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往事如烟,他怎么会这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往事如烟,他怎么会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往事如烟,他怎么会这

    苏槿夕瞧着正好在自己脚边的玄青,狠狠皱了皱眉头,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

    “师父,师父……”

    “玄青师兄!”

    玄青师兄……“

    朝升,凌云,及天玄部的弟子连忙涌了过来,扶玄青,十几名弟子连忙持着长剑,护在了玄青的身前。

    此时,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苏槿夕,但是苏槿夕的情况确实不太好。

    慕容祁,东陵凰,慕容云海,及宗惜姿几人趁着纷乱的场面连忙朝着苏槿夕走了过来。

    “苏槿夕,你怎么样?”

    “槿夕,你怎么样?”

    “槿夕……槿夕……”

    北堂鹤就站在不远处,得意地“哈哈”大笑两声,“你还不出来吗?”

    顿时,好些人的目光都朝着院门口的方向望了过去,一身青玄色衣衫的玄镇子缓步从外走了进来。

    好些弟子对他恨的都是咬牙切齿,持着手中长剑对其跃跃欲试,但没有上位者的命令,没有一个人敢擅自上前。

    玄镇子缓步走了进来,朝着玄青、朝升、赤红几人行礼。

    “玄青师叔,朝升师叔,赤红师叔。”

    赤红朝着玄镇子狠狠呸了一声,“呸,忘恩负义的叛徒,你还敢来。”

    玄青重伤,眸光复杂地望着玄镇子,一句话都没有说。

    朝升一脸的不可置信,眼底还带着浓浓的失望,“好歹……好歹你也是玉阳师兄门下的弟子,怎么会……你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玄镇子的嘴角邪邪一笑,“弟子一向如此,三位师叔又不是今日才认识弟子,何来变幻之说?”

    说完虽停顿了一下,但也没等三人说什么,便道,“弟子要委屈三位师叔了。”说着,扬手一挥,“来人呐,将三位师叔请到戒律阁去。”

    说完,立刻便有几名弟子上前,冲着朝升、赤红、玄青三人而去。

    不过铿锵几声,也有几名弟子又护在了三人的面前。

    赤红陡然起身,眸光和剑锋一样凌冽,“我看谁敢!”

    玄镇子原本脸上还带着柔和的淡笑,此刻瞬间消散,面色转为凛冽,“既如此,三位师叔,弟子便得罪了。”

    说完,又对听命于自己的弟子道,“给我上,胆敢阻拦者,一个都不留。”

    话音刚落,便传来乒乒乓乓兵器碰撞的声音,整个场面瞬间变为了战场,一片混乱。

    紧接着,北堂家的护卫和雪狼群也加入了作战。

    玄镇子眸光鹰隼地透过人群,望见了虚弱无力的苏槿夕,一步……一步……朝着苏槿夕走了过去。

    但是还没有靠近苏槿夕,便被魂殿的护卫给拦住了。

    玄镇子瞧着隐卫手中的长剑,阴鹜的眸光柔和了几分。

    扬声对苏槿夕道,“师嫂,事到如今,你也应该懂进退。昆仑派掌门令牌交由我玄镇子保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你便不要妄做挣扎了,还是尽快将掌门令牌交出来吧!”

    “……”

    苏槿夕没有说话,玄镇子继续耐着性子道,“师嫂,你瞧瞧你都成了什么样子,别说夜师兄了,就连师弟我瞧着,都心疼呐!啧啧啧……将掌门令牌交出来,师弟我保证,绝对找一处灵气益盛,安静无人打扰的地方,让你和夜师兄好好疗伤,也好过你二人如此苦苦挣扎。”

    “……”

    苏槿夕始终没有说话,众人也不知道她的心底在盘算什么。

    云瑾扶着苏槿夕,一脸的痛心,但是只要了解他的人仔细瞧去,便会发现他的眼底始终强力压制着某种跃跃欲试的盛火。似随时都要爆发。

    慕容祁盛怒道,“玄镇子,你是当我等全都死了吗?”

    玄镇子的目光落在慕容祁的脸上,又移到了东陵凰的身上,将围绕在苏槿夕身边的几人一一瞧了一眼。

    “此事是我昆仑剑派内部之事,与诸位无关。诸位若现在离去,还来得及。”

    东陵凰冷哼一声,“哼,我等与幽王和幽王妃一同上的山,自然是一同离去,岂有弃之离去的道理。”

    说着,“噌”一声,将魂剑祭了出来。

    于此同时,慕容祁、慕容云海、宗惜姿三人也亮出了自己的兵器。

    玄镇子的眸光骤然更凛冽了几分,“既如此,弟子便不客气了。”

    说完,又扬声对身后的北堂叔侄道,“你们还等什么?”

    话音落,北堂鹤凝聚周身玄力于掌心,一步……一步……表情阴鹜至极地朝着苏槿夕的方向走了过来。

    北堂烨便跟在北堂鹤的身边,虽然自始至终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能看出来,此刻的他,跟北堂鹤是一条心的。

    苏槿夕的目光有些迷蒙,意识时而模糊,时而清晰,但是透过影影绰绰的人群,她还是能够看清那个丰神俊朗,气宇不凡的少年。

    她还记得,他们初识是在南离的杏林大会上。他一身身姿傲然,一出现,便震惊了全场。

    之后他们在秘境中过招……

    他借助北堂秘术,让她忆起了与九容的前世三生。

    他说,北堂家的秘术一生只能用三次。

    而他,将最宝贵的一次机会给了她。

    苏槿夕想,他对于她,终究是有恩的,无论如何,她都欠着他一个人情。

    后来,他送她凤仪剑。

    他说,只有命中注定的人,才能将其从剑鞘中拔出来。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切,在那一刻便被他给策划好了,所有的一切皆在他的谋划中。

    是什么样的才俊,才能将这一切策划的如此长远啊……只可惜,此生他们却刀剑相向,终究站在了对立的两边。

    一时间,苏槿夕的心绪复杂至极,一口气没顺过来,不住地咳嗽了起来。

    北堂叔侄及玄镇子犹如虎狼一般,已经到了近前,已经和东陵凰、慕容祁、慕容云海三人动起手来,身旁还有雪狼助阵。

    眼看着三人不是北堂叔侄及玄镇子,还有雪狼的对手,云瑾的眸光变得越来越冰冷阴鹜。没有风,但是他的周身却寒风凛冽,吹的他发丝飘扬,衣衫翻飞,整个人恍若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瞧见此情此景的弟子们,都犹如见鬼了一般,满脸的恐惧惊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