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480章 劝告【求月票】

第1480章 劝告【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这些年,无论任务还是习剑,皆不拿性命当回事,可是对仇恨仍然念念不忘?”

    李绩不理会在飞来峰凛烈罡风下瑟瑟发抖的小金丹,淡然问道。

    “破家灭门之恨,轻易忘记,枉自为人!”

    面对轩辕的老祖,那个扛树的怪人,放歌这么长时间过去,总算是明白了他的声名之可怕,但就算在这样的人物面前,她仍然毫无惧色,并未畏畏缩缩,当然,这是在李绩一丝气息不泄的情况下。

    “修士心境的变化,要经历很多的阶段,仇恨-忘记-博爱,你已是金丹后期修为,却为什么不能把自己从泥潭里拔出来?我不要求你大爱生灵,但必要的忘却是必须的吧?

    人不能一直扛着仇恨前行,太重太累,走不远的!”

    放歌一拧脖,“放歌虽来轩辕时间不长,但这几年中也算是久闻鸦君的大名,掩耳不去;我就想知道,鸦君境界高渺,想来是到了博爱境界了吧?那么,您的博爱就是把您的对手统统都变成道消烟花么?”

    李绩一滞,这小丫头,嘴还挺利,“本座超脱他们,那是博爱的另一种境界,你们看到的是生命的结束,我看到的却是生命另一次开始!

    所谓赠人投胎,手有余香,就是这个道理。

    但要达到我这个境界,首先你得先学会放下,忘记!不是说真的忘记,而是把他隐藏在心底深处,在合适的时机下再去唤醒,而不是像你现在这般,被这股仇恨来左右自己的行为方式,这种仇恨后遗症,智者不取!”

    放歌偏头看着这个在界域,在星系,在这方宇宙都拥有赫赫凶名,手下毁人无数的杀星,心中却不像大部分轩辕弟子那般的充满敬畏,崇拜。反倒是在内心深处,隐隐的不甘,不服,不愤,她也搞不明白自己的这种心情到底依据在哪里,但她一贯心大,而且也确实没有真正见识过所谓乌鸦一怒的场面,所以她的敬畏只流于表面,更多的印象只是那个虚空扛大树的怪人形象。

    这人救了碧血丹心一门传承,按理说她应该感谢他,但事情发展下来,碧血丹心一门都拿这乌鸦当恩人,反倒是对门派最忠诚的她感谢不起来。

    因为在他的条件中,有一个很怪诞的要求,他缺一个侍应?

    侍应嘛,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来说,男修要求侍应那就一定是女修,反过来亦然,这是大家都默认的潜-规则,所以当这强大的怪人要求侍应时,碧血丹心立刻明白了他们应该做什么,答案就在百来名弟子中的女修中找,这是毋庸置疑的。

    逃难途中,所选弟子当然要以实力潜力为先,不可能只带脸盘子靓的,在百来名弟子中,女修本来就不多,只得二十余个,其中大部分还是筑基小修。

    要讨好上真,就得付的起代价,对真君层次的大修来说,你送个筑基过去那就有点开玩笑,其实最好的选择应该是低一个境界为好,但碧血丹心现在没这个条件,所以也就只能在金丹中找。

    金丹女修拢共才三个,脸盘最靓,身材最好,最年轻,脾气最暴,最不讨人喜欢的就是放歌,这根本不用商量,几乎就是所有人的共识。

    于是她来了轩辕,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

    但来轩辕后的数年中,她发现一切似乎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她并不是来给人做侍妾温-床洗脚的,而根本就是来做轩辕弟子的!

    她很矛盾,因为她非常,非常喜欢这个地方,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接受,认同!这里有她从未见过听过的数不清的高渺剑术,有她内心颇为认同的铁血行事方法,有她最喜欢的雪山,所有的一切,都符合她内心中对理想宗门的憧憬,这就是她作梦都想来的地方!

    她很害怕,因为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她就对自己出身的宗门越来越淡,这个鸦君说的没错,她确实在忘记!

    但她不能容忍自己的忘记!这不该是她,碧血丹心最有前途的剑修该做的事!于是她反倒刻意的表现,就是不想让自己沉沦在崤山雪景中,再也拔不出来。

    同时她很奇怪,自己现在的样子,在轩辕到底算是个什么位置?

    算鸦君的侍应,私产?可是为什么他却从来也不招呼自己?自来轩辕后,甚至一面都未见,她甚至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有自己这么一个人!

    算轩辕弟子?她和所有其他正式轩辕弟子一样,同样的权利,同样的义务,同样的待遇……但她又不一样,因为轩辕从未对她正式举行过入门仪式,这让她既轻松又失望,她不愿意背叛师门,同样也不愿意离开这个意识深处对她很重要的地方。

    很矛盾,所以,表现出来的方式就很叛逆!

    “我又不是轩辕弟子,你管我们那么多?”

    李绩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也不正面作答,“下去吧!你要记住一点,无论在哪里,内斗都是不允许的,需要有恰当的分寸,你是金丹后期修为,在整个修真界体系中,这样的层次已经不低了,有些话不需要我来教你!

    轩辕也好,碧血也罢,只有一点,如果一名修士不能守正自身,而一味的由情绪来支配,那么他一定走不远!”

    放歌懵头懵脑的被送下了飞来峰,她发现,她所有的疑问都没有得到解答,旧疑未去,又添新问,她实在是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在轩辕的定位,难道就这么一直不明不白下去?

    在纠结数日后,她又恢复了往日的无所谓,大心脏,她自己觉的,如果能在修行道路上一直走下去,那么这些疑惑便总有一天能水落石出,到那时,不管其中有什么阴谋诡计,有什么诡魅伎俩,她都会用自己的剑来解决这一切。

    闻广峰在短暂的喧嚣后终于又恢复了平静,剑修们开始为下一次的宗比进行准备,这样的宗比在三百年前其实是无所谓的,但现在的情况又有所不同,因为结果将决定谁有资格去往遥远的五环,这是大部分剑修都盼望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