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老爷,夫人爬墙了

第一百八十七章 老爷,夫人爬墙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槿夕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问:“若去天牢对峙,确实是父亲将苏家家主的令牌给了我,又该如何?”

    苏骏的眼底闪过一抹犹豫。

    难道这苏家家主的令牌真的是父亲给苏槿夕的?

    不过霍氏却是想都没想,便道:“若对峙后真如你诉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任凭你处置。”

    “如果是让你让出苏家主母的位置给碧姨娘呢?”

    “好!”霍氏的眼底闪过一抹狠绝:“不过,本夫人也有一个条件。若对峙之后这令牌并不是老爷给你的,苏槿夕,我要你自刎当场。”

    好狠!

    好多人听着都愣了。

    霍氏这是要跟苏槿夕玩命啊!

    瞧她这样子,不像是假的。难道幽王妃得到这苏家家主的令牌,真的另有蹊跷?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众人就更想知道对峙后的结果了。

    “王妃娘娘,你就带他们母子去吧!”

    “就是啊,大伙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去吧!”

    “好,本妃带你们过去!”苏槿夕道。

    在谁都瞧不见的地方,霍氏的眼底划过一抹阴冷。

    当即苏槿夕便带着霍氏母子和众人去了刑部。

    苏槿夕提前派人去刑部打了招呼,刑部尚书和刑部侍郎亲自在门口迎接苏槿夕。

    “下官刑部尚书王凯。”

    “下官刑侍郎李嗣。”

    “见过幽王妃。”

    “两位大人请起吧!”苏槿夕坦然接受了两位官员的参拜。

    “谢幽王妃。”

    “本妃提前派人通知你们的事情可准备好了?”

    “下官等人已经准备妥当,王妃娘娘请!”

    刑部尚书王凯让开了刑部的大门,将苏槿夕往里边请。

    跟着围观的群众太多了,之前在贵仁堂的时候还不觉得,此时到了刑部才发现浩浩荡荡的挤满了刑部门前的整条街。

    让这么多人进刑部根本就不太实际。

    原本想只选几个群众代表进刑部做个见证,但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建议打开刑部公堂的门,对峙就在刑部公堂进行。顿时所有的人都开始呼吁起来。

    “王尚书,您看这……”苏槿夕有些不好意思。

    “既然是民众的意愿,那边顺了民心。下官这就让人去打开公堂大门。”

    “有劳了!”

    于是对峙便决定在刑部公堂进行。

    平时刑部公开审理一些案子的时候也会打开刑部公堂的大门。坐北朝南,东、西、南三个方位都有敞开的宽敞大门,围观的众人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王尚书一边带着苏槿夕等人进了公堂,一边让人去天牢提苏仲。

    但是众人在刑部左等右等,好几盏茶的功夫过去了,始终不见刑部的人将苏仲提过来。

    “王尚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还不见人来啊?”

    “天牢离公堂的距离也不远啊,需要这么长时间吗?”

    “对啊!进一趟宫都够了,不会是苏仲在天牢里已经出什么事情了吧?”

    “这……”

    王尚书和李侍郎的表情都有些不好看。

    “再派人去看看!”王尚书下令。

    其实并不是苏仲在天牢里出了什么事情,而是被侍卫提着出天牢的时候遇到了一些情况。

    两名到天牢提苏仲的侍卫给苏仲一说苏槿夕他们此次来的目的,苏仲便猜到了苏槿夕在苏家受到了阻碍。

    原本苏槿夕进苏家就是他授意的,所以他也很愿意出去当众和苏槿夕对峙。

    但是两名侍卫带着苏仲并没有直接去公堂,而是先去了另外一间比较隐蔽的牢房。

    虽然同在天牢之中,但这间牢房的设施却是上等的,离别的牢房也比较远。

    “苏院首,别来无恙啊!”

    苏仲刚走进去,一名身穿黑衣,头戴黑色斗笠的人缓缓转身。

    虽然面部被斗笠上垂下来的长长细纱遮着,没看清面容,但从声音可以判断出,此人是个女子。

    “你是什么人?带老夫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苏槿夕要找老夫对峙吗?怎么会是你?”

    苏仲问了一连串的问题,但是女子一句都没有回答,而是亮出了一个腰牌。

    见那腰牌,苏仲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你……你……”

    “苏仲,你是明白人,想必已经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苏仲愣了半晌,一咬牙:“这么多年,老夫已经受够了。”

    “哈哈哈。”女子大笑两声,忽然十分凌厉地指着苏仲:“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这些年来老夫窝囊的活着,早就不想活了。反正现在身陷天牢,往后的日子是暗无天日,想再出去是根本不可能了,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苏仲毫无惧色。

    “呵呵呵,临死了,没想到你这狗东西还如此有骨气。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这骨气能硬到什么时候。”

    说完,女子啪一声,将一沓子东西扔到了苏仲的脚下。

    是一些纸张、册子和几件金银首饰,还有一把折扇。

    苏仲微微抬眸:“这是什么?”

    “是你那所谓的宝贝儿子苏钰的真实生辰八字。还有你那知心的外室碧姨娘和小情人的幽会实录。”

    苏钰的真实生辰八字?

    碧姨娘和情人幽会?

    苏仲的脑海中轰然一声,飞速从地上将那些册子和纸张捡起来,迅速翻看着。

    越看,他脸上的表情越难以置信。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苏钰根本就不是你亲生的,是碧姨娘和别的情郎生下来的。苏仲,你竟然还帮着苏槿夕那个贱人对付你的正妻和嫡子,你是鬼迷了心窍吗?”

    “不,不可能,碧桐绝对不会这样做,绝对不会。”

    苏仲一直摇着头,双眸空洞,捧着册子的手都在颤抖。

    “看来你是不见黄河心不死。来人呐!把人带进来。”

    女子话音落,外面两名侍卫带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进来。

    “桓婆婆?”苏仲有些惊讶。

    桓婆婆是之前在苏家别院照顾碧姨娘母子的奴才,也是碧姨娘母子一直以来最信得过的人。一见到苏仲,立刻跪在苏仲的面前给他磕头。

    “老爷,求求你饶了老奴吧!老奴不是有意帮碧夫人瞒着老爷您的,只是……只是那时候您一心对碧夫人,老奴瞧着实在不忍心伤您。”

    “你说什么?”

    苏仲的瞳孔紧缩,眼底一片血红。

    “钰小公子并非老爷您亲生的,而是……而是碧夫人和别人生的。”

    苏仲的脑海中又是轰然一声,想都没想,一脚狠狠地踹在了桓婆婆的胸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