻嗔怒神情,就仿佛在向情郎发脾气,烈非错于男女之道是绝对初哥,虽然偷偷告诫自己,不可丢脸失态,好像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地,但奈何眼前美人魅力太大,少年还是一瞬失守,露出色授魂予的呆傻表情。

    万年公主察觉到烈非错神情,娇媚高贵的容颜流过一丝得意,眼前小子虽然表现的智珠在握,但到底还是难脱男人的劣根。

    惊觉自己失态,烈非错收敛心神,清咳嗽几声掩饰尬尴:“咳咳,……本来我确实认为自己有幸遇到当今天子,直到方才发现殿下真身,又见殿下对我的试探反应强烈,才进一步断定殿下皇族身份,当今皇族女眷,除却众位年岁不符的长公主外,便只剩下唯一一个人选。”

    虽然不愿承认,但听了烈非错一番分析,万年公主还是不得不佩服眼前之人的巧思智慧。

    ——此子虽然来历不明,诸多掩饰,单这份巧思智慧,再加上方才表现出的武力,若能为我大汉所用……

    “不错,本殿承认你的话确实有理,正如你所推断,本殿正是当朝万年公主,刘情。”

    万年公主刘情忽然收起长剑,笑颜如花,娉婷袅袅地上前几步,身上散发出的女子幽香顿时向少年侵袭而来。

    “得知本殿身份,你对本殿是否有询问你的资格这点,还有怀疑么,你的真正身份,以及来洛阳的目的,能说了吧?”

    刘情旧事重提,她忽然收起对烈非错警惕敌对的态度,语气妩媚动人,倾城佳人魅力尽展。

    烈非错强自镇定,迫使自己在美人面前别表现的太糟糕。

    “不能。”少年的语气平静,却也是斩钉截铁,不留余地。

    刘情微微一愣,随即怒容再度爬上眉间:“你这是要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喽?”

    “公主言重了,方才我只是说,若公主确实能证明自己有提问的资格,我便会重新考虑,如今我已重新考虑了一遍,答案是……不能。”

    万年公主气煞,霎时间雪颜蒸霞,连颈间都泛起淡淡酥红,肤如凝脂,绯艳扰人。

    她明白自己落入烈非错的文字陷阱,同时也进一步见识了烈非错的奸猾。

    “事实上,在我看来,此时此刻,比起我的来历目的,公主殿下更应该弄清另一件事?”

    “何事?”

    “立场!”

    “立场?”刘情细细品味这两字,只觉涵义万千,内容似虚似实。

    “那敢问高公子,此刻的你又有何种立场呢?”刘情语气温婉,轻托香腮,满目依恋的望着烈非错,一副撒娇神态。

    “呵呵,草民在此先告个罪,此前多有顾及,所告之姓非真,草民名非错,姓烈,至于这立场么……,当然是杀董卓的立场。”

    这句话完全出自真心,无论穿越前后,烈非错都是个极重信誉的人,他方才在生源炼化时答应了那些冤魂,这份承诺是对数百万残魂的,等同重复了数百万次,早已印刻在烈非错心底。

    刘情美眸一亮,她本就猜测烈非错没说真名,倒也不意外,反倒是烈非错后半句的回答,正合她心意。

    虽然此刻她尚无法肯定烈非错的回答有几分真心,不过作为堂堂公主,却沦落到如今这份遭人追杀,朝夕不保的境地,也就顾不得这许多了。

    眼前最重要的,是救出身陷皇宫的皇兄,皇弟,以及母后、长公主等一干皇族。

    况且依方才烈非错表现出的恐怖武力,若他真欲对自己不利,完全无需借助诓骗手段,直接以武力逼迫自己就范便是了。

    “好,既然要杀董卓,眼下正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老贼如今就在皇宫之内,你与本宫联手杀入,诛除国贼,便可还大汉天下一个太平盛世。”

    烈非错哑然失笑,当今情势,除了汉室皇家与无力自保的平民百姓外,各地诸侯能者,根本没几个期望太平盛世。

    或者说,太平盛世他们确实想要,只是不想在这盛世中为臣。

    “公主何必框我,若论杀董卓的时机,今夜怕是最不适合了,想必是皇宫有变,公主心系皇上太后安危,想借草民之力入宫救驾吧?”

    烈非错捡起地上一把长剑,手握剑柄与剑尖两端,稍稍催力。

    叮!

    长剑顿时两断!

    这份测试结果令烈非错非常满意,他又以断裂剑尖部分刺自己手臂,即刻发出叮叮的清脆金鸣。

    果然,刀枪不入的异能还在。

    对于这份异能的来历,烈非错已有定见。

    之前从黑衣人身上剥衣服时,匆匆间观察四周房舍,发现几乎每户中都有几具烧焦的尸体,结合白天城中的风平浪静,烈非错能肯定,西凉军火烧洛阳这个动作,确实将全洛阳的百姓算在内。

    洛阳大火,全城百姓无一幸免,如此情况却又巧合地与生源炼化的条件相符,不难推测这数百万人皆被炼化做生源,源源不绝输入自己体内。

    得如此庞大的生源加持,自己如今这身远超凡人认知的体质也就不足为奇了。

    数百万人的生命精华汇于一体,还有何种奇迹创造不出来呢?

    不过烈非错察觉到,此前生源炼化时,他所感应到的怨念全都出自男子,过程中没有出现过一次女人的声音。

    他因此推断,生源炼化只能作用于男子,这因于他本身是男性有关。

    当初从荒岛藏书中得到的信息,对生源炼化的介绍并不全面,其中部分记录不知因为何种原因,纸张残缺破损,因此这方面有所缺失。

    祝融手札内容精短,对这方面记录更是片面,但也曾谈及炼化之上限,此刻自己这恐怖体质,便是远远超出上限的最佳证明。

    如何会超出上限,少年将此归入道那那番神秘的感应。

    混沌、无极境界、十二递支、万翻,以及从那具身体剥落而降的那片瞳膜,这应该就是原因。

    思及此,少年心念流转,隐入额头天门位置的瞳膜顿时感应,微微生热。

    虽然不知这究竟是什么,但能突破生源炼化之上限,暂时又未显现副作用,理当视若珍宝,郑重保藏。

    至于运行生源炼化的关键,祝融花,自方才清醒后,烈非错便察觉心脏处散发一股异常热能,此刻祝融花正完好的呆在自己心脏里。

    这种现象藏书中本有提及,正是祝融花认主的证明。

    凭借这身力拔千钧、刀枪不入的天赐奇能,烈非错倒是有信心入宫一行,不过他不愿被人当白痴耍,话必须说清楚。

    万年公主双颊绯红,她身为公主,诓骗说谎本不擅长,此刻被一语道破,更是无地自容。

    然而,个人荣辱是小,大汉兴衰是大,刘情深呼吸一口,羞绯玉颈随着肥韵腴硕一挺,神色恢复,换上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既然你已猜到,可敢随本殿入宫一行。”

    “公主这是要陷我于九死一生啊。”烈非错语气先是为难,万年公主闻言神色一黯,美眸凄然,目泛泪光。

    然而紧接着,烈非错忽然口风一变:“不过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厚福,九死一生若是不死,想来日后便是十全十美,福德无量。”

    说道“美”字时,烈非错目光有意无意在万年公主饱满晃荡的酥胸与柳腰间一瞥,如此勾人心魄的身材与娇容,当真魅力无限,令人难以自拔。

    暗赞同时,少年心底也生出一股疑惑,他感觉进行生源炼化后的自己有些不对。

    ——怎么回事?以前的我没那么好色啊?

    烈非错直觉这是生源炼化的作用,但他不清楚是进行生源炼化后的必然转变,还是因为洛阳百万性命的炼化量过于庞大,因此诞生的特殊个例。

    见到烈非错口风转变,万年公主双眸泛出水汽,泪眼汪汪,如花娇容洋溢着感动。

    “你……你可知此行是真如你所说,九死一生?”

    “不经历九死一生,又何来此后的十全十美呢?”

    烈非错略感欣慰,万年公主倒地还是显露出她心慈的一面。

    “有本座在,你们最多生死兼半!”

    一道女声忽然迎风飘来,玄玄渺渺,似近在咫尺,又似千里之外。

    两人惊觉,目光同时向声音传来方向望去。

    只见十丈外一处熊熊燃烧的屋舍,飞檐翘顶之上,黑纱红罗,英雄发髻借凰型金饰展翅翱翔,窈窕身姿,腰芊乳沃,襟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纤细玉颈上彩绫缠绕,垂下的绫带将胸口露出的那抹雪白中分,火光仿佛印照其上,惶惶耀目。

    此女凰目柳眉,樱嘴瑶鼻,眉心以朱砂绘上一道特殊字形,似是某种道门咒印。

    这是个风华绝代,艳媚无双的女人,但同时却也是个面露威仪,无比高贵,甚至隐隐透出尊皇气度的女人。

    见到这副身姿,烈非错脑中莫名冒出一词……

    王者!

    看清此女样貌,万年公主欣喜万分,失声惊呼。

    “师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