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 第一百零六章 霍玉娇的下场

第一百零六章 霍玉娇的下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帝说的很慢很阴冷,虽然是说给霍大将军,一双睥睨的眼眸却始终盯在霍思羽的身上。

    他这是将对于苏槿夕的怒火牵连到了霍思羽的身上,是在警告霍思羽不要和苏槿夕走的太近。

    “谢陛下不杀之恩!”

    “谢陛下不杀之恩!”

    霍大将军和霍思羽连忙跪下来谢恩。

    “吾皇英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姓们齐齐跪在地上,山呼万岁。

    皇帝被百姓膜拜的这一瞬间,再次感受到了站在万人之上,无限荣耀的优越感,身影也渐渐变得霸气,威严起来。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苏槿夕忽然开口:“陛下,霍府可以不被牵连,但不代表霍玉娇的罪行就可以不追究吧?”

    顿时所有的声音都沉静了下来,有些人愣了,不知道苏槿夕又想做什么。

    “幽王妃,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帝问。

    苏槿夕嘴角淡笑着看了一眼已经颓然坐在地上,双目没有焦点,绝望到极点的霍玉娇。

    “霍小姐虽然是被人利用的,但她识人不慧,咎由自取。若就这样不追究她的罪行了,以后谁犯了同样的罪行,甚至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只怕也难以惩治。”

    霍玉娇绝望地望着苏槿夕,哭喊道:“苏槿夕,我已经都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

    皇帝和皇后也用凌厉的眸子逼视着苏槿夕,询问。

    苏槿夕没有搭理霍玉娇,直接对皇帝道:“陛下,妾身的意思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怎么着也应该小惩大诫,以儆效尤。”

    她是多管闲事地替皇甫一干人等求情说话,但不代表就能够放过霍玉娇,更没打算放过她。

    “苏槿夕,左右都是你在说,你把朕和中宁的律法当什么了?”皇帝依旧很生气。

    “苏槿夕,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想让陛下惩治我们家小姐就能惩治我们家小姐吗?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霍玉娇的贴身丫鬟晴琐实在不忍心看见自家小姐被逼成现在这幅田地,竟然不要命地替霍玉娇指责苏槿夕。

    “一个奴才,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

    苏槿夕冷眸如刀一般扫向晴琐。

    话音刚落,一道黑色身影落在了晴琐的身旁,随着一声尖叫,晴琐的舌头竟然被人割了下来。顿时一片血肉模糊,呼叫声十分凄惨。

    是夜幽尧的人。

    众人吃惊地看向了夜幽尧,包括苏槿夕。

    “老七,你这是什么意思?”皇帝的怒火终于烧向了夜幽尧。

    夜幽尧语声冰冷,并不看皇帝,冷漠道:“一条狗,也配喊本王爱妃的名讳?”

    确实,一个奴才是没有资格喊一名堂堂王妃的名讳,夜幽尧这样做,没有人敢说什么。

    “父皇,依照儿臣看,苏槿夕说的确实也有道理,要不就罚霍小姐禁足霍府三个月吧,小惩以戒如何?”

    不是夜珅忽然转变了心性替苏槿夕说话,而是他自己识时务,知道现在的局势,不可能不惩治霍玉娇。她这是变向的在替霍玉娇减轻罪行。

    “哼!”苏槿夕冷哼一声:“太子殿下,你这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吗?你学过中宁的律例吗?”

    夜珅很想冲苏槿夕发怒,但为了霍玉娇,他竟忍了下来,且还破天荒的主动喊苏槿夕皇婶:“皇婶,今日的场面闹的这么大,想必霍小姐也知道自己错了,日后行事定会加倍小心。既然能赦免霍府,也不必太多追究霍小姐的错吧?禁足三个月,差不多了!”

    只禁足三个月?

    怎么可能?

    之前霍玉娇在苏槿夕面前多嚣张,怎么可能就禁足三个月这么简单了事?

    苏槿夕像是能答应的人吗?

    “太子殿下,你不要忘了,从霍玉娇手中流出去的酒可是差点毒死了你的母后。你这是觉得皇后娘娘就算被霍玉娇毒死了,也是死有余辜吗?”

    当然,苏槿夕也不是替皇后说话。为了能按照她的心思惩治霍玉娇,苏槿夕也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那你想怎样?”夜珅道。

    苏槿夕又是一声冷笑:“太子殿下,你又错了!不是我想怎样,你应该问陛下,此事应当如何秉公处理。”

    此时的皇帝正如苏槿夕所料,已经没有心思愿意浪费太多的时间在这件事情上,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她都已经处置了自己的女儿,再加上心里还憋着火没处发呢!一个霍玉娇,又算得了什么?

    “霍玉娇,即日起就去云月庵祈福吧!”皇帝没有多大兴致,随口道。

    去云月庵祈福?

    夜珅还打算纳霍玉娇为太子妃呢!

    这怎么可以?

    “父皇……”

    夜珅还想替霍玉娇求情,但是刚开了口,又发现没有立场,生生地给忍了回去。

    去了云月庵,霍玉娇下半辈子就算是完了,被圣旨下令逐进尼姑庵的人,若没有皇帝的圣旨,一辈子都别想再出来。

    霍大将军和霍思羽虽然感到可惜,但对于霍府如今的结果来说,已经算是很幸运,不敢再奢求什么。

    霍玉娇坐在地上,一双眼睛空洞地望着露台上冷漠无情的夜幽尧,双眼中的泪水就像是两股清泉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来人呐,将幸琉璃押入天牢,交给大理寺处置。摆驾回宫!”皇帝匆匆下旨将幸琉璃收入监牢,就打算收场回宫了,不想在这里多待。

    顿时一群人浩浩荡荡起身。

    原本以为今日之事会就此收场,但谁也没有想到,又有事情发生了。

    就在幸琉璃被人押着路过苏仲身旁之事,苏仲瞧着霍玉娇的脸忽然渐渐眯起了双眼,扬声喊道:“陛下,这幸琉璃有问题。”

    原本已经要上銮驾的皇帝又停住了,回头不解地看着苏仲。

    “陛下,这幸琉璃的脸应该是假的,她戴了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

    苏槿夕也变了脸色。

    怪不得之前一直觉得幸琉璃熟悉,一度怀疑幸琉璃是不是苏家的人,但是在看到幸琉璃这张脸的时候,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是怎么也没有往幸琉璃戴了人皮面具这方面想。

    不过,苏仲在这个时候发现幸琉璃的脸上戴了人皮面具,似乎不是个好兆头啊。

    就在皇帝还没有说话,苏槿夕还未想到应对之策的时候,苏仲竟然飞速上前,按住幸琉璃的头,“嘶啦”一扯,在幸琉璃的脸上扯下了一块人皮面具。

    怎么……怎么会是她???

    那张人皮面具之下是一张熟悉而又意外的脸。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