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37章:夫君可真是绝世好男人

第37章:夫君可真是绝世好男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县长请说。”

    慕岚看了眼慕长风,沉声道:“小姐可知馨贵妃娘家来自何处?”

    苏小小细细想了想小说中所写,微蹙起眉头,“难道不是云州吗?”

    慕岚轻叹一声:“馨贵妃全名楼兰馨语。”

    “楼兰馨语?”

    慕长风呢喃了一声,双眼蓦然睁大,“二十年前被镇宁侯率军灭了的异国楼兰?”

    苏小小一脸懵。

    楼兰?

    难道是楼兰古国?

    那传说中精绝女王统治的神秘国家?

    前世她把小说翻来覆去怒刷了十数遍,甚至连出版社都没放过,也没在书中看到楼兰古国四个字啊!

    这剧情,特喵的是不是变得有点大?

    慕岚脸色凝重地点点头:“不错,馨贵妃在楼兰被灭后,来到东辰,化名娄馨,以云州富商娄峰之女的名义,入宫选秀,一步步成为宠冠六宫的贵妃。”

    说着,他目光一凛,定定盯着苏小小的眼,“苏小姐,长风因为我,卷入到了这个大漩涡中,以他的能力,的确不应埋没于齐县这小小的县城中。

    我告诉你馨贵妃的事,是想得到苏小姐一个保证。”

    说到这,他语气顿了顿,一字一句,“苏小姐能否保证,护长风安全无虞。”

    “爹!”慕长风着急地开口,“跟随小姐,是我自愿的,就算付出这条性命,我也……”

    “我答应你,慕大哥一定会死在我之后。”不等慕长风说完,苏小小打断了他的话,清亮的嗓音炸响在二人耳畔。

    死在我之后......

    不是什么指天发誓,却比誓言更让人信服。

    “小姐……”慕长风咽下了剩下的话,喉结滚了滚,最终只有吐出两个字。

    心,涨的满满的。

    慕岚盯着苏小小的眼,片刻后,他低叹一声,“你们选的这条路,极为难走啊。”

    “慕大人,我自幼被送往乡下,父亲十年不闻不问。

    如今,因我擅自与人成婚,他便迫不及待地要抓我回去。”苏小小杏眼中满是自嘲。

    “而抓我回去,不过是为了衬托林宛如。

    您觉得,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用自己的女儿衬托一个野鸡,父亲,你可真是好狠的心呐!

    上上辈子娘亲未死时,苏楠疼她入骨,为何,娘亲死后,他会变化那么大?

    男人,真的如此善变吗?

    感受到苏小小身上的悲伤,慕岚忍不住抬了抬手,宽大的掌心在距离苏小小头顶不过一厘时,顿住了。

    他收回手,嘱咐慕长风,“长风,京城不比齐县,你万事需要小心,苏小姐回京城,必是举步维艰,你一定要全心照护苏小姐。”

    慕长风毫不迟疑地点点头:“父亲放心,长风绝不会让人伤害小姐。”

    苏小小看着慕岚,他面容上慈祥的神色与记忆中苏楠的神色,渐渐吻合。

    眼底,逐渐泛起酸胀。

    其实,她心中一直有股执念。

    她要回去,当面问问苏楠,为何要把她送走?

    苏小小敛了敛眸,压下心中酸涩。

    再次抬眼时,眼中再无一丝波澜,她看了眼对面紧闭的房门,笑眯眯地道:“慕大人,要不留下用个早膳?”

    慕长风笑笑,站起身,“不了,苏小姐,昏迷了两天,累积了很多公务,得回去处理了。

    让长风陪小姐吧,我这个老骨头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

    说着,他转身就走。

    “慕大人,是否愿意去京城?”就在慕岚一脚踏出门槛时,苏小小忽地问道。

    慕岚脚步一顿,转身看着她,“苏小姐,在你们累了的时候,齐县是你们避风的港湾。”

    苏小小目光一颤,嘴唇动了动,缓缓吐出三个字,“慕伯伯……”

    经历了两世的人情冷漠之后,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原来这世间还是有温度的。

    慕岚轻轻一笑:“放心去闯吧,不必有后顾之忧。”

    说罢,他在小厮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看着缓缓驶入晨雾中,消失不见的马车,苏小小迟迟未曾说话。

    慕岚来这一趟,与其说是来感谢她,不如说是来给她定心丸的。

    他以无声的方式,在背后支持着她。

    慕长风接过筱嫣端来的早膳,放到苏小小面前桌上,“小姐,我明日便启程去京城。”

    苏小小端过粥搅拌着,细细将书中前期剧情回忆了一遍,却发现并无太多可用的东西。

    作者对于男女主之外的人,描写少得可怜,很多都是一笔带过。

    按照书中,慕长风本应是两个月后进京,现在因为她,他进京时间提前,也不知会面临怎样的风险。

    想了想,她从医疗空间取出五个瓷瓶,“慕大哥,这瓶子里的有的是毒药,有的是疗伤药,我都贴了标签,你收好。”

    慕长风小心地收好瓷瓶:“小姐,你大概什么时候启程?”

    苏小小想起玄殷和林牧血液中的异样,眉眼冷了冷,“一个月后。”

    齐县偏远,林管家水土不服生病。

    这个借口,没人会说不妥。

    “那长风在京城等小姐。”

    苏小小点点头,给了慕长风一个眼神,“查一下云州娄家。”

    她不确定大反派知不知道馨贵妃是楼兰公主之人,毕竟剧情改变太大。

    但她能肯定,以大反派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今日之后,他必定会派人去云州。

    她再找时机透漏点轩辕逸军队藏身处给轩辕清沐,剩下的事,她就不需要操心了。

    如果这支军队被轩辕清沐废了,馨贵妃和轩辕逸也不知会不会气死。

    慕长风瞬间会意,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对面房门,微微提高了声量,“恩,我这就安排人去云州。”

    用过早膳之后,慕长风便离开了,准备去京城的事宜。

    苏小小躺在躺椅上,脸上盖着一本医书。

    忽地,脸上医书被人拿走。

    她掀开眼帘,看着视线上方的俊美容颜,抬手捂住心口,勾唇一笑,“夫君这张脸,可真是盛世美颜啊。”

    轩辕清沐唇角微勾,眼波流转间,似万千星光盛在里面,缓缓从袖中抽出一叠银票,“昨日运气好,挣了点小钱,不知是否需要交给夫人管理?”

    苏小小看着他手中那叠银票,滋溜一声擦了擦嘴角,坐起身狂点头,“夫君可真是绝世好男人。”

    轩辕清沐听着她奇奇怪怪的话,挑了挑眉,“想要?”

    苏小小点头如小鸡啄米。

    轩辕清沐唇角笑意更浓,他瞥了眼苏小小,笑得愈加温和,“那夫人能否告诉我,云州娄家,究竟还有何秘密?”

    这女人今日明知他未出去,还与慕岚说馨贵妃身世之事。

    这些话,明显就是说给他听的,这女人打算借他的势力达到某种目的。

    如果这种目的对他也有利,他倒不介意插一手。

    苏小小赞许地看了眼轩辕清沐:“夫君果真聪慧。”

    说着,她收敛起脸上笑意,正色道:“夫君……呸,叫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刚开口,苏小小一个激灵,抱着胳膊搓了搓。

    轩辕清沐冷冷一笑:“呵……”

    您还知道起鸡皮疙瘩?

    你不是不要脸的吗?

    苏小小撇撇嘴,怨念地看着轩辕清沐:“这还不是为了与你扮演恩爱夫妻,不说这个了,你想想,醉卧居分店遍布东辰,每个月的收益该有多恐怖。

    这些钱,都去了哪里?”

    轩辕清沐神色一凝,按照他的调查,这些钱都到了林婉如手中。

    可这些年调查下来,林婉如却并未做任何需要大量花钱的事。

    就连她背后之人馨贵妃,吃穿用度也皆符合规矩。

    “你是说,这些钱林婉如用在了云州?”

    “这么大笔银钱,养禁军恐怕都够了。”苏小小感慨,老天对她挺不错,刚才还在想怎么透露给大反派,这就把机会送来了。

    “我可真羡慕林婉如啊,她恐怕是最富有的女子了吧。”

    轩辕清沐眯了眯眼尾,并未说话。

    苏小小看自己目的达成,站起身拍拍手,看着轩辕清沐手中的银票,眼中划过狡黠,“夫君,人家想买两身新衣裳。”

    轩辕清沐似笑非笑:“夫人刚刚不都说为夫是绝世好男人吗?那为夫的银两肯定一直交由夫人保管。”

    说着,他面上神情转为自责,“都怪为夫,挣的钱不够多,昨日看夫人挺喜欢吃鸡,这点钱本想留着去县上给夫人买只叫花鸡,夫人想买新衣裳,这点钱恐怕不够。

    为夫这就去山里看看能不能抓几只野味再换点钱。”

    他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一道嗓音:“苏小姐,你这夫君看着文文弱弱的,身体可能不太好,去山里抓野味太危险了,你要买衣服,大娘给你付钱就行。”

    苏小小扭头一看,正是昨日给她送鸡蛋的大娘。

    她提着一篮子鸡蛋走进院中,从衣兜里掏出一点碎银子,放在桌上,“这是俺家那口子昨夜去山上抓的白狐卖的钱,这位郎君,你手里那点钱,肯定不够买一身新衣裳。”

    苏小小下意识看向轩辕清沐,只见他手中捏着几枚铜板。

    顿时,她嘴角直抽搐。

    这货不去当影帝,真是可惜这奥斯卡级别的演技了。

    他被野味抓走?

    呵呵,野味上一眼看到他,下一眼见的便是牛头马面了。

    大娘怕苏小小不收,热心地拉过苏小小的手,将碎银子塞到她手中,“苏小姐千万要收着,俺家那口子病了几天,昨日去杏林药铺免费抓了两副药,吃了到下午就退烧了,人也有精神了。

    晚间,他实在待不住,去了趟山里,结果抓到了一只白狐,换到了好些银子呢。”

    大娘满脸感激地说着。

    她家那口子倒下后,家里没了经济收入,老人和孩子全靠她卖几只鸡养着,但也没多余钱看病抓药。

    本以为,她家那口子熬不过来了。

    但苏小小的善举,让得她家那口子熬了过来。

    真的算是救了他们一家的命。

    苏小小面上带着不失礼节的笑,将钱推回到大娘手中,开始忽悠,“大娘,我是摄政王府嫡女,怎么可能缺钱,这些钱你拿回去,刚刚我与夫君是闹着玩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