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代理人的战争

第一百三十九章 代理人的战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头巴西雨林黑尾蝎谨慎的匍匐在枯叶间,一动不动。粗大的蝎尾高高翘起,尖锐的尾刺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寒芒。

    三只穿着青色马甲的老鼠爪子里端着木叉,围成三角阵式,细长的尾巴盘在腰间,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前的猎物,严阵以待。

    对峙持续了几秒钟。

    黑尾蝎的蝎尾轻微晃动了一下,站在正北位置的老鼠尖吱一声,举着木叉便向黑尾蝎身上戳去。蝎尾闪电般刺向北位老鼠,却不防那只老鼠只是虚晃了一枪,就地一滚,躲了开去。

    与此同时,站在东南角与西南角的两只老鼠抓住机会,一涌而上,一个叉住黑尾蝎的尾巴中段,一个叉住黑尾蝎的脑袋,将其死死的按在原地。

    黑尾蝎疯狂的挣扎了几秒钟后,被赶来的第一只老鼠用叉子狠狠的戳在了脑门上,最终一命呜呼。整个过程仅仅持续了不到半分钟。

    砍下黑尾蝎的蝎尾,收集好它的大螯,将战利品装进身后背着的小包后,三只老鼠举着叉子,又冲向了下一个对手,一头足足有一尺长短的黑蜈蚣。

    黑猫蹲在树上,目不转睛的看着下面混乱的战场,心底啧啧称叹。

    是的,战场。

    刚刚他看到的老鼠与蝎子的大战并不是一桩特例。在距离黑猫不远处的空地上,是一片正在激烈战斗的战场。类似那三只老鼠与黑尾蝎的大战,在这片战场上比比皆是。

    只不过与训练有素、以多打少的青衣鼠族不同,它们的对手则是一群举止混乱、打起来毫无章法的黑色虫子,包括蜈蚣、蝎子、蟾蜍,等等。所以虽然虫子的数量很多,而且看上去似乎源源不断,但却始终被数量稀少的鼠族压制着,打的晕头转向。

    仅仅观察了几分钟,黑猫就醒悟过来,下面这幅场面应该与前段时间李教授在魔药课上提过的‘黑潮之后,五毒孳生’有关。那些老鼠捕杀的虫子,正是巫师常识概念中的五毒。

    至于这些老鼠为什么会跟五毒虫过不去,郑清倒还真的知道一点内幕。

    上一次叮咚耳朵通过狐五向郑清报告它看到一头无面怪的消息后,郑清带着蒋玉去找它了解情况。当时叮咚耳朵就在抓这些毒虫。只不过与今天沉默森林里见到的这些虫子相比,那天晚上叮咚耳朵在校园里捉的毒虫个头与数量都小很多。

    或许是因为当时那些虫子刚刚爬出地洞,还未来得及补充营养;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学校的守护阵法对这些毒虫有压制作用,所以它们长不大。

    总之,当时叮咚耳朵给郑清的说辞是‘它们老祖颁布的命令,让它们清理岛上孳生的毒虫,时间持续到端午之后’。

    今天是禁魔节,日历才刚刚翻到三月底,距离五月底的端午节还有差不多两个月。倘若按照今年润五月的特殊情况来计算,距离端午节就还有差不多三个月。

    足够这些穿衣老鼠们忙活一阵子了。

    事后,郑清曾经与萧笑讨论过这个问题,对于鼠仙人为何命令它的后裔捕捉毒虫有过几个猜测。其中萧笑给出的推测最为靠谱。

    按照萧笑的说辞,这些穿衣鼠族与毒虫们打的,其实算是一场‘代理人战争’。

    穿衣鼠族的背后站着的,毋庸置疑,就是第一大学。作为把家安在学校控制范围内,全族都生活在学校监控之中的穿衣鼠族,需要时不时向学校展示它们的立场与作用。

    而毒虫们的背后,则是与学校不对付的其他势力——包括但不限于黑暗议会、新世界的反抗力量、月下议会的某些不友好势力以及被巫师们镇压着的世界意识的反抗。

    据萧笑查阅的许多资料显示,包括每年黑潮泛滥、黑潮之后毒虫孳生,虽然主要是自然因素,但每年这些自然因素背后,都有几只看不见的手在胡乱拨弄。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叙利亚的内部矛盾正常衍化下,也许会有一场不那么激烈的内战。但在某些外部势力的干涉下,硬生生扩大变成了一个毁国灭城的绞肉机。

    至于两边较劲的缘由,不外乎是为了一个‘大势所趋’‘气运所钟’罢了。

    除此之外,萧笑还有一个颇为黑暗的推测。

    学校要求鼠族清理毒虫,一方面是在清理孳生的五毒,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在控制鼠族的数量。众所周知,老鼠的繁衍能力并不弱。倘若任凭这些有一定智慧、有一定组织、还有一定魔法力量的生物肆无忌惮的繁衍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整个世界都会被老鼠们占领了。

    相似的案例,就是血族污染血仆的手段。

    巫师联盟通过法典严格限制了血族污染血仆的数量、方式、时间等内容,同时在月下议会也做了相关限制。双重阀门控制之下,才将血族的污染限制在了一个极小的圈子里,保证了白丁世界的安全。

    眼下。

    看着这些勇猛冲锋的青衣老鼠,黑猫不由想起与他打交道最多的叮当耳朵与叮咚耳朵,想起上次见面时它们要账的模样,不由抖了抖胡须。

    说起要账那件事,也是一笔糊涂账。

    几周前,郑清与蒋玉在校园讨论问题的时候,叮咚耳朵曾经给他提供了一条收费信息,说学校有一头无面怪。当时郑清要求找到那头怪物确认信息真实之后再付费,叮咚耳朵并无异议。结果连续搜寻多日,一无所获。

    按道理来说,郑清完全可以不付费了。但叮咚耳朵这几天声称那条丢掉画皮的宠物蛇就是它曾经提到过的无面怪,学校已经侧面证实了怪物的存在,郑清应该付钱。

    郑清对此倒没有太大意见,只不过负责D&K小店台账的狐五汉克以叮咚耳朵为完整履行合同,拒绝付款——作为店主,郑清还是支持专业人士的专业意见的。

    就这样,两边开始了漫长的扯皮。

    耳朵兄弟每天在小店里工作完毕之后,就会举着小纸片坐在店门口,讨要奖金。狐五往往对此视而不见。郑清每每打算息事宁人付款,却又被那负责账目的狐狸严词拒绝。于是他索性这几日不再去店里溜达,眼不见心不烦。

    文学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