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84章:送给轩辕清沐的礼物

第84章:送给轩辕清沐的礼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常贤挥了挥手,一名禁军上前单膝跪下。

    “陛下,臣今日护送郡主来宫殿休息,的确遇见了五皇子,但五皇子并未带男子前来。

    而是带了一名宫女,吩咐她好好伺候郡主。

    郡主这段时日比较辛苦,睡得较熟,五皇子唤了另一名嬷嬷将郡主背入寝殿,便离开了。”

    “嬷嬷?宫女?”轩辕逸震惊了,“靠,这到底是哪个龟孙子冒充我?”

    奶奶的,装备还挺齐全啊。

    连宫女和嬷嬷都找好了。

    嬷嬷……

    想到什么似的,轩辕逸伸手指着躺在地上的嬷嬷,“是不是她?”

    禁军摇了摇头:“不是。”

    殿内的气氛,有瞬间的微妙。

    冒充五皇子,诬陷郡主在寝殿私会男子……

    一箭三雕啊。

    若是换成其他王朝,轩辕逸绝对有口说不清。

    但在东辰,众人宁愿相信轩辕逸喜欢男子,都不相信他会陷害自己皇嫂兄弟。

    东辰几位皇子,可都是视皇位如洪水猛兽。

    昭明帝显然也知道自己这几个儿子的性子,嘴角抽了抽,实在忍不住一巴掌拍在轩辕逸后脑勺,“查不出真凶,你就陪沐儿一起处理朝政。”

    “嗷,别,父皇,儿臣这就去抓真凶。”轩辕逸说风就是雨,转身还未走两步,便被轩辕清沐一把拽住后衣领。

    他似笑非笑地将轩辕逸提溜住:“五弟,抓真凶不急,不如你陪为兄先去找找那名宫女和嬷嬷?”

    恰在此时,床榻上昏迷的苏小小轻咳一声,缓缓睁开眼。

    王太医收回脉诊,起身回禀:“陛下,郡主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劳累过度,感染了风寒,郡主自己配的药效果极好,好好休息便可痊愈。”

    “咳咳,陛下,臣女有话说。”苏小小撑起身子,夏老夫人和顾氏连忙扶住她。

    昭阳帝看向苏小小,神色柔和了几分,“有话便说吧。”

    苏小小看了眼姜馨,面上划过犹豫,最终缓缓开口,“娘娘,你的宫殿中,是否新来了一名嬷嬷和一名年轻的宫女?”

    姜馨眼神沉了沉,不知苏小小想做什么,缓缓点头,“不错,半个月前,城郊爆发了天花,本宫便去了趟玄灵寺,为百姓祈福。

    路过林婉如的粥棚时,看到这对母女可怜,便收她们做了宫中杂婢,给她们一个安身之处。”

    听着她不动声色地给林婉如上了眼药,苏小小不由感慨,后宫的女人真可怕,八百个心眼子。

    “咳咳,娘娘,您调查过她们的来历吗?”

    姜馨状似疑惑:“她们说是母女,家中失了顶梁柱,为了讨生活,不得已离开家乡,来到京城。”

    说到这,她话锋一转,惊讶地看向苏小小,“难道郡主知道她们?”

    苏小小心底暗骂,面上哀叹一声,“娘娘,她们正是齐县张大壮的妻女。”

    她可不信姜馨这老狐狸会不知道张氏和张凝。

    “什么?”姜馨面上满是震惊,“她们便是在乡下虐待你十年之人?”

    苏小小回京后,她救助齐县百姓的事,以及在齐县被张大壮一家虐待之事,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但齐县毕竟离京城较远,对于苏小小的真实生活,众人也不是特别清楚。

    苏小小咬了咬下唇,靠在顾氏身上,面色苍白,眼眶微微泛红,“伯父伯母一家待我很好,只是我不懂事,他们教育我,也是为我好。

    咳咳,娘娘,我昏迷前,隐约听到她们提到她们要回娘娘寝殿,有极其重要的事。”

    苏小小话音落下,众人便齐齐看向姜馨。

    昭阳帝冷声道:“贵妃带人入宫,都不调查清楚的吗?”

    姜馨连忙跪下:“陛下,臣妾也是看她们可怜,想着在林婉如粥棚附近的百姓,应该没问题,一时心软之下,才将她们带回了宫。”

    林婉如眼底划过幽暗,缓缓上前跪下,“陛下,臣女并不认识张大壮一家,娘娘将这对母女带回宫,臣女并不知情。

    粥棚每日百姓无数,臣女从不问他们来自哪里,只要有需要,便可去粥棚领取粥食。”

    没了醉卧居,她不可能再给姜馨银两。

    既如此,便直接撕破脸面吧。

    姜馨低垂的眸底,划过杀意。

    不听话的畜生,历来都只有死路一条。

    本想留着林婉如给逸儿铺路,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逸儿完全就是扶不上墙的阿斗,只会浪费她的心血。

    而林婉如是只白眼狼,已经开始反咬主人了。

    昭阳帝深深看了眼林婉如,刚想说话,一名小太监跑来,在程公公耳旁低语了几句。

    紧接着,程公公神色一变,看了眼姜馨,快步上前,“陛下,馨贵妃寝殿出事了。”

    程公公声音并不大,但此时殿内一片寂静。

    他的话,众人自然听了个一清二楚。

    昭阳帝看了眼姜馨,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程公公欲言又止地看了眼群臣。

    “直接说!”

    “陛下,朱涯朱大人与虐待郡主的那对母女,在馨贵妃寝殿……”

    程公公话只说了一半,但在场的都是人精,自然能自动脑补剩下的一半。

    一男两女,夜间共处一殿。

    会发生什么事,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难怪,今日宫宴朱涯告病未到,原来是去快活了。

    一夜两女……

    啧啧,玩得挺猛。

    姜馨神色猛然一变,不可置信地抬眼看向程公公,“程公公,兵部尚书今日不是告病吗?怎么可能在本宫的寝殿?”

    昭阳帝脸色完全黑了下去,冷冷瞥了眼姜馨,“摆驾馨贵妃的宫殿。”

    众人面面相觑。

    一时不知是该跟着昭阳帝走,还是该离开。

    这种劲爆的秘闻,真的是他们能听的吗?

    纠结了一瞬,身体比脑子更诚实,跟着昭阳帝走了。

    夏江夷看人都走了,连忙上前担忧地问道:“小小,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苏小小轻轻一笑:“外祖放心,小小已经没事了。”

    说着,她掀开被子,便欲下床。

    夏老夫人连忙按住她:“哎,小小,你做什么?”

    苏小小扶着夏老夫人的手臂:“自然是跟祖母回家啊。”

    接下来的事,她不需要参与了。

    一个外臣,出现在贵妃寝殿,足够姜馨头疼了。

    虽然她不会丢了贵妃的头衔,但朱涯绝对逃不了,大理寺卿的牢房将是他最终的归宿。

    而姜馨后宫宠妃的地位,也会松动。

    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带外男进入寝殿这种私密的空间。

    除了朱涯,便算她送给轩辕清沐的一份礼物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