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68章:收回醉卧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瑾瑜一看她这副模样,心都要碎了,哪还顾得上责备她,连忙哄道:“小小,舅舅没有责备你的意思,舅舅只是……哎,只要你开心,做什么都好,只是你答应舅舅,别伤害自己,好吗?”

    一向运筹帷幄的男人,此时却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前少女,生怕惹哭面前少女。

    苏小小心骤然一颤,涌满酸涩。

    她刚刚那副模样,是装的,为了不被舅舅批评得太狠。

    可现在看到舅舅这副模样,她真觉得自己错了。

    起身坐到夏瑾瑜身边,挽着他的手臂,苏小小眼眶真的红了,“舅舅,对不起,这次是我思虑不周,让你们担心了。

    林婉如会毒,而她下的毒,我能解,也不会损伤身子丝毫。

    但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前世,她为了完成任务,有些时候,的确会做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之事。

    但现在,有真正关心疼爱她的亲人,他们会为自己担心,难受……

    她不会再用这种蠢办法了。

    夏瑾瑜看着她真红了眼眶,更加心疼了,“傻丫头,只要你好好的,你做什么舅舅都不会阻拦。”

    苏小小挽着夏瑾瑜的胳膊,靠在他肩上,任由眼尾的晶莹没入发间,轻声低喃,“舅舅,林婉如的毒术很高,你们要多加小心。”

    夏瑾瑜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眼中满是心疼,“所以你这次中毒,是为了试探她?”

    “嗯,也不全是。”说到这,苏小小顿了一下,抿了抿唇,想起晚间出门,苏楠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香味,眉眼色泽莫辨,“舅舅,我怀疑爹爹和林管家被下了毒。”

    前世,她知道苗疆有一种蛊毒,能控制人心。

    苏楠和林牧变化之大,加上林牧胸前那黑色的肉球,以及他们眼中偶尔流露出的迷茫,她怀疑他们是中了蛊毒之类的毒。

    而以她的医术,竟然无法发觉。

    这也是她坚持回摄政王府的原因,她要调查苏楠和林牧是否真中了毒,以及林婉如背后之人。

    不找出林婉如背后之人,她不安心。

    连她都无法察觉的毒,外祖一家随时都有危险。

    夏梓彦震惊:“谁下的毒?”

    “小姐,是林婉如?”慕长风眼底划过寒芒。

    夏瑾瑜看了眼慕长风,沉声道:“明日就奏请陛下,接手朱涯的酒楼,改成药铺。”

    慕长风今日只是奏请说看中了药铺位置,并未说明是哪处。

    这足以,引起一些人的紧张了。

    慕长风点点头:“慕叔叔,药铺的收费,我不打算挣百姓银钱,我想以小姐的名义,救济百姓。”

    夏瑾瑜赞同:“可以,夏家不缺钱。”

    苏小小傻眼:“啊,那我还得倒贴药材钱?”

    夏瑾瑜看着她这财迷样,顿时失笑,曲指弹了弹她的额头,“放心吧,这些钱舅舅出。”

    夏梓彦也凑上去:“小小,表哥这些年攒了很多钱,你尽管用。”

    慕长风抿了抿唇,暗暗决定赶快挣钱,这样他才有资格继续跟在小姐身边。

    这些时日跟在夏瑾瑜身边,他才真正算是见识了京都权贵。

    杏林药铺在齐郡收入不算低,但却不及夏国公府一日收入的千分之一。

    夏瑾瑜看了他一眼:“夏国公府能有如今的成就,是几辈人的积累,你经商的天赋是我见过最高的,假以时日,京都必有你一席之地。”

    慕长风闻言,眼底光亮惊人,语气满是自信与坚定,“最多五年,我必建立起属于小姐的商业王朝!”

    这番话,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定会认为慕长风心怀不轨。

    但此时,屋内三人,没有一人怀疑。

    苏小小看过书,自然毫不怀疑。

    夏瑾瑜也不怀疑,心中对他的欣赏更浓。

    在京都这种遍地权贵,纸醉金迷之下,没有迷失本心,反而愈加坚定心中信念,定非池中物。

    夏梓彦皱了皱眉,憋出一句,“长风,你教我经商吧。”

    不等慕长风回答,夏瑾瑜凉凉的眼神扫过来,“教头猪都比你学得快。”

    苏小小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夏梓彦是一点都没遗传到夏瑾瑜经商的天赋,反而更像夏晋鹏,武学天赋极高。

    夏梓彦哀怨地看着苏小小:“表妹,你嫌弃我。”

    苏小小连忙敛去笑,摆正脸色,“表哥,我绝对没嫌弃你,猪那么丑,怎么能和英俊潇洒的表哥比呢,是吧?”

    夏梓彦眨眨眼,总感觉她的话哪里不太对劲。

    思来想去,也没想出哪里不对劲,他扭头看了看屋内的布置,“小小,你为何想起来醉卧居,去自家酒楼见面不是更安全吗?”

    苏小小唇角勾起微妙的弧度,从袖中取出一叠地契,“这些是醉卧居的地契,娘亲临终前,交给我,魏沁然和林婉如当年引诱我交出。

    那时娘亲刚病逝,我伤心之下,一时忘了自己将地契藏在哪,这才没被她们哄了去。”

    当年娘亲病逝前,将地契给了她,她亲眼看着娘亲闭了眼。

    伤心欲绝之下,紧紧抱着地契给娘亲守灵,还差点将地契当成纸钱烧了。

    后来浑浑噩噩的,她随手将地契塞进了祠堂祖宗灵位之下。

    魏沁然母女翻遍了娘亲的屋子,她的院子,却万万没想到,地契会在祠堂。

    夏瑾瑜眉宇间染上了寒意:“小小,舅舅明日就让二弟奏请陛下,将醉卧居归还于你。”

    苏小小眯了眯眼:“这也正是我答应轩辕清沐婚姻的原因之一。”

    醉卧居是娘亲的嫁妆,她出嫁,醉卧居作为她的嫁妆随她一起出嫁,合情合理。

    夏瑾瑜沉吟了一下:“醉卧居本就是国公府送给你娘的嫁妆,如今你出嫁,正好收回,作为你的嫁妆。”

    慕长风皱起眉:“可醉卧居这些年是林婉如经营,也是她将规模扩得如此之大,我们骤然收回,恐怕她会引导百姓传出不利于小姐的言论。”

    苏小小慢条斯理地取出一张纸,抖了抖,“有这份签字在,她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夏瑾瑜接过一看,上书——

    我林婉如答应苏小小,暂替她管理醉卧居,待苏小小成亲之时,完整归还醉卧居,作为苏小小娘亲留给她的嫁妆。

    下方,有林婉如的签字,以及一个鲜红的手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