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道天骄 > 正文 第两千八百二十八章 三千年不消仇怨!

正文 第两千八百二十八章 三千年不消仇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一辈的一场碰撞让不少势力都是安静了下来,年轻一代的生死战比起惊涛阁和万俟世家这一场战斗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三千年都未曾让两人后退一步?”姬召硕望着杨修问道!

    “大多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恩怨呗!”杨修撇嘴说道:“只不过当年若不是十大插手,怕是如今这两家势力已然落寞了很久!”

    众人都是无语,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可以牵扯到近乎灭族?而且这两人之间的恩怨似乎不止是灭族之事那么简单!

    “那么你呢?”林铮望着杨修问道,他和执法者那边的金堂天景还有一战,这不是什么秘密!

    “我?那说来可就话长的很了!”杨修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那生死台之上又是两道身影站在了台上!

    “这两个家伙!”杨修眼睛微微眯起!

    “谁?”众人都是好奇地将目光落下,然后都是眉头紧皱!

    “散修?”林铮也是皱起了眉头!

    “不算是!在三千年前这两人可是两个大势力的长老...可是这三千年里还是落败了!”杨修淡然的说道:“千无锋与李稻田!”

    “很强么?”姬召硕好奇的问道!

    “这两人差点改变了百大的格局你说呢?”杨修撇了一眼姬召硕道!

    “这两人恢复不到巅峰了!”林铮感慨的说道:“三千年确实不长,可是这两人的境界似乎并未曾提升!”

    “但是我感觉这两人很强啊!”幕观雪皱眉说道:“这两人的气息道韵还有力量都超过了三十三层天太多!”

    “可是两人寿元不多,生命印记都已然暗淡了!”林曦小声的说道:“而且这两人怕是以秘术提升了力量,那付出的代价一定不小!”

    林铮点头,可是台上的两人似乎毫不在意一般,没有多余的废话,灿烂无比的神芒直射天穹,将生死台和四周虚空分离了开来!

    四周不少强者都是站起身来,他们大多和这两人有旧,即便不想看到这两人如此陨落,也没有办法出手去劝说些什么!

    看台之上不少武者都是脸色凝重,这是两人背后的传承者,不过三千年下来,这人数比起那些不入流的小门派也多不了多少人!

    绚烂的神芒扬起,千无锋撕裂虚空手中雷霆蔓延向前将李稻田的后路给封死,与此同时寿元直接燃烧,任由对面李稻田反扑凶狠,这千无锋根本没有要防守的意思!

    同归于尽?不!置之死地而后生!可是这般出手的千无锋还能活多久?十年?一年?还是一天?

    比起之前的那场生死战,这两人的战斗说不上多么精彩,似乎喧嚣声还未曾彻底的扬起,生死便已经落下了帷幕!

    看台之上李稻田这边的武者纷纷离去,怕是接下来他们要隐姓埋名蛰伏很久,而千无锋这边的弟子也没有欢呼,这一场胜利付出的代价极大,也超过了他们的预料!

    下台后的千无锋冲着

    四周老友微微行礼,随后收起战利品带着众人快速离去,看台上诸强都是感慨万分,曾几何时这也是意气风发之人,如今倒是落魄到如此地步!

    “都是家族难起,可是想必与落败而言,后者似乎只是一朝之事!”林铮笑着说道:“不过只要薪火不灭,也总有在崛起的那天!”

    “你看好这两家?”幕观雪疑惑地说道!

    “无论哪家弟子离开之时没有怯懦没有担忧,虽然有所不甘,却未曾露出失望,这些人经历的磨难早晚会成为他们再次站在上纪元的宝贵经历!”林铮笑着说道:“王庄带人去和两家人接触一下!”

    王庄点头离去,虽然有些不解,可还是带着战莫言一群人紧随两家弟子而去!

    两场老一辈的战斗下来,各方势力都是沉默不语,还来不及感慨三千年的变迁,场内已然再次出现了两人!

    “北血海?”这次众人可真的惊讶了,就连远处的殷商似乎都有些措手不及!

    “七师叔这是...”殷商有些目瞪口呆,这殷老七挑战的竟然是一名散修?

    “七老鬼!这都多久的事儿了!还放不下么?”那散修很是无奈的站在了台上,目光落到那殷老七身上苦笑道:“当年真的非我所愿!”

    “朱冯友!收起你那伪善的嘴脸!若不是念在你身后那一脉和她有渊源,我需要等你三千年?”殷老七低声说道!

    北海血众人都是掀起了一阵八卦狂潮,七师叔三千年不曾婚娶,究竟是为了什么?那朱冯友背后的她?哪个她?

    “真的是太好奇了!”殷商小声嘀咕着,猛然间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下大声喊了起来!

    “七师叔!我们那个师娘何许人物啊!”

    唰!无数人目光落到了那殷商身上,这家伙难道就不担心殷老七么?

    殷老七?这个需要担心什么?这个可是曾几何时撑住了北海血一方壁垒的枭雄!有关这家伙的传说可是流传了无数版本!

    至于那朱冯友,虽然曾几何时也惊艳无比,可是和殷老七想必还是弱了不少!这三千年来殷老七频有突破消息,鬼才知道这家伙如今究竟多强!

    “老人家的事情你们不要问!”殷老七没好气的说道:“这么严肃的时刻,你们别捣乱!”

    “加油加油!”殷商随意挥动了一下手臂,然后和身边众人开始猜测了起来!

    各方势力都是有些目瞪口呆,虽然知道殷老七实力强横,不过这北海血的人也太自信了吧?

    朱冯友盯着殷老七,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可是下一刻一道道乌光猛然间交错虚空,密密麻麻的风刃凝练着骇人无比的威压向着殷老七激射而去!

    不过是眨眼之间,风暴愈演愈烈,生死台之上每一寸虚空都被法则秩序所笼罩,而从始至终那殷老七都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噌噌噌!虚空不断的分开开来,而殷老七在风暴的中心双手平举,一方世界悄然间凝现随后缓缓撑开了四周的虚空,无数秩序法则被推动向着四周落下,根

    本无法靠近那殷老七分毫!

    “你是不是忘记了...这黑暗潮汐根本是她传授给你的!”殷老七笑着说道,双手之间的虚空猛然间移动了位置将那朱冯友给包裹了进去,无数恐怖的秩序法则反噬落向朱冯友!

    锵锵锵!朱冯友双手拉扯虚空,半壁虚空崩碎开来,一侧的壁垒被拉扯破裂,无数漆黑的秩序法则消融不见!

    可是下一刻四周惊呼声响彻,一道身影站在了那破碎的半壁虚空之上,一双手臂向前探出,那朱冯友惊骇之下疯狂的躲避,可是那一双手臂却仿若禁锢了时间,放大了时空,任由那朱冯友如何躲避仍旧无法逃脱!

    轰隆隆!一片虚空炸裂,那朱冯友的身影骤然间消失,随后猛然间被摔到在了地面之上!

    咔嚓!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彻,生死台之上破碎不堪,那朱冯友想要从深坑之下挣脱出来,可是一道神芒如同巨大的蛛网将他覆盖在其中!

    嘶嘶嘶!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众人想过殷老七会胜,可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有如此的局面!

    那朱冯友也是成名已久的老怪物,怎么可能会如此的不堪一击?望着那深坑之中狼狈无比的朱冯友,众人都是沉默不言!

    “你以为窃取了她的因果,你便可高枕无忧了么?”殷老七的声音冰冷无比,一只脚猛然间落下,惨叫哀嚎声让在场众人头皮发麻!

    而那深坑之中的朱冯友一条胳膊如同纸片一般拓印在地面之上,神血溅落大片崩碎了石土!朱冯友脸色狰狞,像他这样的强者如今如此狼狈,而且还是在如此多势力的注目之下,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杀了我!”朱冯友凄厉的嘶吼!

    咔嚓!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殷老七踏碎了朱冯友另外一条手臂,而令人朱冯友绝望的是这殷老七封印了他最后的力量!

    “当年她是否也哀求过你放她一条生路?”殷老七脸色狰狞的问道!

    朱冯友脸色难看之极,目光怨毒的盯紧了殷老七,他恨,他不应该前来参与这一场大比,更不应该相信殷老七不久前突破受到反噬的消息!

    咔嚓!殷老七一口气将那朱冯友的双腿踩碎开来,大手将对方给摄到手中,根本不理会远处朱家一脉弟子的怨毒的目光,身影一闪便回到了北海血那边!

    殷商一群人围了上来,目光先是落到了朱冯友身上,随后又都盯着殷老七!

    “去去去!看什么!忙你们的去!”殷老七挥散了众人,随后直接激活阵纹从北血海这边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远处杨修一群人都是长叹一口气,有关这两人的恩怨他们确实也知道一些,不过像殷老七这般等待三千年,确实太难了!

    一段恩怨若是不能放下,三千年的日思夜盼足以逼疯所有人,此刻望着那殷老七的笑,在场很多强者怎么也无法笑出声来!

    殷老七是悲苦之人,可是他在今天又如何尝不是庆幸之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