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49章:摄政王府,只会有一位小姐

第49章:摄政王府,只会有一位小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小小听着林婉如字字句句都扣住送自己去乡下,是为了养病。

    如今能病愈回府,与魏沁然“抄经祈福”脱不了干系,眼底划过讥讽。

    下一秒,她眼中泪水不断滴落,眼眶通红,哽咽着,肩头一颤一颤的,“那名老者给我调理好身体后,我每天都希望父亲能收到我的信,接我回家,孝敬父母,女儿想在父亲膝下承欢。

    娘在世的时候,父亲明明很喜欢女儿……

    女儿想不明白,为何娘亲一病逝,父亲便……便将女儿送走。

    女儿那时才七八岁,还未从失去母亲的悲痛中走出,又被自己的父亲送走。

    女儿真的好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苏小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泪眼迷蒙地看向魏沁然,“沁姨,我记得娘亲病逝时,你带着自己女儿来我家,说是悼念娘亲。

    如果我没记错,我娘去世十年,沁姨成为我家姨娘也差不多十年了吧?

    十年前,我身体很好,风寒几乎没有,那位老者也说,我只是长期营养不良,并没有其他病症。”

    苏小小话音落下,周围百姓目光顿时变了。

    当年,摄政王苏楠十里红妆迎娶夏国公府四小姐夏清雅,婚礼隆重程度,让得无数人惊叹羡慕。

    婚后,二人育有一女,恩爱无比。

    十年前,摄政王妃病逝,头七尚未过完,远房表妹魏沁然带着女儿前来吊唁。

    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魏沁然在表姐头七刚结束,便成为了摄政王府姨娘。

    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嫡小姐,忽然说身体不适被送走。

    这其中,真相耐人寻味啊。

    况且人家嫡小姐刚才也说了,送了许多信给摄政王,却从未接到过回信。

    相反,林婉如以摄政王府小姐身份经常出现,久而久之,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摄政王府嫡小姐苏小小。

    提起摄政王府小姐,只想到与夏国公府小姐夏芷玉有东辰双美之称的林婉如。

    心思稍微活络的百姓,看向魏沁然母女的视线,愈加微妙。

    感受到众人的视线,魏沁然脸上慈爱一凝,看了眼脸色铁青的夏国公府之人,捏着帕子的手一紧,强扯出一抹笑,“小小,你误会了,我......”

    “误会?沁姨难道不是在我娘头七没过就成为府中姨娘?”苏小小双眼通红,鼻头红红的,吸了吸鼻子,配着她那巴掌大的小脸,极为惹人怜爱。

    不动声色地扫了眼周围百姓,苏小小眼底划过一抹暗光。

    林婉如善于利用人心,那她便在百姓心中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总有一天,这颗种子会成长为参天大树。

    她要一点一滴毁掉林婉如所在乎的一切。

    林婉如定定看着苏小小,柔柔一笑,“小小妹妹,你与你……”

    说到这,她似是不好意思,顿了一下才继续道:“怎不见妹夫与你一起回来?知道你成亲,我们都很担心,就怕你受了委屈。”

    苏小小擅自与人成亲,会被世人认为行为不端。

    林婉如当众提起这件事,夏国公府众人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夏梓彦冷笑一声:“小小夫君是当朝大皇子,对小小疼爱有加,你与其担心小小,不如担心自己,人老珠黄了还待字闺中。”

    他真是想不明白,这心思歹毒之人,有何资格与妹妹芷玉并称为东辰双美。

    芷玉心思单纯善良,林婉如根本没资格与她相比。

    林婉如脸上笑意一滞,眼底划过一抹阴冷,眼尾微微泛起红晕,眼泪悬在眼眶而不落,身子微微颤抖,脸色惨白,“婉如自认从未得罪过夏公子,为何夏公子要这般说我?

    小小妹妹与人成亲,我们却是最后知道的,我只是担心小小妹妹受委屈……”

    魏沁然心疼地扶住女儿,眼中带着怒气指责,“夏公子,我家婉婉的婚事,不需要你这外人来操心,你还是……”

    “住口!”苏楠冷冷一喝,看着苏小小,眉眼色泽复杂,“淋了一夜雨,先回府休息吧。”

    说着,他看向夏瑾瑜三兄弟,“大哥,二哥,三哥,今日小小刚回来,改日我带她去国公府,拜见岳父岳母。”

    夏雨泽冷冷瞥了他一眼,伸手替苏小小细细拢了拢斗篷,轻叹一声,“让你跟舅舅回国公府你也不愿意,继续留在这,受了欺负怎么办?”

    夏瑾瑜同样满脸担忧:“小小,你跟舅舅回家吧。”

    夏晋鹏满眼不舍:“小小,爹娘一直盼着你回家呢。”

    夏梓彦张了张口,却发现他想说的话都被说完了,只能干巴巴地来一句,“小小,回家吧。”

    听着舅舅们和表哥情真意切的话,苏小小心头暖暖的,她搂住夏瑾瑜的胳膊,杏眼中满是暖笑,“舅舅,我是摄政王府的嫡女,不会受欺负的。”

    说到这,她歪头看向魏沁然,“姨娘这些年夜夜抄经为我祈福,她这么心善,绝不会让我受一丝委屈的,是吧,姨娘?”

    魏沁然双手死死掐着帕子,恨不得将她那张脸撕烂,却只能强笑着道:“是啊,小小平安回来,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舍得让她受委屈。”

    苏小小闻言,娇俏一笑,“我就知道姨娘不会让我受委屈。”

    说到这,她话音一转,面上笑意淡去,“但姨娘,论身份,我是主,你是仆,在府里就算了,但现在这么多人在,姨娘还是称呼我为小姐吧,免得叫人笑话摄政王府不知规矩。”

    魏沁然脸上笑意顿时僵住,神色那叫一个扭曲。

    林婉如连忙道:“小小妹妹,姨娘是太开心了,她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所以不小心唤了你的名字,还请你不要与姨娘计较。”

    苏小小眼底划过冷意,困惑地看向林婉如,“我只是好心提醒姨娘,姐姐为何一副我要把姨娘怎样了的模样?”

    林婉如蹙起眉头,还想说话,却在下一秒对上夏雨泽冰冷的视线时,咽下了剩下的话。

    夏雨泽冷冷看了眼林婉如,将视线移到苏楠身上,“摄政王,小小我今日送回来,但凡小小受到一丝委屈,国公府必不会罢休。”

    苏楠头隐隐作疼,他捏了捏眉心,语气中带着一丝疲惫,“二哥,小小是我的女儿,在家里绝不会受委屈。”

    人人都说他在夏清雅病逝前,与她极为恩爱。

    可为何,他记忆中,夏清雅并不爱他,他也不爱夏清雅。

    他隐隐感觉,自己有一位刻骨铭心的爱人,却不论如何想,都想不起她。

    “回去好好休息。”夏雨泽摸了摸苏小小的头,“舅舅先回去了。”

    “嗯,麻烦舅舅告诉祖父祖母一声,明日小小去府中看望他们。”

    “好。”

    苏小小目送夏国公府的人离开,转身看向苏楠,神色复杂,“父亲,女儿想去给娘上柱香。”

    苏楠看着苏小小眼中的淡漠疏离,心莫名痛了一下,“一起吧。”

    话落,他转身朝府内走去。

    苏小小抬脚跟上,步伐仪态尽显优雅清贵,丝毫没有众人以为的乡下粗俗。

    与林婉如擦肩而过时,她勾唇一笑,在她耳旁低语,“摄政王府,只会有一位小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