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图书馆灵录 > 第三十六章 阵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

    招呼钟文粹和方杰,自然还是用茶壶放叶的方式,这次用的是建盏盛些竹叶青,他俩闻着闭目养神,盈盈在一旁看的不知所措,我和潘叔与之分主客坐下,方杰道:“你们人间的家具果真舒适,让本官坐的不愿起来。”

    “要我说,你们古人坐的才好。”潘叔竟如此回道。

    “哦?”钟文粹言,“愿闻其详。”

    “硬质木椅尽管坐着不是怎么舒服,但起码正襟危坐,不似这些软皮座椅,坐得舒服,对脊椎可没什么好处,老朽怀念当年在山上的罗汉床,有些年头了可坐着心无旁驽,不想这软皮椅子除了舒服一无是处。”

    “既然道长如此雅好,本官情愿道长到官邸一坐,不知意下如何?”

    “要是你们愿意送两张榆木的官帽椅过来,贫道倒是无妨。若是下贵境,可不敢苟同。”

    “道长法力高强,居然弹指瞬间将阵法破了,让在下好生佩服。”钟文粹问了下茶香。

    “你等雕虫小技竟敢拿来吓人,不知阎王知道作何想法?”

    “阵法之物本就与人有涉,阴阳间原本就有互通之处,何况凡人误闯之事时有发生,殿下日理万机,岂会为这等小事费心劳神?”

    “阵法已破,不知二位还有什么阴招未使,尽管使出便是。”我轻蔑的回了一句,“潘叔有的是法子对付你们,将门口的吊灯变紫,是二位的意思吧?“

    ”伊先生误会了,“钟文粹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此番上人间,实乃委托先生与地府做一些事。“

    ”哦?是何事?“

    ”先生急公好义,为本官前所少见,卢旺达如今投胎转世,全赖二位仗义相助,为此本官想劳烦先生,为人间的孤魂野鬼做接引之事。“

    ”接引?“我一直未能领悟,”什么样接引,如何接引?“

    ”就是把散落在人间的孤魂野魄接到鬼门关来,一一为之声援呐喊,令之往生极乐,不必受人间漂泊之苦。若行此事,功德无量。“

    ”听起来好像是功德一件。”我略有所思,“不过,在下只不过一介凡夫俗子,担不起这等救世扶难的重任,二位大人身居要职,为何不担待些,却要劳烦在下,若是阎王知道,此事又当如何说起?”

    “先生不知,这事需禀请殿下准奏方可,正是如此,本官才特意上门造访,征询先生。”

    “大人抬爱,”潘叔插了嘴,“这小子只识游玩山水、泡妞把妹,对这等大事可一窍不通,你们找他去等于害了那些无辜之灵,大人还是另选高明的好。”

    盈盈坐在我旁边,本来有些紧张,看缓和了些,就说:“过门是客,你看,光聊天都忘了泡茶了,我去冲一壶好茶来。”

    我给她使了个颜色,默默念道“丫头,走了就别回来了。”

    顺着潘叔的语气,我继续说:“对啊,大人,接引美女我倒是在行,若是其他的孤魂野魄,我怕他们不愿意啊。就说卢旺达吧,老是和我抬杠,吃的穿的总是指指点点,要不是他逼着我们找你们,我们也不会骚扰你们,弄得你们不得安宁。这样吧,二位大人还是找个合适的人选,在下怕搞砸了事,害二位大人被阎王惩处。”

    “先生此言差矣,以先生身上玉佩,出入两界犹如自家门户,何况接引本来就要古道热肠的好,还请先生思虑再三。”

    “我是肯定不会考虑的,你们两个想想,上次去成都,花了我几千块,火车、机票、住宿、伙食,这些都是烧钱的玩意,你们地府就这么阔佬,能统统给我报销?”

    “这,无妨,可以酌情”

    ”好,不提钱的事,就说卢旺达吧,我和潘叔为了帮他,折腾了3个月,你们地府跑哪去了,干过什么实事?这人间到底有几多孤魂野魄,一个就得搞三个月,我还要工作养家,还要赡养父母,以后还要养老婆孩子,哪有这么多功夫给你瞎折腾?“

    钟文粹和方杰顿无言可驳。

    盈盈却在这时走了过来,递上一大壶的竹叶青,直接冲泡在四人的建盏中,钟、方闻之直打喷嚏,捂鼻也不起作用,我悄悄瞪了伊一眼,”你笨呀,不是叫你别回来啦吗?“

    “瞪我干嘛呀?“伊显然没发觉我的异样,真是悔恨与伊相识的日子尚短,没能培养出默契来,转念一想,不对啊,这钟文粹、方杰可是阴灵,平日里最怕热乎,便言:“两位大人,尝尝这茶,要趁热才好喝。”

    “本官忽身有不适,”方杰回道,“先生不如考虑再三,我等就此告辞。”

    “且慢,”潘叔竟说,“二位过门是客,在人间客随主便,主人喝茶客人哪有回避的道理啊?先尝尝几口,点评一下再走呗。”

    钟文粹挥了一下右手的折扇,眼前的鸡缸杯竟自往前推移,送至潘叔跟前,潘叔弹了下拈花指,又推回过去,言:”这茶清香,贫道倒是喝的不少,大人为何不赏脸?“

    ”本官身在公职,不敢私饮名茶,怕殿下知晓,怪罪下来可不好交代。“钟文粹捻捻胡须,又把鸡缸杯回送过来。

    ”大人客气,品茶犹如品人,你进门不是和这姑娘家有几分投契么?品品这茶,看姑娘家人品几何?“潘叔露出那口大黄牙,又给推了回去。

    ”姑娘蕙质兰心,这泡茶的手法自是不逊,本馆心领了。“钟文粹笑了笑,又给推了回去。

    ”大人还没尝过这茶,怎么可以轻言?须知先行后知,也好给小辈指点指点。“说着还是推送过去。

    ”岂敢岂敢?道长是呷茶的行家,本官怎可班门弄斧?“又是推了回来。

    盈盈看着眼前一幕,鸡缸杯自己在桌上推送来、移动去,来回不知几个回合,然杯中茶水仍未有半点倾泻,不禁渍渍称叹,”你们的功夫再好,也等喝完茶再比试嘛,再不喝茶都凉了。“

    方杰往杯壁一碰,”凉了。“他做出吮吸的动作,茶水犹如水龙卷卷了起来,盘旋着送到他的口中,钟文粹也吸了一口,这水卷一分为二,各自送入他俩嘴里,”姑娘的泡茶手法果然不同凡响。“方杰言。

    ”哪儿的话,“盈盈坐回到我身旁,”见了你们几位,小女子大开眼界。“

    我眼往上翘,冒了一句”没被吓死就好。“

    ”姑娘家的,“钟文粹朝伊言,”你劝劝伊先生吧,为孤魂野魄早日归家,投生转世,功德无量。“

    ”我就是个普通女生,什么也不懂,二位大人还是跟他说吧。“盈盈似乎有些进步。

    方杰和钟文粹面面相觑,又说:“不知几位近来可有见过一个妇人?”

    “你说的是,从电梯口里出来的那个?”潘叔问。

    “不错,那妇人借着巨箱出来。”钟文粹回。

    “莫非,那个叫张原的妇人,就是你们地府放出来的鬼魅?”我瞪着他俩。

    “并非本官放出,数日前那妇人在地府喊冤,自称是遭人杀害致死,可人间文书上写的是车祸意外而死,妇人死不瞑目,迟迟不肯上轮回道转世为人,本官执拗不过,只好令之留在阳间一月,待其寻到加害者,沉冤得雪再行决断。”钟文粹一字一句解释道。

    “原来如此,”我继续说,”冤魂不都有七日还魂的惯例么?为何两位急于让其转世为人?“

    ”此乃地府办案规则,伊先生无需过问。“钟文粹紧张了些,煽起了折扇。

    ”在下无心干预地府办事,也请大人宽心。“我呷了一口竹叶青。

    ”妇人的确到过我们这里,不过言语甚少,也不沟通家属,我等也曾联系过亲属,可亲属并不十分在意。”潘叔说,“而且,妇人每次来都不说明情况,似有难言之隐。”

    “不错,”钟文粹说,“本馆问起妇人如何死时,她竟然支支吾吾,最后痛哭流涕,始终不肯透露半句,本官也曾威吓过她,若不明说情况,无法申冤,可这妇人执拗十分,就是三缄其口,本官也只得让她先回人间”

    我打断了钟大人的话,“敢问,凡人无辜死去,可有还阳之机?”

    钟文粹看了看方杰,方杰沉思一二,才说:“若生平无大奸大恶,也未伤天害理,死于非命归阳人间并无不可。”

    “既然如此,”我顺着他的口风,”张原看着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地府为何不替她还阳?“

    ”地府还阳,须肉身完整方可,张妇人尸身惨遭火焚已面目全非,地府纵然有心也无回天之力。“方杰解释道。

    ”可是张原只是平常妇人,怎么会知道找我们图书馆?“潘叔问,这倒把我问醒了。卢旺达之前找我,是因为我有通灵的玉佩,可张原那天在电话里问的是”姓伊的“,她怎会知道我姓伊,除非有”人“告诉她。

    ”实不相瞒,“钟文粹长叹一声,”是本官告之。“

    我与潘叔大惊失色,”你都跟她说了什么?“

    ”本官看伊先生热心好义,遍说找先生帮忙出面,倘若沉冤得雪,逝者便可死而无憾。“钟文粹拱起折扇,深深做了个揖。

    ”大人找错人了,“我连忙推脱,”我拿来这等本事沉冤得雪?这等事还是让天师钟馗伏魔大将军来才对。“

    ”两位有所不知,“方杰言,”伏魔大将军蛰居仙界多年,早已不理人间俗物,为此只得另选贤能。先生素有贤名,当是不二人选。”

    “哈哈哈哈哈哈哈,”潘叔不由得捧腹大笑,“这小子名字里有个贤字,就说素有贤名,老朽名字鼎新,岂不是革鼎翻新的造物主?”我和盈盈也跟着扑哧一笑。

    方杰哑口无言,倒是钟文粹,还喋喋不休:”先生贤能,人如其名,方大人言辞浮夸,不过是溜须拍马,并无恶意,还请先生别见怪。“

    ”我见怪不怪,这地府的事,还是你们地府自己解决吧。“我还是不肯就范。

    ”不错,“潘叔言归正传,”你们地府的破事,还是自己收拾残局吧,凭什么要我们出手?“

    “天色已晚,本官也不打搅三位了。”钟文粹起身,方杰也跟着起来,“就此拜别。”作了个揖就消失在眼前。

    我松了口气,躺坐在沙发靠背上,潘叔好似并不在意,便喝了一口发凉的清茶,盈盈拿纸巾替我轻轻插拭额上的汗珠,我却嘴巴上不饶人,”傻瓜,你刚才回来干嘛呀?你知不知那两个怪物可是地府的判官,要是他们给你找些麻烦,我看你如何是好?“

    伊有些惊恐,“我听你们说话的口气,好似普通朋友,哪成想你们会势如水火,我不过想给你们冲壶好茶,交心聊天罢了。”伊那双玻璃眼楚楚明洞,看着着实有些委屈。

    “警铃响的时候,我就叫你赶快逃出去,你倒好,留下来多管闲事,还把自己给搭上了。”我改不了教训的口吻,“下回你就赶紧逃,别担心我和潘叔。”

    “我”伊吞吞吐吐的,”想问你,你和潘叔”

    我略有所思,“我和潘叔怎么会和地府打起交道来是吧?”伊点点头。

    “这个嘛,”我把脸转到潘叔身上,“不如还是你说吧,我嘴笨,讲得不清不楚。”

    “我们俩吧,多管闲事管出来的,地府的两个家伙实在不好惹。”潘叔也是说的一知半解。

    “总之呢,这事你少理为妙。”我接着话,伊乖乖的点点头,我趁机脸凑过去,嗅嗅那袭人的芳香,不知是纸巾里散出来的,还是伊身上原有的,伊羞涩的往后躲开。

    “看你小子还不算笨,有点慧根,口风要是松懈,估摸就被他俩抓去当勾魂使者了。”潘叔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什么?勾魂使者?”我还是惊讶住了。

    “对啊,接引不就是勾魂使者的差事么?”潘叔又品着他的茶。

    “原来那两个怪物一肚子坏水,就想着骗我当鬼差。”从额头冷到心头来了。

    “倒不是一般的鬼差,可是勾魂使者,着麒麟服,佩绣春刀,掌苏州府式造夹纱灯,连当值太岁也避让三分。”

    “勾魂使者怎么是锦衣卫打扮?”

    “勾魂使者不是一般的鬼差,一般鬼差只负责普通的摆渡,勾魂使者为阎王直辖,凡事可秉直阎罗,接引人间孤魂野魄,顺利归还地府,不过地府历来有钱才会推磨,看钟文粹和方杰的口气,他们想找一个刚直秉性的勾魂使者,好让鬼魅早日登极西天,故此才上门找你。”

    “难怪人间孤魂野魄之多,原来是勾魂使者不肯做事。”

    “地府做事历来只求买路钱,想要大公无私,简直痴人说梦。你小子要是答应了,相信不久就会有勾魂使者将你接引到阎王的大殿,要你立下契约。”

    “我还没死,怎么接引?”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既是阎王金口要你性命,勾魂使者必定会不遗余力让你无故死去,好将你送入殿中。”

    我冷的背上一阵凉飕飕的,不是个滋味,“还好我没答应。”看着一旁玻璃眼的伊,甩出一句,“你看,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看不到你更好,省的我天天操心。”潘叔嘴上从不饶我。

    “你看,不是没事了吗?”盈盈却安慰着我。

    潘叔又说:“你们俩都没吓着吧?”

    我接过话问伊:“对了,那两个怪物的事没吓着你吧?”伊乖巧的摇摇头。

    “没事就赶紧回家,省的那两个怪物有杀将回来。”潘叔吩咐道,我看了下手机,已经5:45了,反正人都被警铃吓跑了,想要重新开馆那是不可能的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我下意识的从嘴里流出这句话,潘叔在一旁冷笑,似乎觉得,等这句话等太久了,他拍了拍大肚腩,”我要回家睡大觉了。“推着门就出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