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45章:把衣服脱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轩辕清沐高热不退,强撑着精神与苏小小斗嘴。

    苏小小自然能看出他状态不好,她医疗空间的药草,多是解毒类,治疗外伤的极少,她昨夜给自己包扎之后,所剩的量不过够她换两次药。

    若是天亮了雨还不停,他们也不能继续在石洞等着了。

    但轩辕清沐这个状态,再出去淋雨,可能真会伤口感染化脓,失温而死。

    想了想,苏小小爬起身,“我去看看周围有没有治疗外伤的药草。”

    她虽然也想弄死轩辕清沐,但她更明白,轩辕清沐活着对她的帮助会更大。

    虽然她不明白先皇后为何会被关入冷宫,但她记得书中写过,昭阳帝在恢复轩辕清沐的身份后,对他极为疼爱。

    只是,轩辕清沐不知为何渐渐变得残忍嗜杀,残暴不仁。

    而一国之君,不能是只知杀戮之人。

    时间长了,昭阳帝便对他渐渐失望,让他与轩辕逸两人争斗,把他当成磨砺轩辕逸的踏脚石。

    轩辕清沐能与有男主光环的轩辕逸斗到最后,足以证明他的妖孽。

    假装在洞口附近逛了逛,苏小小从医疗空间忍痛取出几味药草,回到火堆旁。

    轩辕清沐看了眼她手中的药草,眸光沉了沉。

    昨夜,借着夜明珠的光辉,他观察过石洞周围,别说药草,就连杂草都没一根。

    苏小小拿石块将药草捣碎,肉痛地看向轩辕清沐,“把衣服脱了,上药。”

    轩辕清沐瞥了她一眼,眼底忽地扬起一抹微妙的笑,“我没力气。”

    苏小小:“……”

    她倒是不怀疑轩辕清沐这话。

    高热之人,极少数会出现亢奋,而大多数都是头晕无力。

    轩辕清沐重伤之下,又烧了一夜,没有力气很正常。

    苏小小将手中捣碎的药草放下,抬手直接将轩辕清沐里衣撕烂。

    一条深可见骨的剑伤从他肩上划过,直到后背。

    苏小小小心地扶起他,一把扯下他的里衣。

    天色亮了,微弱的光从洞口映进洞内。

    男人冷白的肌肤,泛着玉般的光泽,半干的墨发,从她颈间手臂上划过,似鸦羽般轻柔。

    轩辕清沐浑身高热,而苏小小常年营养不良,体温偏凉。

    他靠在苏小小肩头,呼吸粗重,似很难受般,轻轻呢喃了一声。

    低语呢喃,难以听清,却让得苏小小小心肝一颤。

    加上男子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颈间,她脑海中不受控制浮现他腹肌那坚实的触感。

    深吸一口气,苏小小黑了脸,“靠,轩辕清沐,你不要脸,用美人计!”

    引用前世的话来讲,她就一妥妥的颜控。

    所以,上上辈子才会将轩辕清沐捡回家,前世才会被她师父用美貌诱惑,答应做他的弟子。

    而这一世,她竟再次被轩辕清沐的盛世美颜诱惑。

    她师父是隐世家族之人,不知年岁,看似二十岁,那俊美如神邸的容颜,比起轩辕清沐,也稍稍逊色了一分。

    但是,这两货美则美,心都是黑得不能再黑的。

    古人诚不欺她,越美的男人越毒!

    咬牙切齿地给轩辕清沐身上伤口简单上了药,撕了他的里衣包扎好,苏小小毫不留情地把他往旁边一推,“自己穿衣服。”

    都有力气用美男计诱惑她了,那就自己穿衣服。

    轩辕清沐身上无力,顿时被她推倒在地,不由闷哼一声,黑着脸道:“你看看我的衣服还会穿吗?”

    苏小小下意识看向他的衣服。

    外袍沾染了血迹,经历了被杀手树枝划,之后又被她扯烂,终于寿终正寝了。

    而里衣,也被她撕得不忍直视,根本没法穿。

    苏小小伸手捂住眼:“我的外袍还能穿。”

    话落,她听到了轩辕清沐磨牙齿的声音。

    苏小小撇撇嘴:“难道你喜欢光着?”

    说着,她五指张开一条缝,从缝中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轩辕清沐裸露的上半身。

    八块白巧克力般的腹肌,纹理明显,极为诱人。

    苏小小暗暗羡慕。

    这狗男人穿起衣服来显得清瘦,没想到脱了衣服竟是这般有料。

    真的应验了前世一句话,穿衣显瘦,脱衣有料。

    轩辕清沐被她肆无忌惮的目光一打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还看!”

    这下,苏小小干脆放下手,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几遍,嫌弃道:“就你这白斩鸡的身材,你当我稀罕啊。”

    虽然听不懂白斩鸡是什么意思,但直觉她嘴里吐不出好话,轩辕清沐脸色黑如锅底,心里开始盘算怎么杀了她。

    苏小小轻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杀了我,你也得死,阎王是你什么人。这么急着去见他?”

    回应她的,则是轩辕清沐一声冷哼。

    就在二人斗嘴间,常贤与夏国公府,摄政王府派出的人,已经沿着崖下河流开始搜寻二人。

    整个崖底都被翻了个遍,依旧不见二人踪影。

    夏晋鹏气急败坏:“小小失踪一夜了,这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找个人都找不到!”

    夏雨泽紧攥着手心。

    崖底都是石林,小小从那么高的悬崖落下,就算落入湖中,肯定会身受重伤,加上一夜大雨……

    夏瑾瑜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向远处林牧的眸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幽天,不论手段,我要摄政王府名下产业倒闭。”

    “是,爷。”空中,传来一声应答,接着破空声响起。

    “大哥,醉卧居是娘亲给小妹的嫁妆,必须夺回来。”夏雨泽语气冰冷,“那个姓林的野鸡,这些年蹦跶得挺欢,可若是小小出了事,我要摄政王府陪葬!”

    夏瑾瑜冷冷嗯了一声。

    苏楠欠妹妹和小小的,必须还!

    转头看向前方与自家儿子一同寻人的慕长风:“齐县县长之子,可以重用。”

    夏雨泽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点了点头,“他不适合入仕,刚好梓彦这孩子无心经商,就让他跟着你学习吧。”

    前些时日,慕长风带着小小的信来夏国公府。

    对着他所说,他们并不怀疑,能知道大哥名字的由来,除了爹娘,便是他们兄弟几人,以及病逝的小妹和小小。

    小小信中着重提到让慕长风经商,加上这些天他们的观察,慕长风对于经商的天赋,丝毫不弱于自家大哥。

    而他言谈中,对小小的尊敬并非作假,乃是发自内心。

    既然小小信任他,那他们便重用他。

    夏瑾瑜轻轻点了点头:“继续往前找。”

    一寸一寸,掘地三尺,他就不信找不到小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