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80章:终于结束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龙趸张开巨口,闪着寒芒的牙齿眼看即将刺入云崖的身体。

    这时,它猛然感受一股冰冷的杀意从右眼传来。

    它毫不犹豫地放弃云崖,转过身体张嘴咬住轩辕清沐的长剑。

    轩辕清沐松开长剑,手心滑落一柄匕首,翻身站在龙趸背上,狠狠刺向龙趸脊背。

    “呲......”精铁相碰的声音响起,隐约间似带起一串火花。

    苏小小不知何时站了起来,双眼紧紧盯着湖中对战的三人一趸。

    龙趸虽然生存了无数岁月,灵智不低,但与轩辕清沐这从头黑到脚的黑狐狸相比,依旧差了几分。

    在激战了一盏茶之后,这场战斗以轩辕清沐划破龙趸眼角肌肤,将药剂倒入龙趸伤口结束。

    龙趸受了伤,有了灵智的它知道自己不一定是面前这人的对手,果断潜入湖底消失不见。

    云崖看着龙趸消失,顿时急了,“爷!”

    轩辕清沐墨发被染湿,一滴晶莹的水滴顺着发丝滑落,经过白皙精致的锁骨,缓缓没入胸前的衣襟。

    他衣袍沾水,紧贴在身上,引人遐想。

    苏小小转眼,看到轩辕清沐这副勾人而不自知的模样,视线不禁下移,脑补了八块腹肌。

    这也太引人犯罪了!

    就在苏小小心神荡漾的时候,眼前清冷而又纯欲的男人,忽地伸出手,扯住她的脸。

    “往哪看呢?”

    腮帮子传来的剧痛,瞬间召回了苏小小被美色勾走的心神。

    她龇牙咧嘴地伸手就要去弄轩辕清沐。

    轩辕清沐见机极快地松开手。

    苏小小看他松手,以为他又要点自己穴道,立刻后退一步,警惕地盯着他,“我告诉你啊,君子动口不动手。”

    特么的,她竟然会被大反派的美色迷惑!!!

    这简直不科学!!

    轩辕清沐对着湖面扬了扬下颌,冷冷一笑,“我不是君子,能动手绝不动口,一会龙趸不浮上来,我就把你扔下去喂鱼。”

    苏小小给了他一个白眼,嗞了龇牙,“好啊,我葬身鱼腹,你死于剧毒,来世再续前缘。”

    她话音落下,云冥忽地神色一喜,抬手指着湖中央,“爷,龙趸!”

    湖中央,龙趸翻着白色的肚皮,漂浮在湖面上,不知死活。

    云崖迫不及待地掠到龙趸身上,确定了它还活着,满脸喜色,“爷,还活着!”

    轩辕清沐运转内息,烘干了衣袍发丝,眼底紧绷的神色终于放松。

    云崖一掌将龙趸推到岸边,兴奋地看向云冥,“快取龙髓。”

    云冥看着眼前巨大的龙趸,嘴角抽了抽。

    从这大家伙体内取龙髓,还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可谓是对他职业生涯的考验了。

    苏小小上前,细细观察着眼前的大家伙。

    近距离观察,她才发现,龙趸身上的鳞片,形似前世山海经中的祖龙龙鳞。

    与花斑鱼相差极大。

    云冥花了近一个时辰,才从龙趸体内取出龙髓。

    晶莹剔透的龙髓,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闻之沁人心脾。

    轩辕清沐握紧了手中装有龙髓的玉瓶,水墨画晕染的眉眼浮上浅笑,“现在只差鲛人泪了。”

    “这世间,真有鲛人?”

    见识了龙趸,苏小小觉得说不定真有传说中的美人鱼。

    轩辕清沐淡淡瞥了她一眼,心情极好地解释,“鲛人泪,指的是百年以上的寒潭老蚌,体内唯一的珍珠。”

    苏小小闻言,咂了咂嘴。

    蚌体内,往往会出现多颗珍珠,而只出现一颗的,闻所未闻。

    “走吧,回去。”

    轩辕清沐看了眼湖边龙趸巨大的尸体,转身离开。

    苏小小想了想,故意落后于三人,趁着他们不注意,挥手将龙趸尸体收入医疗空间。

    龙趸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百年以上龙趸,三世只此一见。

    拿回去,刚好给外祖一家补补身子。

    半月后,随着痊愈的百姓越来越多,患病者越来越少,萦绕在京城上方低沉的气压终于散去。

    “郡主大恩,若不是你,我老张家的独苗苗也保不住。”

    “是啊,郡主,若不是你,我们一家子都没命了。”

    “就是,这次多亏了郡主和大皇子……”

    “大皇子和郡主是我们的恩人呐……”

    这日,最后一名天花患者痊愈。

    百姓们流下了欣喜激动的泪,真诚地向苏小小和轩辕清沐道谢。

    夏瑾瑜和夏雨泽驾马静静等在一旁,直到禁军将百姓疏散,他们才下马上前。

    “我们的小小,长大了啊。”夏瑾瑜上上下下将苏小小打量了一遍,眼中带着骄傲。

    夏雨泽摸了摸她的脸,心疼地开口,“瘦了,回家,舅舅给你准备了叫花鸡。”

    刚进入京城,程公公一脸笑容地上前,对着夏瑾瑜和夏雨泽福了福身,“夏公子,夏大人。”

    夏雨泽皱起眉头:“程公公来此,是有事要办?”

    “陛下在宫中设了宴席,特派老奴来接大皇子和郡主入宫。”

    马车内,轩辕清沐微微睁开眼,看了眼对面趴在座垫上睡着的苏小小,掀开车帘,淡淡道:“辛苦程公公了。”

    程公公脸上笑意更浓了些:“这是老奴该做的。”

    说着,示意禁军上前驾车。

    夏瑾瑜和夏雨泽满脸不悦。

    回家路上,杀出了个程咬金,还真是想掐死他啊!

    程公公笑眯眯地领着马车向前走,忽地感觉到一股寒意,不由看了眼天。

    夕阳西下,并无变天的征兆。

    他揉了揉鼻子,低喃了一句,“看来,明日得多穿点了。”

    马车一路行到皇宫,昭阳帝下旨,苏小小劳累了许久,特许驾车入宫。

    半个多月来,苏小小每日只睡一两个时辰。

    此时心神放松之下,熟睡了过去。

    直到马车到了专门为她设立的宫殿,苏小小依旧未醒。

    驾车的禁军也不敢唤她,只能停下马车,静静等着。

    轩辕清沐在马车进入皇宫后,便随着程公公去了御书房。

    夕阳的光辉逐渐被夜色取代,郎朗繁星高悬夜空,眨眼窥视人间繁华。

    就在禁军犹豫要不要唤醒苏小小时,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