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63章:你说谁不是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婉如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的衣裙依旧是昨晚那套。

    室内静得落针可闻,只余淡淡药茶香。

    她盯着床顶看了片刻,缓缓抬手覆上额头。

    “小姐。”

    这时,门外传来挽晴的轻唤。

    林婉如低低应了一声。

    挽晴端着洗漱用品,轻轻走进屋内,扶起林婉如,“小姐,馨贵妃唤您进宫。”

    林婉如起身走到矮桌前,看着桌子上的汝窑青瓷盏,眸色暗了暗。

    她弯下腰,伸手将凉了的茶盏拿起,握在手心。

    茶盏以及茶水冰冷的温度,通过手心传来,直入心底。

    挽晴轻叹一声,上前轻轻从她手心中取出茶盏,轻声道:“小姐,主上也是心疼您的,昨夜是她将您抱到床上,给您净了脸。”

    林婉如闭上眼,掩下眼底的复杂的情绪。

    是啊,师父很心疼她。

    她从小体弱,被父亲虐待,是师父教她习字武艺。

    她一身毒术与香术,也是师父亲授。

    师父待她,真的极好。

    片刻后,林婉如睁开眼,眼神平静,好似一汪深潭,看不见任何起伏。

    她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镜中少女娇俏明媚的模样,从一堆首饰中选了一支素雅的檀木簪,“不必麻烦,用簪子挽起来就好。”

    挽晴接过发簪,灵巧地半挽,一半墨发披散而下,青丝如瀑。

    林婉如换了身衣裙,披了件黑色的披风,便离开了醉卧居。

    媛馨院。

    苏小小尚未睁开眼,筱嫣便敲了敲房门,轻唤:“小姐?”

    前世养成的警觉性,让苏小小在筱嫣声音响起的同时就睁开了眼。

    眼神清明,并无一丝从熟睡中醒来的茫然。

    她看了眼窗外天色,轻声开口,“进。”

    筱嫣端着洗漱用品,走进屋内。

    “小姐,公子求见。”

    筱嫣口中的公子,自然便是慕长风。

    苏小小接过水,漱了口,拿帕子擦拭着手,“铺面选好了?”

    “嗯,是朱涯名下的酒楼,位置还算不错。”

    苏小小轻轻一笑:“姜馨该肉疼了。”

    小说中,朱涯是姜馨的人,而在京城里,朱涯名下的酒楼,便是与醉卧居隔了一条街的风吟楼。

    这酒楼,也是姜馨主要收入来源。

    只是,昨日与轩辕逸第一次见面,这位小说中男主,似乎与小说中描写不太一样。

    而姜馨则比小说中描写的更为难缠一些。

    就在苏小小思索间,云崖出现在窗外,“苏小姐。”

    苏小小一手杵着下颌,懒懒抬眼看他,“有事?”

    云崖神色有些一言难尽,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苏小小,“爷让我把这个拿给苏小姐。”

    苏小小狐疑地看了云崖一眼,打开手中纸条。

    只扫了一眼,她的脸顿时黑了。

    筱嫣瞥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

    苏小小看着最上面的“棉花糖”五千两,磨了磨牙,忍不住爆了粗口,“靠,这棉花糖明明才十文!现在要我五千两,他怎么不去抢?!”

    筱嫣满眼笑意:“小姐,大皇子这就是在抢。”

    苏小小恶狠狠地抬眼看着云崖:“这账我不认!”

    云崖看着她狰狞的脸色,咽了口口水,下意识后退一步,“爷说了,昨夜他没带钱,用贴身玉佩买了棉花糖。

    那块玉佩价值万两白银,爷说看在苏小姐是他妻子的份上,打个半价,收苏小姐五千两白银就行,让苏小姐不需要感谢他。”

    苏小小牙齿磨得更响了,从牙缝中一字一句挤出,“感谢他个大头鬼!我要休夫!”

    阴冷的语气裹夹着杀意迎面扑来,云崖忍不住抖了抖,再次后退几步。

    “休夫?”一道淡淡的嗓音从云崖身后传来。

    苏小小侧眸,看到云崖身后的轩辕清沐,一手撑住窗沿翻出,抓住轩辕清沐的衣领,咬牙切齿,“轩辕清沐,我曰你大爷!你这是敲诈!勒索!”

    话音刚落,苏小小眼角余光看到轩辕清沐牵着的云尘时,愣了。

    轩辕清沐愣了。

    云尘也愣了。

    云崖和筱嫣呆了。

    苏小小松开手,后退一步,抹了把脸,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无意在轩辕清沐面前装淑女,但若是带坏了小云尘这祖国未来的花朵,那就不好了。

    苏小小一本正经带歪孩童:“咳咳,那个,小云尘,刚刚姐姐说的话你就当没听到啊!姐姐没有骂人,因为姐姐骂的不是人!”

    云尘把眨着眼,似懂非懂。

    云崖和筱嫣在苏小小话音落下之时,不约而同默默后退几米。

    同时,心中开始求菩萨保佑苏小小。

    轩辕清沐眯着眼,磨了磨后压槽,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说谁不是人?”

    感受到轩辕清沐身上冰冷的杀意,苏小小瞬间怂了,往后退一步,一本正经说瞎话,“我刚说啥了?谁不是人?”

    说话的同时,她还扭头问站在安全线外的云崖和筱嫣,一脸茫然地问:“我刚都说啥了?”

    云崖和筱嫣瞳孔一缩,齐齐低下头做鹌鹑。

    苏小姐,您这道简直就是送命题!

    不带这样坑人的!

    轩辕清沐皮笑肉不笑:“鱼的记忆都比你好。”

    话落,他忽地欺身上前,修长手指直点苏小小胸口穴位。

    苏小小瞳孔一缩,腰身迅速下弯。

    但依旧晚了一步,下弯的身子一顿。

    上半身与地面平行,下半身与地面垂直。

    她怒视着上方绝美的少年:“靠!要不要脸?又搞偷袭!”

    轩辕清沐理了理衣袖,重新牵起云尘的小手,嘴角带着浓浓的笑,“夫人记性不好,为夫帮帮夫人,免得以后夫人忘记了为夫。”

    云尘睁大双眼,看着苏小小这高难度的姿势,满眼崇拜,“哇,小小姐姐好厉害!”

    苏小小到了嘴边的国粹生生被咽下,艰难地转动眼珠看向云尘,笑得比哭还难看,“小云尘,你帮帮姐姐。”

    “好啊,姐姐要做什么,云尘帮你。”

    苏小小张嘴,轩辕清沐恰好拉着云尘走到她身旁,抬手再次点上她身上哑穴,“阿尘,你不是想吃醉卧居的酱鸭吗?哥哥这就带你去吃。”

    云尘不舍地看着苏小小:“可小小姐姐......”

    “她在练功,练好了会去醉卧居找我们。”

    云崖同情地看了眼苏小小,跟上轩辕清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