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75章:可能治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昭阳帝看向他,面上无任何情绪,久居上位者的威压缓缓弥漫御书房,“朱爱卿,觉得这真是楼兰遗孤所为吗?”

    朱涯腿一抖,直接跪倒在地,哆嗦着身子,“陛……陛下......臣也是......也是担心郡主......”

    昭阳帝语气平静:“是吗?”

    朱涯浑身寒毛竖起,额上溢出冷汗,一个是字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陛……陛下......”

    “郡主中毒之事,由夏爱卿负责,朱爱卿回府好好想想吧。”

    “是,陛下。”

    “夏爱卿和夏老,沧冥,戚远留下,其余人退下。”

    朱涯颤颤巍巍地磕头准备起身离开,若不是程公公扶了他一把,他连站都站不起来。

    “多谢程公公。”双腿发软地跨出御书房,朱涯摸了摸额上的冷汗,对着程公公道谢,往程公公手中塞了锭黄金。

    程公公直接拒绝,挥了挥拂尘,微弯着身子,语气带着疏离,“朱大人还是早些回去。”

    朱涯看着油盐不进的程公公,恨恨地咬了咬牙,转身离开。

    程公公眯眼看着朱涯远去的身影,似自语般低喃,“要变天了啊……”

    御书房内,只剩下四人。

    昭阳帝指了指一侧的桌椅:“坐。”

    夏雨泽扶着夏江夷坐下,看向昭阳帝,直接开口,“陛下是想借夏家的药材?”

    昭阳帝摸了摸鼻子:“夏爱卿,朕就是想借一点点。”

    夏江夷直接戳穿他:“陛下,这么多年,你借了夏家的银两,利息都可以重建皇宫了。”

    说得好听,等国库充裕了,就连本带利还给夏家。

    结果这么多年过去了,别说利息,本金的影子都没了。

    昭阳帝轻咳一声,面露尴尬,“夏老,这不是国库一直都不充裕嘛。”

    夏江夷轻哼一声:“国库不充裕,养宠妃的银两倒是充裕。”

    被自己曾经的太傅数落,昭阳帝也无法反驳,明智地选择岔开话题,“夏老,小小出嫁时,朕亲自备一份嫁妆给她。”

    夏江夷冷哼:“陛下说得好听,到时嫁妆用的银钱,怕也是夏家的吧。

    陛下既然有钱,那先把之前的帐还了吧。”

    一旁,沧冥和戚远看着昭阳帝吃瘪的模样,选择视而不见,垂首看着面前茶盏,似乎打算研究一下茶叶来自哪座山。

    昭阳帝一噎。

    他还真打算跟夏家借钱,给苏小小备嫁妆。

    夏雨泽神色淡淡地凝着昭阳帝:“陛下,要夏家借您药材和银两也没问题,臣有一个请求,只要您答应了,药材和银两即刻奉上。”

    “爱卿请讲。”

    “臣代小小,向陛下讨一块免死金牌。”

    夏雨泽话音落下,御书房内气氛陡然凝重。

    免死金牌,历来只有功德极高,于百姓家国有大贡献者,才能获得。

    东辰建朝百余年以来,免死金牌也只出现过两次。

    每一位获得者,都是功勋卓越之人。

    昭阳帝沉默了一瞬,缓缓开口,“如果苏小小治好了患病者,阻止此次病情蔓延,朕可以赐她一块免死金牌。”

    昭阳帝话音落下,夏雨泽心终于放下。

    小小,舅舅能为你争取到的只有这个了。

    以后,轩辕清沐若是欺了你,直接杀了!

    有免死金牌在手,只要他还不是皇帝,杀了一个皇子,足以保你无恙。

    最多被贬为平民,这样更好,舅舅就能将你完全护在羽翼下。

    城郊,轩辕清沐与苏小小并未离开。

    “云尘在哪?”半晌,苏小小脸色凝重地开口。

    轩辕清沐眉眼沉了沉:“云幽发现病人后,都是用信件与我交流,我今日也是第一次来这,云尘那边,应该不会出事。”

    苏小小心微微放下,想了想继续道:“把云尘送去国公府吧。”

    轩辕清沐微微沉吟,点了点头。

    他不在宫中,虽然留了人保护云尘,但姜馨与林婉如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云尘在国公府,的确要更安全一点。

    “爷,您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们。”云崖着急地劝道。

    苏小小翻了个白眼,直接拽住轩辕清沐往府邸一旁临时搭建的帐篷走去,“消息已经送到宫里了,昭阳帝知道我们来这,你觉得还走得了?”

    云崖双眼一瞪:“那还不是郡主你非得推开府门,自己吸到了府内的空气,还连累了爷。”

    苏小小直接懒得理他,拽着轩辕清沐走进帐篷,走到桌前,拿起笔,写下一张药方,扔给随后跟进来的云崖,“按药方上的药材去囤,能囤多少囤多少。”

    云崖刚进帐篷,脸上便被糊了一张纸。

    他伸手拽下,不放心地盯着苏小小。

    那眼神,生怕轩辕清沐被苏小小吃了一样。

    苏小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那什么眼神?要担心也该是我担心吧!”

    云崖脱口而出:“爷的清白差点毁在你手里。”

    苏小小听着他这么直白的话,看了眼脸色黑下去的轩辕清沐,觉得这傻大个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个奇迹。

    云崖忽地感到一股寒意从眼底涌上,不禁打了个寒颤,看了眼帐篷外,喃喃道:“奇怪,大太阳的,怎么会觉得冷呢?”

    轩辕清沐眯了眯眼,语气淡淡,“让人去收药材,收不到药材,我把你炼药。”

    云冥得到消息匆匆赶来,听到轩辕清沐的话,走进帐篷,“爷,用他炼药,病者只会死得更快。”

    云崖双眼瞪大:“活人也能炼药?还能吃死人?难道人炼的药是毒药?”

    苏小小:“……”

    兄die,墙都不服,就服你。

    云冥嘴角抽了抽:“你快去囤药吧。”

    免得真被爷炼药了。

    轩辕清沐看向云冥,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云冥收起面上的嬉笑,正色道:“爷,这两日我翻遍了医书,也找不到有关此次病情的记载。”

    说到这,他猛然看向苏小小,“苏小姐,你刚才让云崖囤的药?”

    苏小小捏了捏眉心:“只是辅助的药,能稍微缓解病情。”

    轩辕清沐皱起眉头:“也就是说,没有有效的药物能治疗?”

    “恩,这病名为天花,传染性极强,刚才我看府邸中的大夫小厮都戴上了面巾,但感染的可能依旧很大。”

    “苏小姐,可有治愈之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