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错炼诸天 > 00024 锋镝战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东居院中,姜雨晴龙雀失一,单锋凝如柱,当空耸立,汇指成弦。

    一曲纤指铮纵,十弦拨弹,百般光丝成罟聚网,笼杀而来。

    面对光丝成网,烈非错掌中龙雀所化剑形难对万千光丝,霎时间将陷罗网。

    当是时,烈非错空余左手肃然结出怪异形状,中、食两指依旧剑指凝形,无名指自第一指截开始铿锵弯曲,而拇指根部紧贴食指一侧,上半拇指随骨形陡然锋峭弧耸,小指紧贴半截直耸无名指边,一侧如崖边青松,倚重山壁,另一侧傲然直立,顿做刃形。

    如此形状,乍看之下彷如手捏剑诀,但小指不弯,五指走势隐有锋芒。

    再定睛一看,竟还是迥然相异的四种锋芒。

    中食双指直耸为剑;双指尖隐隐跃动,刻刻索敌寻踪,是为矢;小指一侧耸立如锋,隐有刀形;而整个手势单向聚重,顶有尖芒,侧有边刃,是为枪戟。

    一道手势,竟已凝出四宗兵家……不,不止凝出,随着手势腾现,剑、矢、刀、戟四种兵器之锐气涌动,彷如四气聚合,同效一掌。

    将门姜家,锋镝开宗。

    锋是姜锋,是锋扬百殛。

    镝是姜镝,是长镝千幻。

    锋扬百殛,亦剑亦矢。

    长镝千幻,亦刀亦戟。

    那若锋镝合流呢?

    锋镝合流,亦剑亦矢,亦刀亦戟,四大兵宗同效一帐,是为……

    锋镝战伍!

    千百罗网笼下,烈非错右手龙雀化剑,锋芒毕露,左手却结出四兵手印,祭出世所罕见的锋镝战伍。

    转眼间,剑气、矢光、刀芒、戟形……四大兵锋锐芒闪现,整个手掌突现翁鸣。

    下一瞬,右手龙雀跃动,左手四兵同台,五大兵锋迎上光丝网罟。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霎时间,天地锐鸣无尽,无数金铁铿锵奏激,锋刃荡爆。

    剑气纵横捭阖,点落破光;矢影穿梭如电,来去截网;刀芒斩裂春秋,罟笼不复;戟锋杨威八方,峥嵘独立……

    四大兵宗争奇斗艳,左右逢源,再配合龙雀金铁之身,五方协力,顿时将漫天网罟破为柳絮纷纷,飘散无根。

    藏身于一旁水晶珠帘内的良辰美景,先是见姜雨晴化弦成网,后再目睹烈非错锋镝战伍,五兵破笼,只觉呼吸间奇峰迭起,起落无端,惊骇盈眸,几乎吓的心肺涌出。

    锋锐网罟化作漫天飞絮,飘落地比之枝头残叶更不如。

    姜雨晴神情繁复,一双美眸凝视着院中这一幕败落:“锋镝战伍,你……你竟然练成了锋镝战伍?”

    质问的音色,声源颤抖,甚至隐隐有几分哭恸悲凉。

    不久之前九曲园,靖浪府柳唯一行护送烈非错回转后,尚留下了几名暗探,悄悄打听九曲园前来龙去脉,更将信息林林汇总。

    这番成果早已回报到府内,因此来此问罪之前,姜雨晴早已知晓烈非错不但炁门绽开,更是绝技连绵,甚至已修成烈氏一脉名动天下的神农筑基图,岁农百种。

    不足一月之前,烈非错曾经于皇家学院中,接受院士例行的督脉看诊,因此烈非错炁门初开,这一点万万不会有错,因此即便是岁农百种,也是他于短短不足月间修练而成。

    单月不足练成镇南王府传世立基,百年不悟之功,烈非错炁修潜能之丰,足堪惊世骇俗。

    因此方才见他使出靖浪府的锋镝二功,姜雨晴并不诧异。

    虽然之前烈非错久宿府上时炁门未开,但锋镝二功作为靖浪府将门百功的基础,他有太多机会旁观接触,且关于两功心法,府里之人也从不避讳于他。

    退一万步,姜门之女姜云嬛嫁做人妇,添为镇南王府正妃,她便是世子烈非错的生母,这锋镝二功即便他未从府内学得,也大有机会得母传授。

    锋镝二功不过姜门基础功法,修炼之途再坎坷,也无法与奇功绝艺榜并驾齐驱。

    烈非错既能于不足月中练成奇功绝艺榜三大绝学,那对锋镝二功自也是信手捏来。

    然锋镝二功寻常,但二功合一,却是极不寻常。

    +

    姜门锋镝而祖开创将府万世基业,锋镝二功本是两人年轻时纵横沙场所创,然当他们随太祖炎武帝开府立基后,两人修为进精,境界渊别,回首前尘,只觉各自所创锋镝二功长短分明,阴晴圆缺,各有不足。

    因此两位绝代武才齐心合力,创出锋镝战伍,兼合两家之长,再立新高。

    欲修锋镝战伍,必先锋镝分修有成,再合二为一,刚柔互补。

    自二祖之后,姜门后人虽然握有合二为一的战伍密卷,但因为内中记录的修炼之法条件非常严苛,姜门后世子孙符合资质者少之又少,因此自太祖立府至今,练成锋镝战伍者百里挑一。

    而历代那凤毛麟角练成者,往往被视作二祖在世,姜门麒子。

    千百年来,靖浪府姜门人杰辈出,坐拥无数功诀秘籍,世人眼中,锋镝二功于靖浪府,不过拱年轻儿郎修练筑基的磐石地桩。

    但外人少有知晓,比起靖浪府中诸般绝学,练成锋镝一身的锋镝同伍,对姜门子孙意义如此重大,等同祖灵天佑。

    姜雨晴是靖浪府姜门年轻一代的唯一承姓血嗣,她炁修天赋超凡,不过十六之龄,已强压境界,暂弃突破,练至炁者伯盈。

    拥有这等天赋毅力的她,早已通透锋镝二功,更得长辈准许,修习二者合一之法,以求战伍。

    锋镝好练,即便伯盈都无能刁难,但自她得法已有数年,却迟迟无法融合锋镝,再现战伍。

    此前,她虽遗憾难竟全功,但毕竟姜门已历久百年不建此功,倒也并不迫切,甚至已隐隐有了放弃此途的打算。

    然而,此时此刻,这百年不现的锋镝战伍,竟于薄幸无情,禽兽恣肆的烈非错掌中再现异彩。

    霎时间,姜雨晴五内如焚,羞愧、不甘、悲痛……数种情绪交相蒸熬,苦不堪言。

    更有甚者,在她记忆中,姑姑姜云嬛虽然通晓锋镝二功功诀,但出嫁时并未修全双法,之后也未曾听闻姑姑回府再求锋镝归流之法的消息。

    换句话说,若非之后有人秘密传授炁门未开的烈非错归流之法,那此刻他掌中的四气兵宗,便是在他未通晓方法的情况下,自行领悟达成的。

    若真如此,那……

    究竟是何等的天赋才情啊!!!

    想到此,姜雨晴直感一股窒堵冲涌胸臆。

    然而下一瞬,她悲凉地发现,原来真正令人窒堵的,还没开始呢。

    力破姜雨晴光丝罗网,烈非错邪笑满颊,眉飞色舞洋洋恣肆,沉浸此中过了十数息,见姜雨晴神情少有的惶然无措,他扬了扬掌中百花龙雀,忽然道:“雀单影只……”

    言未已,骤然身形腾动,衣袂破风,锋镝之掌尽化锐爪,向姜雨晴索来。

    “……不如比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