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错炼诸天 > 00141 有美一人,瑰丽芳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日炎炎,酷暑难耐,出来吧,姑娘!”

    靖浪府灶房内,烈非错完成了翻查,正要出去,却突然放出如此一句。

    这一句以离火炁力送出,扩散八方。

    方德不明所以,呆愣地望着烈非错:“烈公子,您这是……”

    烈非错不理会他,凝神静听。

    一息、二息、三息……

    ——哈!有动作了!

    镇南王世子离火炁力灌注双足,身形疾驰,瞬息间化作离弦之箭,自灶房门户急电而出。

    一出灶房,少年身法更为施展开,身形骤腾,向东北方向飞驰而去。

    同时,东北方树木荫蔽间,一道翠绿淡影急掠,腾挪忽闪。

    翠绿身影的速度不及烈非错,被他须臾间追及,镇南王世子一记长镝千幻,双指化箭,看似出力十分,实则留力七分,只求阻,不求杀。

    “呀!”本就翠绿葱郁间,那道淡翠身影娇喝如莺,伴随而来的是一击炁力雄浑的掌劲。

    呼吸间,烈非错长镝千幻与那一掌就要交拼。

    彭彭彭……不,并没有。

    长镝千幻最后一刻,谨守“幻”字真诀,而他所幻的……

    错引之力!

    “啊啊啊!”娇喝变为娇呼,淡翠身影的那一掌被错引之力借力一带,整个人自葱郁叶障中跌了出来。

    这一跌,霎时跌出一幕姹紫嫣红万株淡,倾国娇媚牡丹浓。

    对,这是一株令百花折腰,于万株中称王冠后的谪仙牡丹。

    一身淡绿鹅黄衫子,笼罩着那副腰细腿长的玲珑妙体,纤腰窄窄不堪一握,但纤腰之上却峰峦跌宕,颤颤巍巍,抛弹起伏。

    纤腰之下玉腿修长笔直,臀峰挺翘,又不失结实紧致。

    雪颜蒸霞的瓜子脸蛋似乎只有巴掌大小,衬的下颌尖尖,道不尽地窈窕细致。

    若是在烈非错的前世,面对这样的脸型他多半会来上一句“蛇精脸”,但在这片天地,如此妖娆窈窕的脸型,只能是巧夺造化,得天独厚。

    那张细致脸蛋,月眉星目点缀幻彩,瑶鼻雪肤交相成画,睫毛弯弯,月勾姗姗,明眸莹莹,皓齿洁洁长发纤纤、流盼苏苏。

    这是一种美,一种倾国之貌。

    这更是一种艳,一种少艾初艳。

    这是一名年约十五、六的少女。

    十五、六岁成婚,甚至生子的女孩并不少,但眼前此女头上,那清爽的单束马尾髻,显示她云英未嫁的身份。

    此时此刻,女孩倾城玉容怒火腾腾,一双水波般的美眸瞪着烈非错,眸中恨意,仿佛要将他剥皮拆骨。

    她因那错引之力的一跌,重心失衡,被烈非错一把扣住脉门,难以动弹。

    “恶贼,男女授受不亲,谁准你抓着本姑娘的手了,还不快放开!”手腕被钳制,女孩奋力挣扎,但烈非错的钳制手法暗带离火炁力,一时间挣脱不得。

    “男女授受不亲,嗯~~~,有道理。”烈非错点头称是。

    下一瞬,倏然指出如电,急点女孩几大穴位。

    女孩气血一滞,挣扎的动作顿时停止。

    烈非错放开了女孩的手腕,这下好了,不用顾忌男女授受不亲,彻底动不了了。

    “你,你怎么点我的穴道?”

    “我这是遵从姑娘的吩咐啊,现在不是不用担心男女授受不亲了。”烈非错煞有其事的道,女孩闻知,顿时气绝,雪颜惊怒。

    周泰三人赶了过来,女孩穴道被止不得动弹,三人得以看清女孩的样貌。

    ——这……这怎么可能,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这女孩好漂亮,我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

    ——她,她是仙女下凡,一定是!

    三人震愕于女孩的倾城美貌,齐齐瞠目结舌。

    烈非错见到三人那呆愣的神情,心中没来由升起一股厌恶。

    他难以辨明这股厌恶因何而起,似乎只是不愿旁人因女孩的美貌如此痴迷。

    “喂,你们三个,被摄魂了!?”

    烈非错一声怒斥,三人方才醒觉,周泰面露惊色,颤抖的手指抬起,遥指女孩:“烈公子,她……她是杀王头的凶手?”

    “你……你胡说什么!?”女孩惊诧怒喝。

    她有倾城之姿,更配有一副甜美缭绕的嗓音,即便此刻这一声怒喝,听来依旧有几分腻人。

    烈非错斜睨着周泰,一脸无可奈何的神情:“你忘了方才她与我交手的画面么,而且你看看她这身衣物,你觉得价值几许?”

    镇南王世子指着女孩一身绫罗锦衫,周泰三人最初不解,但仔细一想,便明白烈非错所指为何了。

    烈非错之前已判断,杀死王利的是普通人,眼前这倾国倾城的女孩明显身具炁力。

    除此之外,凶手杀王利的动机是七百两字花,然以眼前这女孩那一身贵气逼人的衣物,单单这一身怕已不下七百两。

    一个能将七百两变作衣服穿在身上的人,会为了七百两去杀人么?

    周泰三人面露惭愧,视线下意识自女孩身上移开,也不知是心中惭愧误会了她,还是自惭形秽,不敢亵渎女孩倾城玉容。

    他们自惭形秽,烈非错可不会,非但不自惭,此刻他的视线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女孩,眼中那一波波异彩,仿佛宣告着欲对女孩做些什么。

    如此灼灼视线,看的女孩心慌慌,更心怒怒。

    “你……哼,算本姑娘大意了,忘了你这恶贼的招峰引跌,恶贼,本姑娘不是凶手,还不快放了我。”

    穴道被制,女孩奋力挣扎的动作,体现出来便是肩头微微抖动,如此莫名伴随着几分撒娇味道的举动,令她美态激荡,炫目迷神。

    “你不是凶手……这点我知道,但是……”烈非错思考状,下一瞬,他面露邪笑:“……这点和放你之间有什么关系。”

    “你,你……”坦言明知自己不是凶手,却依旧不肯放人,女孩气的七窍生烟。

    同时,于此时此刻,在四个男人面前穴道被制,这等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处境,令她产生不好联想。

    如果只是周泰三人,她或许不会这样想,然而,她知道眼前这异发少年是谁,以及……他是谁的谁。

    “淫贼,你想干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