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76章 残酷游戏一

第176章 残酷游戏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绩轻出一口气,

    整个斗战过程不过数息,其中却包含了许多的变化和计算,一环接一环,可不是简简单单的无脑乱砍,只有尊重战斗的人,战斗才能尊重你。

    计算从剑匣发出的巨大外剑幌子时,就已经开始;如果不是观察到这把巨大的幌子飞行速度有限,殷野子祭出主防御法器时怎么还会有空口中聒噪?

    如果不是祭出防御法器时的稍微一点点的漫不经心,青豚又怎么可能把一个法修的主防御法器一击而落?一般象这种主抗的防御法器,完全祭出后,没有个数十上百下的飞剑冲击,是不可能有所毁伤的。

    再往后殷野子其实还是有一些机会的,最起码不会输的这么快,但他错就错在还想着奋起反扑,他最应该做的,是拉开距离。

    李绩现在的发剑速度是一息四剑,之所以殷野子接这第四剑时,无锋会同时杀到,无非是李绩动用了崇骨气旋让无锋的飞行速度快了四成,所以,第五剑和第四剑不分先后,而这时悲剧的殷野子正掐法诀准备再祭法器呢……

    遇敌不明,判敌不清,犹自大意,决断错误……殷野子在搏兔也尽全力的李绩面前,输的如此干脆,真是一点不冤枉。

    单凭实力,李绩也一样会胜,但可能不会这么轻松;但斗战这种事,可从来不是单凭实力就能决定的。

    这不是回合制的游戏,背着手,云淡风清的,你搞我一下,我弄你一把,把底牌都藏起来,非得等对手把大招都用出来了,才大喝一声,然后绝地反击,这不是战斗,这是在写异志小说。

    真实的战斗,是你很可能还来不及发挥自己的所长,纳戒中的符箓还成把的放着没用上,法器来不及祭出,阵法对手根本不上当踏入……你可能败的很憋屈,就象这个殷野子一样。

    所以,李绩宁愿当程咬金,先把自己拿手的几招砍出去……打不倒对方怎么办?这个还用想么,既然最强最厉害的手段都不能打败对手,那你不跑还等什么呢?等着被人砍么?

    ………………

    李绩不是噬杀之人,之所以一言不发便下手狠干,自然也有他的道理。

    殷野子的头一句话就有问题,什么叫“道号如何称呼?”轩辕外剑一脉参加九宫试炼的,是图字辈,连字辈;内剑一脉,则是寒字辈,冲字辈,如果李绩回答他,那么立刻,殷野子就能判断出他是内剑还是外剑,所以这句问话其实是有他内在意图的。

    第二句话同样不怀好意,什么是“待灵玉结成之时,你我分个高下?”,要打就打吧,非得等灵玉结成之时,也就是说要等三个时辰之后,或者换句话说,打完架后恢复法力的时间已经不足三个时辰?如果两人棋逢对手,打个半时辰一时辰的,法力消耗恢复不过来,那下一场不是等死么?

    这些都是个人判断,有些主观臆测在里头。重要的是,李绩的感知,给了他最清晰的依据。

    自刚传入此空间,在这个人身上,李绩就没感觉到善意,随着殷野子的两次开口,这股子恶意便愈发的明显。

    恶意,杀气,这类听起来玄之又玄的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是确实存在的,经过特殊修炼过的修士完全能准确的分辨出来,通过各种途径,情绪,气味,下意识的小动作,神魂,法力波动,等等。

    但要做到这一点,仅仅凭借神识是不行的;李绩能做到,正是得益于十多年坚持不懈的勤修六识之术。在多年默默努力下,这门辅助之术终于发挥出了它应有的作用。

    这个世界的修士,恐怕没有人如李绩这般对六识之术如此重视,甚至在还未加入轩辕时,他就开始了耳识,鼻识的修炼;这种意识,完全来自于前世对导弹的认知,这一世的飞剑便是前世的导弹,而没有雷达,红外,电视制导等手段的支撑,导弹屁都不是。

    所以李绩才不遗余力的坚持全部六识术的修炼,而不是如绝大部分修士那样只选择神识术和眼识术。

    十余年的坚持现在已有小小的成果,那便是他的感知格外的灵敏,能轻易分辨其他修士毫不在意流露出的潜在的东西;

    六识术在斗战中同样帮助巨大,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术法是可以毫无征兆发动的,总有先兆,强弱而已;比如修士想施展一个水系术法,那么他身边的水系灵机必然会与之呼应,感知灵敏的修士便可以提前有所应对。

    六识之术虽不显山不露水,却是斗战基石,有了灵敏的感知,就有准确的判断,才会有针对性很强的策略,在这一点上,远比那些所谓绝招底牌要有意义的多。

    缓缓走近殷野子的尸体,神识往其纳戒上一探,果不其然,整个纳戒外表丝毫未变,内里却彻底崩灭,所有一应物事都化为灰灰,总共三个纳戒尽皆如此,其人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表明身份的东西。

    李绩叹了口气,摸尸在青空世界真的是件很困难需要一定运气的事。如太虚教这样的大门派,门下弟子的纳戒皆下有专门的禁制,身死道消的同时,便是纳戒崩灭一刻,以防功法宝器外泄,万年来修真界残酷的争斗,想着捡便宜的想法,却是有些天真了。

    龙头山那次摸尸,其实那名轩辕外剑弟子的纳戒也有禁制的,不过他薨于空间瘫塌,禁制未生效而已;至于祁门道人的纳戒却是没有禁制的,这些三流小门派还不能制作如此高端的东西。

    故此,摸尸这种行为,更多的发生在小门小派,散修身上,对大门派来说,万年传承下,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大的漏洞,是很难占到什么便宜的。

    此人未必便是太虚门下,他毕竟接触的各方修士还少,这人也没机会施展比较有门派特色的术法便挂了,让李绩也无从辨认。

    李绩知道九宫界很危险,但并不知晓这次的危险尤甚,是四个门派的集体围猎行为,于是坐下调息,等待三个时辰后的灵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