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54章:这局我看你们怎么破!

第54章:这局我看你们怎么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小小对他笑了笑:“清……大皇子,你帮我去寻点干净的水和纱布。”

    话落,她轻轻拨开轩辕清沐的手,向受伤的官员走去。

    “沐儿,她这是?”昭阳帝眼眸幽深,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回父皇,小小在齐县,受尽了苦楚,为了生存,不得已自学了医术,儿臣此次能脱险,也多亏了她这身医术。”

    姜馨不解地问道:“这是好事啊,大皇子刚刚为何阻止?”

    轩辕清沐瞥了她一眼:“馨贵妃哪只眼睛看到我阻止小小,我是想问她需要些什么,我去准备。”

    说罢,转头看向二皇子轩辕竭以及三皇子轩辕朗,“二弟三弟,你们的随行御医在吗?”

    轩辕竭和轩辕朗,因身体原因,昭阳帝赐了两名御医随伺在他们身边。

    轩辕竭看了眼轩辕朗,摇摇头,“此行我们并未带御医来。”

    轩辕逸插过话:“大哥,我和四哥去寻水和纱布,你去帮大嫂吧。”

    说完,他拉过站在一旁,一脸状况外的四皇子轩辕宏,带着几名禁军向后殿而去。

    苏小小蹲在一名伤势较为严重的官员身旁,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头也不回地道:“把火石点燃,青鼎碎片嵌入他的肉中了,必须划开拿出来。”

    轩辕清沐闻言,取出火石点燃。

    苏小小匕首从火上烤过,毫不犹豫地划开伤者肩膀上的肉,迅速取出碎片,简单包扎好。

    看着她干脆利落的动作,夏江夷父子三人满眼心疼,看向苏楠的目光,恨不得将其撕碎。

    如果不是他把小小送走,小小怎么可能会受这些苦!

    姜馨扫了眼场中,看着林婉如离开的方向,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

    苏小小,你当真认为,你能救得了他们?

    他们今日之死,皆因你和轩辕清沐。

    神明都不赞成你们成亲,这局我看你们怎么破!

    苏小小快速救治着伤员,就在她将一名官员腿上的青鼎碎片取出后,这名官员双眼忽地瞪大,身体抽搐了两下,口中吐出白沫。

    同一时间,大部分官员也脸色青白,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昭阳帝神色一变,冷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苏小小想起方才檀香点燃时的异味,猛然起身,跑到夏江夷身旁,抓过他和夏雨泽的手腕,“刚才的檀香有毒!”

    说这话时,她定定观察着昭阳帝的脸色。

    指尖下的脉搏略显絮乱,昭阳帝的气息也略显不稳。

    苏小小眉头蹙起,看向昭阳帝,“陛下,请容臣女给您把个脉。”

    昭阳帝幽幽瞥了她一眼,伸出手。

    苏小小摸了摸鼻子,刚才情急之下,她一心只顾着身体较弱的外祖和二舅舅,还真忘了昭阳帝。

    伸手探上昭阳帝脉搏,片刻后,苏小小神色变得凝重,“陛下,毒素已经入体,现在没药草,臣女只能暂时用银针控制住你们体内的毒素。”

    昭明帝眼底涌动着杀意,点点头沉声道:“玄殷,这件事,你必须给朕一个交代。”

    玄殷甩了甩拂尘:“陛下,戊戌青鼎乃是玄灵观至宝,此番被毁,贫道一定会彻查。”

    昭明帝紧紧盯着他的眼,属于帝王的威压直压玄殷。

    玄殷不卑不亢地与他对视,周身气息缥缈淡然。

    片刻后,昭明帝收回目光,看向苏小小,语气柔和了一分,“下针吧。”

    苏小小看了眼玄殷,眼底划过诧异,取出银针迅速在昭阳帝后颈头顶扎下。

    自古帝王,戒备心极大,昭明帝竟然同意她下针,她的确有些意外。

    轩辕清沐也不知从哪找了人假扮玄殷,还真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比那个真玄殷强多了。

    苏小小落针快而稳,转眼间,昭明帝等人头顶后颈都布满了银针。

    在银针变得漆黑后,苏小小隔着丝帕,小心翼翼地取下银针。

    “陛下,三皇子和二皇子忽然吐了一口鲜血,昏迷了。”

    就在苏小小来到姜馨面前时,沧冥扶着三皇子轩辕朗,脸色变得凝重。

    三皇子和二皇子体弱,稍微一点毒都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昭阳帝脸色一沉,冷声道:“大夫呢?”

    姜馨柔柔地道:“陛下,玄灵观山路难走,恐怕还需要等一阵。”

    说着,她看向苏小小,“苏小姐先去救治其他大臣吧,我感觉还好,暂时不需要因为我浪费时间。”

    苏小小深深看了她一眼,语气微妙,“娘娘真是心善,不过此毒凶猛,娘娘确定真不需要施针?”

    姜馨浅浅一笑,抚了抚发髻,“苏小姐先去救其他人吧,就算毒发,也是我命该有此一劫。”

    苏小小不再耽搁,走到三皇子轩辕朗身旁,凝神落针。

    她双手捏针,同时刺入三皇子和二皇子穴位。

    不过眨眼间,二人头顶就布满银针。

    随着最后一针落下,二人面上青白退去,变为一贯的苍白。

    而他们头顶的银针,变得漆黑。

    苏小小动作迅速地取下银针,包在丝帕中。

    昭阳帝面色沉冷:“可能判断是哪种毒?”

    苏小小抬手擦了擦额间汗珠,垂眸思索了片刻,缓缓开口,“若臣女判断没错,是朔梦。”

    朔梦二字一出,众人神色顿时变了,面如死灰。

    “朔梦?那可是无解之毒啊!”

    “难道是西涧派人来,想将我们一网打尽?”夏晋鹏发出灵魂拷问。

    夏雨泽瞥了他一眼:“戊戌青鼎被毁,群臣中毒,下毒者在东辰的身份地位必定不低。”

    “小小,你可能确定?”夏江夷语气沉重。

    昭明帝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但周身的威压浓如实质,就连苏小小都感觉到了一丝压力。

    她抿了抿唇,轻声道:“孙女曾在一本医书上看过此毒的介绍,能确定。”

    前世,她曾遇到过一种与小说中朔梦毒性一致的毒烟,在师父的指导下,研究出一套针法,配合特定的药草,恰好能解此毒。

    姜馨这一招,可真够狠的。

    昭明帝视线缓缓从众人身上扫过,但凡被他视线扫过的人,只要没昏迷,都颤抖着爬起身,垂头跪下。

    玄灵观内,气氛沉凝到极致。

    众人大气也不敢喘,后背衣裳完全被冷汗浸湿,也不知是吓的,还是害怕死亡。

    最终,昭阳帝的视线定格在苏小小身上,一字一句问道:“可能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