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怪异的荷花香

第七百二十六章 怪异的荷花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百二十六章 怪异的荷花香

    苏槿夕注视着慕容云海,站起身来,走到了慕容云海的身边,伸出手来,手心里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颗药丸。

    慕容云海疑惑地瞧着苏槿夕,不明所以。

    “吃下这可药。”

    慕容云海没有疑惑,按照苏槿夕的意思吃下了那可药丸。

    然后苏槿夕嘱咐所有人都不要出声,从解毒系统中拿出一颗形状如同锥形的药材来,从大一些的那头拴上了一根绳子,举到慕容云海的眼前。

    “现在,你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我手中这颗药材上。”苏槿夕道。

    原本慕容云海是不会拒绝苏槿夕的,毕竟现在只有苏槿夕能够救他,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慕容云海竟然暂时的拒绝了。

    他说,“槿夕,在这之前父皇有些话想跟你说。”

    苏槿夕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离自己很近的几名护卫和隐卫。

    众人自动退到了一边。

    慕容云海又警惕地看着夜幽尧。

    夜幽尧表情冰冷,眼里除了苏槿夕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更没有退到一边的意思。

    苏槿夕强调,“我和夜幽尧已经是夫妻,一日是夫妻,这一生便是彼此认定的夫妻。不分彼此,你有什么话直说便是。他不用回避。”

    慕容云海点了点头,靠近苏槿夕一些,放低了声音。

    “槿夕,答应父皇,如果父皇身上的毒没办法解开,或者之后会发生什么突变,必要的时候你出手,杀了父皇。至于南离的江山,这些年父皇不在的时候你皇兄在朝中与宗家药派,与皇叔慕容风斗智斗勇,性子已经被磨炼的很成熟了。江山交到他的手上,父皇很放心,相信他一定会做一个爱国爱民的好皇帝。”

    苏槿夕怎么也没有想到,慕容云海竟然会说这样的话,眼底的神情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很快,苏槿夕便将异样的神情全都掩盖在了一汪淡漠的表情之下,“现在说这些话,尚早,我比较喜欢听话一些的病人。

    从现在开始,你的命是我的。我苏槿夕想要救活的人,没有人可以从我得手上夺取他的性命。”

    或许以前苏槿夕还没有说这话的底气,但是现在她很自信,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

    说完便站起身来,欲想坐到一边。

    “槿夕!”慕容云海忽然喊住苏槿夕。

    苏槿夕顿了一下脚步,慕容云海问,“你是不是还在怪父皇,之前关于让你和北翼和亲的事情,并非……”

    还没等慕容云海说完,苏槿夕便打断了慕容云海的话,“我知道!”

    说着,扭头看着慕容云海,嘴角露出了一抹安慰的笑容。

    “父皇放心,槿夕明白,那些话并非父皇的本意,至于其他,你就不要多想了。只管相信我们便是!”

    无论那笑容和这一席安慰的话是不是出于本意。但目前来说,慕容云海是苏槿夕的病人。

    对于病人来说,生病期间最重要的就是有一个好的心情。而作为一名职业医生,能给的专业笑容,她绝对会给病人的。

    这无关乎对方是谁。

    看到苏槿夕的那抹笑容,慕容云海的心便踏实了,连连道了两声,“那便好,那便好!”

    便满满地靠着了身后的墙壁上,闭上了双眼。神情是从未有过的安然。

    等众人休息了一番之后,苏槿夕沿着自己新发现的路,带着众人继续前行。

    走了半晌,慕容云海忽然跟上了苏槿夕,低声问,“槿夕,适才你拿出那根药材,是想父皇配合你做什么?”

    那表情显然,慕容云海是想通了。

    如果苏槿夕现在想继续的话,慕容云海绝对会配合。

    苏槿夕斟酌了一下措辞,“我细想了一下,那法子有些冒险额,还是暂时不用的好!”

    慕容云海的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的光芒,“你是在担心父皇?”

    苏槿夕的眉头皱了皱,坚决强调,“我是一名大夫,保证病人的人身安全是我的职业道德!”

    无论苏槿夕如何强调,慕容云海都只当苏槿夕是在担心他。

    老人,尤其是如慕容云海这般上了年纪的老人,在生病的时候最在意的,就是子女的关怀了。

    他瞧着苏槿夕,嘴角露出了一抹及其微妙的笑容。

    苏槿夕的表情始终淡淡的,“先走吧!看看前路会遇到什么,再判断要不要用那种法子!”

    “槿夕,能不能告诉我,你所用的法子是什么?”

    苏槿夕耐着性子给慕容云海解释了一遍,“是催眠术。科学上讲,人经历过的事情是不会完全忘记。即便随着时间的久远或者外界的一些因素而记不起来,原有的记忆还是会潜藏在人的潜意识中。

    催眠术就是让人将潜藏在潜意识中的记忆想起来。”

    慕容云海皱着眉头思索了半晌,“你说的是不是幻魂术?”

    苏槿夕考量之后,判断,催眠术在这个年代或许就叫幻魂术,但是相较于幻魂术来说,催眠术还是很狭隘的。

    但是这些专业性的东西,苏槿夕没必要跟慕容云海解释。

    便点了点头。

    慕容云海笑道,“虽然父皇不懂你说的科学是什么意思,但是这幻魂术父皇还是知道一些。没什么危险的,如果需要,你尽快用便是。”

    苏槿夕瞧着眼前这个及其好说话的慕容云海,再想想当初在这地宫之中初次遇到慕容云海时候他的态度。

    前后简直判若两人的差别,不禁内心隐隐一阵轻笑。

    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

    在转过了一个个一条条狭长又蜿蜒的通道之后,苏槿夕忽然闻到了一阵清香,是属于荷花的香味。

    她猛然停下了脚步。

    众人没有苏槿夕这般,带着彼岸镯相助的特异功能,所以没有闻到那股香味。

    瞧着苏槿夕怪异的神情,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皆提高了警惕。

    “是什么?”

    夜幽尧握紧了苏槿夕的手,问苏槿夕。

    “是一股淡淡的香味,好像是荷花的香气。”

    “有毒?”

    苏槿夕淡淡摇头,“这香本身是没毒的,但是出现在这种地方,却是怪异的很。”

    荷花的生长除了需要足够的水分之外,还需要足够的阳光。

    但是,他们如今行走的这个地方,不但干燥,而且密不透风,根本看不见阳光。

    而且苏槿夕将彼岸镯的功能开得很大,也没有发现四周有什么气流密集,能够证明有出口或者适宜荷花生长的地方。

    但是这香味密度很高,显然在离他们很近很近的地方。

    这到底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